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神背后的妹砸 第四十八章

时间:2018-05-22作者:明月珰

    ,!

    唐色空站起身摸了摸白得得的头发, “我去找南草说会儿话,没事不要来打扰我们。”

    白得得和白圣一都乖乖地点了点头。

    吃过早饭, 唐色空从南草的房间里面带微笑地走出来,紧接着南草也走了出来,只是面色惨白, 脚步虚浮, 怎么看怎么像是被糟蹋过似的。

    随后唐色空和白圣一联袂而去,南草立即哭丧着脸扑到了白得得脚边。

    白得得的脚往后收了收, 好笑地俯视着南草,“想说什么?”

    南草道:“主人,你娘……”南草在看到白得得的表情后及时改了口, “你娘可真是太美了。”

    白得得扬起下巴道:“那是, 上一代的第一美人呢。要不是婚后自动下榜,能有顾晓星什么事儿啊?”

    南草重重地点了点头。东荒域的第一美人可能不是最美的那个,但一定是实力最凶悍的那个。

    南草苦着脸道:“主人, 夫人对我用了什么手段啊?连我穿什么颜色的亵裤都主动说了。”他现在都还昏沉沉的, 嘴里无味, 四肢乏力。

    白得得道:“那是我姥姥家的独门手法。”

    “你姥姥家?”南草这才反应过来, 对哦,白得得这背后还有个姥姥家呢, “怎么从没听主人提过啊?”

    白得得嘻嘻笑道:“就是为了等你们自己发现, 看你们脸上现在的表情呢, 嘻嘻。”很显然南草的表情取悦了她, “我姥姥家说出来吓死人。”

    今日是定泉境比试的日子, 白圣一和唐色空都有参加。这其实还是很媳的,因为白圣一医药双修,唐色空符阵双修,说起来都更偏辅助,在战斗力上对上剑修或者驱兽等修士是很亏的,偏偏这两人却又都轻轻松松就拿下了第一场的胜利。轻松得甚至让人看不出他们的真实实力。

    白得得坐在场边,手都快要拍肿了。宁凝就坐在她斜前方,剑王阁的人在唐色空手下没能走出十招,这由不得白得得不得已,很挑衅地对宁凝不屑地“哼”了声。

    两人互相做了个口型。

    “宁山鸡。”

    “白孔雀。”

    唐色空比试下来朝白得得招了招手,“你走路姿势怎么那么怪?”

    白得得苦恼地道:“脚疼。”阴阳修容花实在太坑爹了,白得得都怕了。

    唐色空是什么人啊,一看白得得那样子就知道这丫头估计又在想怎么偷懒了。“走吧,文宝岛逛街去。”

    白得得眼睛一亮,她娘可是土豪,但旋即又道:“你没耍我吧,爷爷把我的所有东西都扣下了,你不会是忽悠我去逛街,结果只能看你买吧?那太虐心了。”

    唐色空道:“我带你去买点儿衣服,你看看你现在邋里邋遢的样子,真是丢我的脸。”

    白得得绝对称不上邋里邋遢,从里到外都是干干净净的,而且也穿得整整齐齐的,当然跟唐色空的富贵端庄比起来还是有一点儿距离的。

    白得得一听唐色空的话立即伸手挽住了她的手臂,“娘,还是你最好。有娘的孩子是块宝,我都做了好几年的草了。”

    到了文宝岛的服饰店里,白得得就跟撒欢似的,看见这件也喜欢,那件也舍不得。

    唐色空叹息地抽走白得得手里的衣裳,对着嘉雅的掌柜的道:“有冰雾云柔纱吗?”

