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神背后的妹砸 36.第三十六章

时间:2018-05-07作者:明月珰

    ,精彩小说免费!

    杜北生和南草都愣住了, 他们跟了白得得这么久, 对她的家人都耳熟能详了, 因为她动不动就爱讲她爷爷,她父亲,她母亲的故事, 但是却从没听她提起过奶奶, 因为在白得得的父亲白圣一出生后不久,她奶奶就去世了,白得得从没见过她。

    南草懵圈地道:“所以白得得的奶奶是咱们魔修?哈哈哈……”这实在叫人绝倒。

    夜有盐只扫了南草一眼,南草这粒豌豆就不敢蹦跶了。

    杜北生见夜有盐生得有五分像白得得, 心里就信了几分, 他也是没有办法了,抓着根稻草都当时救命绳,“前辈, 你有办法救我师傅吗?”

    夜有盐替昏厥的白得得把了把脉, “我虽有法子, 却不能救她,否则她出去后必将不容于道修。不过我可以暂时保住她的性命,待出去后, 白元一自然有法子救她。”

    杜北生听见夜有盐提及白元一,对她便又信任了两分,如果她不是白得得的亲人, 怎可能知道那她爷爷是谁。

    夜有盐给白得得喂了一颗丹药, 不过片刻白得得因为疼痛而紧皱的眉头便松了开来, 缓缓睁开了眼睛。

    白得得眯着眼睛看了看眼前的这张脸,似曾相识,想了片刻才想起来这是像自己的缘故,“你谁啊?”美人恨撞衫,不过尤其恨撞脸,这就让自己显得不那么独一无二了。

    夜有盐笑了笑,“我是你奶奶。”

    白得得被杜北生扶了起来坐下,杜北生低声在她耳边道:“师傅,刚才就是这位前辈救了你。”

    白得得看了看杜北生,又抬起眼皮看了看夜有盐,心道她奶奶都死了几十年了,这魔修脑洞真大,居然想出冒充她奶奶这出戏来,如果冒充的不是自己奶奶的话,白得得真想给她竖个大拇指。

    不过现在既然夜有盐冒充自己奶奶,白得得就没那么客气了,亲人就是她逆鳞。“你年纪一大把了,当我奶奶不合适吧,你怎么不说你是我祖宗呢?”白得得讽刺道。

    杜北生一听就知道他师傅又作死了,现在是人在屋檐下,这里是魔修的地盘,白得得又是要死不死的,居然还敢嘴硬。

    夜有盐却是没生气,嘴角翘了翘,给白得得密语传音道:“你爷爷白元一,脚心有块胎记是北斗七星,最喜欢吃的是月亮鱼,你爸爸白圣一的小名是丹丹……”

    夜有盐还在继续说,但白得得已经震惊得合不拢嘴了,夜有盐说的事情全是真的,而许多细节是外人绝对不可能知晓的。

    “这不可能,我爷爷绝不会找个魔修做伴侣的。”白得得道。因为白元一每次提起魔修并无好脸色,可没她白得得这么开明。

    夜有盐的脸上闪过一丝惆怅,“是啊,正是因为那样,我才不得不诈死离开。”

    夜有盐和白元一的姻缘已经足以写一个话本子了。

    夜有盐是魔修,上一次道、魔大战后,魔修败亡,夜有盐逃入了魔舟,进入了第五层,然后开始沉睡,以度过漫长的岁月,期待下一次魔气浓郁的时代而复苏。

    只是由于未知原因,夜有盐半途醒了。她所有曾经的亲人、朋友或者死去了,或者还在沉睡,她却按捺不住好奇地离开了魔舟,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变成什么样了。

    很遗憾的是外面的世界成了道修的天下,一旦逢魔,就是屠杀。于是夜有盐自封修为,伪装成了一个普通人,然后便遇见了白元一。

    魔女即使没了修为,但诱人的魅力丝毫不减,据夜有盐回忆,白元一对她是一见钟情,丝毫不嫌弃她只是陌生人。

    于是两人开始花前月下,春风数度,继而有了白圣一。而在这途中,夜有盐也深深爱上了白元一,并知道了白元一的祖父就是被魔修所杀,因此白元一恨死了魔修。

    可是欺骗是不能长久的,尤其是欺骗自己爱的人,夜有盐越发恐惧被白元一发现自己真实的身份。后来有一次,她和白元一外出,遇到了一名魔修,她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魔修死在自己面前,这强烈地刺激了夜有盐,最终让她甚至放弃了还在襁褓中的白圣一而逃回了魔舟。

