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神背后的妹砸 51.第五十一章

时间:2018-05-25作者:明月珰

    ,精彩小说免费!

    唐色空这是鼓励教育, 虽然老头子发话说不逼白得得修炼了, 但是鼓励她总是可以的吧?

    唐色空说是大礼,那就肯定不会小,白得得眼睛一亮, 正要说话,就听唐色空急不可耐地揭晓答案道:“金红凤雀坐骑怎么样?”

    此话一出,就是练云裳都吸了口气。

    金红凤雀乃是飞行坐骑,产自万兽谷,据说是拥有凤凰和孔雀的血脉,浑身羽毛鲜红似火,而羽翎尾上却点缀有金色圆斑。一身羽翼展开,仿佛孔雀开屏般美貌,却又有凤凰的高贵,飞行速度极快。价格约莫是一亿下品灵石。

    一亿啊,什么概念,可不是白得得平时买奢侈品那种一万、两万灵石能比拟的。她十八岁生日缠着白元一哭了一天,都没把金红凤雀要到手呢。

    迄今为止, 据白得得所知,她们这些修三代里可没有一人拥有过金红凤雀, 就是她娘唐色空都没有。

    这可真是抓心挠肺了,白得得那虚荣性子要是得了金红凤雀可不得高兴上天么?

    唐色空就等着白得得尖叫着来拥抱她呢。

    结果,白得得虽然激动得发抖, 却没来抱她, 反而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来, 最后才听她道:“我不要金红凤雀,你给我买颗回春丹吧。”回春丹的价格也差不多是一亿灵石。

    唐色空一扬眉,笑道:“看来咱们得得对小徒弟很上心啊?”

    白得得没说话,她发现她娘有点儿皮笑肉不笑的感觉。

    唐色空将白得得拉到一边道:“得得,这可是一亿灵石的东西,你那小徒弟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啊,你连金红凤雀都肯不要?”

    唐色空这是心里有了警惕。杜北生的出生她可是查得清清楚楚的,连他跟着白得得以前是个什么性子都有人巨细无遗地报上来。那是为了生存坑蒙拐骗无所不做的人,这样的人唐色空当然看不上。

    只是她女儿要养杜北生,唐色空就当是给白得得养只宠物罢了,可是这宠物如果接近她女儿是居心叵测想利用她上位,那可就对不住了。

    白得得道:“什么迷魂汤?那是我徒弟诶,断手跛脚的出去也是丢我的脸。我要是骑着金红凤雀,后面却跟着这么个弟子,肯定要被人笑的。”

    “那换个徒弟不就行了?”唐色空道:“反正他天赋那么差。”一亿灵石啊,招一百个天赋高的徒弟都够了。

    “徒弟怎么能换呢?难道你还能把我换了不成?”白得得和唐色空对峙道。

    “你是我生的,他也是你生的吗?”唐色空驳斥道。

    “但是是我养大的呀。”白得得一步不让地道。

    “好了,你们俩别吵了。”白圣一发话道:“半年前回春门被仇家灭掉了,这世上已经没有回春丹了。”

    这是白圣一刚才发话让人打听到的。原来白得得一提要求,唐色空还没答应,白圣一就先让人去准备了。根据以往经验,唐色空再厉害,对上白得得最后还是得让步,更何况白得得想要的东西,做爹的能不答应吗?

    “灭掉了?怎么没听说啊?”白得得不敢置信地看着白圣一,“那以前的回春丹呢,谁手里有?”

    谁手里也没有啊,买回春丹的人如果不用的话,干嘛花那个大价钱。

    回春丹的炼制又十分困难,药材也很难收集,回春门一年也就只得一炉,不过三、五颗。整个门派就靠这么一点儿收入支撑,混得凄凄惨惨的,连被灭门都没溅出什么水花来,毕竟回春丹并不是修行的必需品。

    白得得尖叫道:“可是我发过神魔誓的,要给北生拿到回春丹。”

    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唐色空拿起鸡毛掸子就去撵白得得,“白得得,你是脑子进了水吧?神魔誓是能随便发的吗?你这是逼我跟你爹生二胎啊?”

    白得得抱头鼠窜,一边绕着桌子跑一边哭道:“我错了,我错了,我哪儿知道回春门会灭门啊?我想着不就是灵石的事儿吗?回春丹咱家还能买不起?”她当然知道神魔誓言有多严重。

    眼看着唐色空就要撵上白得得,白圣一赶紧搂住白得得,替她挨了一掸子,“好了好了,得得这不是知道错了吗?”白圣一安抚唐色空一句,又回头对白得得道:“得得啊,咱们以后不随便发誓了行吧?”

