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神背后的妹砸 第四十六章

时间:2018-05-22作者:明月珰

    ,!

    此为防盗章  “我管你是谁, 在这里侮辱师、长就得受罚。”马怀真道。

    “什么侮辱师长,你这种中饱私囊的人, 难道还指望人尊重你?”白得得被马怀真给气笑了。

    就这么一会儿工夫,膳食堂前已经聚集了许多看热闹的七宝宗弟子。

    马怀真看见人来得差不多了, 这才道:“我中饱私囊你有证据吗?你们得一宗就是这么教弟子的?不分青红皂白就敢踹师兄的门?还污蔑师兄?我们七宝宗种灵境弟子按照规矩,每顿饭就只发一粒灵米,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

    杜北生在旁边直扶额, 他师傅要作死,他真是拦也拦不住。

    白得得一听就知道自己上当了。马怀真明明可以一句话就解释开的, 却偏要煽动她的情绪。这人真是坏到脚底流脓了。

    “大家来评评理, 难道你们得一宗以为咱们七宝宗就是好欺负的?”马怀真道。

    旁边的七宝宗弟子开始起哄,“道歉,道歉, 道歉。”

    可白得得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啊,从来就只有别人给她道歉的份儿, 更不提这种被人算计后还要道歉的事情了。

    白得得道:“那什么马, 你刚才为什么不说,反而是似而非的激怒我?我说你中饱私囊难道不对?你也是种灵境弟子,一日三餐只有三粒灵米,却养得肥头大耳, 可不就是有贪渎吗?我每顿饭都吃一大碗灵米也没见我长成你这样肥啊, 你不是偷吃了能长这样?”白得得可也不是好欺负的。

    马怀真气得发抖, 他的确是贪污了不少灵米和灵食, 许多人都知道, 但是都敢怒不敢言,这样被白得得直白地揭露出来,马怀真脸上可就五彩缤纷了,“你有证据吗?没有证据就是无赖,今日我非请宗规惩处你不可。”

    “难道我害怕你啊。明明就是你故意挖坑给我跳。想让我跟你道歉下辈子吧。”白得得道。

    杜北生一看周围全是七宝宗的弟子,就知道他师傅讨不了好,他轻轻拉了拉白得得袖子,“师傅,好汉不吃眼前亏。”

    这是弱者的生存之道。但对白得得却不行,她宁愿站着死,也不愿坐着生,就那么直愣愣地站着。

    早有七宝宗弟子去请了段严守来,因为于万山可不会处理这种小事,而他的其余几位弟子都有事不在,所以只好请段严守来。

    早有监察弟子将所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段严守,段严守却一点儿没有偏袒白得得和杜北生,虽然她们两人由他负责指教。在段严守心里反而神烦白得得,如果不是她挑事儿,他就不用打断修行而来处理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了。

    “白得得不敬兄长,按宗规打十鞭。”段严守道。

    白得得当即就要发飙,杜北生赶紧拉住她。白得得却不领杜北生的情,“段师叔,我挨十鞭我认罚,那他呢?”白得得指着马怀真道。

    段严守对马怀真却是挺喜欢的。且不说马怀真是孙易仁弟弟的侄儿,就拿他平日对他的孝敬来说,也是个尊师敬长的弟子。“马怀真有何错?”

    “你不分青红皂白,只顾偏袒七宝宗的弟子,还算什么师叔啊?”白得得不服地道。

    杜北生抬头望天,觉得神仙也救不了作死的白得得了。

    “大胆!”段严守拍桌道:“你目无尊长,简直无法无天,按宗规再多加二十鞭。”段严守说完就气呼呼地走了。

    而白得得是胳膊肘拧不过大腿,打也打不赢,逃也逃不掉,生生地挨了三十鞭。

    长这么白得得哪里受过这么重的伤,七宝宗的行刑弟子动起手来可是一点儿情面都没留的,白得得当时就晕了过去,可即使晕了,刑罚也没停。

    杜北生在旁边看得目眦尽裂,这虽然是白得得自己讨来的打,可她是他的师傅,也是把他从淤泥里救出来的人,在杜北生眼里早就把性格十分惹人厌的白得得当家人了。

    不过白得得底子实在是好,挨打之后,半夜就醒过来了。

    “师傅,你醒啦,你觉得怎么样?”杜北生凑近床边道。

    白得得是趴在床上的,一动浑身就撕裂似的疼,不过这还是其次,“我饿,我肚子好饿。”白得得饿得直掉眼泪,这也是因为伤心了。

    杜北生手足无措地拿了手绢给白得得擦眼泪,“师傅,你下次可千万别这么莽撞了,这是七宝宗的地盘,不是得一宗,好汉不吃眼前亏,你别再跟他们对着干了,到最后吃亏的不还是你?”

