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神背后的妹砸 54.第五十四章

时间:2018-05-27作者:明月珰

    ,精彩小说免费!

    白得得鼻子里果然传出一声冷哼, 虽然这是巧合, 但是在拼爹少女的心里, 这就是天生为敌的感触。

    不过既然知道宁凝在哪儿,那么一切就好办了。

    “诶, 宁山鸡,好久不见啊。”白得得靠在墙上,双手抄在胸前,一腿弯曲撑在墙上,有些吊儿郎当地向宁凝抬了抬下巴。

    “是你, 白孔雀,居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是没被我打够吗?”虽说宁凝落了单, 却也不怕白得得。

    宁凝出门和白得得不同,白得得是自身修为太低,走哪儿都得带保镖, 但宁凝如今已经是开田境中期的修为了, 加之宁家势大, 也没多少人敢惹她, 因此她经常是一个人出门。

    白得得笑了笑, “你这是提前老年痴呆啊,上次明明是有人挨了一个大耳刮子,这都能记错啊?”

    宁凝眼睛一眯, “上次那是你运气好, 这次居然敢到我的地盘来, 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宁凝也不是傻子,知道白得得肯定是有备而来,所以抬手就要释放信号,招唤覆雨城中剑王阁弟子。

    白得得一动不动地就笑看着宁凝。

    宁凝脸色一变,她的召唤符一飞出去就失去了联系。

    白得得又抬了抬下巴,“再试试呀。”

    宁凝又拿出一张二阶召唤符,还是破不了白得得败下的锁天阵。这是唐色空给白得得制的阵盘,宁凝走过来时,就已经踏进了阵里,然后“消失”在了覆雨城中。

    宁凝不信邪地又掏出玲珑盘来,居然也被切断了联系。

    白得得这才站直身体,南草立即从乾坤戒里取出一张白玉榻来,上面铺着云柔纱包裹的软垫。白得得坐上去,就像美人坐云端般高渺。

    东食和西器一个给白得得摇扇子,一个蹲在白得得脚边给她捶腿,真的是好不惬意。

    “北生,现在就看你的了。这次出来历练,其实主要是为了给你磨剑。宁凝的剑法不错,你上去讨教一二吧。”白得得道。

    杜北生上前一步朝宁凝拱了拱手,而南草则谄媚地捧着一罐灵泉,时不时地给白得得倒上一杯。

    宁凝当即就气得炸肺,白得得这什么意思?当看猴戏呢?

    而且看白得得那么惬意,她却要和杜北生打架,怎么看都是宁凝输了场子,除非她能打赢杜北生,再掌掴白得得。

    宁凝深吸一口气也笑了起来,“你这残废徒弟也好意思拿出来显摆?怕是东荒域都知道你白得得有多废材,收不到徒弟才捡这么个破烂吧?”

    白得得本来是挺惬意的,但是听宁凝这么一说脸就沉了下来,坐直了身体。西器便换了个角度,不捶腿而改给白得得捏肩膀了。

    至于这边骂成破烂的当事人杜北生,脸上却没什么怒气,十分平静。

    南草在旁边点评道:“小子不错,平心静气,才足以制敌。”

    说话间,宁凝为了抢占先机,已经拔剑攻来,杜北生的剑也几乎同时出鞘,不像宁凝的凝光剑那般光芒大盛,反而寂寂无声。

    “咦。”懂行的白得得却是吃了一惊,“北生的剑?”

    南草道:“你不在这两年,得一宗上下对我俩都挺照顾的,不过那小子脾气倔,不肯被人照顾,去得一宗后山历练了许久,虽说修为没怎么增长,但剑法却是不可同日而语了。”

    “他那器魂也不得了,不知道怎么养的,已经隐约有灵智了。”南草道。

    而一旦真正的产生灵智,杜北生的剑就算是进化到魂器了。然而这种进化却是极其缓慢和不易的,连白元一这个炼器宗师,在器魂的进展方面也了解不多。没想到才不过两年多时间,杜北生的生之剑,器魂就快要成形了。

    传闻在上古时候,终极器魂是可以跳出法器本身,而化形为人的,就像人的元神一般。但在如今的东荒域是想都不要想有这种好事的,白得得对杜北生的剑倒是有些期待。

    说话间,杜北生的剑已经点在了宁凝的额头上,有红色的血迹溢出仿佛珍珠,顺着她的鼻梁流下。

    白得得有些遗憾的道:“宁凝的剑法实在太差了,完全达不到给北生磨剑的程度,难怪容舍当初要让苏彦璟去□□拳,咱们这里的修士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白得得完全不介意把自己骂进去,毕竟她的道不同嘛。

    “白得得,难道你还敢杀我?”宁凝就是被剑比着也依旧嚣张。

    白得得笑了笑道:“怎么不叫白孔雀了,心里还是怕了吧?南草,我们刚才商量要怎么对付她来着?”