    白得得忙点头。

    唐色空扶着腰指着白圣一的鼻子,恨恨地道:“你,都是你把她宠坏的!”

    最后还是白元一发话,通知白家的人以及其他弟子去打听回春丹的消息,回春门虽然灭了,但丹方可能还在,只能费心去找了。

    白得得抱着白元一的脖子快速地亲了一口,“还是爷爷好。”然后便在唐色空的怒目中逃难似地跑了。

    白得得出了院门,正准备招来一名弟子打听杜北生和南草的消息,谁知才刚出来就见杜北生和南草两人就站在不远处翘首眺望。

    白得得朝他们招了招手,杜北生和南草便奔了过来。

    话说这两人等白得得可谓是等得花儿都谢了。白得得一回得一宗就闭关,两人自是见不着,后来白得得下山,又被唐色空抓着让她跳天魔舞,就出了后面那档子事儿。

    杜北生和南草都是听过镇魂调的人,当时在院外听见那动静儿就猜着是白得得闭关出来了,便急着前去相见,谁知道白圣一和唐色空进入突破,被白元一以大神通将小院给隔绝了,两人只能等待。

    半月之后那结界终于被收回,杜北生就上去求见,谁知里面传来的话是不许任何人进去。杜北生和南草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白得得打那之后再没出现过。

    这可不得了,他二人都知道白得得那是个坐得住的人,去闭关已经叫人惊掉下巴了,如今明明下了山却被关在了小院里。杜北生一咬牙就要去闯门,好在被南草好说歹说给劝住了。

    “我知道你关心你师傅,但这里是得一宗,不是七宝宗,有老爷子看着,主人能有什么问题?”南草道。

    “可是……”杜北生当然知道白得得不会有什么问题,就是怕白元一处罚她。

    南草道:“人家爷爷要处罚孙女儿也是为孙女儿好,你闯进去算什么?”

    杜北生一愣,缓缓地垂下了头,他这个徒弟似乎真算不得什么?

    当初在七宝宗,他和白得得可说是相依为命,极为亲近,如今回到了得一宗,他师傅可就不再是他一个人的了,现在连见一面都难,这叫杜北生如何能不伤怀。

    南草拍了拍杜北生的肩膀,安慰道:“你师傅也不知怎么搞的,居然连句话都不跟咱们说,就把咱们撂一边……”南草的话还没说完,就见一柄剑搁在了自己脖子边。

    “别再让我听见你说我师傅坏话。”杜北生冷冷地道。

    南草赶紧举手投降,心想白得得这徒弟养得好啊,养个徒弟比儿子都亲。

    却说白得得被关在院子一直没出来,杜北生就在这院子对面的山腰上搭了个茅屋,天天就坐在那里练功,时不时地眺望这院子。

    其实像这般窥视长老驻地肯定是会被过问的,但杜北生是白得得的土地,白元一发了话,他也就在这边长期住了下来。

    今日南草会来小院门口是被杜北生招来的。因为他发现,白圣一、唐色空突然联袂而来,一定是院子里发生了事情,他有些担心,所以将南草找了来,两人一起等在院外。

    这才有了白得得一出院子就看见二人的事儿。

    南草一奔过去,心里就暗叫“我的个乖乖”,到底是回了得一宗啊,两年不见,白得得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以前虽说也是修三代,但是这里面也有层次差别的,譬如白得得和顾晓星就没有可比性,后者那是真仙子,真女神。白得得那纯粹是逼着人奉承出来的。

    但现在不一样了,气质、气势都拔高了一大截,俨然是修三代变仙三代。周身仙气缥缈,即使看不见脸,也知道一定是绝代美女那个级别的。何况,白得得的五官本身就比顾晓星美上三分,当初南草第一次见到白得得时,就说了,如今这仙气一绕,指不定真能混个第一美人当当。

    “师傅。”杜北生看见白得得有些激动。

    南草则道:“主子,你这是被毁容了吗?居然戴帽子?”这可不是白得得的性子,她是越美越要显摆的那种人。

    白得得两手将挡在面前的帽纱往旁边拨了拨,“怎么可能?我是……”一提起伤心事,白得得就蔫吧了,“哎,说来话长。”

    而杜北生和南草看见白得得露出来的脸,又同时都呆住了。

    美人惊艳,叫人为之魂迷。哪怕是见过无数面,早就对白得得那张脸习惯的两人,都被又惊住了。

    美人之美,一在其肤,二在其骨,但最美处却在其神。

    星体,仿佛道胎,让人见了之后就忍不住沉迷,再沉迷,每看一眼,都觉得不可思议,只恨不能再多看一眼。

    容舍那道胎是真的暴殄天物,长得么太过普通,但白得得本就生得绝美,如今有星体加持,可谓是登峰造极了。

    白得得被两人眼里的惊艳给取悦了,轻咳了两声唤醒二人,嘴角的笑意却是压也压不下去,“你们俩一直在这里等我么?”