    冰雾云柔纱可是如雷贯耳的名字,产自瀚海边缘的祈雾山,冰雾只在每年冬日最冷的一个月才产生,每日也只有一缕,要捕捉到它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搜山。

    采到冰雾后,再与温和的云柔纱混纺,是东荒域最昂贵的料子,没有之一。产量很少,买家其实也不多。价格贵是一个原因,其次主要是冰雾云柔纱也没什么太特别的美丽之处。

    “娘,干嘛买那个啊?”白得得也是见过冰雾云柔纱的,并没觉得有多喜欢。

    “没见识。”唐色空点了点白得得的额头,“冰雾云柔纱最大的特点是轻柔,隔尘祛风,最适合天灵体的体质。”

    白得得压低声音道:“娘,你真觉得我是啊?”

    唐色空密语传音道:“这阴阳修容花有些奇妙,你吐纳时,我观它于灵气额外敏感,对灵气越是亲和敏感,修者自身就越是娇嫩脆弱,不管究竟你能不能走到天灵体的地步,穿这个总是没错的。”

    唐色空毕竟比白得得多了太多的修行经验和体悟,她昨晚就看出来,阴阳修容花对灵气的敏感大概是世之罕见。那些灵气在阴阳修容花周围之所以能化形让人肉眼可见,实则是因为阴阳修容花对灵气的感觉太敏锐了。

    就好似如果一阵风从土墙边吹过,土墙上不会有任何印迹,但风从湖面吹过却能形成涟漪,那涟漪就是风的痕迹,风是不可见的,但涟漪却是肉眼可观的。

    过了良久,掌柜的才从宝库里将两匹冰雾云柔纱捧了出来。白得得的手摸上去,果然觉得舒服异常,沁凉柔和。

    这冰雾云柔纱因其珍贵,所以都制作定制服饰,掌柜的剑唐色空定下了这匹纱,所以询问两人要什么款式。

    唐色空和白得得头碰头地叽叽咕咕了一阵子,商议出了款式,那掌柜的立即拿到店后让裁缝赶紧裁了起来,那些裁缝都是修士,做起衣裳来自不是凡人能比,大约半个时辰,就将衣服赶制好了。

    款式非常简单,因为冰雾云柔纱非常柔软,清若雾榖,做繁复了反而失其美。

    白得得满意地在落地水晶镜前来回转身,她已经很久没穿过这么漂亮的衣裙了,依她的臭美德性,可不得照够了么?

    唐色空就坐在对面的罗汉榻上看着白得得在那儿臭美,不得不说,四年不见,她这女儿出落得越发出色了,空灵秀妍,漂亮得惊人,仿佛灵山烟雨,唐色空是越看越爱,尤其是白得得脸上的笑颜,她是怎么看都看不够。

    只是这样漂亮娇憨的人,居然会有人不长眼睛地伤害她,唐色空就觉得自己受不了了。想想白得得轻描淡写里的伤势,唐色空搁在引枕上的手指一下就掐进了枕芯里。

    七宝宗的孙家和申家,唐色空可没看在眼里过,想一想她们家得得那样被欺负,七宝宗居然这般轻拿轻放,还真是不把白家和唐家放在眼里呢。她非得要逼着孙家和申家自己把孙钟和申豹送出来受死不可。

    唐色空朝身后的晋伯使了个眼色。晋伯是唐色空的扈从,从她出身起就一直跟着她。

    待晋伯弯下腰,唐色空在他耳边嘱咐了几句。

    晋伯点了点头,转身出门就给远在不夜城的唐家发出了密讯。

    不夜城是东荒三大城之一,城主就是唐色空的爹唐云间。

    东荒五大宗之所以成为五大宗是因为他们的太上长老里有孕神境修士,而东荒三大城能凌驾众城之上也是因为掌管它们的城主家族里有孕神境修士。

    唐色空的爹娘都是孕神境修士,说起来比白元一还值钱。只是白元一是炼器大师,这一点上又额外又价值。正是所谓的一技在手,天下我有。

    白得得当然是不知道她娘挥手间就替她解决了宿仇,唐色空也没打算告诉白得得。她女儿是给点儿灿烂就以为自己是太阳的性子,她可不能再让白得得嘚瑟了。

    买了衣裳,唐色空又带白得得去九州买了鞋。

    白得得道:“娘,不买饰品吗?我家里的发簪、发冠都是老款了。”

    唐色空道:“你忘了你爷爷说的话了?给你买衣服和鞋袜还有说得过去的理由,再买饰品,你真心想让你爷爷把你娘扫地出门啊?”

