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神背后的妹砸 第四十二章

时间:2018-05-15作者:明月珰

    ,!

    纪江听着前半句本来还挺高兴的, 可是一听“不过”心就提到嗓子眼儿了。

    唐色空又继续道:“得得摆摊的时候,这老头怕是没少奚落她, 要不然怎会还是落得走火入魔的下场, 治是能治, 但先得交十万灵石, 丹药费另算。”

    十万灵石?纪江眼睛一睁,唐色空怎么不干脆去抢呢?

    白圣一轻咳一声道:“色空,这未免也……”白圣一在白家算是心底最好的了,要不然也不会学医。

    唐色空脸色一变道:“未免怎么了?白圣一,你给我搞清楚,我们家得得受过的气, 他都得给我还回来。得得可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你这样不放在心上, 是不是嫌弃她不是个儿子啊?”

    一旁的白宏一已经贴到墙上了,以实际行动表示他什么也没看见。

    “怎么会?!”白圣一急了,“我怎么可能嫌弃得得?”白圣一很委屈,想当初白得得刚生下来的时候, 唐色空嫌小婴孩太烦人,每天可都是他在哄白得得睡觉。

    “好, 那你说我这十万灵石收得贵不贵?”唐色空问。

    “不贵。”白圣一道。

    其实真的不贵, 很快纪江就意识到能让白圣一出手是他最大的幸事了。因为白圣一虽然只是定泉境修为, 可炼丹之术就已经是大师级别了。

    什么是大师级别呢?白元一在炼器里也不过才是大师级别, 当然乃是顶级大师, 可他已经是筑台境圆满的修士了。而白圣一在定泉境就成了炼丹大师, 前途比白元一可说是更不可限量。

    纪江非常纳闷儿,按说一宗出了一名大师,该敲锣打鼓地大肆宣扬才对,没想到白圣一如此低调,低调到几乎没人知道他这次出关后就突破了大师瓶颈。

    这个么就得说到白元一了,他那是一片心为了白得得,生怕白得得仗着她爹成了大师,更加荒废,这次一力主张不宣扬白圣一突破的事儿。毕竟白得得可没少给她这个爷爷找事儿做。

    且不提白得得的拼爹之路又前进了一步的事儿,她在遇到曾春生和纪江之后,对摆摊的事儿又提起了一点儿兴趣,觉得看这些人打脸也蛮有意思的。

    不过这一次白得得没再想要灵石了,她需要的是给杜北生炼剑的其他材料,或者七宝宗的积分。

    文宝岛大集的时候,白得得摆摊的位置依旧是上次那个点儿,旁边那算命的刘瞎子见她独自摆摊,这次可没奚落她,因为曾春生和纪江都去摆摊的位置找过白得得,让那刘瞎子知晓这姑娘还真有些门道。

    “姑娘又来摆摊啊?”刘瞎子上前套近乎道。

    白得得可是记仇的,冷哼一声也不带搭理刘瞎子的。

    刘瞎子倒是不生气,只是嘴里道:“哟,姑娘这心气儿可不一般啊,不过一般高人的脾气都大。”

    这话有示弱的意思,白得得这才瞥了刘瞎子一眼,“你有什么事儿?”

    刘瞎子指了指白得得那布招,“瞎子我也有难题想请姑娘解一解。”

    白得得扬了扬下巴道:“我现在不收灵石了,你先说说都有什么东西可以交换的吧,本姑娘看得上的才帮你解难,看不上的你就自个儿滚蛋吧。”

    这话说得可真是欠揍,问题是白得得身边此刻杜北生和南草都不在,这姑娘作死作得可是从来不分诚的。

    刘瞎子心里有些发怒,但脸上的笑意却更浓了,“哦,姑娘就确定自己能答得上?”

    白得得当然不能完全确定,顿了顿道:“那行,你先说说问题吧。”

    刘瞎子道:“姑娘可知道为何我双目俱全,却还叫刘瞎子?”

    白得得撇撇嘴,这还不简单么,跟盲人按摩差不多,就是个噱头。算命的嘛,自称泄露天机遭天罚,十个有九个都在扮瞎子。

    刘瞎子笑道:“一看姑娘这表情我就知道姑娘压根儿解决不了我的问题。”刘瞎子这笑里含讽,即是讽刺白得得,也是嘲笑自己,他居然也升起了不该有的希望。

    刘瞎子说完就头也不回地回了他的算命摊子,可是白得得的好胜心和好奇心却被他勾起来了。她起身绕道刘瞎子摊子跟前,仔细盯了刘瞎子许久,才有些不确定地开口道:“你开过天眼?”

