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神背后的妹砸 第四十九章

时间:2018-05-22作者:明月珰

    ,!

    那一张张符纸可都是真金白银才买得到的,价格还都不便宜, 人家却跟下雨似地往外撒。

    唐色空输了, 心里自然还是有些不乐意的, 走到白圣一身边道:“许晓东的修为太深厚了, 可真叫咱们这些前辈汗颜。”

    白圣一摸了摸唐色空的背,“长江后浪推前浪,没事的,将来得得会胜过他的。”

    白得得不敢置信地看向白圣一, “爹!”不带为了妻子就这么坑女儿的,就许晓东那实力,让她拿什么胜啊?

    “嗯。”唐色空点了点头,“说得对, 咱们还有得得。”

    “哈。”白得得只能干笑着看向她旁边的小徒弟,师傅有难,只有徒弟来帮忙了。

    杜北生如今已经突破到了开田境,并且也是完美开田, 只是动静没有白宏一大,并且在刚有动静时,就被白圣一和唐色空联手施展了结界, 封闭了异动没有传出去。大部分事情,还是保持低调比较稳妥。

    这一次的五大宗比试在两日后终于落下了帷幕,七宝宗险胜梵音谷, 依旧是第一宗, 依次是梵音谷, 剑王阁,得一宗和瀚海宗。

    这个结果对得一宗的弟子可谓是给予了极大的鼓励,他们再也不用担心宗门会从五大宗里被除名了。当然这一次居功至伟的肯定是白家,白圣一、唐色空甚至杜北生都有令人惊艳的表现。

    白得得泪眼汪汪地拉着唐色空的手舍不得她走,哭得眼睛都肿起来了。

    唐色空看了也是不忍,红着眼圈不知道白元一什么时候才会再允许他们来看白得得。“得得,你自己努力些呀,早日达成你爷爷的要求回来。”

    白得得觉得唐色空一点儿都不疼她,松开唐色空的手,又去拉白圣一。

    白圣一道:“你给我的东西我回去立即交到你爷爷手上。得得,你爷爷也是为了你好。”

    白得得松开白圣一,觉得他也不疼自己。转而去看白宏一。

    白宏一扬了扬手里的册子,“已经分发到咱们人手里了,每人一册,得罪过你的人就记录在案呢。”

    白得得的小册子可是记得很详细,谁路过她身边“哼”了一声,她都记得。然后小册子按颜色把得罪她的人分成不同等级。这些人无事求于白家就好,但凡有事肯定要倍受刁难的,都是白家的拒绝来往户。

    白得得的希望看来是落空了,白元一那老头子别看对她一派慈祥,可一旦做了决定,压根儿就不会改,也没人敢跟他作对,连她爹娘都没法把她给弄回去。

    因此看着容舍走向琼鲸舟时,白得得恨恨地剜了他两眼,要不是这个人,她们白家怎么会“骨肉分离”?

    容舍则是一眼都懒得赏给白得得,不过他肩膀上倒是多了只鹦鹉,也不知是哪儿来的。

    那鹦鹉什么话都不会说,只会一句“草包,草包”,容舍一路走来,那鹦鹉对着谁都喊“草包”。大家当然是不会对号入座的,唯有白得得听了,恨不能立即把那鹦鹉拔了毛烤着吃了。

    得一宗像一只巨大的九爪章鱼般屹立在东荒大陆上,以主峰得一峰为中心向各方延伸出九条山脉,从东往西数第三条便是得一宗炼器所在的三脉。

    三脉的峰顶常年被云雾笼罩,如今白元一就在峰顶闭关,不容任何人打扰。

    白圣一回到三脉后捏了捏手里白得得给的东西,一个针线粗陋得惨不忍睹的荷包,就这么个东西,白得得神秘兮兮地逼着他一定要交给白元一。

    唐色空觑了一眼那荷包,“你真打算就为了这个去打扰爹爹吗?爹哪怕再疼得得,也不可能……”

    白圣一道:“你女儿什么时候是做针线的人了?”

    唐色空愣了愣,白圣一说得还真没错。“看来她是想回来想疯了。七宝宗的人也欺人太甚,我唐色空的女儿,他们居然也敢怠慢。”

    这话真是亏得唐色空说得出来,白元一当初把白得得送去七宝宗不就是想让她没有特殊待遇的么?