    “对,圣一,我一直很内疚。”夜有盐道。

    这种狗血爱恨情仇白得得不知听过多少种版本,却没想到居然会发生在自己爷爷和奶奶身上。

    夜有盐回到魔舟后就继续陷入了沉睡,知道察觉到自己的血脉进入了魔舟时,才再次苏醒,然后开始召唤白得得。

    “为什么你只是一直召唤我,却不走出来找我?我都要死了,你就能确定我可以解开那些难题?”白得得狐疑地问。

    夜有盐道:“这是魔舟的奇特之处。你们可以一层一层地下来,但如果想要再出去,却绝对回不到上一层了,当你们再次踏出拿道门时,你根本不知道会出现在哪儿。”

    “后来我太思念你爷爷和父亲了,又出去了一次,可是这一次我踏出去的地方却是东荒域的最南端。”夜有盐道。如果她自封修为,作为普通人走五十年都未必能到得一宗,而她如果不封修为,半道就可能被彻底杀死了。

    白得得进来的时候就觉得这魔舟涉及到了空间法则,没想到还真被她猜对了,那一层一层的船舱之间不是实体的,而是以空间相联,且是不可逆的。哪怕就是有道修进来,魔修们也可以从容逃脱,因为道修无法遏断他们的逃生道路。

    “所以你知道为什么我只能召唤你前来了吧?”夜有盐道。

    白得得点了点头。

    “还有,你真的觉得我看起来年纪太大不能当你奶奶?”夜有盐道。

    白得得现在对夜有盐是自己的奶奶的事儿完全没有任何怀疑了,能问出这个问题的女人,绝对是自己亲奶奶。白得得终于为自己的某些“优点(maong)”找到了出处。

    “您这么年轻,当我姐姐都行。”白得得在接受了夜有盐之后嘴巴就开始甜了。

    夜有盐这才满意地捋了捋头发,开始问起白元一和白圣一的近况,不过问得最多的还是白元一。

    白得得一一答了,不过唯一不知道该不该说的就是练云裳的事儿。按道理,白得得当然得站在夜有盐这边,可是这个便宜奶奶仿佛是从石头缝里钻出来的,彼此从没见过,除了血缘外谈不上一点儿感情。

    而练云裳虽说是个老妖精,但平时对白得得是真的很照顾的,白得得对她是既讨厌又不得不承情。

    所以有些事儿白得得就只能对夜有盐支吾。可是女人何其敏感,尤其是在感情一事上,夜有盐已经隐约猜到白元一可能另有所爱了。

    “你爷爷他,是不是有新的道侣了?”夜有盐直接问道。

    “呃,嗯,那个……”白得得想挠墙了。

    夜有盐低叹一声,望向白得得身后空无一物的园子道:“我知道会有这一天的,岁月会把一切感情都磨灭的。”

    美人垂泪,如梨花带雨,看得南草心痒难耐,又开始蹦跶道:“奶奶您别伤心,天下两条腿的男人可多着呢。”

    回答南草的是夜有盐的绣花鞋,就踩在他头上。

    白得得道:“奶奶,你和我们一同出去吗?”

    夜有盐缓缓摇了摇头,没说话。

    白得得也没劝她,一来她也不知道自己爷爷的心里还有没有夜有盐,二来外面目前对魔修的确是不太安全。

    一时间白得得和夜有盐之间便陷入了冷场,最后还是夜有盐自己重新调整了情绪,开始关心起白得得来。

    白得得便将自己如何进入灵圃秘境,又如何受伤的事告诉了夜有盐。夜有盐气道:“这些修士心肠可真是比我们魔修狠毒多了。不过你爷爷到底怎么回事儿啊?这么娇滴滴的孙女儿,居然流放到七宝宗?还任由你被人这样欺负?”

    白得得连连认同地点头。

    “这样吧,你在这儿住一段日子,奶奶教你点儿手段。”夜有盐有心培养一下自己的孙女儿。

    白得得一听心里就叫糟,她爷爷疼她所以没怎么逼过她,但是这个凭空出现的奶奶看样子就是个狠角色,自己在她手下指不定被怎么磋磨了,傻子才留在这儿。

    “不行的,奶奶。灵圃秘境只能开放一个月,如今已过去了二十多天了,如果我不能原路返回从灵圃秘境出去,就得解释,很可能会泄露魔舟的秘密。”白得得道。

    夜有盐有些失望,好容易盼到了亲人,却留不了多久。“也好,你的伤势我只是暂时帮你压制住了,出去后还得靠白元一帮你想办法。只是,不知有什么是奶奶能帮你做的。”

