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神背后的妹砸 39.第三十九章

时间:2018-05-09作者:明月珰

    ,精彩小说免费!

    南草无辜地看向白得得, 白得得眯了眯眼睛道:“老人家,修真史四万年, 神通里虽有时光逆流之术, 但从未曾出过跨越未来之术,盖因世间万物复杂多变, 只是蝴蝶之小小振翅, 也能改变一个大世界,无人能料其结果。有那号称可判吉凶者, 不过是基于概率五五之数而已, 你不要受其蒙骗。”

    旁边那算命地“呸”了一声,“大话谁不会说啊?自己不会不要以为别人就不能, 小丫头片子才多大年纪啊, 就敢出来忽悠人。”

    “喂, 你怎么骂人呐?”南草率先跳出来道,她非常尽职尽责地履行着自己的义务, 那就是一切骂白得得的人,她都要跳出来回骂。

    “骂了又怎么样?”那算命的刘瞎子扬起下巴道。

    白得得却出人意料地没有动怒,只短短地扫了一眼那刘瞎子, 继续对纪老头道:“我观老先生目含赤色, 有走火入魔之兆,老先生近日如要练功, 最好是能去丹药铺子买点儿清心丸。”

    “哈哈哈。”旁边刘瞎子地拍腿大笑起来, “哈哈, 小丫头你可丢人了吧, 你知道你面前的老先生是谁吗?丹心门的纪长老会走火入魔,哈哈。”

    “丹心门是什么?”南草弱弱地问。

    南草不知道,白得得却是晓得的。丹心门不是什么大门派,但该门有个最大的优势,地处一处福地,有凝神清心之妙,所以丹心门的弟子修炼,从来不需要丹心走火入魔,也不用服用清心丸,节省了不少成本。

    听刘瞎子这一说,白得得是有些迟疑的,但是她明明就看面前这老头子的确是目含赤红的。

    “老先生还是小心点儿吧。”白得得道。

    “死鸭子嘴硬。”刘瞎子骂道。

    那纪老头倒是还好说话,“小姑娘说算命的话的确也不是无的放矢,不过年纪毕竟太轻了,经历不够。”

    白得得目送纪老头离开后,她这摊子就再无人问津了,因为所有人都已经知道她这是瞎忽悠人的呢。

    一直到太阳快落山时,白得得吩咐南草收摊,才又来了个小伙子,形色匆忙,满脸郁卒,本是没看到白得得这摊子的,但南草收那布招的时候竹竿不小心碰到了那小伙子。

    曾春生本要发怒,一看那布招,不知怎么的心下一动,决定死马当成活马医,“这是要收摊了?可还能解难?”

    南草和白得得对视一眼,白得得点了点头。

    曾春生便坐在了白得得的面前,还没开口他就后悔了。眼前这姑娘,人生得是顶美的,可是一看就知道修为极低,而且年纪也不超过二十,能解什么难题,估计是哪家的后辈不知天高地厚跑出来找乐子的。

    “道兄有什么难题,请说吧。”白得得道。

    “呃,还是算了。”曾春生站起身就要走。

    南草张开双臂就拦住曾春生,“诶,你这人怎么这样,都坐下来又要走,瞧不起人是吧?”说着说着南草就开始撸袖子。

    露出的那片雪肤看得曾春生脸一红,但却寸步不让,“你是要做什么,强买强卖啊?”

    白得得道:“算了,让他走吧。”

    南草这才往旁边让了一步,曾春生正要迈步,却见白得得一脸的怅惘。男人嘛,再生气,对着绝色美人也就消了火气。曾春生想着这小姑娘这一天估计被嘲笑了许多次,才有这神情。

    曾春生心头一软,又重新坐到了白得得面前,“在下的确遇到个难题,是有关炼丹的,不知姑娘可能解?”

    炼丹?这难道不是她的特长之一么?白得得心里乐开了花,脸上却还是装作高人一样平静道:“说来听听。”

    曾春生出自一个修真世家,主要以炼丹为业,眼看着家族大比拼就要到来,只有能成功炼制出一炉星脉丹的子弟才能继续得到家族的支持,否则就要另谋出路,而不能再做炼丹师。

    曾春生从小就立志成为炼丹大师,而且天赋也不错,炼丹之路一直顺风顺水,直到这一次炼制星脉丹,却遇到了前所未有的艰难,他已经浪费了五十几份药材也没能成功。如果不是因为他父母还有些积蓄的话,他早就只能退出比拼了,但即使这样,曾春生手上也只有最后一份药材了,如果再失败,他甚至连活下去的意义都找不到了。