    南草抢先道:“可不是么?主人居然把我们两个小可怜一扔就是两年,我们只能在这儿苦守。”

    白得得被南草说得很有些不好意思,“我,哎,咱们先找个地方吃饭,然后慢慢说。”说起来白得得都有许久没认真吃过好东西了,在七宝宗是没那个条件,在得一宗么,又是没顾得上。

    “好!”南草第一个响应,吃大户这种事儿他最喜欢。

    “把凤真和周金龙也叫上,我有东西送给你们。”白得得道,当初白元一炼空间法器时,有白圣一和唐色空的,自然也少不了白得得身边这几人的。

    白得得一行人去的是离得一宗不远的惊云城,代步工具是得一宗出租的飞行坐骑,现在白得得可是灵石随便花了,想当初在七宝宗,白仙子居然只能骑毛驴,真是叫人唏嘘啊。

    惊云城中大酒楼无数,白得得选的是她最喜欢的“皓月林”。皓月林里亭台楼阁精美雅致,有一池皓月水,月上中天时,池水映月,乃是惊云城十景之一。

    白得得几年没出现在惊云城了,加之戴着帷帽,掌柜的自然认不出老主顾,但周金龙和凤真却是熟面孔,他一见这两人簇拥着白得得,多少也猜出了她的身份。

    “月掌柜的,这次我们来得突然,没提前订菜,可有其他人订的龙雀舌、冰凌花、赤炎蛟龙炙?先给我们上上来。”凤真道。

    凤真说的这三道菜乃是皓月阁的招牌三宝,但因为材料十分珍奇,做起来也费工,所以需要提前一个月预定才能吃到。

    白得得以前来时也是要预定的,只是这次不是醒得突然么,没顾得上。

    月掌柜一脸为难地看着凤真道:“这个,有倒是有,但是乃是金城主订的席……”

    这时候就是比脸面的时候了,城主订的席谁敢抢啊?凤真也为难了。

    南草上前一步道:“怎么,咱们得得还吃不得么?”这老魔头绝对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可偏偏就是合了白得得的胃口。

    对嘛,大小姐今日要吃龙雀舌,就绝不能等到明日,城主的也要抢。

    月掌柜要的其实就是这句话,如此明日对城主府也就有交代了,白得得要硬抢,他不能不给。

    其实也不是随便什么人,月掌柜都会给面子的,但现在白家如日中天,完全不一样啦,一个孕神境炼器宗师,可不是区区城主能比拟的,除非三大城城主还差不多。

    入席候菜时,白得得从自己胸口的如意珠里取出了四枚乾坤戒,抛给在座四人。

    白得得的如意珠,是白元一帮她炼制的,比唐色空的白玉镯还要好,主要是材质用得好,里面的空间更大,活物于其中可以存活二十四个时辰。

    而白得得送给杜北生等人的乾坤戒,空间约莫一进宅子大小,仍然需要滴血认主。滴血认主的好处是,即使乾坤戒丢了,其他修士也休想打开,除非是暴力损毁,那么里面的东西也都会损毁,他们休想得到里面的东西。

    可千万别小瞧了这功能,这意味着器魂,器魂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产生的。

    无论是乾坤戒还是乾坤囊等在市面上的价格可都是骇人听闻的,没有一千万休想入手。

    白得得以前的乾坤囊,那是从前的修士遗留下来的,因为东荒域当时没有人能炼制空间法器,流传下来的乾坤囊只有那么些,而且还会不停被消耗、损毁,所以十分珍奇。

    现在虽然白元一能炼制空间法器,但这种法器对材质要求非常高,所以成本也不低,何况白家为了控制价格,并不会大批次放出乾坤戒,所以价格依然是惊人的高,在座四人是绝对买不起的。

    送出乾坤戒后,白得得转头对杜北生道:“北生,我本来是要让我娘给你买回春丹的。”

    杜北生看向白得得,“本来”两字实在是叫人心惊,他听白得得说起唐色空就知道结果不会太好,他在得一宗两年,也见过唐色空几面,这位夫人对他一直是高高在上而且充满警惕的,总之肯定称不上喜欢,那么昂贵的东西,杜北生不认为唐色空会同意。

