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神背后的妹砸 52.第五十二章

时间:2018-05-25作者:明月珰

    ,精彩小说免费!

    白得得话刚出口, 周金龙就看了过来,“你挨打了?”

    白得得摆摆手道:“没事了,爷爷已经收拾过马家了。我想说的不是这个, 只是现在想想,其实这段经历还挺有意思的, 哈哈,为了一颗灵米……”这就是被宠多了的孩子,连挨打都成了有意思的经历。

    只是白得得没笑两声, 突然就没了动静儿。

    其余四人都奇怪地看着她,等她继续接着说呢,却在片刻后看到有鲜血滴在白得得的裙子上,一滴有一滴, 然后越来越多。

    “师傅!”杜北生惊呼, 一把掀开了白得得的帽子。

    大家就看见血如泉涌般从白得得的嘴里冒出来。而她自己呢, 早就被吓傻了, 白得得不晕血, 打打杀杀的场面也看过不少, 但这却是第一次看到自己流这么多血, 可不得吓傻吗?

    凤真也吓傻了, 脑子里只有一个声音在回荡,白得得出事了, 谁都活不了。

    杜北生和周金龙同时抢到白得得身边, 而杜北生因为施展的是闪电闪, 比周金龙快了那么一点儿, 将白得得抱到了怀里。

    周金龙直接将杜北生大力往旁边一拉,将白得得抢到了怀中,拦腰抱起。他其实早就看不惯杜北生了,从白得得为杜北生夹肉开始,就更是不满,这会儿自然更不可能让杜北生抱白得得。

    杜北生被周金龙甩到一边,正要回扑,却被南草拦住,“你干什么,现在不是抢这个的时候。周师兄比你修为高,他能御剑回得一宗。”

    杜北生闻言才停了下来。

    此刻周金龙已经抱着白得得御剑到了半空,回头对留下的三人道:“凤真,你去城主府让金城主派人围住皓月林,一个人都不许走。你们两个,先将皓月林看住。”后半句自然是指的杜北生和南草。

    其实不用周金龙吩咐,他们也绝不会让皓月林的人跑了。

    南草心里嘀咕道:“我的个乖乖,白得得这是得罪了多少人啊?刚出门就有人下手。”

    而杜北生抱剑而站,像一头随时要攻击人的凶兽般,虽然才开田境修为,却让旁边站着的月掌柜两股发颤,险些尿裤子。

    皓月林此时所有的客人都被控制了起来,南草道:“奉劝诸位都别乱动,你们身上都被我撒下了闻香花花粉,逃是逃不掉的。待查明是谁下的毒,自然会放了你们。”

    遇到事,到底还是老魔头老辣,知道以他们的修为未必能控住所有皓月林的人,人家店大客多,不说定泉境,筑台境的客人只怕都有,所以他第一时间就用闻香花粉将皓月林罩了起来。谁出来都会沾染。

    身上有闻香花花粉的,哪怕是换了衣服,也躲不掉那个气息,除非把人整个换掉,与闻香花相配的是闻香蜂,无论多远它们都能追踪到闻香花粉,所以南草才说谁也逃不掉。

    这么厉害的东西,能被用来罩住整个皓月林,大概也只有南草才有整个底气,人家就是种这些植物的,资源比谁都丰富。

    不过南草的这些成就,目前白得得还完全不知道,毕竟没说上几句话她就吐血了。

    “白师叔,白师叔!”周金龙抱着白得得御剑飞速地回到了三脉,隔得老远就开始大喊白圣一。

    白圣一正在炼丹,最不喜人打扰,偏偏周金龙还在上空大吼,本不想搭理他,但听他喊得那么恐慌,还是停下了手里的事情,闪身出去。

    唐色空也听到了周金龙的声音,想着他不是被得得叫出去了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因此也好奇地闪了出去。

    结果两人就看见周金龙抱着浑身是血的白得得从天上俯冲下来。

    唐色空当时腿就软了,她也算是经历过大阵仗的人,可是看到自己女儿浑身是血,心就被巨大的恐惧给拧住了,连上前看都胆怯,生怕出了不可挽回的事情。

    白圣一的情况稍好,一把从周金龙怀里接过白得得,然后才松口气,因为他摸到白得得的脉搏还在。

    白圣一侧头朝唐色空道:“没事,得得还有气。”

    唐色空听白圣一这么说,腿才重新伸直,然后扑了过来,“得得,怎么了?是谁?是谁干的?!”