    “不管怎么说,这是我答应了得得的事情,我上去跟爹说一声。”白圣一道。

    “这样去打扰爹不太好吧?爹爹这次闭关是为了冲击宗师,万一打扰了他思路怎么办?”唐色空有些担忧。

    白圣一垂眸看了看那荷包,到底是自己的心肝宝贝啊。“爹这次闭关,少则十年,多则几十年也可能,得得她那性子,哎……”白圣一在七宝宗走了一圈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白得得那性子在七宝宗吃不开,上上下下没一个说她好话的。他就这么个宝贝疙瘩,怎么能放在外面被人欺负。

    唐色空点头,“那倒是。那我和你一起去吧。”唐色空这是怕白元一责怪他们打扰他闭关,想和白圣一有难同当。

    白圣一怎肯让妻子受罪,“我一个人去就行了,也不知道要在外面等爹多久。山上还得你看着呢。”

    唐色空当然知道白圣一是心疼他,“那好吧。”

    白圣一一走,唐色空就在数日子,也不知道老头子看见白得得亲手做的荷包会不会被感动,她又担心白圣一不会说话,没办法打动老头子,有些后悔自己没跟去,否则也能说说她宝贝女儿有多惨。不过唐色空也知道,白元一好容易下定决心把白得得送走,估计是不会改主意的。

    唐色空这儿正忐忑呢,过得两日,却见白元一和白圣一父子一同从山上下来了,她的嘴惊讶地张大,都可以吞下鸡蛋了。

    “爹,你怎么出关了?”唐色空忙迎上去道。

    白元一道:“让宏一去将得得从七宝宗接回来,用我的青竹舟去。”

    “是出什么事儿了吗,爹?”唐色空不解。

    白元一道:“没出事,照我说的去办就是了。就说我听圣一说得得去了七宝宗一直没有长进,现在依旧是种灵境初期十分生气,要将她接回来教训。”

    唐色空和白圣一对视一眼,也不知这对祖孙在玩什么。

    待辞了白元一,唐色空问白圣一道:“夫君,爹爹这是怎么了,你说什么了?”

    白圣一也纳闷儿呢,“我什么都没说,只是在洞外说了得得让我带东西给他,然后从旁边的小洞里将那荷包放了进去。爹爹心里还是记挂得得的,我一说是得得让我送东西,他在里面就应了我一声。再后来,我就下山了,哪知爹突然从山上下来赶上了我,后面的事你就都知道了。”

    “是那个荷包有问题。”唐色空敏锐地道。

    “得得送的东西能有什么问题?”白圣一反问。

    呃,这个么,唐色空也就不知道了。

    却说五大宗大比之后,白得得见了亲人又送走亲人,心里当然不是滋味儿,自己闷了好几日,却突然听说白宏一来了。

    “得得,长老吩咐我来接你回去,你收拾一下,和我一同去拜别于门主和顾宗主吧。”白宏一道。

    “接我回去?!”白得得眼睛一亮,差点儿就高兴得跳起来了,“宏一哥哥,我爷爷是这么说的?”

    白宏一道:“长老说你不思进取,在这儿一年多了还依旧是种灵境初期,要接你回去惩罚。”

    白得得丝毫没被“惩罚”两个字吓着,能回得一宗就好,白元一那老头子还能怎么罚她?大不了就是扣零花钱嘛。

    白得得立即招呼杜北生和南草,“赶紧收拾,咱们要回得一宗啦。”

    白得得要走,于万山是一万个巴不得的,谁也不想家里来个小祖宗不是?顾渊海也不反对,只叹息蒸蒸日上的白家怎么就生出了这么个不思进取的后辈,而且还是独苗子。

    只唯一的问题是,南草,也就是玉怡,那可是七宝宗弟子,跟白得得这么走了又算什么?

    胡延寿发话不放人。他在七宝宗和孙易仁的关系极好,说是穿同一条裤子的都行,要不然怎么会那么偏袒孙钟。如今孙家那边来消息,在东荒域各州、城的店铺损失惨重,而且依附于孙家的那些小家族也在纷纷求脱离。

    动孙家的人也没藏着掖着,直接就亮明了身份,不夜城唐家。

    唐家是唐色空的娘家这谁能不知道啊?这不明摆着是唐色空不满七宝宗对孙钟等人的偏袒,要给她女儿找回场子吗?

    孙家的事顾渊海也听说了,毕竟孙易仁是他的大弟子。顾渊海头痛地揉了揉眉心。

    你说白家是怎么回事,说得好好的是送白得得来被管教的,这会儿稍微受了点儿委屈,先是白元一出手费了马怀真,现在是唐色空出手要叫孙家好看,且听说白家和唐家手下,包括练家都在针对性地拒绝和孙家以及申家等再有生意来往,而且不仅这两家,七宝宗还有些人也被列为了拒绝来往户。

    这可不是小事,白家的法器是出了名的,从来都是供不应求,只有求上门去买的。而唐家坐拥不夜城,直接驱逐那些得罪过白得得的家族。练家则是手握两大奢侈品牌,天裳和云饰,直接表示那些人不配穿。

    这衣服首饰要不要倒是无所谓,但是丢面子啊。说你穿了是糟蹋衣服,这糟心不糟心?

