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神背后的妹砸 第三十二章

时间:2018-05-04作者:明月珰

    ,!

    剑意不同于修为, 修为是日积月累的累加, 但对剑意的领悟,有些人终其一生也未必能有。

    杜北生有个好师傅,他师傅虽然自己修为极差, 却领悟出了云见真的“诛源”剑意, 可以反复使出来让他参悟。

    虽然杜北生修习的是寂灭剑, 自有其剑意, 可能参悟各家剑意,也能大幅度提升他对剑道的领悟。

    自打看了白得得模拟的云见真的剑意后, 杜北生就陷入了沉思,继而废寝忘食地练起了他的“寂灭亡”, 这才是寂灭剑里真正的攻击招式。

    当然杜北生也没忘记叮嘱白得得,“师傅,你别惯着南草,你得先将修为提升, 否则进了灵圃秘境, 不能自保。”

    这个却是不用担心的, 操心白得得性命的人大有人在。

    这日于万山领着剑灵门弟子来到灵圃秘境入口时,私下将白得得拉到了一边,交代了一些经验,然后又给了她一个护身戒。如遇危险,这枚戒指释放出的防御罩能护住她性命, 不过只能使用三次, 但只要白得得不作死, 在种灵境的秘境里应该足以自保了。

    因为种灵境弟子也是未来七宝宗的生力军,所以他们进入灵圃秘境之前,七宝宗的宗主顾渊海也来了。

    “此处秘境是我宗先辈无意间发现的一片时空碎片,里面有机遇也有挑战,有许多灵花异草,还有奇矿,迄今为止还有些神秘的地方是从没被人发掘过的。尔等进去之后,要尽力寻获自己的机缘。你们在里面得到的草药、矿石都可以拿出来售给宗门赚三分,相信对积分的重要性已不必我来说了。”

    七宝宗的积分可以用来在门派里兑换丹药和法器,以及其他必备物资,同时若想修习绝学,也只能用积分交换。毕竟丹药可以去外面用灵石买,绝学却不能。

    白得得早就对七宝宗的绝学流口水了,她看过的书很多很多,但是各派绝学却都没看过,连得一宗的都没看过,她爷爷就拿绝学当胡萝卜吊着她往前走呢。

    本来白得得进入秘境,是可以像于万山交代的那样,找到他以前发现的那个藏身所,在里面躲够三十日就出来,无功无过,至少不用死,她什么资源都不缺,所以也不用像普通弟子那样为了修行而拼命。

    只可惜白得得现在也有想要的东西。

    自从白得得确定了自己的道路之后,就一心想看看七宝宗神器门的绝学——七宝神卷。七宝宗是以炼器而立宗的,开派圣祖是炼器之神,所以七宝神卷里很可能有关于空间法宝的心得。

    所以白得得为了让她爷爷进步,方便她拼爷,也是需要赚三分的。

    “还有什么问题吗?”顾渊海问道。

    众弟子都没有问题,只有白得得一个人出声道:“宗主,请问我可以看看各类药材、矿石的积分收购价吗?”

    白得得想着三十天的时间有限,当然得什么贵找什么东西,算一算谁的性价比最合适,只是她这种自信搞得那秘境跟她家开的似的。也不想想,那些灵药都是有缘才能遇到的。

    白得得的话音一落,开田境经历过灵圃秘境的弟子就有开始撇嘴的了,最后甚至还开了一个盘,赌白得得能赚得多少积分出来。最歧视人的是,还有人投注给“0”分的。

    顾渊海倒是没为难白得得,毕竟白元一的面子还是很好用的,很快就有人将积分表拿来递给了白得得。

    白得得道了声“多谢”,秘境开启之前,她就一直低着头在研究。

    灵圃秘境每年开启一次,持续一月,需要七宝宗的五门长老共同发力才能维持秘境之门不会关闭。

    这种秘境得一宗也有,白得得只听过没见过,没想到一进去之后,她就被随即传送到了一处荒原,四下一个人也没有,杜北生也不知踪迹。

    白得得心里有些忐忑,她长这么很少一个人出门,上次一个人出去就碰到了宁凝,被羞辱了好一顿,并不是令人愉快的回忆。

    好在,南草跟了进来。南草虽然并非种灵境,但他乃是魔修,现在又是元神体,强行自封修为也就跟了进来,只是又变回了一粒不起眼的小种子。

    南草看到此处小世界后,贪婪地嗅了一口,“好浓郁的灵气啊,难怪七宝宗能屹立这么久不倒。”草魔被封印前七宝宗就在了,他如今解开封印七宝宗都还在,也的确是常青树了。

    白得得是第一次来这种小世界,对此十分好奇,“我看书上记载说,东荒域的灵气在日渐枯竭,可是为什么这里灵气却如此浓郁,难道所谓的小世界并非是东荒域的一块?”