    白得得想的却不是让夜有盐帮自己什么,而是自己能怎么帮夜有盐,看见自己奶奶孤零零的一个人在这里,她心里也难受,总要想出完全的法子,能让她出去后安安全全的才好。

    “奶奶,你这里有魔修的典籍吗?我想看看。”白得得道。她不是个书呆子,就是想找找有没有什么法子,能替夜有盐遮掩魔气。何况,夜有盐也不知道该如何返回上层,这解决的法子还得靠白得得自己摸索。

    夜有盐道:“这一层没有,据我所知,我们保存下来的典籍都在更下层。可是下一层的门关我没能通过,每个人只有一次机会。”

    白得得道:“我去试试看。”

    第五层通往第六层个门关看起来似乎很简单,是一个很正常的九宫格,唯一的难道就在于“快”。

    前面几关都没有速度限制,所以哪怕耗上一、两年,甚至一百年也可以,只要能解开。但这一关则要求你在二十息之类解出来。

    白得得或许可以在二十息之类解题,但没什么修为,手速不够快,光是把数字填刻上去也来不及。可以说从这一关开始,就不仅要挑战魔修的智力,还要考验他们的实力了。

    “奶奶,你是没解出来,还是手速不够?”白得得问。

    夜有盐汗颜道:“没那么快解出来。”

    “那待会儿我们一起试试,我解,你填。”白得得道。

    白得得的聪慧远远超过了夜有盐的预计,她们两人合作,一直通关到了第八层。

    六、七、八三层里皆藏有不同层次的魔道典籍,但是数量并不太多,据夜有盐说,每艘魔舟上都有这样的藏书层,魔修昌盛的时间不多,典籍也没道修那么浩如烟海,如此分藏各船,分摊下来也就不多了,当然也绝对不算少,至少南草就看傻眼了。

    夜有盐也很兴奋,这么多年她的境界一直停留不前,一是因为魔气渐渐耗竭,二是因为没有更好的典籍。

    白得得看着通往第九层的关卡道:“奶奶,你说通关是一次性的,这一关以我现在的能力恐怕还不能过。”因为白得得是需要传音给夜有盐,再有夜有盐来刻印数字,如此中间就有速度损失。

    “无妨,这已经足够了,你可以看到第八层里面沉睡的魔修已经寥寥可数了,他们以前都是我需要仰望的神。”夜有盐道。

    白得得摸了摸下巴,“奶奶,你知道这魔舟一共有多少层吗?”

    夜有盐摇了摇头。

    “连你都不知道有多少层?”白得得喃喃道,这是不是就说明,根本没有魔修探到过魔舟的终极关卡?

    “炼制这艘魔舟的人可真了不起啊。”白得得感叹道:“开辟一道空间已经是极难的事情。”白元一至今都只摸到了门槛。

    “而这个炼器师,居然在一道空间一道空间的叠加,可说不计其数,这样的人……”白得得想,如果魔修里存在这样的超级存在,道修又是怎么赢了魔修而一统东荒的呢?除非是这个人早就踏破虚空了,大概也只有这样一种可能的解释了。

    白得得又开始犯痴走神了,其后整整五日,她就埋在了那些魔道典籍里。叫人拍手称幸的是,这一批典籍里,居然有几本那位炼器之神的笔记。

    而白得得废寝忘食的时候,杜北生也没闲着,他当然是不看那些魔道典籍的,只一个劲儿地琢磨他当初刹那间领悟的剑意,至于南草,那真是个走狗屎运的。

    南草在元神离体之前虽然也算是个人物,但和家学渊源的夜有盐相比那可就差远了,境界大概就是道修的定泉境和孕神境之比,中间相当于隔差两个数量级。因此他这会儿正不要脸地蹭着白得得的光向夜有盐讨教功法和心得。

    不过一切都在白得得一句高亢的喊话里结束了。

    “我是电,我是光,我是不败的神话。”白得得双臂张开站在书海里正闭上眼睛无比享受自己的自恋,那是一种看谁都能从对方眼里找到自己影子的自恋。

    “这是怎么了?”夜有盐听到声音走出来问道。

    “我找到重新回到灵圃秘境的办法了,奶奶。”白得得笑着跑向夜有盐,猛地抱住她,“我一直以为空间法则就是空间法则,其实不是,其实它是时空法则,时空法则啊!我的拼爹之路终于可以迈一大步了。”

    夜有盐听得一头雾水,什么拼爹?