    此刻唐色空已经变身成了暴母龙,什么贵妇形象也顾不得了,大有撸了袖子要开杀戒的意思。

    白圣一给白得得喂了丹药止血,闭上眼睛开始探查白得得的身体状况。

    唐色空紧张地握着拳头,也不敢出声打扰他,回头对周金龙道:“怎么回事?”

    周金龙立即将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唐色空,一点儿细节都没遗漏。

    唐色空眯了眯眼睛,“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对我女儿下毒!”她现在就等着白圣一查出是什么毒,然后就要去报仇了。

    唐色空吩咐鸾草道:“传我命令,让三脉所有弟子立即山门集合,还有唐家子弟,全部在惊云城门集合。”

    “等等。”白圣一松开搭在白得得脉搏上的手阻止唐色空道:“得得不是中毒。”

    “不是中毒?”唐色空和周金龙齐齐看向白圣一,吐血吐成这样,五脏六腑只怕都坏了,还不是中毒?

    白圣一对唐色空传音道:“我怀疑是天灵体的缘故,得得不能再吃刺激性的东西。”

    这个刺激性的东西可以稍微定义一下,就是油炸煎炒等食物都不要想了,作料里酸甜苦麻都要最轻微,至于辣,就不要想了。太辣,太冷都不行。最好就是什么都不吃,只喝灵泉,饮花露,实在嘴馋,吃点儿什么都不放的灵米粥也行。但这灵米不能是普通灵米,必须灵气浓郁度高达五成以上的。

    得一宗唯一合格的米就是紫气米了,而唯一合格的泉水则是不可道峰上得一宫所在之地后花园里的“清一泉”。花露么,大概是因为灵种乃阴阳修容花的缘故,基本只要是灵花的花露也都还可以勉强入口而不刺激白得得那娇贵的身体。

    白圣一这么一说,唐色空自然没理由再责怪别人。可是那可是她女儿啊,她宁愿自己流血,也绝对不愿意看白得得受伤。

    因此回头对周金龙道:“你白师叔说没人下毒,是那赤炎蛟龙炙刺激了得得的肠胃,她受不住才吐血的。你知道的,她这孩子就喜欢那道菜,不让她吃吧,她心里肯定难受。你去跟那皓月林的主事的说,从今往后,他们家就别卖这道菜了。”

    唐色空将自己的令牌取下交给周金龙,“就说我说的。”

    唐色空的令牌上刻着一个“唐”字,施用灵力一抚,会显出唐色空的身影来。

    周金龙领命而去,回到皓月林一看,城主金雪望果然已经派人将皓月林围住。白元一的孙女儿在这里中毒,他怎么都要给面子彻查的。

    这阵仗如果现在说白得得没中毒,还真不好收手。周金龙上前对城主府受命来围人的金城道:“金兄辛苦了,接下来的事情我得一宗自己处理就好。”周金龙将一袋灵石递到金城手里,“改日再请金兄喝酒道谢。”

    金城是金雪望的侄子,同周金龙也认识,听他这么说笑了笑道:“真不用我们帮忙吗?周兄不要客气,咱们兄弟一场,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好容易逮着机会可以和白元一拉近关系,金城能放过吗?