    白得得以前一直以为所谓的秘境不过是各大宗门圈定出来的禁地而已,以供各派弟子历练。

    草魔这个千年前的老古董所知也不多,他成日就只知道转化灵气,这会儿也是见猎心喜,卯足了劲儿地开始转化,妄想能超过白得得吐纳的速度,他就能在这片小世界给魔种复苏提供机会了。

    不过七宝宗毕竟是第一仙宗,它的吐纳功法十分了得,白得得随时都在运转七宝功,只愁草魔不够努力,压根儿不怕他污染灵气。以现在这般浓郁的灵气来算,等她出去的时候,损失的生命本源就能补回来了。

    白得得一边走,一边给杜北生做记号,以方便两人能相遇。

    只是也不知这小世界到底有多大,白得得走了小半天了,也没走出这片褐色的荒原,也没见到任何其他的七宝宗弟子。只是才感叹完,白得得就见不远处出现了人影。

    人影渐渐明朗,来的有两人,走近了一看才发现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领头的就是孙钟,他身边是他的小情人。之所以说是小情人,乃是因为孙钟已经和瀚海宗的某个长老孙女订婚,当然这是白得得平时听来的八卦。

    “是你。”孙钟看到白得得眼睛就一亮。上一次被杜北生打败,乃是他平生最大的耻辱,这一次他早就打定主意要在灵圃秘境里报仇雪恨。

    杜北生那边已经有人去招呼了,至于白得得因为她爷爷的缘故,他身边那些人都有所顾忌不敢动手,就是孙钟也被家中长辈敲打过。

    不过不弄死她并不表示没有其他法子玩弄她,孙钟此时见到落单的白得得,心里就是一喜。说不得白元一这孙女儿生得也确实漂亮,如果不是性子太惹人厌,玩一玩还是可以的。

    白得得一看见孙钟就觉得辣眼睛,懒都懒得理他。

    “白师妹怎么一个人?你那小弟子呢,我还说如果再遇上他,这一次他可没那么容易逃掉了。”孙钟笑看着白得得道。

    “手下败将而已,逞什么威风?”白得得道。

    孙钟就说她嘴贱嘛,本来想放她一马的,但现在可都是她自讨的。孙钟对旁边的玉怡使了个眼色,玉怡嘟了嘟嘴,不乐意地往旁边走去给孙钟放哨去了。

    “哦,是吗?那你可别被我捉到,想一想让你那小徒弟叫我一声师公,也挺有意思的。”孙钟笑得有些□□。

    南草在白得得的荷包里倒吸了一口冷气,嘀咕道:“呀,原来你们修道之人比我们魔修还不讲究,光天化日,幕天席地居然就要……”

    白得得虽然听明白了孙钟的意思,但经过南草提醒才知道他是心存那种龌蹉,这可就棘手了。这会儿拼爹也没用,白得得只能拔腿就跑,虽然有点儿丢脸,但总比被欺负好。

    可是白得得没有修炼过任何身法,眼看着就要被孙钟给追上了。其实孙钟要捉她很容易,现在不过是逗着猎物玩而已。

    南草还在一旁气白得得道:“你们道修就是弱,什么都要靠功法,不像我们魔修,咱们就是练身,也没那么多讲究。老子我一双腿,速度练得比闪电还快,要不然我能从云见真手里跑得掉?”

    白得得却是没理会南草的火上浇油,如果这时有人从天上往下看,就能发现白得得跑的并非直线,瞧着像是吓傻了没头苍蝇似的,但实则却是很有章法。

    等孙钟觉得捉弄够了白得得,看她跑得气喘吁吁,鼓囊囊的胸脯上下起伏,粉颊生春后,身体一热伸手快如闪电地向白得得抓去,却发现,白得得突然就失去了踪影。

    孙钟环顾四周的荒原,视线里只看得见玉怡,白得得却是凭空消失了。“看见她了吗?”孙钟对玉怡喊道。

    可是玉怡似乎对他充耳未闻,孙钟有些恼怒,走上去就想抓玉怡,却发现他的手伸过去之后,玉怡却并不在,再回头玉怡已经换了个地方继续背对他而立。

    南草站在外围,目瞪口呆地看着孙钟跟没头苍蝇一般伸手在空中乱舞,明明白得得就站在他面前,他却像没看见一般,“他这是怎么了?天哪,这是邪术,我就知道你们道修没一个好的,居然还自称正派要灭我们魔修,天知道我们才是最老实的。”

    白得得骂道:“没见识。这是阵法,懂不懂?什么邪术?”白得得来秘境之前当然不可能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杜北生身上。所以她身上带了不少宝贝,没见她背后背那么大一包袱么?白得得刚才跑步的过程中,已经将阵旗扔了出去。

