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神背后的妹砸 43.第四十三章

时间:2018-05-15作者:明月珰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白元一一听白得得的话, 就知道她心里又想起了伤心事,叹息着又摸了摸白得得的头。

    白得得不在乎地甩了甩头, “爷爷, 这下咱们得一宗可惨了, 本来就没落了, 现在空降一个废材三代, 眼看着明年就是咱们东荒五大宗的大比, 这下可是没救了。”

    白元一再次长叹,“未必就那么悲观,你父亲如今闭关有成, 待他出来, 自不会堕我得一宗荣光。”

    白得得嘟嘴道:“可是我爹是独木难支,他一个人闯进去也没什么用啊, 分配资源不是按人头算的么。”

    白元一被白得得说得叹息得越来越多。

    “爷爷,以后我可怎么办啊?上次遇到梵音谷的莫容容我就被她给欺负了, 到现在都没报仇呢。以后只怕见到她我就只能转头跑了。”白得得越说越觉伤心, 觉得自己的前途一片黑暗,这都是被容舍那废材给害的。

    说起莫蓉蓉,那是梵音谷这一代重点培养的传人,名列东荒三女神之一, 美貌自不用说,实力更是惊人, 可列入年轻一辈中东荒十大高手之列。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去欺负“手无缚鸡之力”的白得得, 说得难听点儿, 白得得哪里够资格让莫蓉蓉看在眼里。

    所谓的欺负,不过就是人家莫蓉蓉不搭理她而已。但是白得得什么人啊,被周围的人逢迎谄媚惯了,可没受过那种冷遇,再加上她身边的虾兵蟹将跟莫蓉蓉的追求者比起来那就差了太多了,她自己觉得面子受损,回来向白元一和她娘告了无数状。

    可是然并卵,因为梵音谷在五大宗里排名第二,白元一哪怕再心疼白得得,也没办法帮她上门问罪。从此这就成了白得得的心病,一直想找回场子来。

    白元一摸了摸白得得的头,“傻孩子,容宗主既然是圣祖血亲,哪怕修为不行,但是见识和迷藏肯定都是其他人拍马也比不上的。他能接任宗主,对我们得一宗来说或许是个转机。你心里莫要太着急了。半个月后就是宗主继任大典,到时候各宗都会派人来贺,你乖乖的听话,这档口可别惹事。”

    白得得颓丧地垂下肩膀,她爷爷从来不对她说“别惹事”这几个字的,如今显然是没了底气,可见她爷爷内心对容舍也未必看好,刚才说的那些不过是安慰她罢了。

    白得得倒的确听了她爷爷的话,这半个月不去惹事低调做人,只是将得一宗给转了一遍。用她的话来说,这半个月就是试金石。

    往日她人红的时候,围在她身边的人仿佛河滩砂石一般,不胜枚举,到现在白家“落难”,才能沙里淘金看看究竟那些人才是真正拥护白家的人。

    白得得转山回来,趴在自己的软床上开始在小本子上写写划划,两条白嫩似雪仙藕的小腿在空中交叉晃悠,小嘴嘀嘀咕咕似乎在骂人。

    “小姐,该吃饭了。”东食做好饭来叫白得得,“今日第二脉送了新出的灵米来,是小姐最喜欢的紫气米,白长老又去后山抓了条龙鲤给小姐补身体,我把鱼头熬了汤,又去第二脉从人参娃娃那儿拔了几根参须放进去给小姐补气,鱼肚肉做了鱼糜丸子油炸,鱼脊肉是用蜀山辣椒烤了香辣味。”

    白得得气呼呼地将小本子往旁边一扔,一边起身一边道:“老头子有空还不如多去修炼呢,抓什么鱼啊,同样是拼爷,他再不努力我以后可就惨了。”说起来就伤心,白得得将圣祖在心里臭骂一顿。个老不修,万把岁的人了,居然还生儿子,还有孙子。孙子是个废材,就扔到她们得一宗来,也不怕把得一宗的老本给赔光了。

    白得得一边吃肉一边长叹,小日子就过到了半个月后。

    宗主继任大典即将开启,白得得一个月前就为了这一天特地去东荒最贵的驴微店定了一套礼服,一心想闪瞎人眼,可惜造化弄人,上位的却不是她爷爷。

    白得得这身礼服自然没场合穿了,因为她气机没开,只能跟杂役弟子去第一虹观礼,眼睛长天上去的白得得哪里受得了这种事儿啊。

    白得得坐在自己院子里的屋脊上,啃着草根发泄,听见得一钟敲响,才慢吞吞拿起手边的“千里眼”往不得道峰看去。

    千里眼原本是一种神通,有这种神通的人可以看见千里之外的蚊子展翅,而神通要到筑台境才能领悟。白得得的爷爷得一宗那些隐世的太上长老之下的第一人也不过才筑台境而已。所以白得得这辈子都不要肖想有神通了。