    白得得嘟嘴嘀咕道:“爷爷怎么就知道管我,容舍修为不也不行吗,还成天骚气得跟花蝴蝶似的。”

    唐色空戳了戳白得得脸颊道:“不许背后议论宗主。再说了,宗主的穿衣品味的确不错。”

    “他哪儿来的那么多灵石啊,该不会是用的咱们得一宗的灵石吧?”白得得颇为小人地问道。

    唐色空道:“宗主不是那么不堪的人。”

    白得得凝眉道:“不对劲儿啊,娘,你什么时候是会说人好话的人啊?容舍给你灌什么迷魂汤了?”

    迷魂汤没有,就是给唐色空画了幅画而已。唐色空瞪了白得得一眼,“你娘我是实事求是的人,得得,你身为得一宗弟子,如此不尊重宗主,我回去得好好给你爷爷说说。”

    白得得立即就蔫吧了,她倒不是怕白元一,她这是急着想回得一宗去呢。

    唐色空和白圣一的定泉境比试都进行得很顺利,最后直入八强,最大的对手乃是七宝宗的许晓东以及梵音谷的皇甫伤,当然剑王阁的神剑子也是劲敌。

    这三个人的年纪逗比唐色空和白圣一小上一轮,但许晓东的灵种是七宝镇仙塔,皇甫伤号称音绝,都是不世出的奇材。

    虽然得一宗的黄金祖龙苏彦璟和瀚海宗的麒麟子也是罕见的天赋灵种,但修为还没提上来,所以名气远不如前面三人。

    唐色空和白圣一的灵种虽然也不差,但都是偏门的辅助型灵种,于比试中比较有劣势。

    这一轮白圣一对上的就是剑王阁的神剑子,而唐色空运气更差,对上了号称定泉境第一人的许晓东。

    “哇,你爹的手好厉害,我开了法眼都看不清他的动作。”说话的是南草,白得得本来没传给他法眼的,但后来南草将阴阳植种出来之后,拍马屁的功夫也是越来越高杆,白得得还是把法眼之术交给了南草。

    “那是千花万幻手,我爹学来炼丹的。”白得得道:“用来对敌效果看来也不错。”

    虽然神剑子的剑气很凌厉,但白圣一的千花万幻手将他的路封得死死的,在调动灵气和平衡灵气上,神剑子绝对没有天天炼丹的白圣一道行深。

    而且前面一路走来,神剑子都是一剑败敌,因此又号称“肖一剑”,他的真名倒是没什么人记得住了。不过不管肖一剑有多厉害,他总得要找到出手的机会才行。

    白圣一的策略就是不给肖一剑任何机会,他的“惊天一剑”也不是随便就能使出来的,必须得蓄劲,然而每一次都会被白圣一打断,这就是肖一剑的最大缺点。

    然而天下有几个白圣一?能持续不断地找到他的蓄气点,并立即打断?白圣一在定泉境巅峰已经许多年,天赋可能真不算太出色,但修为十分深厚,劲气源源不绝,丝毫不见千花万幻手有丝毫慢下来的痕迹。

    白得得说着话转向旁边的唐色空道:“娘,爹闭关这几年看来真没白费啊。”

    唐色空对白圣一的了解却又比白得得强上了许多,白圣一的千花万幻手自然是进步神速,但能有此刻这般敏锐和刁钻,却和这几天晚上一直守着白得得吐纳有关。阴阳修容花给了他很大的启发。