    南草懵圈了,他们刚才哪里有商量?不过这难不倒老魔头,她摸了摸下巴笑道:“脱光了往青楼一送,这样的大美人,啧啧……”

    “你敢!”宁凝尖叫道,而白得得也同时发声,“她很美吗?!”

    南草立即一巴掌打在自己嘴巴上,“瞧我这张嘴,跟主人你比,她当然就是地上的泥,你就是天上的云。如果这天下都以主人你为标准来比较,其他女人就都是菜瓜。”

    白得得看向宁凝道:“听到刚才南草说的了吗?本来呢,咱们相识一场,我也不想做这么绝的,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那样说我徒弟,我倒想让人看看,你成了破鞋烂货之后,还有什么资格骂人。”

    “啧啧啧。”南草在旁边直咂嘴,女人对付起女人可比男人狠多了。还有啊,真看不出,白得得居然知道破鞋这种词儿。

    宁凝的身体抖了抖,“你,你,你敢。”嘴上虽然依旧不认输,但那气势可就已经掉地上去了。

    白得得没说话,只看了一眼杜北生,杜北生的剑尖一挑,宁凝的大半个胸脯就快露出来了。

    “啊!”宁凝吓得尖叫。

    不仅宁凝吃惊,白得得也吃惊了,小徒弟这也太生猛了?这是十五岁的少年开始思0春了?这苗头可不对,非得掐断不可。

    “哇。”南草在旁边看得不眨眼,他都多少年没见过女人的胸脯了?当然他自己胸前那两团不算,自己的看起来真是太没感觉了。

    宁凝吓得发抖却也不肯认输,“白得得,你敢,你要是那样对我,你以为我爷爷能放过你?”

    白得得冷笑一声,“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我想起来一件事儿,你不是喜欢直播吗?不如咱们现在也开一场,我想应该会有蛮多人看的。”

    “嗯嗯。”南草兴奋了,“北生,再把那裙子也割一段,露出腿来,看的人更多。”

    杜北生的剑应声而动,宁凝像被掐住脖子的鸡一般哭叫道:“白得得,你说,你要做什么?”

    “赔礼道歉。”白得得道:“你不是仗着修为高要收拾我吗?跟只疯狗似的就会盯着我咬。不过本姑娘比你可纯洁善良多了,下跪,给我磕三个头,说你错了,我就放你走。”

    “白得得,你不要欺人太甚!”这要求,宁凝觉得自己还不如死了呢。

    “南草,玲珑盘怎么还没拿出来?”白得得不耐地道。

    白得得话音刚落,杜北生的剑尖顺着宁凝的胸脯往下已经划到了腹部,生之剑吹毛断发,眼看着宁凝的前面全都要露出来了。

    宁凝还是不动。

    南草道:“主人,刚才我们路过的时候,不是看到城里有几个乞丐吗?把他们抓过来伺候伺候宁姑娘呗。”

    不仅宁凝打了个冷颤,连白得得都抖了一下,心想南草这老魔头果然恶毒啊,不愧是魔道中人。

    就这么连打带吓的,宁凝哪能受得了,被杜北生在膝盖窝一踢就跪在了白得得面前。

    白得得从南草手里拿过记录石,朝宁凝晃了晃,“刚才你给我下跪磕头的录像可都在这儿存着呢,我大人有大量,今后你如果不再找我的麻烦,这块石头我就当从没存在过,不过你要是想不开的话,东荒域每个角落的人都会看到的,我保证。”

    宁凝的眼里射出狠毒的目光,白得得却只当没看见,将金红凤雀从兽囊里召唤了出来,三人上了凤雀背,腾空而去。

    白得得一走,宁凝周围的景象就变了,又恢复成了繁华街道的模样,她依旧还在覆雨城中,刚才的事就像做了场噩梦一般。

    而凤雀背上,南草正被白得得提溜着耳朵,“你说你脑子里都什么乱七八糟,肮脏的东西啊?你现在是我得一宗弟子,不是魔头了,以后那种主意少乱出?”

    南草泪汪汪地觉得自己特别冤枉,要收拾人的是白得得,让他出主意的也是白得得,这会儿却又来怪他。

    “可是不是主人你说什么破鞋的吗?”南草辩驳道。

    白得得将南草的耳朵拧了三百六十度,“你还敢说,要不是你出的馊点子,我会用得着配合你说那种低劣的话吗?要是被我娘知道了,会逼着我刷牙的。像我这样的出身,我这样的教养,我这样的淑女怎么可以说那样的话?还不都是被你逼的吗?”

