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神背后的妹砸 45.第四十五章

时间:2018-05-15作者:明月珰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白得得这个人吗, 最大的缺点就是受不了别人赞她美,别人这么一赞, 她就会看人怎么看怎么顺眼。

    何况当她无意间摸到北生的脑袋时, 心里就有一种直觉, 觉得这孩子气机十分强大, 是个好苗子。当然白得得也知道自己的斤两, 她那直觉多半是不准的, 就是她爷爷那样的道行,招徒时也不敢肯定自己能看准。一个人的天赋总是藏得极深的,哪怕是他自己也未必清楚, 何况他人。

    但是人就是讲个投缘, 白得得觉得北生投缘,她的东南西北里如今只有东西, 正好还缺南北,就给小叫花子赐了个北生的名字, 算是自己的东西了。

    “只是招徒弟而已, 爷爷,你别把事情想太严重了。”白得得向来是对什么都不操心的,天塌下来自有人给她顶着。

    白元一真是操不完的心。

    却说北生,或者该叫杜北生, 正立在他的小屋中央打量他的新居,虽然不太大, 却精洁雅致, 看得出来是精心布置过的。

    杜北生已经记不起上一次住在这样干净的地方是什么时候了。他对自己握了握拳头, 告诉自己他终于进了得一宗,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这可是东荒五大仙宗之一,他的仇人在得一宗面前就好比蝼蚁,只要他努力修炼,总有一天能为他全家报仇。

    “北生,你用过饭了吗?”白得得声音在门外响起。

    杜北生赶紧走过去开了门,一脸恭敬地道:“师傅,弟子已经用过饭了。”

    白得得点了点头,“我给你带了几本书来,《道德经》、、《道心详解》、《修行精要》、《气机释义》这些都是讲解修行基础知识的。所谓修道即是修心,如果心不修,将来的道境就会不固,修为越高就越能感知道心的重要性。所以你不要急着修行,先把这些书看了,心里知道修行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心里有了自己的道,再开始牵引气机。”

    白得得自己修为虽然不怎么样,但教起徒弟来却是头头是道,她从小看她爷爷和爹娘授徒,这就叫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走路。

    杜北生接过书却看着白得得似乎有话说。

    “怎么了?”白得得问。

    杜北生红着脸道:“弟子不会认字。”

    白得得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我把这茬居然给忘了。”白得得看了看杜北生,本想说让西器来教他的,但旋即想着自己也没什么事可做,过过师傅的瘾也不错。

    白得得这压根儿就是把杜北生当自己的玩具了,只是不知道她能保持几天的热情。

    “那我教你认字。”白得得笑道。

    杜北生看着白得得白得泛光的脸微微走神,他对她这个便宜师傅其实并没报什么期望,只是他走投无路,用了些浅薄的心机缠上她,却没想到她真的认了他当徒弟,现在居然还亲自教他认字。

    说实话,虽说白得得痴长杜北生六岁,但江湖经验却比杜北生差远了。杜北生第一眼看到白得得就看出了这是个极其自恋和爱美的女人,和他以前看到过的许许多多的美人一样,都是鼻孔朝天,眼睛长在头顶上的人。

    杜北生接过白得得施舍给他的钱是,也只是抱着广撒网随便试一试的态度,恭维了她一句像仙女。

    其实杜北生心里压根儿就没觉得白得得这种女人会像仙女,说她们是恶婆娘还差不多。上一次也有这么一个女人,只是因为路过的杜北生身上的臭味熏到了她,她就让随从狠狠打了他一顿,那一顿伤让杜北生养了半年才养好,而他断掉的手肘也是因为这种女人中的一个,是那个女人养的狗咬断了他的手。

    杜北生对女人都没好感,尤其是白得得这种漂亮骄傲得像孔雀一样的女人。

    谁知道白得得听他说她像仙女,居然笑了笑,又给了他一袋钱。杜北生就知道自己摸准了这女人的脉,她的心思可真是太浅薄了,路过街边店家镶的琉璃窗都忍不住要看看自己影子的人,可不就是太爱漂亮了么。

    就这样,杜北生继续恭维了白得得两句,摆着可怜的面孔,期望她能收留他,他愿意给她当奴隶。杜北生当然不想当奴隶,不然也不会出来乞讨,只是他看到了她身边那两个侍女的打扮,那是得一宗的弟子服。