    别说白圣一了,就是唐色空自己都得益匪浅。

    这一场对战打得十分耗时,肖一剑被白圣一封得死死的,到最后也没找到契机,反而心浮气躁,被白圣一一招破敌。

    白得得激动得眼看就要站起来大喊了,结果余光扫到旁边面含得体微笑,稳如泰山的唐色空,不由得又重新坐了回去,学她娘那般把嘴角的弧度给硬是压了回去,只露一点儿微笑。这才是强者的风范。

    唐色空这才满意地给了白得得一个微笑,然后回头目含深情地与白圣一对视。

    南草在白得得耳边低声道:“哇,夫人真优雅啊,这才是女人啊。”南草现在对唐色空的兴趣可比白得得大多了,他发现他其实还是更喜欢上了年纪有内涵又优雅的女人。

    白得得得意地瞥了南草一眼,意思是你也不看看是谁的娘。不过白得得心里也打定了主意,待会儿可不能让南草看到她爹娘私下相处的模样。

    白圣一比试之后就和唐色空回了白得得的小院,白得得则拉着南草在外面转了好一会儿才回去,结果还是失算了,回去时唐色空居然还赖在白圣一腿上没起来。

    白得得颇为怨念地看了两人一眼。

    南草尴尬地道:“你爹娘可真恩爱。”

    白得得撇嘴道:“有这个功夫多修行一下多好啊,就知道缠着我爹。”这话颇含酸味儿。

    这话谁说都可以,唯独从白得得嘴里说出来好似太讽刺了。

    南草那眼神白得得当然明白是什么意思,“看什么看,我都已经这样了,我爹娘要是再不努力,我将来怎么拼爹?”

    南草点点头,表示服气白得得的理由。

    次日是唐色空对阵许晓东,不用看大家都知道结果如何。许晓东号称同境界无敌,而且还曾越级对战过筑台境高手,不败下风。

    白得得在七宝宗这么久倒是没见过许晓东,一般这种修士强大得脑子里就只有修行了。但白得得听过一些八卦,说是顾渊海有意将让顾晓星和许晓东结成道侣,不过也不知真假。

    白得得看向和顾晓星并肩从外走来的许晓东,心有些哇凉哇凉的。

    许晓东这人外表并不怎么出色,长得老实巴交的,穿上草鞋就能下地种田了,甚至看不出什么气势,但白得得却敏锐地意识到了这个人的不同,因为她混沌海里的阴阳修容花似乎动了动。

    也只有阴阳修容花这种对灵气极为敏感的神物才对气息内敛的许晓东有感应。

    白得得担心的看向唐色空,转头焦急地望向白圣一,“爹……”

    白圣一拍了拍白得得的手背,轻叹一声,“我跟你娘说过的,让她直接认输。但是她说她要是直接认输了,今后你在七宝宗岂非要被人瞧不起。”

    做爹娘的,哪有不为儿女考虑的。

    白得得正要说话,却被白圣一阻止了,“没事,你娘主意多着呢,别担心。”

    白得得能不担心吗?她是怕唐色空受伤。

    许晓东上台后朝唐色空拱了拱手,毕竟唐色空从年龄上来说算是他的前辈。

    唐色空淡淡地笑了笑,脸上一丝惧意也无,似乎成竹在胸,这高手风范看得台下的人都在频频点头。

    唐色空修的是符阵,当然不会和许晓东硬拼。没人能看清唐色空是何时布下阵法的,对局一开始,台上就失去了唐色空的身影。

    “是万源阵。”台下有阵修惊呼。

    “不对,是阵中阵,万源阵里还有九霄锁天阵。”