    “凭什么啊,我就讨厌七宝宗,讨厌段严守,讨厌马怀真,迟早我要收拾他们的。”白得得哭道。

    得,这是还没受够教训。杜北生道:“好,就算是你要收拾他们,可你也得先把修为提上去才行啊?修为高了,就再也没人能欺负你了,你觉得是不是这个道理?”

    白得得道:“才不是呢。指望我修为高,还不如指望我爷爷再努点儿力呢。”

    杜北生绝倒,这可真是烂泥扶不上墙了。却听白得得捶床道:“说一千道一万,总归就是白元一还不够强,所以他们明知道我是白元一的孙女儿,却还敢欺负我。我要给我爷爷写信,督促他好好修炼,不许再东想西想,不许跟练云裳谈恋爱。”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师傅。”杜北生无力了,“可是现在白长老远在天边,你能靠的就只有你自己。”

    白得得道:“白元一要是争气,就不会让容舍那个拼爹货当了得一宗的宗主。他如果不是宗主,白元一就不会被他挑唆把我送来七宝宗。所以,这件事归根到底就是我拼爹拼爷输给了容舍。”

    杜北生摊摊手,再不想劝白得得了。

    白得得又道:“我好饿啊,小徒弟,我饿得前胸贴后背,胃一直疼。”

    杜北生可犯了难,“我去厨房找找看有没有什么吃的。”

    白得得点点头。

    杜北生没用多久就找到了面,给白得得煮了一碗面条。可是白得得只吃了一根儿就放下了,“不是这种饿,不是饥饿,应该是灵气匮乏。”

    白得得在得一宗的时候灵食是管饱的,从没缺,所以没感觉饿,哪怕是在琼鲸舟上,容舍也没苛待她。因为七宝宗可以苛待白得得,但是容舍却不能,不然白元一老头子肯定要记恨。

    这会儿白得得灵食不济,一下就感觉到了饥饿。

    杜北生被白得得烦得无可奈何,又见她伤得太重,也知道得找灵食给白得得滋养,“那师傅你等等,我去去就来。”

    杜北生刚才去厨房已经大致摸清了灵食的储藏处,这会儿打算兵行险招,去给白得得偷一把灵米。

    白得得在屋子里等了许久也不见杜北生回来,只略微听到一丁点儿嘈杂声,她先开始没放在心上,后来等得实在不耐烦了,拖着伤体呲牙咧嘴地从床上站起身走到门边,一开门就见不远处另一端的院子里灯火通明,人影幢幢。

    白得得扶着墙,一步一步挪过去,才挪到那院子门边,就见里面众人围着一个倒在地上蜷缩的小人儿正拳打脚踢。

    “住手,住手。”白得得尖叫道。那地上的人正是杜北生,此时他一动不动,也不知是死是活。

    那些人哪里肯听白得得的,白得得只能尖叫着扑在杜北生的背上,替他挡了些拳打脚踢。此时有人认出白得得来,他们可不是马怀真,背后有表叔当靠山,因此也不太敢欺负白得得,这才住了手。

    “你们为什么打他?”白得得质问周遭的人道。

    “他到膳食堂偷东西,咱们打小偷难道有什么不对?”有个七宝宗的弟子大声道。

    白得得一听就知道是自己害了杜北生,也怪她思虑不周,杜北生连气机都没开,怎么可能弄到灵食,除了偷还能怎样?既然是杜北生有错在先,白得得也没办法跟众人争论。

    只得抹了抹眼泪,将杜北生扶回屋里,两个才这下可是谁都没办法照顾谁了。

    “对不起啊,小徒弟。”白得得趴在床边对杜北生道,“你有事没事啊?我去看看能不能找人要点儿疗伤药。”

    杜北生拼着最后一丝力气拉住白得得,“这里没人会给你疗伤药的。我命贱死不了,休息几天就好了。”说完杜北生再没了力气,直接昏厥了过去。

    白得得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在旁边抹泪,觉得自己还真是个废物。

    第二天杜北生醒过来的时候,白得得正端了粥碗进门。

    “你醒来,喝点儿粥吧。”白得得将碗放到床边扶着杜北生坐起来。

    杜北生看着白得得道:“师傅,你的伤……”