    白得得虽然不能修炼,但志气却不差,一心要让自己这个不能修炼的人比那些修行者更厉害。于是她出主意,画图纸,让她爷爷白元一替她炼制出了手里的“千里眼”,一个山寨神通。虽然没有神通的那些变化,但千里之外看蚊子扇翅膀却绝没有问题。

    就是因为这柄千里眼,让白元一看到了白得得在炼器一道上的前途。炼器一道,光靠苦工是不可能走得远的,必须得有天赋,得有自己的“道”,才能成为大宗师。只是可惜了,白得得十八岁都还没能开启气机。

    将来即使白得得有机缘开启气机,但却已经错过了最佳的筑基时间。人越是年少,生机却强,越早筑基,才能走得越远。比如白得得父亲白圣一,一岁就开启了气机,才能成为第三脉的道子。白得得的母亲就更牛了,直接在娘胎里就开启了气机。

    千里眼中,得一宫高耸云端,至上而下一共垂下八道彩虹,而得一宫自身则在第九道彩虹上。彩虹周围祥云缭绕,仙鹤飞翔,瑞兽吐霞,有仙乐飘飘,俨然仙境。

    各宗的来宾已经被延请到了第九虹上,诸位长老包括白得得的爷爷白元一也已经站好,他们身后是各脉的道子,只有这些人才配走上第九虹。

    其下第八虹上立着的是各脉种子弟子,也是重点培养的子弟,每一脉这样的弟子不会超过十人。

    第七虹上则是各脉定泉境的弟子,他们是得一宗的主力军。第六虹则是开田境弟子。第五虹是种灵境弟子,第四虹到第二虹则是人数最多的外门弟子,第一虹上则是杂役弟子。

    观这九虹的站位就知道得一宗的等级有多分明了。如果白元一入主得一宫,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白得得就能站在第九虹上,现在么,头上压着个宗主人容舍,白得得称王称霸的地方就只能局限在第三脉上了。

    得一钟九响之后九道彩虹开始盘旋上升,从“i”形绕成了盘旋上升的螺旋形,第九道彩虹始终在最高处的核心区。如此变幻只是方便其他几道彩虹上的人都能看到得一宫。

    九虹玄(旋)阵开启后,不可道峰万花齐放,百兽俯首,百鸟和音。从云雾缭绕的峰顶冲天射出一道霞光,继而散做千丝万缕,仿佛垂柳由天而降,将九虹上的所有人都笼罩在了霞光之中,接受灵霞的洗礼。

    五大宗之外前来观礼的人都不由衷心叹服,到底是有万年底蕴的仙宗,众人都开始贪婪地呼吸着峰顶普泄而下的不得道峰之灵霞,这是得一宗对客人的馈赠。

    白得得在远处看得目瞪口呆,见过败家的,比如她自己,可她从没见过如此败家的。

    这灵霞的馈赠可是有讲究的。

    就好比婚宴一般,有的人结婚酒宴一桌可以高达两万,而有的人结婚,包席价格也就是一桌八八八。这个么全看自个儿荷包的丰厚程度。

    当初白得得替她爷爷盘算的灵霞宴是黄色霞光。根据赤橙黄绿青蓝紫的级别,所有灵霞中以紫霞的级别最高。霞光以得一宗的所在区域的灵气幻化,经过祖脉的纯化和凝练,呼吸一口赤色霞光所得到的灵力,相当于一块下品灵石的含量。

    下品灵石虽然不太值钱,但这灵霞在典礼期间可是取之不竭的,平均算下来相当于可以吸取一块上品灵石的灵力。而得一宗这样的仙宗,要到种子弟子那个级别才是每个月发放一块上品灵石。

    因此白得得真算是慷慨的了,相当于给所有人免费发放了三块上品灵石。要知道听说上一任梵音谷谷主继位时,赐下的霞光宴可是最低的赤色霞光。

    然而今天容舍那败家子居然用的是紫色零霞,相当于给每个人发了七块上品灵石。饶是白得得都觉得好肉痛,好肉痛,这基本是得一宗灵脉一年的产量了,就好比用你一年工资请了一顿客的感觉。