    惊云城离得一宗不远,经常能见到得一宗弟子,杜北生认出了侍女的身份,也就肯定了白得得在得一宗的身份肯定不低,这才想尽了办法希望能让白得得留下他,因为只有进了得一宗,他的人生才有希望。

    可是杜北生其实也没抱太大期望的,白得得这种女人他了解,即使心善也最多就是给点儿钱,哪里肯收留他这种包袱。

    而让杜北生万万没想到的是,白得得居然同意了。

    白得得当时其实想的也就是安排杜北生到得一宗当杂役,她虽说种的是鸡肋花,但好歹是种灵了,也算是修士而不是凡人了,心情还算不错,就当是日行一善。

    而杜北生呢,当时就确定白得得表面虽然看着机灵,其实就是个肤浅的傻白甜,让人恭维两句就找不到北了。

    洗干净了的杜北生被带到白得得面前时,他一下就看到了白得得眼里的惊讶。其实杜北生也知道自己是个好看的孩子,否则也不会被人欺负。

    白得得对他的喜爱明显的增加,这让杜北生滋生了贪念,他知道进了得一宗,杂役弟子根本不算什么,一辈子也可能没有任何修行机会,所以他要抓住每一丝可能,便跪在了白得得跟前,跟她说了自己的身世,求他收自己为徒。

    杜北生虽然看不出白得得的修为高低,但是心里也清楚,像她这种不修炼四处闲逛的人,修为都不会太高。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那些大能谁能看得上他,一个小残废。而白得得只要在得一宗,他成了她的弟子,就算是正式的第一宗弟子,只要他努力,总有一天能修炼有成得报大仇的。

    杜北生也算是时来运转,他到了得一宗才知道原来白得得是三脉白长老唯一的孙女儿。得一宗三脉白元一的名头可是响彻东荒的,即使只是凡人,杜北生也听过。

    “把我刚才教的念一遍。”白得得道。

    “道可道,非常道……”杜北生听话地开始念书。

    白得得翘了翘唇角,“不错嘛,小子,刚才在走神,居然还听见我教的是什么。”

    杜北生羞怯地抿嘴笑了笑,他知道这样的表情最无害,而他师傅也最喜欢。

    白得得得了这么个聪慧的徒弟当然喜欢,教起来不费劲儿,兴趣就更浓厚了。

    只是白得得却不知道,她走后杜北生在屋子里看书看得很晚,一遍又一遍地练习,因为他知道白得得没什么耐心,如果他太愚笨的话,他师傅估计就没有心思教他了。

    杜北生心知自己必须抱紧白得得的大腿,不然白长老肯定会将他赶出三脉的。

    白得得这边自己都还没修炼,却将徒弟教得如火如荼,可惜她还不知道悲催的命运即将降临她的头顶。

    “我不去七宝宗,我为什么要去七宝宗啊?咱们得一宗哪里比七宝宗差啊?当年也是东荒第一啊,我不要去,爷爷,我不要去。”白得得死死地拽着白元一的衣裳,就好像后面有人在拖她离开一般。

    白元一道:“不去也得去,这是宗主下的令。宗主也是为了你们好。”

    如果不是容舍又出了什么幺蛾子,白得得都快忘记有这么个讨人厌的人了。“他一天是不是吃饱了没事儿干啊,专门生来折腾人。我去了七宝宗能得什么好啊,他们能认真教我吗?”

    白元一道:“你在咱们得一宗,倒是有人肯认真教你,可是你肯学吗?”

    白得得道:“那我现在认真学行不行,爷爷,我不想去七宝宗。”

    白元一道:“你这话就骗骗我老头子。你我还不知道吗,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我看宗主这个决定做得极英明。就该把你们这些三代弟子送到七宝宗去好好打磨一下。”

    白得得眯着眼看向白元一,这老头子就差为容舍摇旗助威了,不由怀疑道:“老头儿,该不会是你向容舍出的馊主意吧?”