    “星脉丹,看来你姓曾。”白得得道,她爹白圣一也是炼丹师,白得得耳濡目染对这一行的各大势力不说是了如指掌,但肯定是有所了解的。

    “是。”曾春生道。

    “炼制星脉丹你们曾家应该很多人都能给你指导啊,为什么不问他们?”白得得问。星脉丹是曾家的主打产业,也是他们能成为修真家族的原因。

    曾春生当然问过家中长辈,而且星脉丹的炼制过程每一步骤都有详细指导,可是炼丹不是按部就班就能成的事情,这与个人的领悟也很有关。

    曾春生的长辈都没能帮助他解决最终的问题,所以他才离家历练,希望能在外得到灵感或者得到高人指点,在来文宝岛之前,曾春生已经拜访过五大宗的炼丹修士了,其中自然包括得一宗和七宝宗,不过他去得一宗的时候因为白圣一还在闭关,因此拜见的并不是他。

    而七宝宗是曾春生的最后一站,但七宝宗的炼丹修士也没能帮上忙,他几乎都绝望了,只想着赶快回到家中,再试最后一次,实在不行就彻底绝了当炼丹师的心。

    “唔,那你具体说说你遇到的事儿吧,尤其是失败之后的药渣是个什么样儿。”白得得道。

    曾春生叹息了一声,其实说着说着他已经绝望了,觉得自己还真是好笑,居然会坐在这里求教一个不是炼丹修士的小丫头。“其实我应该亲自炼丹让你看看的,可是就剩下最后一份药材了。”因为只有这样,别人才可能看出具体的问题。

    白得得已经有些不耐了,曾春生啰嗦了半天都没说到重点,天色渐晚,她还得赶回七宝宗的竹林吐纳灵气,而且还不能叫杜北生知道她和玉怡下山是干什么的,做师傅的穷得需要卖艺赚灵石实在不是件光彩的事情。

    若叫白得得以前的小伙伴知道了,准得嘲笑她,居然出来卖艺,她们修三代拼的可是谁更受家里的宠爱。受宠爱的弟子当然不会出来自己赚灵石,都是啃老呢,啃得越多越光荣。

    “啰嗦了半天,我还赶着收摊呢。”白得得很不客气地道。

    “呃。”曾春生没想到这小姑娘这般急躁,显见她根本不可能有解决之道,不过他向来是个老好人,即使白得得明显的脾气暴躁,曾春生也还是忍了,反而还一个劲儿地说:“抱歉,抱歉。”

    绕了半日,曾春生总算开始说正题了。

    “所以你每一次失败之后,药渣里都有些许糊味?”白得得总结道。

    “对。”曾春生点头,“我明明是按照丹方上的步骤来的,也将所有药材的药性都调和到了极致,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就是会糊。后来我祖父说,可能是我天赋不够,做不到真正的调和药性。可是我不相信,也不甘心。”因为天赋被否定,曾春生这辈子就再不可能做炼丹师了。

    白得得对曾春生晃了晃食指,“别说话。”然后开始用手指点自己的右额,这是她思考问题时的习惯性动作。

    一刻钟后白得得放下了手对曾春生道:“你这个难题得付一百灵石。”

    曾春生做了个懵懂的表情,当然不是一百灵石太贵,而是太便宜了,他这样出身的人吃顿饭也不过一百灵石的数,而这个难为了他快一年的问题才价值一百灵石?

    “姑娘,你知道原因了?”曾春生问。

    白得得道:“废话,我不知道愿意,能问你要灵石吗?”

    旁边的南草已经朝曾春生伸出了手,曾春生没怎么迟疑就把一百灵石给了南草,他倒不是真心觉得白得得能知道答案,只是还是心软而已。两个小姑娘出来摆摊赚灵石也不容易。

    待南草将灵石收好,白得得才清了清嗓子道:“这个么,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哎,这种没有技术含量的事情居然也来问我,我觉得很不被尊重。你下次准备个难一点儿的题目哈。”

    现在轮到白得得开始叨叨了。

    而曾春生居然还回答“好的”,逗笑了旁边的南草。

    “我认为有九成的可能你的药鼎被人动了手脚,里面被人加了雷石。”白得得道。

    “这怎么可能?”曾春生连连摇头,“要在药鼎里加雷石,需要重新铸炼药鼎,可是我几乎每天都用,不可能被人动手脚。”

    白得得道:“给药鼎加雷石没你想的那么难,至少我有不少于是十种法子不用大动干戈就能加入雷石。”

    “可是我用药鼎炼制其他丹药却一点儿问题也没有。”曾春生还是不信。

    白得得道:“其他丹药丹方我不知道,但星脉丹我还算了解一点儿,里面有一味星星草,最忌雷霆之力。”

    曾春生被白得得一提就想起来了,他炼制的其他丹药的确没有忌讳雷霆力的。

    白得得见曾春生沉默,就知道自己可能说中了,“你可以回去试试了,记住,换一个药鼎,好人做到底,我再免费赠送你一个建议,不要用你亲人给你提供的药鼎,最好自己去买一个,而且不要让人知道哦。”

    白得得和南草收摊回七宝宗的路上,南草忍不住地道:“主人,我发现你真的好会忽悠人啊,那傻小子被你忽悠得团团转,不会真以为是药鼎的问题吧?”