    “结果,回春门被人给灭了。”白得得丧气地道。

    南草惊呼一声,转头同情地看向杜北生。

    如今的杜北生已经十五岁了,个子不比成年男子差多少,五官立体之后,样貌也显得越发出色,如果只就五官而言,绝对算得上是上等美男子,整个得一宗也找不出几个容貌能压倒他的人。他母亲就是个绝色,只是那样的容貌对实力弱小的人而言并非好事。

    他们家的故事不过是日日都在上演的无数套路中的一种,有人看中了他母亲的美貌,他父亲不愿受辱,最后全家覆灭。

    杜北生继承了来自他母亲的样貌,阴冷却不失俊美,这样的人却右手残疾,还带足疾,怎能不叫人唏嘘。

    而杜北生在听到白得得的话时,则脸色剧变,“那师傅你的神魔誓言怎么办?”杜北生的一个反应就是这个,“有没有办法化解?”如果是因为他的关系而害了白得得,他就是百死也不足以赎其罪。

    白得得没想到杜北生的第一反应是担心自己,心里只觉得自己收的这徒弟果然没错,“没事,我之所以把消息告诉你,是怕你以后知道了会乱想,爷爷说,回春门虽然灭了,但是丹方可能还在,正托人打听。”

    杜北生道:“师傅,以后能别随便发神魔誓言吗?”

    “呃。”白得得觉得,这话怎么听着那么像她家爹呢?

    说完杜北生的事儿,众人其实最关心的还是白得得怎么两年没露面的事情。

    “得得,我怎么看着你大变样了呀?吃饭怎么也戴着帽子呀?”凤真问。

    说起这个,白得得就来气。“我不知道,莫名其妙体质就变成了天灵体,刮点儿风就感觉有刀片在割我脸,随便碰一碰皮肤就能红半天,阳光太强也不行,一点儿肌肤都不能外露,跟见不得人似的。”白得得抱怨道。

    “天灵体?!”南草一个箭步地窜开,惊恐地看着白得得。

    大家都莫名其妙地看着南草。

    南草都想给白得得跪了,深吸了几口气才给大家讲千年前道、魔大战的故事。本来道、魔一直是实力均衡的,即使偶有胜负也不是压倒性的,正是所谓的三十年河西,四十年河东。

    谁知道千年前道修里出了个天灵体,就这么一个人便打破了道、魔两界的平衡,带领道修灭了魔修。

    “这么厉害的人,现在怎么没听说过呀?”凤真问。

    南草道:“知道的人极少。天灵体虽然神通强横,但也有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体质极弱,所以为了保护她,道修这边瞒得十分紧,要不然我……”

    南草本来要说我们魔修,幸亏想起来了,及时改口道:“要不然魔修怎么能那么容易就被灭了。不过她也没落得好下场,魔修的四位老祖最后拼死将她杀了。”

    “哈,这么厉害啊?”白得得道,然后嘀咕,“这种体质放我身上是不是太浪费了?”

    蠢萌的凤真居然点了点头,然后立即意识到了不妥,赶紧摆手道:“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白得得倒是没跟凤真计较,“没事,我本来就不想要这种体质,一点儿用都没有,我是淑女,我才不要打打杀杀。”

    周金龙开口道:“得得,你以后绝不能再对其他人说起你的体质。”

    杜北生和南草都在旁边点头。

    白得得垂头丧气地点了点头,“知道了。”然后发气地道:“怎么菜还不来啊?”

    话音刚落,那边掌柜的就亲自带着小二敲门送菜来了。

    皓月林的三道名菜里,白得得最喜欢吃的是赤炎蛟龙炙,这道菜也是最昂贵的,只它就去了五千灵石。

    既然是蛟龙炙,自然以蛟龙为主材,这蛟龙再进一步就是龙了,本身就实力强悍,每一次猎杀蛟龙都要死掉十余名开田境修士,你说能不值钱吗?

    而赤炎蛟龙炙是以灵火之中的赤炎来炙烤蛟龙背脊上的肉,烤出来又香又嫩,再撒以魔辣果研制的粉末,那真是地上无双的美味。白得得每次来皓月林都必点,当然这也是因为她吃东西偏爱重口味的缘故。

    “吃吧,别客气。”白得得给杜北生夹了一筷子赤炎蛟龙炙。“想当初我们在七宝宗的时候,为了一颗灵米,我还跑去跟马怀真理论呢,结果被打了一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