    白得得道:“我不是每顿都有一粒吗?我跟姜扬先预借了一碗,以后我每天还给他三粒。”

    杜北生其实知道这灵米粥对白得得根本不算什么,她以前吃一碗倒一碗都可以,但眼下这种情形,她还能做到这种地步,让他不由有些许感动。“我的伤不用吃灵米粥的,师傅你不是一直喊饿吗,你自己留着吃吧。”

    “我不吃,我本来就不爱吃灵米,一点儿味道都没有,等以后我们回了得一宗,师傅请你吃全灵宴。”白得得笑道,“你快吃吧,伤好了才好给我铺床。”

    这就是白得得,即使对人好,说话也不太中听。

    杜北生却有些高兴,又就着白得得手吃了一口,定定地看着白得得,“师傅,你有点儿像我娘。”这在杜北生的眼里,乃是对一个女人的最高赞美了。

    白得得却道:“打住,我这么年轻貌美,可生不出你这样大的儿子。”

    杜北生刚吃完灵米粥,就见七宝宗的执法弟子出现在了屋门口。“杜北生。”

    杜北生勉强支撑起身体道:“弟子在。”

    “你昨夜犯了偷戒,门主罚你去灵石矿服矿役一月。”执法弟子道,“现在我们奉命将你带去灵石矿。”

    白得得拦在两人勉强道:“可是他伤得那么重,怎么去服劳役?不能等他伤好吗?”

    “不能,这是门主命令。”执法堂弟子毫不通融地道。

    “诶,你们……”白得得的飚还没发出来,就被杜北生一声“哎哟”打断。

    “两位师兄请门外稍等,待弟子整理一下仪容这就跟两位师兄走。”杜北生抱拳道。

    那两名执法堂弟子道:“那你快点儿。”

    待他们走到门外,杜北生对白得得道:“师傅,你别跟他们辨,咱们这是得罪了人,弟子走后,你自己千万要小心。”

    白得得也知道,惩罚来得如此快,而且还不顾杜北生的伤势,明显是有人在里面掇弄。

    白得得低声道:“我早晚要收拾那匹马。”

    杜北生摇摇头,正要说话,却见那两名执法弟子再次入内,“时间到了,没工夫再等你啰嗦。”两人架起杜北生就往外拖。

    白得得一点儿办法也没有,只能跟着跑了出去,“小徒弟,你可千万别死啊。如果你死了,师傅会给你报仇的。”

    在七宝宗内叫嚣着要给杜北生报仇的也就只有被养得不知天高地厚的白得得敢说了。

    杜北生扭头道:“弟子什么也不盼,就盼师傅能早日找到自己的道。”然后开始修行。

    白得得双手放在嘴边呈喇叭状,“我已经找到自己的道啦。”

    杜北生一惊,却来不及再问了,因为两名执法弟子的脚程很快,他回头已经看不见白得得了,他心里只求白得得能收敛一点儿自己的公主脾气。

    杜北生一走,白得得就成了孤家寡人,献殷情的人也不少,不过基本都打着要当白家女婿的主意。白得得只要扫一眼就能看出那些人的心肠,心里轻蔑表面上却还要虚与委蛇,她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委屈了。

    每天除了去藏经阁就是给白元一写信,督促他修炼,又督促他去督促她爹娘修炼,总之就是,白得得今后再也不想拼爹拼输了。

    一个月的时间匆匆过去,白得得一大早就跑到了剑灵门的山门处去等杜北生,谁知等到午后了也未见杜北生的踪影,她心里着急,将自己这一月得到的一块下品灵石用来租了一头最差的坐骑——毛驴。

    虽说白得得觉得骑毛驴实在丢脸,但这脚程总比她那养尊处优的脚走得快。

    白得得都快走出七宝宗的大门了,这才遇到了从灵石矿回来的杜北生,只是杜北生衣衫破烂得几乎只能遮羞,一条腿也跛了,走路时只能拖在身后,因此走得极其缓慢。

    “小徒弟。”白得得跳下毛驴就朝杜北生跑过去,“你的脚怎么回事?”

    杜北生垂着头没说话,白得得检查了一下杜北生的腿,然后将他掺扶上毛驴,自己在前面牵着小毛驴往回走。

    一回到自己的屋子,白得得就去了丹香门,将丹香门主的二弟子淳于根请了去给杜北生医腿。

    淳于根替杜北生检查了伤势,又把了脉道:“你这弟子,脚上的骨头被人踩至了粉碎,若即使医治或许还能恢复如常,但现在他是伤上加伤,我实在是无能为力,只能尽力医治他,不过即使好了,只怕腿也会短上少许。”

    手本就是残废,现在连腿都瘸了,也难怪杜北生一路就像霜打的茄子一般,没了生气。

    “多谢你,淳于师兄,你只要尽力好,我答应你的事情必不食言。”白得得道。

    淳于根走后,白得得凑到杜北生跟前,知道他在灵矿坑里受了不少苦,可能比她所能想象的最苦的事情还要苦。而眼前这人还只是个孩子。

    白得得替杜北生理了理额前的碎发,“你别灰心,我知道你是怕不能做剑修了,可是这世上还有一种奇药叫回春丹,没听过吧?”