    白得得瞪了南草一眼,“既然是摆摊卖艺,我就不会忽悠人。这是信誉动不动?”

    南草呆了呆,然后道:“那主人你刚才给那小子的建议是真的?”

    白得得点了点头,“我有九成把握。”

    南草跳脚道:“然后你就只收一百灵石?你看到那小子的绝望之脸没有,你就是收他十万灵石,他估计也肯的,这可是救了他一辈子的前途呢。”

    白得得道:“他那问题那么没有技术含量,就只值一百灵石啊,我们卖艺也得童叟无欺。”

    南草无语地看着白得得,“可是你这样子,浪费一整天就赚了一百灵石。”

    白得得嘟了嘟嘴,是觉得太浪费功夫了,“那怎么办?”

    回到七宝宗后,南草觑着四下无人,将自己白日偷偷溜进樱梅楼的酒窖挖出的自己的那么点儿“积蓄”拿给了白得得。

    那是几块“记录石”。

    “什么东西?”白得得压根儿就没去接,南草的宝贝她直觉会很猥琐,可不想长针眼。

    “天魔舞。”南草道。

    白得得这才接过来点开看了看,天魔舞已经从东荒域消失千年之久,总不能南草说是就是,她抱着将信将疑地态度看了一会儿,渐渐就入了迷。

    “她们的舞蹈怎么有道修的感觉?”白得得喃喃道。道修讲求用法术沟通天地,而魔修是练体,眼前这支舞在白得得看来,那姿势和走位明明就像是某种奇异的阵法,的确容易让人迷乱,这本就是阵法的本质。

    南草道:“是吗?可我怎么觉得就是魔修呢,你看着腿的力量,这腰的柔韧,都得是咱们魔修才能达到的强度。还有这眼神,啧啧……”南草又开始畅想当年了。

    “你看的这是记录石记下的画面,所以一点儿都不觉得震撼,这才是天魔舞的厉害之处,只有身临其境,你才会察觉到里面的奥妙。非常神奇。”

    “身临其境么?”白得得越发肯定这天魔舞定然是沟通天地之术,而且很可能是上古大巫传下来的,不知怎么的却成了魔舞。

    接下来不用南草再居心叵测地引诱,白得得自己就陷了进去。这东西她以前从没看过,而且心存偏见,如今却仿佛打开了一扇新大门,好奇心完全压制不住。

    “师傅,你今日和南草去哪儿了?”杜北生练完功回小院吃饭时问,他虽然早出晚归,但并不表示他就不关心白得得。

    白得得心里早就想好借口了,“我和南草去大集上玩了一会儿。”

    杜北生知道白得得喜欢逛街,“下次师傅记得喊上我,南草现在自身修为那么低,根本护不住你。”

    白得得口头敷衍地道:“好啊。对了,你的剑意还是时灵时不灵吗?”

    杜北生郁闷地点了点头。

    “别着急,慢慢来吧,有时候太逼迫自己,反而不好。”白得得随口安慰道,“对了,你灵石还够用吗?”

    杜北生道:“师傅,领悟剑意和灵石无关,你不要太放在心上,以后赚灵石的事儿就放到我身上好了。”

    过了两日,南草就偷偷来给白得得报信道:“北生想去文宝岛□□拳。”

    “这怎么可以?”白得得惊呼,那是走投无路的修士才会去做的事情,用生命去比赛,每一场都是不死不休,下场通常都是死亡,即使不死,也是伤病缠上,终生再无望求道。

    “哎,那孩子就是太心疼你了。”南草道。

    白得得再次拧住南草的耳朵,“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鬼主意,就想撺掇我去跳舞是吧?”

    南草“哎哟哟”地叫着,“这不是也没法子了吗?要不你给白老爷子写封信要点儿灵石?”