    这实在不能怪白得得不确定,因为天眼神通须得筑台境的大能才可能获得,而且天眼通十分珍惜,哪怕是筑台境修士,也是万里挑一才可能出现一个天眼通。

    但眼前的刘瞎子不过是种田境,如果能开天眼,那可真是见了鬼的。

    刘瞎子扬了扬眉,“不是天眼,不过也差不多,我叫它法眼,一眼万法显。”

    白得得表示没听过,但无疑刘瞎子已经把白得得的心吊到半空中,抓心挠肺地想知道全部。

    “可是你的法眼被人毁了。”白得得道。

    刘瞎子垂下了头,年少轻狂的时候,以为开了法眼就天下也去得了,结果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法眼被毁,如今只沦落到了算命糊口的地步。

    “姑娘号称可解各种难题,不知能不能帮老朽重筑法眼?”刘瞎子道。

    白得得老老实实地道:“今日是我第一次听说法眼的事儿,未必能帮上你,不过如果你能告诉我你为何种灵境可以开出法眼来,我也许能帮上一点点忙。”

    刘瞎子笑道:“姑娘既然听都没听过,就别浪费刘某的功夫了。我也是真瞎了眼了,居然会找你问。”

    白得得被刘瞎子气得不轻,一股不服气的脾气就涌了上来,干脆在刘瞎子对面坐下,双手捧着下巴直愣愣地盯着他看。

    刘瞎子赶苍蝇似地挥了挥手,“姑娘还是一边儿去吧,别挡着我做生意。”

    白得得看了良久道:“你让我摸摸你右眼。”她说着话就伸出了手,也不管刘瞎子会不会拒绝。

    刘瞎子倒是没阻止,任由白得得将手指放在了他额心。

    白得得只摸了片刻便收回了手,然后还嫌弃地掏出手绢擦了擦手指,然后随手把手绢给扔了。

    刘瞎子就是再好的脾气也被白得得给气到了,脸色一变,正要说话,却听白得得开口了。

    “你这法眼是被剑王阁的五煞剑芒所毁,对吧?”白得得道。

    刘瞎子眯了眯眼睛,“你继续说。”

    白得得朝刘瞎子做了个鬼脸,然后就回了自己的摊位。

    这回可是轮到刘瞎子往白得得的摊位面前坐了,“说说吧,你可以法子帮我。”

    白得得道:“没有,除非你告诉我你这法眼是怎么开出来的。”

    “我若是告诉你了,你要是解不开,我岂不是亏了?”刘瞎子道。

    “你要是不告诉我,你这辈子就别想恢复法眼了,若是告诉我,还有一线生机,你自己考虑着办吧。要不是本姑娘对你的法眼有那么一点点儿兴趣。”白得得的拇指和食指比划得都快合拢了,“我才不会帮你,你都穷得算命来骗人了,估计也没什么东西能让本姑娘看得上。”

    刘瞎子其实多少已经知道白得得的来历了,白元一的孙女么,倒是用不着出来骗人。

    “好,咱们换个地方说话。”刘瞎子道。

    原来刘瞎子以前是个盗墓贼,一次偶然盗了座古墓,他的同伴在那一次行动里都死光了,他运气好捡回了一条小命,顺手带走了古墓中的一小片玉简,那玉简里记录的就是法眼的修行之法。

    “玉简呢,给我看看。”白得得这话说得特容易,特自在,十分地理所当然。

    刘瞎子有种被噎着的感觉,那玉简是能随便给她看的吗?谁有个功法秘诀不得藏着掖着的啊?

    白得得抬了抬眼皮,然后手托着下巴偏了偏头,有些不耐烦地看着刘瞎子。

    刘瞎子狠了狠心,将玉简扔给了白得得。主要是白得得的表象太具有说服力了,那种倨傲和优越感,让她她浑身上下都在说:本姑娘难道还媳你一片破玉简?

    白得得将玉简擦了擦才贴于额心,里面的传承记忆一下就涌入了她的脑袋。不过玉简传承的东西随着每一次的输出会逐渐淡化消失,白得得得到的东西已经比不上刘瞎子那么清晰,但也没差太多。

    刘瞎子有些紧张地看着白得得,也没敢打扰她,知道她正在融会贯通。

    良久后,白得得才重新睁开眼睛,只是才刚睁开一点儿,就听见她尖叫一声拿着遮住眼睛,“你怎么不穿衣服啊?”

    白得得第一个反应是,刘瞎子居然对她耍流氓,而且男人的身体实在是太难看了。这直接重重地伤害了白得得还没来得及开窍的心。

    刘瞎子的声音也有些惊惶,“你这么快就开出法眼了?”