    周金龙道:“真不用,查清楚了,就是点儿小事,多谢金兄。改日我请喝酒,就这么说定了。”

    金城见周金龙态度坚决也不再多说,知道人家估计有些事儿不能让自己看到,便拱手走了。

    周金龙这才走进皓月林,对站在院子中的所有客人赔礼道歉,说是惊扰了。

    虽然客人中有人十分不满,但听说是白家的人出了事儿,也就强把脾气按了下去。若是换到别的地方,别人未必这么给白元一面子,可这里是惊云城,就在得一宗脚下,谁敢跟白家对着干啊?

    待这些客人一走,周金龙才看向月掌柜。

    杜北生和南草都朝周金龙走来,这是要打听白得得的情况。周金龙道:“白师叔将得得救回来了,他说休息半个月就没事儿了。”

    不说杜北生听着这话放了心,就是那月掌柜也是松了口大气,心想自己的小命也许能保住了。他刚才一看其他客人都被放走了,显然是白家是要把整件事扣他头上。虽说他是真心无辜,可谁让他倒霉呢,白家小公主在哪里出事不好,非要在他皓月林,不认栽还能怎样?

    周金龙对月掌柜道:“掌柜的,白圣一师叔说,是赤炎蛟龙炙的问题,它与得得的体质相冲。”

    月掌柜又松了口气,这话就说明不是他皓月林有什么问题,那是白得得自己体质的问题。不过说来也奇怪,白小姐以前来吃这道菜完全没问题,这次也不知怎么回事。

    “所以我唐师叔希望贵店从今往后就不要再卖这道菜了。”周金龙将唐色空的令牌在月掌柜面前晃了晃。

    “什么?”月掌柜的无语了,怎么能霸道成这样,已经查明不是下毒,不过是体质相冲,大不了你今后不吃就行了,凭什么要求他家不卖这道菜啊?

    南草心里飚过一句脏话,“我去,这样也行?”果然还是他们魔修善良,从没这么欺负人的。

    周金龙笑了笑,“怎么,掌柜的不同意?”别说是唐色空的意思了,如果按照周金龙的意思,白得得在这里受了这么重的伤,就是关了皓月林也使得。

    杜北生的想法和周金龙几乎一模一样,抱着剑往周金龙身边靠近了一步,阴冷着脸看向月掌柜。

    其实开田境的修为在月掌柜眼里根本不算什么,皓月林能开这么大的店,没个定泉境修士坐镇怎么可能?

    可是周金龙和杜北生修为低,背后的白元一却是尊大神,就是皓月林的老板也未必愿意跟他们交恶,因此月掌柜的陪笑道:“这个,小的实在做不了主。小的就是个看店的,不如这样,我立即飞书传讯给我家主人,由我家主人来定夺。”

    周金龙也知道月掌柜做不了主,也没太为难他,“可以,不过你最好跟你家主人说清楚,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你们要是不撤下这道菜,自然有人会帮你们撤的。”

    月掌柜连连称是,好容易才把几尊煞神给送走。

    却说白得得的血止住之后,听她爹说从今往后只能喝超级灵泉以及吃花露或者白米饭之后,整个人都懵了。

    按理说这种高规格的饮食待遇,说出去绝对是涨格调的事儿,但是其中的辛酸只怕唯有自己明白。

    白得得在这方面是个实在人,她从小的愿望就是:吃天下最美的食物,喝天下最美的酒,当天下最美的女人,睡天下最帅的男人。

    结果现在前两条直接给她废了,呃,如果她再思考深一点儿就能明白,其实最后一条也是废了的,就她如今那娇贵的小身板,真的是只能纯粹的“睡”而已。

    白得得躺在床上,抬头一动不动地望着天花板,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眼角默默垂泪,见到唐色空时,忍不住开口道:“娘,我能不能重新投胎啊?”