    说起这个,白得得就没劲儿了,“你以为我没要啊?可是老头子太狠心了。”

    “那真的只有跳舞这条路来灵石最快了。而且主人你可不要小瞧这个,不是对的人根本跳不出天魔舞,当初天魔宗还在的时候,挑弟子那是我们魔修里出了名的最严苛的,没有之一。”南草激将道。

    白得得白了南草一眼,“有那么夸张吗?我随便看看就已经会了。”

    “吹牛不打草稿了吧?”南草道,他对天魔舞可说是很了解呢,他是老主顾了,据他所知,天魔宗最具天赋的弟子要成功跳出最基础的天魔舞也需要十年时间。

    “哼,叫你见识见识。”白得得虽然明知南草是用的激将法,但她性好虚荣,知道是坑也忍不住跳,就想显摆显摆。“刚好要黄昏了,咱们去竹林找小徒弟,让你们都看看我的能耐。”

    杜北生虽然不知道白得得怎么突然想起要跳舞了,却也乖乖地盘腿和南草并肩坐在灵眼里目不转睛地看着白得得。

    白得得还有些羞涩,毕竟是大小姐做惯了,以舞娱人这种事还是很羞耻的,她清了清嗓子才开始摆出起手式。

    只是这短短一个定型动作,就让南草瞳孔瞬间变大了,她都怀疑自己看错了,但白得得的手间似乎有灵气波在流动。而这种灵气并不是天下间存在的那种无序无主的灵气,仿佛是有生命在跃动一般。

    没有音乐,白得得的姿势仿佛是随风招展,行云流水,没有丝毫造作。如果她此刻能在旁边旁观自己的话,就会发现,南草看到她身上的那种灵气,其实更适合成为道意。

    那是天地之间的道融入了她的舞里,借由她的舞展现给了杜北生和南草。

    每一次抬手,每一步迈步,都玄之又玄,不可名状。

    用赏心悦目来形容这支舞已经算是侮辱其格调,而且更不是低俗的魅惑,她让人沉迷,那是心甘情愿,恨不能匍匐投地的沉迷,恨不能这支舞能永远地跳下去,让道意,让着天地间大道的投影永远流淌下去。

    一舞完毕,白得得自己先停了下来,然后呆立在原地,仿佛进入了领悟。

    杜北生和南草也同时陷入了寂静,没有人说话,没有人挪动,甚至连风似乎都消失了。

    直到杜北生突然一声暴喝,剑气冲霄,周遭的灵气为之一竭,而至万籁俱寂。

    寂灭王,这才是真正的寂灭王。

    南草恨不能掐死杜北生,待杜北生收剑后,南草吼道:“你个混蛋小子,你知不知道老子我正在顿悟啊?就这么被你打断了,被你活生生打断了,老子我这辈子这可是第一次顿悟啊……”说着说着南草就开始哭了起来。他容易嘛他,身为资质低下的初魔,能够顿悟一次他容易吗?

    杜北生当然知道顿悟是什么,一听南草的话,他连躲都没躲,就任由他掐自己的脖子。打断修士的顿悟,这可是不死不休的仇。

    白得得此时也回了神,“行了,不就是顿悟吗,值得你这样上蹿下跳的?”

    南草气结道:“你,你,不就是顿悟?!”这大小姐说话真的气死个人了。

    后来南草反应过来了,他这次顿悟完全是因为看了白得得的“天魔舞”而产生的,很轻松就进入了,所以也许真的是“不就是顿悟吗”。

    南草想明白之后,立即狗腿地上前开始给白得得捏肩捶背,“主人,辛苦啦,奴婢给你揉一揉。”

    下一刻南草的手就别打掉了。

    杜北生抱着剑冷冷地道:“别碰我师傅。”

    混了这么久,杜北生对白得得的独占欲南草早就心知肚明了,“哇哇”叫道:“老子现在可是女的。”

    “反正,你不行。”杜北生冷酷地道,说着就做了个拔剑的姿势。

    “得,我怕了你成了吧?”南草收回手道,然后继续谄媚白得得,“主人啊,你真是上天入地第一奇才,如果天魔宗的人还在,准得归到你面前唱征服。天才啊,星空下第一天才美女啊,只是看了两天记录石,居然就掌握了天魔舞的精髓。主人,从此南草就是你忠诚的奴仆,南草愿发下神魔誓,一生一世追随主人,永不背叛。”

    “呃。”白得得眨巴眨巴眼睛,“你是不是太轻率了?”饶是白得得这么自恋,也没想过能让南草发神魔誓,而且看起来还如此无下限。以至于白得得不得不摸了摸南草的头,看看他是不是发烧了。

    “一点儿也不轻率,南草对主人的忠心日月可表,天地为鉴。”南草是个精明的老魔头,她发下这种誓言可一点儿也没觉得吃亏,他这辈子吃亏就吃在没有找到过靠山。而白得得呢,一个两天就能将天魔舞跳出这种意境的人,他不赶紧抱住大腿,最后气死的肯定是自己。

    杜北生在旁边看着南草的无耻,气得恨不能一剑捅死南草这狗腿,他发了这个誓言之后,很可能从此取代自己在师傅面前的地位,你说杜北生能不生气吗?那个摸头动作明明是他的专属享受的。

    “主人,你这脑子到底是怎么生的啊?我想就是天魔老祖在也不敢相信有人没有法诀,只是看了记录石就能跳出天魔舞。”南草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