    七宝宗打听回来的消息是,这几家手里都有本小册子,说是凡是得罪过白大小姐的人都记录在那册子里呢,每半年更新一次。

    孩子宠成这样能有出息吗?

    胡延寿不放人,白得得却坚持要把人带走,顾渊海在里面就有些为难了。

    “宗主,难道咱们堂堂七宝宗还会怕白家?这都叫人欺负到头上了,玉怡要走可以,但要做背叛宗门的逆徒处理。”胡延寿道。

    “七宝宗当然不怕白家。要不然孙钟和申豹也不敢那么对我。玉怡已经被他们杀了一次了,我这一走,她留在这儿还不是俎上肉吗?”白得得把胡延寿的话给驳了回去,“顾爷爷,反正玉怡在七宝宗也没什么作为,驱兽门的人从没管过她,不过一个种灵境弟子而已。她非要跟着我,强扭的瓜也不甜,驱兽门这些年培养玉怡的花费,我全数奉还行不行?”

    其实白得得这话的意思是没什么错的,可七宝宗缺那个培养费么?白得得砸钱也不看看诚。

    顾渊海当然是不喜白得得的,可是不喜归不喜,他这样的身份,犯不着跟白得得这般晚辈计较,更何况中间还有个容舍呢。顾渊海欠了容舍的情,不得不考虑他的感受。

    “我七宝宗不缺那些灵石。不过玉怡是我七宝宗门人,就这么让她归了得一宗,将来七宝宗如何统领弟子?她的灵种来自七宝宗,这样吧,我出手将她的灵种废了,从此玉怡便和七宝宗两不相干。”顾渊海道。

    废掉灵种其实就是废掉所有修为,这对修士来说是毁灭性的,但对南草(玉怡)却是例外。南草是魔修,本来就是不用灵种的。

    白宏一紧张地看了眼白得得,她的性子他还是知道的,极其护短。顾渊海要废玉怡,白得得怎么可能依他?

    只是白得得不可能拧得过顾渊海,哪怕当初她爷爷白元一成了得一宗主也不行,何况顾渊海这么处置也挑不出什么错。就好比,得一宗的弟子,能随便放去其他宗门吗?

    可问题是白得得从来不管拧得过拧不过她都要拧,大小姐只管撞烂摊子,然后等别人收拾,所以白宏一才会这么紧张。

    白得得看了眼南草,南草眨了眨眼睛,于是开口道:“那行,你废吧。”

    白宏一松了口大气,这大小姐今日不知怎么转了性,算他运气好,不用处理麻烦,因为白长老的意思就是要极其低调但务必安全地把白得得给接回去。

    白得得一回得一宗,只觉得连空气都清新了不少,“爷爷,爹爹,娘亲,我回来啦!”白得得还没下青竹舟,在半空就开始朝着白元一所在的院子兴奋大喊。

    白元一应声出来,白得得从天上直接就开始往院子里跳,逼得白元一不得不升空将她接住。

    白得得搂住白元一的脖子就开始哭。在外面她是很少哭的,不过在白家人面前,白得得就是泪包儿,毕竟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白元一也是眼睛酸,白得得长这么可没离开过他这么久。打从白得得出生后,白元一就没闭过关,其中一大部分原因都是为了白得得,以前是为了她开启气机而着急,现在又是为了她不勤奋修行着急。

    “好啦好啦不哭了,爷爷以后都不会送你走了。”白元一摸着白得得的背道。

    “真哒?”白得得立即就收起了眼泪,嘴角咧开老大。

    白元一点点头,表示确定。

    “爷爷,你怎么想通的啊?”白得得问。

    “因为你送给爷爷的礼物啊。”白元一笑道,“走吧,跟爷爷上山一趟。”

    唐色空见白元一和白得得没说两句就领了她往山上的闭关之地去,忍不住上前道:“爹,你们……”

    白元一道:“我上山继续闭关,得得回来的事,让圣一去跟宗主说一声,就说我还是舍不得孙女。不过我带得得上山的事,任何人都不能说,就说得得修为进展太慢,我罚她去后山关禁闭去了。”

    唐色空和白圣一面面相觑,“爹爹居然把得得拉去闭关,这是不是太瞧得起他们女儿了?”