    白得得原地轻盈地转了一圈,“全好啦。”

    杜北生看得嘴都合不拢了,说实话白得得受的伤一点儿不必他轻,他昨天虽然被打了很多下,可始终用手护着要害的,他没开气机,那些人也没用灵力,否则一下就打死他了。但白得得受的鞭子,可是蕴含了灵气的,因此打得皮开肉绽,伤口久久不能愈合。

    谁知道白得得睡一个晚上起来,伤口就居然好完了。

    “我也挺惊讶的。”白得得道,她重新端起碗,拿起勺子将粥喂到杜北生嘴边,“吃吧。”

    杜北生长这么大哪里被人喂过饭,以前受再重的伤也是要自己一个人扛,最惨的一次在地上躺了半个月,连老鼠都来啃过他的脚趾。“师傅,我自己来吧。”

    白得得道:“我检查过了,你手的骨头骨折了,我请人帮你正了骨,现在你不能乱动。”

    “你请的谁?”杜北生问。

    杜北生心里怎么觉得白得得就是为了给自己找借口不修炼呢?

    七宝宗的剑灵门位于岛北的剑灵峰上,是七宝宗地势最高的地方。白得得领着杜北生前去拜见了剑灵门的门主于万山。

    于万山完全没将杜北生放在眼里,只询问了一下白得得种灵的情况,听她说是“阴阳修容花”就有些失望。虽然于万山对阴阳修容花没什么了解,但也知道这绝不是剑修应该种的灵。剑者属金,如果种出的是木灵,也该是属金之木为好,比如金戈树之类的。

    “你怎么想着来剑灵门?你爷爷不是白元一么?”于万山对白得得还算客气,毕竟谁也不知道自己将来会不会有求于白元一。

    白得得道:“我这小徒弟想当剑修,我就跟着来了。”

    于万山无语了,白得得自己都还没怎么修行呢,就考虑其她徒弟来了。于万山可算是看出来白得得是没什么修行之心了,要不然也不会被白元一塞到七宝宗来。

    既然白得得无心修炼,于万山也就不太上心了,转而看了看杜北生,摸了摸他的根骨似乎也不是什么天纵奇才,于是就更不上心了,随意指了自己的弟子段严守负责指导白得得和杜北生。

    白得得上前一步对于万山行了礼,“门主,不知我二人可否观览剑灵门的藏书?”

    于万山道:“我们两宗有约定,除了绝学之外,所有书籍任由你们览阅,只是不能带出七宝宗,也不得复刻。待会儿你跟着严守去藏书阁即可。”

    白得得谢过于万山,又带着杜北生拜过段严守。

    段严守三十来岁,在修者里也算是青年一代,国字脸,神情十分严肃,听名字就知道有多严苛,他忙于自己的修行,也不怎么管白得得和杜北生,随便指了个剑灵门弟子带白得得二人去她们的院子。

    因为杜北生年纪还小,加之白得得又强烈要求,所以她和杜北生并没有男女分院,而是独自住了一个小院。

    晚上,杜北生替白得得将被子铺好,却听白得得道:“你不要急着修炼,我对剑修一窍不通,等我明天去看看七宝宗的藏书,总结出法门来了再教你。你呢,还没种灵,先尝试用咱们的牵机术感应气机。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你得想明白你自己的道。”

    杜北生已经看过好些有关“道基”的书了,对道也不再陌生,转而问白得得道:“师傅,你的道是什么?”杜北生对白得得可没什么敬意,这样的师傅,对剑修一窍不通,居然说等看了书过几天来教他,他如何放心得下,心想着还是得重新找个人跟着修行。也不知道那个段严守会不会真的指导他。

    白得得可是被杜北生给问着了,“我这不是还没找到嘛,道,可遇而不可求。”

    “那要是找不到,岂不是一直不能修行?可是师傅,我已经十二岁了,如今气机未开,已经是晚了,于修行很不利,如果再蹉跎下去,我怕……”杜北生道。

    白得得瞪了杜北生一眼,“你这是不相信我?”