    白得得收回眼周的阴阳元气,这才尝试着再睁开眼睛,这一次刘瞎子身上的衣服完好无损的出现,让她长长松了口气。

    刘瞎子苦笑道:“白姑娘的天赋实在让人纳罕,第一重法眼我整整修炼了五年才成。”这没办法,就好像同样读四书五经,有人不到弱冠就考取了进士,有人读三辈子都考不上。

    白得得并没恭维到,“第一重法眼本就简单。只是这种法眼也太离谱了,你当年没少用它做坏事吧?”白得得只要一想到这眼睛看其他人都是没穿衣服的,她就觉得刘瞎子瞎了挺好的。

    刘瞎子可不想跟白得得掰扯这个,他当初眼睛被弄瞎也不是因为透视的缘故,“白姑娘,白仙子,现在你玉简也看了,可有法子替在下治好眼睛?”

    白得得道:“你有没有法子让我开法眼的时候不用看你……”后面的话白得得实在说不下去。

    刘瞎子就是脸皮再厚,被个小姑娘这样说还是过不去的,“姑娘只要集中注意力,不要被外物所惑就够了。”

    白得得这才不情不愿地再次睁开法眼。她的法眼并不是所谓地在额心以神力开出第三眼,而是叠加在左右眼之上。左眼看阳,右眼看阴,法眼第一重在她的瞳孔周围显出了一圈极细的金色。

    刘瞎子再次被打击道:“你居然两只眼睛都修出来了?”

    白得得则细细端详着刘瞎子的眼睛,先才她以手去摸他右眼时,是纯粹靠感觉察觉到五煞剑芒的,而这一次却能清清楚楚地看到在刘瞎子右眼瞳孔处有剑芒闪烁。

    而这玉简上记录的法眼修行之术并不是神通,而是以阵法入眼,所以叫法阵眼更为贴切,那剑芒正刺在阵心,难怪刘瞎子的法眼被毁,而正常的眼睛却并无太大影响。

    “伤你的人好生厉害,明明是剑修,可是却一剑毁了你的阵眼,那样细微的地方,他怎么能察觉?”白得得有些惊奇,“剑王阁修习五煞剑的人成名的就那么几个,同时还要精通阵法,难道是……”

    白得得还没说出人名来,就被刘瞎子打断,“姑奶奶,咱能别瞎猜吗,你就说说能不能治就行了。”

    白得得摇了摇头。

    刘瞎子当即脸就黑了,准备跟白得得好好算算这笔账,就听白得得又慢吞吞地道:“不过……”

    “不过什么?”刘瞎子的心被提了起来。

    “你第一重法眼和第二重法眼的阵心被毁,我没有办法可以起出那剑芒。但是可以试着帮你修改第三重法眼的阵眼,稍微挪个位置,你可以从第三重法眼开始重新修炼。”白得得道。

    刘瞎子没说话,表情是“你在逗我玩儿吧”?

    白得得耸耸肩道:“你不通阵法,又不通算经,当然觉得不可思议。可是我看着法眼用前三重用的阵法都是如今广为流传的,早就被研究透彻了,并不是上古大能的东西就都是完美的,时代不是在进步么?”

    刘瞎子心想,进步个屁啊,要是进步了,大家怎么会抢死抢活地要去盗墓?

    白得得道:“行了,我先帮你试着算算吧,你这法眼的修行之术倒也有些神奇,这人居然想起将阵法融入眼睛,的确是一大创举,我白学了你这法眼之术,也不能不回报你。三天吧,三天后在樱梅楼我告诉你怎么从第三重法眼修起。”

    刘瞎子有些不敢相信地道:“你真有办法?”

    白得得道:“放心吧,前三重阵法我小时候都玩腻了,我娘不想带我嫌我吵的时候就把我关阵法里,我闭着眼睛都能出来。”

    刘瞎子将信将疑地没阻止白得得离开,只临走是道:“白姑娘,你是怎么同时开出左右眼的法眼的?我练这法诀三十年,一直没办法开左眼的法眼。”

    这个原因白得得可就不能告诉刘瞎子了,她估摸着魔修怕是就只能开左眼,而不能开右眼。而她么,因为有阴阳修容花,所以才能左右眼全开,虽说阴阳修容花的战斗力十分鸡肋,但辅助功效的确不错。

    三天里白得得的房间里堆满了她演算的稿纸,总算是成功地将第三重法眼阵的阵眼外挪了一根头发丝的距离,但这也是她能做到的极限了。开创出法阵眼的那位上古大神,所创出的阵法几乎是完美无缺的,而且一环套一环,最终让法眼可开七重,理论上可以透天视地。