    杜北生还是不说话。

    “回春丹可以生死人,肉白骨,还能让断肢重生,不仅你的腿,就连你的手都能重新长出来。”白得得道。

    杜北生猛地抬起头,“你说真的,师傅?”

    “那当然。”白得得道:“就是有点儿贵,以师傅我以前的零花钱来算,存一百年一分不花就能买到了。”

    杜北生无语地看着白得得,他觉得自己都快灰心丧气得自杀了,她师傅居然还跟他开玩笑。

    白得得道:“你放心,我爷爷赚钱的能力强着呢,我娘也存了不少私房钱,大不了我以后衣服鞋袜都不买了,也不下馆子了,钱都存着给你买回春丹,说不定十几年就存够了。”

    杜北生哪里敢指望白元一他们把灵石用来帮他买回春丹,只是知道这世上有这种丹药总算是让人不至于那么绝望。灵石,他自己也可以赚。可话虽如此,杜北生当然还是要在白得得面前装出绝望的样子来。

    白得得又摸了摸杜北生的脑袋:“你放心吧,师傅一定帮你把回春丹买回来。”白得得轻轻咳嗽了两手,举起右手伸出三根指头,跪在地上对着屋顶道:“我,白得得愿意发下神魂誓言,一定帮我的小徒弟杜北生买回回春丹。”

    杜北生瞪大了眼睛看着白得得,“师傅,你怎么发神魂誓?”这可是对修者最具约束的誓言,如果违背了誓言,将一生心魔缠身,且死后魂飞魄散。

    白得得却是毫不在意地道:“现在你该相信师傅了吧?别难过了,师傅已经反省过自己了,以后再也不那么莽撞,以后都由师傅保护你。”

    杜北生的鼻子有些泛酸,他城府再深,也不过是个小孩子,还是个受尽了磨难的小孩子,迄今为止除了他记忆中的爹娘,无条件对他好的就只有白得得一个人了。

    “师傅。”杜北生喊了一声,眼圈就红了。

    白得得将杜北生的脑袋抱在怀里,轻轻揉了揉他的头发,“别哭了,是师傅不好,害得你一个小孩子受了这么大的罪。”

    杜北生只觉得白得得怀里的香气清甜甘沁,是他闻过的最好闻的味道。

    白得得则是揉了揉鼻子道:“那个,你该沐浴了。”

    杜北生脸蛋一红,从白得得怀里抬起头来,“刚才那位丹香门的淳于师兄你是答应了他什么?”杜北生问。

    “我答应给他写张条子,他可以拿着条子去找我爷爷,让我爷爷帮他炼一个药鼎。”白得得道。

    “这一个月你都让白长老帮你炼了多少东西了啊?”杜北生无力地问。

    白得得道:“你当我傻啊?每个人如果都能轻易让我爷爷炼制东西,那我爷爷的名头还能值钱吗?要不是为了你的伤,我才不会欠淳于根人情呢。”

    杜北生心想,他师傅还算有救。“师傅,我走的时候,你说你找到了自己的道,是什么啊?”

    说起这个,白得得的眼睛就笑成了弯月,“我的道就是拼爹。以后拼爹我再也不要输了,所以我以后要严厉督促我爷爷,我爹爹,还有我娘亲努力修炼。”

    杜北生看着白得得真的很想晕倒,“这,这就是你的道?”

    孙易礼朝演武台北面的于万山走去,朝于万山行了礼。

    “你这是做什么?”于万山看了看孙易礼。

    孙易礼道:“师叔,弟子前来是为了给小侄马怀真讨个公道。”说罢,孙易礼就朝白得得看了过去。

    白得得看看孙易礼,又望了望担架上的马怀真,大概是觉得不太过瘾,干脆排开人群走了过去,近距离欣赏马怀真的惨样。

    这可真是惨,脸肿得猪头一样,躺在那儿进气比出气都还少。白得得“啧啧”两声,然后低头对杜北生抱怨道:“我爷爷做事儿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你说这是不是气死人了?孙易礼还没指凶手呢,白得得就自己站了出去,还说着风凉话。

    “万师叔,当初得一宗送弟子过来时,我们两宗是说好了的,对弟子要一视同仁。如今白得得携怨逞凶,下手如此歹毒,找人将小侄打伤不错,还废掉了他的灵种,如此心狠手辣之辈,还请师叔为小侄主持公道。”孙易礼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