    杜北生忙道不敢。

    白得得道:“我实话跟你说吧,这道理是我爷爷教我的。知道我爷爷吧,当代最强的炼器大师,可是很少有人知道他其实是六岁才开启气机。”

    杜北生的确不知道,他还以为像白元一这种炼器天才,肯定是一出生就开启了气机。

    “不过我爷爷从小就喜欢炼器,他说他开启气机时,心里一直想着炼器,种灵时得到的就是器魂木。而我呢,种出的是阴阳修容花,我后来想来想去,觉得大概是自己太爱美了,才种出这么个玩意来。要是当初我一心想着炼器,指不定就能种出跟炼器有关的灵种了,也省得我们白家后继无人了。”白得得叹息道。

    杜北生对白得得的话将信将疑。

    “虽说只有我和我爷爷两个例子,但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你先想想你的道吧。”白得得道:“还有,千万别把复仇当做你的道。”

    “你要知道,你那个仇人,师傅我振臂一呼,不知道多少人愿意帮我去灭掉你那仇人呢。他们只是你生命的一颗小小绊脚石,如果你以复仇为道,一旦你灭掉他们之后,你的道就会断掉,从此再无寸进。我一直不让你修炼,其实就是为了磨炼你的心智,别老想着报仇。”白得得道,她虽然自己修炼不行,说起修炼之道却是头头是道,“所以你应该好好想想你修行究竟是为了什么?”

    杜北生道:“我想变得更强,变成最强,让所有人都不敢再欺负我,也能保护我的家人,我在乎的人再也不受伤害。这就是我追求的道,师傅。”

    白得得眨巴眨巴眼睛,看着眼前一脸坚定的孝儿,“呃,你这么快就找到你的道了?”

    杜北生觉得不是他这么快找到自己的道,而是这个道一直就在他心里,只是现在才敢大声说出来而已。

    “你可想清楚了,为了你的道,即使前面有刀山火海,千难万阻,你也会勇往直前,永不退缩?”白得得问。

    杜北生重重地点了点头。

    白得得觉得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这孩子才刚修行呢,居然就找到了他的道,可是她呢?至今都还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即使牺牲性命也在所不惜的道是什么。

    “你怎么这么容易就找到了你的道,师傅我这么大了,还不知道修行是为什么呢?”白得得嘀咕道。

    “师傅修行不就是为了美吗?”杜北生道。

    白得得翻了个白眼道:“哪有那么简单,我虽然爱美,可是若是在性命面前,我自然是更愿意活着。所以,美不是我的道。”

    “那就是吃喝玩乐?”杜北生道。

    白得得叹息,“要真是这样就好了,可是我也不会为了吃喝玩乐而拼命修炼。”

    她这样的人,从小所有的欲望都被超额满足了,所以压根儿就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杜北生反正是无法理解白得得的状态的,这大概就是公平吧。他贫穷而苦难,但道心却坚定,白得得呢从小娇生惯养,却完全找不到道心。

    “算了,道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你既然知道了自己的道,就可以开始牵引天地灵气入体开启气机了,师傅我呢,明天就去藏经阁,帮你研究一套最适合你的修行方法。”白得得道。

    杜北生对白得得是不抱什么期望的,但既然白得得愿意去藏经阁关着,总比她四处招人嫌好。

    第二天白得得从藏经阁回来的时候,整个人几乎都快瘫倒了,“饿死我了,有吃的吗,小徒弟?”

    杜北生忙地端了一碗粥到白得得跟前,“晚饭时间已经过了,我给师傅留了一碗粥。”

    白得得也顾不得讲究了,端过粥碗来就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皱眉道:“这什么灵米啊?一点儿灵气没有,这么一碗,只用了一颗灵米吗?”

    杜北生道:“是的,师傅,管膳食的马师兄说,刚入门的弟子每个人每顿饭只有一颗灵米。”

    白得得当即就站了起来,“这怎么可能,肯定是七宝宗的欺负我们。”她在得一宗的时候,灵米可是管够的,而且一般的灵米她根本就不屑于吃。

    白得得起身就往膳堂去,杜北生在后面追都追不及。白得得在门口遇到扫地的杂役弟子道:“你们管膳食的马师兄在哪里?”

    那杂役弟子见白得得生得异常美貌,又来势汹汹,知道肯定是个背景深厚的,忙地往东厢指了指。

    白得得走到马怀真的屋门口,一脚踹开屋门,走进去对着马怀真道:“喂,你们是不是欺负咱们是得一宗的人,所以跟七宝宗的弟子差别对待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