    “什么阵?”南草问。

    “如意四象阵。”白得得拍了拍手里的灰尘开始离开。

    “听着好像很厉害啊。”南草这种土包子,没看过什么书的,就是容易被名字忽悠道。

    “很简单的阵法,聪明人一看就能破解,不过他么,困他一个月没有问题。”白得得道,“不过我也没那么狠心,给他留了个生门,他就是挨着试一个月也能出来了,刚好赶得上秘境关闭。”

    南草心里对白得得的认知可是提升了不少,他原本以为这小丫头进秘境就是来送死的,没想到居然是这么样个人物。

    “主人,好厉害啊,刚才人家以为你都要被……”南草本来挺希望能看一出活春0宫的。

    白得得哪里能知道南草的猥琐,只得意道:“这就叫知识的力量懂不懂?凡事都得动脑子,只知道打打杀杀的那是粗人。”

    南草赶紧道:“还是主人格调高,最清纯不做作。”

    白得得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道:“把你刚才说的魔修练体法则跟我说说。”跑太慢的确不利于逃命,而且刚才跑得太过狼狈,白得得觉得有碍观瞻,不够仙,这会儿开始自我反省来着。

    南草道:“主人是道修,我们魔修法则你用不了。”

    “你说说看。”白得得道。

    南草的练体术其实很浅显,他就是个初魔,之所以能溜着于万山走,那不过是因为他乃是老不死的上一辈的魔修,但并不表示他就有多能耐,所做的不过是逃命而已。

    所以南草也不藏私,叽里呱啦地说了一通。

    白得得总算大致理解了魔修与道修的区别。道修修心,引万物之灵,施展神通。而魔修练体,是攫取万物之灵为己所用。

    所以修道者认为魔修有干天和,而魔修则必须和道修抢夺灵气,彼此都视对方为仇寇,归根结底就是对天地母气的争夺。

    像以前的白得得那般无法开启气机修行的人,就可以选择练体,但那就是魔修之道了。只是如今道盛魔衰,练体的人少了罢了。

    白得得试着按照南草的练体术淬炼自己的筋骨,倒也有些功效,至少一个时辰走下来已经不觉得累。

    “你居然能淬体?”南草再一次惊讶了,不过想想也是,白得得都能吐纳魔气,能引魔气淬体也就不是个事儿了。

    白得得道:“我感觉你这练体术有点儿低级。如果按照我们道修的功法,费了这么多劲儿,日行千里都不是个事儿了。”

    南草嘟囔道:“我们魔修起步是比较慢,但是我们基础打得扎实啊,等我们真正的成长起来,你们道修就不够看了。你也不想想,我们魔修先天人少,最后能和你们道修干得天昏地暗,差一点儿就统治东荒了,这就是我们后期的能耐。”

    白得得“嘁”了一声,“你都成老不死的了,我看也没多厉害嘛。”

    南草不忿地道:“那是我的练体术不行,我的天赋是魔修里最差的那一等,也没遇到高明的师傅,都是自己胡练的。”

    白得得脸上不显,心里却一惊,天赋最差没师傅指导的都能溜着于万山玩?看来魔修的术法也值得参看参看。只是上一次道魔大战,魔修几乎全灭,魔道的传承也就此断裂,倒是不好找这方面的书。

    走了一会儿之后,南草忍不住问白得得,“你怎么一直在这一片地方打转啊?”

    “宗内的积分收购表里有写褐母金,这种矿的诞生需要消耗大量灵气,所以四周皆成荒原,咱们站的这片地下面应该就有。”白得得道。

    这个道理,对矿石属性了解的人都能知道,白得得是所学甚杂,因此也知晓,不过很多事是你知道,却不一定找得到。

    “哦。”南草敷衍了一声。

    白得得却换了种语调,仿佛哄小娃娃一般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在这一块打转吗?”

    南草表示不知。

    白得得道:“因为我发现有人找到了褐母金却不告诉我,你说我该怎么惩罚这样的人呢?”白得得拿出带的除草剂,将南草元神寄居的那粒种子作势就要放进去。

    南草惊吓地道:“你怎么知道的?”南草所修是草木之术,草生于土,对地下的东西格外的敏感。

    “因为走到这一片时,你转换魔气的速率明显有一个波动。”白得得道。

    “这样也可以?”南草无语了。他转换魔气几乎已经成了本能,就好像人的呼吸一样,呼吸的频率骤变那肯定是遇到什么事儿了。

    白得得其实对此有很多猜测,不过是挑了褐母金来诈南草,没想到一诈就准。

    南草不得不流着泪帮白得得指明了褐母金所藏的地方,他原本还是很有敌我之分的,坚决不愿帮修道之人,白得得得到的东西越多,那他们魔修得到的就少,所以他才闷不吭声,结果却遇到了这么个人精。