    这天灵体废不掉,她这辈子的日子可就一点儿滋味也没有了。

    唐色空一听这话就急了,“得得,你胡说什么呢?天灵体有多珍稀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白得得开始发飙,“我只知道这个不能吃,那个不能穿,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呜呜呜——”

    瞧瞧,老天爷这还是真是作弄人,天灵体但凡换个稍微有进取心的人都只有感恩的份儿,哪知到了白得得这里就成了逼她去死的□□。而且这还不是矫情,而是白得得的真心话。

    唐色空难道能不知道白得得性格?于是也只能叹息,心想这都叫个什么事儿啊?

    白圣一从门外进来道:“得得,快起来看看爹给你买什么回来了。”

    白得得瞅了一眼白圣一,依旧躺在床上,动也不动。

    白圣一只好将金红凤雀召唤了进来。

    这下白得得倒是动了动,毕竟是期盼已久的飞行坐骑,而且美得惊人,那拖在身后的金色长羽展开时,仿佛宝座后的团扇,既华贵又气派。

    只是白得得才起了一半身就又躺了回去。哎,人生在世吃穿二事,她现在都享受不到了,其他的事又有什么意义?

    白圣一和唐色空对视一眼,也是无奈。恰好白元一又从屋外进来,手里捧了练云裳用水璃罗给白得得做的裙子。

    “得得,快起来试试这衣服,爷爷和练长老一同帮你炼制的,不仅是裙子,还是一件法器。”白元一道。

    白得得斜瞅了一眼那裙子,还是没吭声。

    白元一将那裙子抖开,“这水璃罗可以因形塑体,而且爷爷还加了变化进去。平日可做裙子,也可以变作斗篷,此外还能作为护身法盾。”

    白得得翻了个白眼,只有男人才会觉得“一衣百穿”是件超级方便的事情,可是女人宁愿麻烦地穿一百件衣裳,也不愿意一件衣裳有一百种穿法。

    白元一将那水璃罗往唐色空身上一罩,水璃罗便形成了椭圆形的水光盾围绕在唐色空周围,顿时让人看她仿佛水中望月,雾里看花般,添了神秘和飘渺的气质。

    随着唐色空心念一动,那水璃罗变作轻纱覆盖在她衣裙外,透明的颜色让人几乎看不出她脸上也罩着水璃罗。“果然润泽呢,听说水璃罗还有驻颜的效果,爹这次怕是花了大价钱才从桑婆婆手里换来的吧?”唐色空配合着白元一道。

    “不算什么,只要咱们得得能笑一个就行。”白元一道。

    说实在话,要不是有这样的爷爷和这样的父母,白得得还真有愿意一刀割了脖子重新投胎算了。现在么,既然舍不得,又见他们费了心逗自己笑,只好勉强扯了扯嘴角,翻身坐起。

    白元一松了口气道:“别难过了,得得,不如你出去散散心,到你外婆家走走怎样?想去别的地方也行,你现在有了飞行坐骑,想去哪儿就方便了。”

    白元一又掏出一个兽囊来,这是他专门为白得得炼制的,空间足以容纳金红凤雀,而且将灵石放入枢纽的话,可以让坐骑在里面存活许久,这也是白元一领悟时空法则之后才炼制出来的,光这兽囊就能值不少灵石。

    白得得懒洋洋地用兽囊将凤雀收了,现在就是放她出去玩儿,她都觉得没什么劲儿。

    唐色空将一个盒子推到白得得面前,“得得,娘替你炼制了一些灵符和阵盘,你现在出去玩,再也不用担心遇到人挑衅你了,要是遇到宁凝就更好了,可以狠狠地回敬她。”

    这个可以有,白得得总算来了点儿兴趣,打开那盒子一看,里面躺着十张“灭仙符”。这东西的价值就不用说了,和七宝镇仙塔许晓东都有得一拼,如今唐色空一给就是十张,那价值比凤雀只高不低。不过因为是唐色空自己就能绘制的,所以成本倒是低很多。