    白圣一朝唐色空笑了笑,“不如咱们来赌一赌,得得能跟着爹闭关多久?”

    “我赌三天。”唐色空想也没想就道。她的女儿还能不了解么,白得得开启气机晚,一直是以凡人的状态生活,从没养成过修行的习惯。所以如果让她枯坐三天,还不如杀了她来得痛快。

    白圣一摸了摸下巴,“那我还是给得得一点儿面子,赌半个月吧。”

    “你还是真是给面子。”唐色空笑道,“你就等着输吧。”

    结果白圣一和唐色空都没赢,白得得跟着白元一在山巅总共呆了一年才出来,唐色空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不过见着白元一和白得得一同下来,唐色空先行一步开始埋怨白得得道:“爹,是得得闹着要下山的吧?你也太惯着她了,还陪着她一块儿出来。”

    白元一笑着摇了摇头,“是我闭关结束了,才带着得得出来的。这一年多也辛苦你们俩了。”白元一一抬手,手掌里便多出了两件东西,分别是一枚古朴的戒指,和一支白玉手镯,“送你们的小玩意。”

    唐色空好奇地把玩了一下那手镯,她公爹可不是会随便送人小玩意的人。她正准备将神识探入,就听白得得道:“娘,爹,把血滴进去吧,这可是我和爷爷给你们专门打造的,可以认主。”

    唐色空一听能认主,就知道必然是好东西。能认主就表示这法器会有器魂。

    唐色空掐了掐手指,血从她指尖滴落,滑落到白玉手镯上,那手镯灵光一闪,白玉上浮现出一丝红晕来。唐色空神识往白玉手镯上一探,立时惊呼出声。

    “乾坤手镯?”唐色空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震惊来。乾坤囊唐色空当然有,她可是城主的女儿,而且她的乾坤囊比白得得当初那只一米见方的可要大上十倍,放眼整个东荒域,能有这么大空间的乾坤囊不会超过一百人。

    然而白元一送给她的这只手镯,里面的空间至少有一座五进院落大小。

    不过这并不是让唐色空最震惊的地方,令她失态的是,白元一居然短短一年就突破了炼器大师的桎梏,而掌握了空间法则,成为了东荒域第一位炼器宗师。

    “爹,你……”白圣一在探察自己的戒指时也发现了。

    白元一微笑着点了点头,“这都是咱们得得的功劳。”

    白得得当仁不让地上前一步,嘚瑟道:“爹,娘,还不止这个呢,你们这一对空间法宝,我和爷爷可是费了不少心血呢,你们试试自己走进去。”

    这才是最让人惊艳的地方。

    以往的乾坤囊等,都只能收存死物,而白元一打造的这一对戒指和手镯,却是能收存活物十二个时辰。虽说不能坚持太久,但却是意义非凡,且可称得上保命法宝。

    白圣一和唐色空脸上都露出了狂喜。

    待坐定后,白元一才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说了出来。原来白得得托白圣一带给他的那只丑八怪荷包就是一个乾坤囊的雏形。

    白元一看到之后,立即明白白得得已经掌握了空间法则,当然得立即派人将她接回来。这么大个宝贝放在外面,谁能放心啊?加之白得得修为那么低,白元一是绝不能让人知道白得得掌握了空间法则的,否则觊觎之心一起,白元一也保不住她。

    而白得得也的确给了白元一惊喜,他本来也没打算逼着白得得闭关一年的,哪知白得得除了对枯燥打坐的修行不感兴趣之外,对别的事情都很有兴趣。祖孙俩互相商议、探讨,才有了今日的结果。

    空间法宝认主、存储活物的架构都是白得得提出并领悟出来的。

    白圣一和唐色空自然是更加惊喜地看向了白得得。

    白元一道:“哎,以前是咱们想左了。得得不喜欢修行,以后就都别逼她了,有咱们几个在,如果还保不住她,也就都找块豆腐碰死了算了。”

    白圣一和唐色空点了点头,显然也明白白得得的天赋不在修行上,却堪称无价之宝。其实两人本就没打算逼过白得得,根本就舍不得。

    “只是得得修为不高,寿元是个问题。圣一,延寿丹的事情你得为得得考虑起来,不惜一切代价为她续命。”白元一道。当初逼着白得得修行,也是情非得已,不就是怕白发人送黑发人么?

    现在看白得得心都用在别的事儿上了,哪有修行的心思,知道逼也逼不出,索性放弃了,让她自由自在。延寿丹虽然举世罕见,却也不是不可能找到的。

    (捉虫捉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