    南草觉得心灵上的伤比耳朵上的痛还要剧烈,白得得到底是出于何种自信才说得出这种话的呀? “主人,那我刚才应该怎么说?”

    “你就不能威胁她要打断她的腿,划花她的脸吗?”白得得道。

    “主人,你这也太天真了吧?腿断了可以接,脸花了可以医,根本就击不破宁凝的心理防线。只有按我刚才说的那样,她才会怕。”南草道。

    白得得一脚将南草踢到一边,转头对北生道:“北生,你别南草学,他是魔头做久了,根子都坏了。你是个好孩子,对姑娘家绝对不能那样无礼,下次也别再掀姑娘家的衣服了,好吗?”

    杜北生点点头。

    “而且,你要知道,那没什么好看的,红颜枯骨,剥开皮肉里面就是骨头架子,没什么稀罕的。求道之路是不能分心的。”白得得“苦口婆心”地道。

    杜北生又点点头。

    教训完南草和劝说完徒弟后,白得得就陷入了沉默,情绪也不高,捧着下巴愣愣地看着下方的大地。

    南草和杜北生对视一眼,杜北生道:“师傅,你怎么不高兴了?”

    白得得道:“对付了宁凝,我以为我会很高兴的,可是这仇报得太晚了,我都过了兴奋劲儿了。还是当初在七宝宗打的她那一耳光来得最爽。”想起那个耳光,自然就想起了容舍。

    白得得轻轻嗤了自己一声,居然会想起那个长成那样的男人。不过旋即又想起她娘教训她的话,让她不许以貌取人,不能太势利,真是好为难。

    杜北生和南草都没想到白得得是为这种事情而情绪不高。又听白得得继续道:“北生,你的仇打算什么时候报啊?虽然对方是定泉境,但咱们也不怕他,爷爷给的紫极霹雳雷有很多,实在不行,还有我娘给的灭仙符。”

    “不用。等我定泉境的时候,我会去找他的。现在正好拿他磨砺我的道心。”杜北生道。

    白得得点头赞同。

    白得得“大仇”得报之后,就领着杜北生等直接飞去了不夜城。

    东荒域其实真是个十分贫瘠的星球,一半的土地面积都是荒漠。而星域中间有一座巨大的高耸入天的山脉——东荒山脉。

    在山脉以东是绿原,往西则是浩渺无垠的荒漠。这东荒山脉太高,哪怕是白得得的金红凤雀也飞不过山巅,所以凡是要从东往西,或者由西向东,只能经由东荒山脉上自然形成的缺口。

    不夜城就位于东荒山脉上最大的那个缺口处,这样好的口岸,想生意不丰隆都不行,所以才能成为东荒三大城之一。

    而不夜城听其名就能窥之一、二了,乃是一座晚上比白天更热闹的城市。

    白得得的凤雀直接飞到了不夜城上空,吸引了不少人的视线。

    有人开始往地下吐口水道:“马丹,有钱了不起啊?”

    “看方向是从东边儿来的,果然比咱们西边儿富啊。”另一人评论道。

    “诶,快看,那傻叉直接飞向了城主府上空,哈哈哈,又是来找死的,兄弟们,快来看啊,希望这次这个能坚持久一点儿,让咱们看个过瘾。”

    这人话音一落,立即就有无数人飞上了房顶,齐齐看向城主府。

    不夜城没有其他城市霸道,有些城市的上空压根儿就不许骑乘飞行坐骑。但不夜城特殊,这西边荒漠里出来的都是亡命之徒,不让人骑飞行坐骑逃命,那不可能。

    但城主的威严却也是不能触犯,所以整座城里只有城主府顶上禁飞。哪怕是七宝宗宗主到了,一样要下了坐骑从门口进去。其他两大城的城主也是一样的待遇。

    不怕死的人当然也有,活得不耐烦了的人自然也有,隔上那么几年的确有人会去城主府上空放飞自我,但结果都是被城府顶上的大阵轰得一根儿毛都不剩。

    因此不夜城里的人看见有人往城主府飞能不激动吗?人生太无聊,就等着这些傻叉把乐子送上门呢。

    然后,结果,一大群屋顶上的人就那么眼睁睁看着那只金红凤雀嚣嚣张张地、平平安安地飞了进去。

    所有人嘴巴都团成了鹅蛋状,彼此对视,“怎么回事儿?”

    “城主府大阵失效了?”