    白元一听后沉默了好半晌,白得得长这么他可是一根指头都没加身过,却在七宝宗受了那么多罪,马怀真是吧,他知道了。

    “你既然想修剑道,种灵后我可将你送往五脉。”白元一道。

    杜北生知道白元一这是试探自己呢,“弟子,依旧愿往七宝宗,侍奉在师傅身边。”

    白元一心头一松,他到底还是舍不得那宝贝孙女儿,何况他从杜北生嘴里得知,白得得的道居然是“拼爹”,除了头痛就只能认命了,这孩子注定这辈子是不会认真修行了。

    “你既有这份孝心也好。种灵后,我送你去五脉,你可挑选一部剑诀修炼。”白元一道。

    杜北生立即拜谢白元一,他不是五脉弟子,根本是不可能去五脉挑选剑诀的,如今既有白元一这句话,那相当于是给他开了后门。

    半月后,杜北生便回到了七宝宗。

    白得得已经等不及地上前拉着他问,“你种的什么灵?”

    杜北生还没来得及张嘴,就听白得得继续问,“神级灵种?”这个等级的灵种大概就是黄金祖龙种、神剑种、麒麟种之类的。

    其实白得得的阴阳修容花也算的,只是太鸡肋。就好比你在哈佛修俄国文学一样,大抵没什么实用价值。

    “圣级?”白得得问。这个层次么,练紫霓的不死凰花,顾晓星的星辰树都算。白元一的器魂木也在此列。

    “亚圣级?”白得得又问。

    杜北生在白得得高得离谱的猜想里打断她的话道:“是剑齿草。”

    “剑齿草?”白得得愕然。这种名不见经传的草她是见过的,在《东皇植物名录》里有记载。虽说带了个“剑”字,但是和剑修关系不大,主要是用来喂养灵猪的。

    若要说这种灵种的级别,大概就是不入流的级别。

    白得得不由觉得自己的直觉太坑爹了,她第一次见杜北生的时候,明明觉得这孩子天赋了得,将有大成的。不过直觉这种事儿,时准时不准,白得得转念就不放在心上了。杜北生还算得她的心,她也不遗憾。

    因此白得得点点头,摸了摸杜北生的脑袋,“嗯,虽说这灵种有点儿太大众化,不过师傅对你有信心,一定能走出不同寻常的道路。而且,你想啊,那些什么麒麟子,神剑子,带着这些灵种而得成大道没什么稀罕的,若是你以剑齿草而凌于众人之上,那才是最了不得的事儿,届时天下所有人都会仰望你的。”

    杜北生看了看异想天开的白得得,并没被她给忽悠得自信满满。他其实一直都知道自己没有那种天才的命,如今能开启气机,能种灵,已经算是苍天待他不薄了。

    “师傅,你不用忽悠我,我会好好修炼的。”杜北生道。

    “我怎么能是忽悠你呢?”白得得道,“你知道当初我为什么答应受你一个脏兮兮的小叫花子当徒弟吗?”

    杜北生心里回答道:大概是好玩,嘴上当然要说:“弟子不知。”

    “那是因为我第一次摸你脑袋时,感觉你三花聚顶,五气蒸腾,紫运罩头,天赋了得,将来必有大成。”白得得这话虽然稍嫌夸张,但至少有五成是真的。

    杜北生怎么可能相信鬼话连篇的白得得,剑齿草还能让人三花聚顶?“师傅你能不能别说了?”

    白得得道:“那好吧。不过你一定要有自信,你想想你师傅可是我呢,我爷爷可是白元一呢。你有把我写的信给白元一吧?”

    杜北生点点头。

    “嗯,白元一一定会努力修行的。”白得得很肯定地道,“我爹和我娘也快出关了,估计出来的时候实力也会大涨。”

    “弟子去修炼了。”杜北生低头道,他的道可不是拼爹。

    白得得拉住杜北生道:“你要修炼什么?”种灵之后必须就可以选择功法开始修炼,白得得那阴阳修容花没什么鬼用,所以也没去找功法,何况拼爹之道,她是开路人,更没有功法可依了。

    但是杜北生想做剑修,却是有很多剑诀的。

    “白长老带我去五脉选了一本剑诀。”杜北生道。他一个刚种灵的弟子,原本是没有资格进入五脉藏经阁二楼以上挑选剑诀的。但白元一为了能让杜北生尽快成长起来,不惜拔苗助长地带他去了三楼。

    三楼的剑诀都是高阶剑法,通常要定泉境的弟子才能去选修。

    “说说名字。”白得得道。

    “弟子选的是金毅剑诀。”杜北生道。

    “金毅剑,剑气生金,修行时金气割肉,无极大毅力者不可坚持,大成后剑生金芒,无所不破。”白得得道。

    杜北生忙地点头,“师傅学过这本剑诀?”