    这两种阵法都是上古传下的残缺大阵,没人想到唐色空居然全部补全了,而且还布置成了阵中阵。

    此刻所有人都全神贯注地看着许晓东,看他如何破阵,如果他无法破阵就找不到唐色空的身影,更不提败敌了。

    “呀,快开,是七宝镇仙塔。”许晓东对上唐色空也没敢大意,符阵双修的修士经常让高手阴沟里翻船。所以一出来许晓东就祭出了他的灵种。

    白得得也在好奇地看着许晓东手里的七宝镇仙塔,那不是实物,是许晓东的灵种化形而成。

    灵种化形通常是筑台境修士才可能做到的,许晓东能让灵种化形,可见修为的强横。

    镇仙塔一出,飞于比武台上空,刹那间七宝神光射出,唐色空隐藏于九霄锁天阵里的身影立时被照了出来。

    不过发现了唐色空的身影也没用,许晓东还必须破阵才能靠近她。

    而就在这时,唐色空却出手了,漫天的符纸飞舞,金光迸射,银芒耀体,刹那间淹没镇仙塔,让唐色空又归于了隐形。

    许晓东踏前一步,镇仙塔再次神光大起,比先才更盛。空中唐色空祭出的符纸顿时灰飞烟灭,她的身形再次显现。

    白圣一道:“没想到许晓东如此年轻,修为却已经这般深厚。看起来早已经有筑台的实力,是为了此次大比而一直在压制修为。”

    在东荒域,种灵、开田、定泉被称为前三境,合起来统称一个大境,筑台却是第二大境,这大境界之间的晋升可不是小境界之间那么简单,从定泉境到筑台境乃是质的飞跃。白圣一和唐色空虽然在定泉境巅峰已经有二十年之久,却一直没能摸到筑台境的大门。

    白得得一听白圣一这么说就紧张了,“他要强行破阵。”在所有人看出来之前,白得得就感觉到了镇仙塔的异动。

    白得得话音刚落,比武台上似乎就有阵旗闪现,那是唐色空早前设下的,眼看着就要被镇仙塔连根拔起。

    这破阵之法有两种,第一种是走入阵中,找到阵眼而破之,另一种则是暴力破解,这是直接毁掉阵法。就好比面前有一幢楼,你找到了门,就可以出去。找不到门却又想通过,也可以直接推掉整栋楼。

    然而后者的要求极高,许晓东的修为实力至少得比唐色空高出两倍有余,才可能有机会暴力破解。

    而眼看着许晓东就要破阵成功了,他直接以实力告诉了所有人,同为定泉境巅峰修为,他的实力却超过唐色空两倍以上,简直是骇人听闻。

    白圣一的脸色很沉重。

    但场中的唐色空却依旧一脸淡定,轻轻抬了抬手,九十九支阵旗飞出,阵中阵为之一变,所有阵旗显现,直接拔高,仿佛生长的参天大树一般。

    众人没想到原来唐色空还没有拿出全部的实力,她的阵法威力还能增加。空中的镇仙塔开始剧烈波动,这是无法控场而导致的振动,想要再次蓄力。

    “灭仙符,是灭仙符!”有人惊呼。

    灭仙符,听名字就知道多霸气了。在东荒域可说是有市无价,一张符纸的攻击力堪比筑台境修士一击,超级强悍的大杀器。

    “妈呀,唐色空可真有钱。这种比试居然连灭仙符都使出来了。”有人羡慕道。这么昂贵的符纸通常都是保命时才肯用的,用来比试的确是太浪费了。

    灭仙符贴在镇仙塔上,镇仙塔的光芒立即收敛了回去而变得灰暗起来。

    许晓东抬手一挥,镇仙塔又勉力地旋转起来,继而越转越快,光芒大盛。灭仙符上的银色光芒却开始闪烁而渐渐消退。

    看起来还是镇仙塔站了上风。

    忽然听得空中传来一声脆响,那是灭仙符被毁,镇仙塔继续急速旋转,卷起一股飓风几乎将比武台上的镇旗连根拔起。

    “我认输。”唐色空的身形在半空中显现,她连灭仙符都用出来了,还没能赢自然只能认输。

    不过唐色空虽然认输了,却没有一个人敢瞧不起她。能和定泉境第一人打这么久,逼得他全力以赴,目前为止唐色空可以说是第一人。当然大家也见识到了唐色空的财力和物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