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神背后的妹砸 第三十章

时间:2018-05-04作者:明月珰

    ,!

    白得得却完全没把这当回事儿, “怎么, 长大了就不许亲了?你长再大,还不得是我徒弟。”其实白得得是可怜杜北生从小成了孤儿,像亲亲, 拥抱这种亲人之间的温情从没享受过才亲他的, 心里完全没有任何杂念。

    杜北生也不再纠结这些, 只是默默地将头转了过去, 耳根上的红色好半天才消失。

    逛完大集后,白得得并未带杜北生回七宝宗, 反而是乘船去了对岸,想要去找那条洪涛河。

    白得得以前从没逛过大集这种类似的地方, 好比出身富贵吃惯了高档酒楼的人哪里会去夜市吃街边摊。而像破烂这种东西白得得以前就更是看都不会多看两眼,这次要不是杜北生站在田月柄的剑摊边不肯走,白得得也不会发现这些断剑。

    一连半个月,杜北生就在洪涛河边来回走, 不停地将上游冲下来的破铁断剑捡起来, 渐渐地已经堆成一人高的小山。

    而白得得则坐在小山堆前挑挑拣拣, 继而在自己的小本子上写写画画。

    杜北生抱着最后一堆铁块回来道:“师傅,这次洪水冲来的铁块弟子都已经捡完了。”

    白得得“嗯嗯”了两声,没再回答。

    杜北生好奇地探过头去,却见白得得面前摆了一柄拼接完整的剑。“师傅,你居然拼成了一柄剑!”这话惊奇多过疑问。

    须知要从这小山似的几万片的铁堆里将残片挑选出来, 再拼好一柄事先不知道图纸的剑可谓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白得得居然做到了。而且杜北生看那柄剑, 里面还有好几片碎片比他的小指甲盖还小,也难为白得得能找出来。

    白得得叹息道:“也就拼出了一柄完整的剑。不过这堆残片上的炼器手法还有器纹有不少值得借鉴的地方,好些图案我听都没听过。把这柄剑装起来,找机会给爷爷送回去,他看了估计能有一些感悟。”

    “师傅有什么感悟吗?”杜北生问。如果白得得没有感悟的话,以她的大小姐脾气怎么可能在这鸟不生蛋的地方窝半个月,还勤勤恳恳的一点儿抱怨没有。杜北生有时候都想,如果他师傅能把对这些“旁门左道”的精力放到修行上去,只怕早就大放异彩了。

    白得得笑嘻嘻地摸了摸下巴道:“有那么一点儿,小徒弟你有福气了,这些残片里大部分都是断剑,我一直琢磨着给你量身打造一柄剑,就是缺了一点儿灵感,现在可不用愁了。”

    杜北生惊喜地道:“是让白长老给我炼制吗?”据杜北生所知,白得得虽然懂炼器,但自己可是从没炼过器的。

    白得得白了杜北生一眼,“这么低级的法器,我爷爷才不屑出手呢,估计是让宏一哥哥代劳。除非……”

    “除非什么,师傅?”杜北生问。

    白得得不想给杜北生希望然后又毁掉,只道:“没什么,我宏一哥哥也是少有的炼器天才,就比我爷爷差那么一点点。”白得得比了个姿势,拇指和食指之间的缝隙都快合拢了,“所以能让他出手也是很不错的。”

    杜北生当然不敢挑剔,他原本一乞丐孤儿,如今能有这番际遇,已经是上苍垂怜。

    白得得和杜北生回到七宝宗的时候才想起来樱梅楼酒窖有魔物的事情被她给搞忘了,白得得捶了捶自己的脑袋,赶紧去见了于万山。

    于万山听了之后,神情变得十分严肃,却也刺了白得得一句,“你这心可真够大的,这么大的事儿都能忘记?”