    白得得倒是没那么大野心,她只是觉得这法眼对白元一那老头子和白圣一应该都十分有用,对唐色空么也能提供阵法方面的借鉴。

    三日后刘瞎子来找白得得,白得得还给他开了一张长长的书单,“第三重法眼不太好修炼,你没有算经基础是很难的,并不是一味修炼就可以,喏,上面我给你开的书单你都要认真学一学。”

    刘瞎子看着长达一百多本书的书单眼睛都直了,“白姑娘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白得得认真地道:“没有。这法阵眼虽说你根据玉简上的运气之道也能修炼,可是越到后面越复杂,你若是自己不能理解其阵法的运转,即使阵法能用灵气组建完毕,你也调动不起来。所以说,知识才是力量。”

    就连白得得自己都觉得自己读过的书有些不够用了,得寻思着四处多走走看看,五大宗里梵音谷、瀚海宗的书库她都还没去看过呢。这会儿白得得倒是希望容舍能有办法把她送到这两个地方去历练了。

    却说白得得自从拿到法眼修行之术之后,热情投入了大半个月,前三重金、银、赤法眼她都修成了,但第四重时就遇到了不小的困难,她的符阵之术毕竟还是不如她娘唐色空来得高明。

    南草看见白得得时道:“你的眼睛……”

    “怎么样?”白得得得意地将脸凑过去,“是不是有变美?”这可是法眼的意外之喜,明眸亮眼,极具美瞳效果,而且还可以更换不同颜色。

    “可惜水蓝之眼还没练成,那个估计会很美。”白得得感叹道。

    南草听白得得说完之后有些无力地道:“所以你这样努力修行法眼其实是为了让眼睛多变几个颜色?”他就说嘛,白得得这种人,怎么会突然无缘无故那么努力去修行一门法诀。

    “这不是一举两得吗?”白得得道:“正好你来了,那玉简虽然在刘瞎子那儿,不过我把前三重的修行法路都推演出来了,你拿一份去吧,等北生回来也给他一份。

    至于白元一和她爹娘那儿,白得得早就用她和白元一约定的密码写了密信去,相信过几天他们就能收到了。

    南草没想到自己还能有这样的好处,有些不确定地道:“主人真要把这法诀给我?”在修真界这样珍惜的法诀,哪家不是宝贝得跟命根子一样,怎么可能随便拿出来给人修炼。

    白得得道:“就是给你的啊,不过师傅领进门,修行看个人。你自己能领悟多少,这就和脑子有关了。”说完,白得得还颇为同情地看了南草一眼。

    南草感觉自己受到了无言的侮辱。

    只是白得得虽然意外得到了法眼的修行之法,但在收集铸剑材料和积分上面却是一点儿进展也没有,而唯一的好消息就是顾渊海回来了。

    孙钟和申豹“残害”玉怡的事情自然又被提了起来。顾渊海的决断是让孙钟和申豹上思过崖思过一年。这并不出白得得的意外,毕竟玉怡那样的小卒子,当然动不了孙钟和申豹的根本。

    而就在顾渊海回到七宝宗不到半月,七宝宗就出了一则消息而让全宗上下都沸腾了起来。

    顾晓星晋入了定泉境。

    虽说进入定泉境并非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可是要知道顾晓星今年才二十岁,比白得得才大了一岁,可算得上是目前东荒大陆最年轻的定泉境修士之一了。

    而白得得的爹娘,白圣一和唐色空也才不过是定泉境而已。

    知道这个消息的人都感叹,顾晓星她们这一代年轻人实在了得,长江后浪推前浪,说不定真能出现可以踏破虚空的圣人。虽然修士的寿命比寻常人长很多,但寿元并不是无限的,只有每一个境界都走在其他人前面,才可能有足够的寿元去进阶下一个境界。

    比如白元一吧,虽然炼器天赋惊才绝艳,但如今已经三百来岁了,他身为筑台境修士,最长的寿元不会超过五百岁,所以如果白元一不能再进一步的话,白得得能拼爷爷的时间也就最多不过两百多年了。这也一直是白得得的一块心病。

    南草的脸色有些不太好,道修的实力越强,他们魔修的前途就越糟糕,虽说他现在成了道修玉怡,可在心理上他依旧是偏向魔修的。“二十一岁的定泉境啊,道修的进步太快了,顾晓星恐怕是这一代的第一人吧?”

    白得得却是嗤之以鼻地道:“你这是坐井观天。顾晓星这个时候晋入定泉境,正好说明她的实力是这一代各宗种子弟子里修为最差的。”

    南草不解地看着白得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