    这怎么可能!白得得道:“得一宗藏的所有书我都看过。”

    杜北生想着,爱读书大概是白得得为数不多的优点之一。

    “弟子别的什么都没有,唯有毅力,自信不输任何人,而且不怕吃苦,所以选了金毅剑诀。”杜北生道。

    “不行,你不能练这个。你刚开始种灵,这等高阶剑法极难入手,一个不小心就会走火入魔,轻则全身瘫痪,重则丧命。我爷爷也真是的,居然拔苗助长。”白得得道。

    “师傅。”杜北生道:“弟子不怕。”

    “可是凡事必须循序渐进。”白得得将杜北生拉到一旁坐下,让我仔细想想。她低下头手指在脑门儿上轻轻敲打,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才再次抬起头来,“有了。”

    杜北生做出洗耳恭听的模样看着白得得。

    “剑齿草别的优点没有,但是生命力极强,任何恶劣环境皆能生长。所以,你可以修行剑王阁的寂灭剑。”白得得道。

    “寂灭剑?”杜北生重复道。

    “对,就是这个。寂灭一出,万道寂灭。霸不霸道?”白得得道。

    “霸道。”杜北生提醒白得得道,“可是那是剑王阁的剑法。”

    白得得道:“我知道,我脑子里有这本剑诀。”白得得在杜北生发问之前先帮他回答了,“小时候,剑王阁的阁主邀请我爷爷上山帮他铸剑,我就顺便提了个要求,剑王阁绝学以下的藏书,可任由我观看,只是不能复制而已。”

    这就是可以拼爹、拼爷的好处。

    “那师傅,寂灭剑属于什么剑法?”杜北生这下可来了兴趣。

    “寂灭剑这么霸道的剑法列于绝学都是够格的。不过因为它修行起来太难了,所以剑王阁迄今为止从没有人练成过。这本剑诀也是他们无意中在一处古迹里找到的。”白得得道,“因此剑王阁的人并不放在心上,将它随随便便就放在了第一层。”

    “那师傅为什么觉得我能练成?”杜北生问。

    “寂灭剑开田之后,丹田内万物寂灭,灵气无处可生,修行至此而断。”白得得道。

    这也是为何至今无人练成过寂灭剑的原因。

    “师傅,你这真不是在坑我吗?”杜北生问。

    白得得道:“你的剑齿草生命力那么强,我觉得很适合寂灭剑啊,再贫瘠的田地应该都可以生长。试试也无妨啊,大不了修行不下去了,废掉重新来过就好了,虽说浪费了一点儿时间,但是一旦练成,可是万道俱寂哦。”

    杜北生道:“所以师傅你心里其实一点儿底也没有。”

    白得得道:“那些失败的人跟你不一样啊,你有师傅我,师傅我会帮你的。”

    “怎么帮?”杜北生问。

    白得得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有时候修行并不是下苦功就有用,得靠脑子才行。师傅我修为虽然不行,但脑袋可是顶呱呱的,就是我爷爷也一直夸我绝顶聪明来着。”

    杜北生是真不觉得白得得聪明。

    “好了,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你就学寂灭剑吧,我现在把剑诀传给你。”白得得道。

    杜北生无语了,只是他见白得得兴致勃勃,知道她这人最不喜欢被人违逆,也只好答应下来,想着他还可以私下偷偷修习金毅剑诀。

    白得得将剑诀传给杜北生之后,就又把自己埋进了七宝宗的藏经阁。剑灵门的书她都看完了,如今已经转战七宝宗的其余四门。

    而容舍呢总算是做了一件好事,他在同七宝宗“联谊”时,谈的条件就是绝学以下的藏书全都对彼此交换的弟子开放。白得得对这一点儿还算满意。

    白得得一走,杜北生便开始修炼了起来。七宝宗每月都有考校,宗内弟子只有考校通过才能得到一块下品灵石,否则扣除。若连续三月未曾通过考校,便逐为外门弟子。

    白得得第一月得到的灵石那是因为刚入门的第一月是免考的,算起来杜北生这个月就是第二个月在七宝宗了,他不得不加快进度。

    因此杜北生还是选择了金毅剑诀这个更强的剑诀。他根据剑诀所绘之图运功行诀,才刚刚摆出起手式,就感觉金针刺骨,根据剑诀上所写,这还是最轻的疼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