    这灭仙符乃是唐色空突破筑台境之后才能绘制的。

    除了威力巨大的灭仙符之外,唐色空还替白得得准备了“神行符”、“隐身符”等等,甚至还有一枚价值三亿灵石的“替身符”,这东西就是唐色空都没办法绘制,乃是以前流传下来的。所谓替身其实就是能多一条命。

    白得得诧异地看向唐色空,“娘,你这可是大出血啊。”

    唐色空道:“这些东西以前就给你备下了,只是当初你没开启气机,没有灵力催动这些符纸才没给你的。”要不是这样,当初宁凝哪能在得一宗占到白得得的便宜。

    唐色空之后,白圣一也推了个匣子给白得得,“得得,爹也有东西送你。”

    白圣一送的无非就是各种疗伤丹药,解毒丹药等等,白得得将匣子打开随便看了看,然后眼睛一睁,从里面拿出一瓶药粉来,“尸毒粉?”

    这东西真是顾名思义,原料让人恶心想吐,但效果也是巨大惊人,“爹,怎么有这个?”白圣一是太上长老丹心的徒弟,一直是走高大上路线的,像这种下三滥的□□他从来不碰的。

    白圣一道:“还记得上次你介绍来的那个毒君子么?”

    白得得点点头。

    白圣一道:“我和他有过几次讨论,后来才发现以前是我偏颇了,毒之一道丝毫不比丹药和医术简单,给我的启发良多,受益匪浅,这些□□是爹炼制给你防身的,解药也在里面。”

    白得得果断收下了,还笑道:“爹爹觉得有益就好,以后如果有机会,我帮你多介绍点儿这种人。”

    白圣一愣了愣,然后摇头笑了笑,“好啊。”

    白圣一之后,白元一也送了东西给白得得。这就不是一个匣子了,而是用乾坤戒装的“紫极霹雳雷”,扔出去炸人的,一颗就够开田境修为的人上西天了。此外还有一柄射天弩,□□的威力可射透筑台境修士的防御盾。其外,还有些零零碎碎让人出其不意的暗器。

    不过重头戏还是白圣一手里的那一件。“这是爷爷给你炼制的天旋仙衣。”

    白得得接过来一看,发现那天旋仙衣是以长春不老藤所炼制,这东西是长春老怪的“禁脔”,而长春老怪可是孕神境修士。

    “你的体质不能用矿石为材质,所以不能铸造甲衣。”白元一道。金石之气都会刺激白得得那娇弱的肌肤。

    “长春不老藤最奇特的地方是可以飞速再生,即使被人击穿也能瞬间复原,伤不到你。里面还让你娘打入了九重天旋阵,以螺旋气劲化解攻击力,一般的筑台境修士都不可能伤到你。”白元一解释道。

    天旋阵本就超级复杂,而还要叠加九重,唐色空虽然辛苦地将阵法给演算和刻画了出来,但是还得靠白元一那高超无比的炼器之法才能在细如发丝的长春藤上将九重阵法都打进去。光是铸造这一件法器就足以耗掉白圣一一年的时间。

    白得得摆弄了一下那天旋仙衣顺嘴说道:“这些长春藤之间的缝隙如果能经过压制形成折叠空间的话,再辅以逆向天旋阵将对方的气劲吸纳进去,然后用于反击就好了。他的攻击力越强,最后遭受的反击就越大……”

    “不错,不错。”白元一连连点头,“我居然没想到,还是咱们得得点子多呀。”炼器到了高阶,很多时候就不再是纯技术问题了,而是想法,奇妙的想法才能造就威力巨大的法器。

    “我可以尝试。”白元一已经有些按捺不住地想去试验白得得的新点子了。

    白得得也将三人送的东西都收了起来,那天旋仙衣隔着冰雾云柔纱制的内衣穿上,十分的合身。

    “要是当初有这些宝贝,我就不会被人击碎心神衣了。”白得得感叹道。

    (捉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