    白得得兴奋地道:“简单来说,想要从我们已存的空间凭空开创空间几乎不可能,两个空间的叠加很可能会坍塌。所以我才会惊奇于魔舟居然能叠加这么多层,还一点儿坍塌痕迹没有。可是如果是时间就不一样了,时间里有许多的缝隙,我知道这很难立即,可是就像放大我们眼前看到的东西一般,只要能放大到足够大,你就能发现里面是有空隙的。”

    “就拿我们进来的灵圃秘境来说,它就是一处时空裂缝,所以它并不是现在的东荒域,才会灵气那么浓厚。而这个魔舟通向的每一层都是在通向不同的时空缝隙,而时空也不是固定不变的,会转动,会流逝,所以奶奶你第二次出去就发现到了另一个地方,也是另一段时间了。”

    “所以只要能定位我们来的那个时间点,我们就能回到灵圃秘境。”白得得道。

    夜有盐眨了眨眼睛,还是没怎么理解,不过她听出了重点,“那要怎么定位?”

    白得得耸耸肩,“我还没搞清楚,但是炼制魔舟的人是知道的,这是一艘船,时空之船,船所行驶的方向就是岁月的方向,我们只要走到船头,出去的地方就是灵圃秘境。这样的神怎么可能铸造一艘不能返回原处的魔舟,他真是个奇迹。可惜他居然连名字都不留,大神就是大神啊,连格调都这么高,一丝低级趣味都没有。”白得得的眼里闪烁着粉色的星星。

    夜有盐、杜北生、南草都听得云里雾里的,不过没关系,只要知道能出去就好。

    白得得道:“奶奶,那我们先走了,等我想到安全的办法,就来接你。”白得得拉着夜有盐的手依依惜别。

    夜有盐道:“不要把遇到我的事告诉你爷爷。”

    “为什么?”白得得不明白。

    夜有盐苦笑道:“告诉他,不过是徒增烦恼罢了。当初我离开是自己的选择,他应该也痛苦了很久,既然已经是过去了的事情,就不要再翻出来让他为难了。至于我,我什么时候能出去也不知道,我与他之间有跨不过的鸿沟。”

    白得得还是不明白,“可是我觉得你和我爷爷之间最大的问题不是鸿沟,而是你应该向他坦白你的身份,然后两个人沟通交流着解决。解决不了,再离开不是更好?”

    夜有盐摇了摇头,白得得在男女感情上就是个还没开窍的孩子,所以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而对夜有盐来说,如果告诉了白元一真相,她就会失去他的爱,而她宁愿失去他的人,也绝不愿意面对他不再爱她的事实。

    这么复杂的心情白得得当然理解不了,不过她还是向夜有盐做出了保证,绝对不告诉白元一。

    杜北生和南草都发了神魔誓,绝不泄露魔舟的存在。

    南草站在船头问白得得,“那个,我们进来的地方是地底熔岩的上方,我们这一出去会不会就落到熔岩里去了?”

    白得得道:“你当大神脑子被门挤了?出口肯定是安全的地方。”

    “哦。”南草很自然地接受了白得得的答案,智商被碾压后,总是不自觉地盲从。

    果不其然,白得得她们从魔舟出来的地方不再是那处悬崖,而是一个非常隐蔽的山谷。

    “我们得快点儿走到集合点,只有从那里出去,才是咱们进来时的东荒域。”白得得道,“错过了就只能再等一年了,开启时空缝隙需要很大的能量。”

    杜北生应了一声,却听南草在不停地清嗓子,这才想起还有件没解决的事儿来。

    “师傅,你还记得玉怡吗?”杜北生问。

    白得得点了点头,“嗯,有事儿师傅会扛着呢,你不要担心,孙钟他们想杀我们,还用这么低劣的招数,他不找我麻烦,我出去都得找他麻烦。”

    “不是这个,师傅,其实玉怡应该没死。”杜北生道。

    “怎么回事?”白得得来了兴趣。

    原来南草一直都想夺舍,总待在豌豆里也不是办法,他毕竟是个人。只是这夺舍也不是随便就能做的事情,得彼此气场合适,否则容易有后遗症。而南草感知到他和玉怡算是比较契合的,就给杜北生密语传音出了主意。

    玉怡的死,只是南草帮她制造的假死态,就等着他去夺舍了。

    若是换了旁人,白得得还得犹豫一下,可是孙钟的人她就没什么同情心了,而且这件事还可以反过来用来收拾孙钟,他出去后肯定要说白得得她们杀了玉怡,如果玉怡活生生地出现在众人面前呢?

    这主意反正不坏。

    “可是你夺舍了玉怡,怎么能保证不露出马脚?”白得得问南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