    “啊,我去试试,我去试试。”

    白得得听到一丝动静,抬头看了看天上,只见有个黑影从远处疾驰过来,一头撞在了城主府头顶无形的罩子上,瞬间被绞杀成了血肉。

    白得得耸了耸肩,心想头上这人有毛病吧,明知道城主府上空不能飞,还跑来送死?

    当然这等小事白大小姐是不会放在心上的,因为她已经看到她亲爱的外婆从不远处走了过来。

    白得得跑了上去扑进张若也的怀里,搂着她的腰道:“外婆,我可想死你了,外公呢,他怎么没出来,这是不欢迎我吗?”

    张若也点了点白得得的鼻子,“胡说,有客人在,你外公要陪他。”

    白得得嘟嘟嘴道:“什么客人啊,比我这个几年都没来过的孙女儿还重要吗?果然是外孙啊。”

    “淘气。”张若也又点了点白得得的鼻尖,“虽然是外孙,可至今就你这么个孙子,你吃什么醋?”

    “舅舅还没找到心上人啊?”白得得好奇地问。

    说起这个张若也就叹息,她这辈子就生了唐色空和唐不野一女一子,女儿远嫁,儿子能则至今未娶,成日嚷着要去当和尚。

    “照我说,给舅舅灌点儿药,把生米煮成熟饭,成不成亲是次要的,把娃娃生出来,后继有人就行了。”白得得道。

    “白得得。”唐不野的声音在白得得身后响起。

    白得得立即躲到了张若也的身后,再探出个头去看着唐不野,“舅舅。”其实她是不怕唐不野的,但刚说了要给他下药,总是要躲一躲的才好。

    张若也好笑地摸了摸白得得的头,心想能下药我们早就下了。“先进去吧,听说你要来,你舅舅可替你张罗了不少好东西。”唐家如今就这么个小辈,自然都是捧在手心里疼的。

    南草私下凑到白得得身边道:“哇,你舅舅生得好男人啊,如此伟男儿,如果放在以前我肯定要上去结交一番的。”

    唐不野生得和他名字很不相符,一身的肌肉,非常雄健,却又不笨重,用另个星域的话来说,那就是荷尔蒙爆表的真男人,在玲珑盘里,已经三年问鼎女人最想睡的男人宝座了。

    可就是这么个真男人,居然要出家当和尚,张若也自然不允许儿子暴殄天物。

    白得得在张若也这儿收了不少好东西,而且又囊获了十张“灭仙符”,她现在身上的装备,去灭个小门派都绰绰有余了。

    “外公,怎么还不回来啊?”白得得收完礼物就坐不住了,“外婆,我去找外公。”

    白得得外公,不夜城城主唐不奇正在陪的客人白得得其实也认识,乃是白云城城主方寿山。

    “外公,我都快想死你了,你的事儿什么时候才能谈完啊?”白得得在唐不奇的书房外大喊道。

    唐不奇朝方寿山拱了拱手,“抱歉了,方老弟,不能多陪你了,我这外孙女从远出来,见不到我老头子要乱发脾气的。”

    方寿山笑道:“是我该抱歉才是,打扰了唐大哥天伦之乐,正好我待会儿也有事儿,就不打扰了。只是那件事,还求唐大哥一定帮帮忙。”

    “好说好说,方老弟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唐不奇起身将方寿山送出书房,就看见白得得笑眯眯地站在院子里朝他伸手。

    方寿山本是要走的,可在见到白得得的那一刹那,不由自主就停下了脚步。

    这个女孩儿给他的感觉怎么那么熟悉?但是如此美貌罕见的女子,他如果见过是绝不可能没有印象的。

    白得得当初去白云城跳舞的时候,是化过妆的,基本上男人是绝不可能识破她真面貌的,身体香气也是变过的。但是她忽略了,一个人的肢体动作却是很难改变和隐藏的,总有些动作会让人觉得似曾相识。

    “唐大哥,这就是贵孙女儿么?”方寿山转身朝唐不奇道。

    既然遇见了,自然不能不介绍,唐不奇朝白得得招招手,“正是我那外孙女儿。得得,过来见过你方爷爷。”

    白得得应声上前,朝方寿山行了礼。

    方寿山道:“初次见面,也没什么送得出手的,正巧前些日子有人送了我一只雪绒鼠,姑娘家好似都喜欢这些毛茸茸的东西,我待会儿就让人送来。”

    一听见雪绒鼠三个字,白得得耳朵都竖起来了,心想,方寿山还是挺大方的嘛。不过白得得不是眼皮子浅的,贵重的礼物并不能随便收,还得看她外公的意思。

    唐不奇朝白得得点了点头,白得得才嘴甜地道:“多谢方爷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