    虽然南草给白得得指明了褐母金的位置,但因为它们一般是深埋在地下十丈之下,白得得怎肯做那矿工,不过是在脑子里记下了具体位置,就继续往前走了。

    “你不挖吗?”南草不解地问。

    白得得道:“你看本仙子这样子像是挖矿的吗?等遇到小徒弟,让他来挖。”

    南草喃喃地摇头,“女人。”

    白得得的当务之急还是用南草的练体之术来淬体,因为她发现她的生命本源自从被阴阳修容花给消耗后,她原以为只要灵气补充起来就能补充本源。却没想到灵气丰郁之后,却是进入她的混沌海,而并非滋润她本体。

    而魔修的练体之术却让白得得有了新的认知,魔修似乎就是在夺取万物之源而强大自己的本源。不管白得得的猜测是否正确,她只能去试一试了。

    不过因为阴阳修容花的关系,白得得即使是练体使用的也不是魔气,而是阴阳混溶之灵。这本身就要经过几次转换而让速度慢下来,再加上南草的练体术太低端,白得得不得不一路走一路想怎么去完善那练体术。

    当然有草魔这么个天生寻宝专家,白得得遇到奇花异草的几率也就高多了,只是她都没办法采摘,那些东西不是身在险处,就是有异兽守护。

    杜北生重新遇到白得得时候,她正在一处泉边濯足。

    “师傅!”杜北生瞧着那背影像极了白得得,便如遇到亲人一般奔了过去,他这一路的九死一生都没放在心上,最担心的就是白得得一个人有没有被人欺负。

    白得得听见杜北生的声音就转过了身去,只见杜北生满身血污,衣衫褴褛地跑了过来。

    杜北生才跑到白得得跟前,就倒了下去。最后的记忆便是泉水里那双玉足,洁白无瑕,脚趾晶莹,好似玉莲花一般。

    杜北生年纪也不过才十二,对男女之事即使早熟也不过一知半解,对白得得有十分敬重,根本不敢有任何亵渎之心,昏迷前一双眼只盯着那双脚却也是奇怪。

    而白得得见杜北生昏倒,不由吓了一跳,赶紧伸手搭上他的脉搏,“呀,他伤得这么重啊?”

    体内灵气几乎耗尽,混沌海似乎也受了重伤,这是有人要灭他的道种,比杀人还更可恶。

    白得得将杜北生抱到旁边大树下躺下,走到附近去替杜北生采药。她爹白圣一是丹医双修,白得得从小耳濡目染也懂一些医道,至于草药么,她看过那许多药典,自以为也是认得的。

    等真开始辨认草药时,白得得才意识到,纸上谈兵果然误人,得费很大的劲儿才可从一堆草木里寻到需要的草药。因为书上或玉简里记录的草药图像,多半是开花之际,因为这个特征最明显。

    但实际采药时,这草药很可能并未开花,就须得尽力辨认了。还有不同草药的年生也不同,这个辨认起来也费力。

    当白得得正不确定地拿了一株芙蓉叶在眼看时,南草卖弄道:“这是十年生芙蓉叶。”

    白得得又拿起一堆长得十分相似的草药,“这里面哪一株是‘血见愁’?”

    南草轻易地就指了出来。他修草木之法,对草木本就十分熟悉,而且一个小魔头,也没个跟班什么的,受伤了之后都要自己采药疗伤,因此对草药更是熟悉。

    白得得却是找到了廉价劳工,指挥着南草帮她辨认草药。

    只是这草药采到之后,还得炼制成丹,哪怕就是不能成丹,也得成药这才有最大功效。何况杜北生伤得那么重,白得得手里一时没有珍奇草药,用这些普通草药只能靠炼丹激发药性才有用。

    面对一大堆草药,白得得就是抓头发了。炼丹的过程她全都懂,但炼丹并不是有说明手册就能练的,其中的道道和感悟生手是绝对无法成功炼制丹药的。哪怕是白得得的爹炼丹的成功率也不会超过百分之五十,而且越是高级的丹药,成功率越低。

    白得得眯着眼睛想了想,南草刚才实在是太配合她了,这可不符合老魔头的性格,想到这儿,白得得道:“南草,你会炼丹吗?”

    “嘿嘿。”南草猥琐笑道:“略懂,不过……”

    “不过什么?”白得得问。

    “不过主人也知道,这炼丹不是一天半天就能成的,虽然主人学究天人,天赋惊世,可是这炼丹靠的主要是熟练度,所以南草也帮不了你。”南草道。

    “那要怎么办呢?”白得得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