    白得得自知理亏理亏不敢说话。

    “你可知道,一旦让魔道余孽复兴,咱们东荒域的黎民百姓要遭受多大的灾难?”于万山训斥白得得道。

    “门主,魔道只是和我们的修行方式不同而已,我们炼心求道,他们练体求长生,殊途同归罢了。”白得得忍不住反驳了一句。她以前也是视魔道为仇寇的,可是自打她能吐纳魔气之后,对这世界就有了一番新的见解。

    魔、道互为阴阳,未必就有好坏之分,就好似,日月也没有好坏之分。

    于万山被白得得气得胡须直颤,“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你是没经历过大灾,才敢这样说话,等你的亲人也遭了魔手,你就有切肤之痛了。”

    白得得看于万山眼睛都红了,也不敢再说话。

    于万山拂袖而去,召集了门下精英弟子同赴文宝岛,白得得领着杜北生也匆匆地上了船。

    “你跟着来干嘛?”于万山黑着脸问白得得道。

    白得得赶紧道:“门主,除魔卫道人人有责,弟子也想尽一份心力。”其实白得得哪里是想尽什么力,就她这修为,一点儿攻击力没有,只有送死的份儿。不过她天性好奇心旺盛,要不然也不会为了洪涛河的废铁而忘记了这等大事。

    于万山听白得得这么一说,对她的脸色才好了一点,“你不用去了,就你这修为,去了也是送死,留在山上安心修行吧,将来等我们这一辈老了,除魔卫道的事儿就只能你们扛起来了。”

    白得得道:“正是因为这样,弟子才更要跟去看看,见识过魔物,今后才好对付。”

    于万山可懒得理会白得得,结果却见白得得双手合十放在胸口,“门主,求你了,就让弟子去看看吧,弟子会保护自己的。”

    于万山正要说话,那边却有人唤他,他也就顾不得白得得了,白得得拉着杜北生走到了船上的角落里,这是铁了心要赖着去观战了。

    杜北生却是知道白得得的心思的,她肯定是为了魔气去的,那日她从酒中吸纳的魔气早就用光了,又在洪涛河边耗费了大量心力,头发越发枯黄了。像白得得那么爱美的人,怎么受得了这个,所以她不想修炼都得修炼了。

    白得得和杜北生刚藏到人群里,顾晓星就御剑到了。她朝于万山行了礼道:“师叔,师傅听闻师叔要去文宝岛除魔,特让弟子前来尽一份心力。”

    于万山连声道好,“长老这是想磨砺你,不错。”

    原来顾晓星天赋了得,又得了星辰剑认主,便由七宝宗的太上长老,孕神期的大能收为了关门弟子,虽然也属剑灵门,平日却并不怎么在剑灵门出现。

    顾晓星是天生的焦点,她一出现,所有人的眼里就再也看不进其余人等,白得得一边撇嘴,却也一边忍不住羡慕嫉妒恨地打量顾晓星。

    于万山领着弟子到了樱梅楼时,高陆洲恭敬地将于万山迎进了酒窖。只有高行云落到最后,走到白得得边上道:“你就是给顾姑娘提鞋都不配。”

    这话不是密语传音,周围隔得近的人都能听到。高行云这是故意的。

    白得得瞥了高行云一眼道:“你追不到顾晓星就跟我这儿撒气呢?你当本姑娘是好惹的呀,你个忘恩负义的无耻之徒,信不信我把你写的纸条发给大家看啊?”

    高行云黑着一张脸瞪着白得得,“你要是不怕死的话……”

    杜北生一步跨到高行云和白得得中间,握着拳头,恨不能一剑刺穿高行云的心脏,可他在高行云眼里不过蝼蚁一般,哪里看得上眼,只不屑地哼了一声。

    白得得抬手上下抚着自己胸口,低声念叨,“我不生气,我不生气,生气长皱纹。”

    杜北生低声道:“师傅,弟子一定会努力修行的。”

    白得得摸了摸杜北生的脑袋,“嗯,以后就拿他当沙包。”

    却说酒窖开启之后,白得得走在最后,才到门边,就嗅到了空气中浓郁的魔气,她赶紧运转七宝功,吐纳魔气。

    那魔气外泄的裂缝上,上次高陆洲已经请了一道封魔符,可如今白得得再看时,那上面已经贴了厚厚一本封魔符了,这会儿那些符纸正沙沙作响,颤颤巍巍的仿佛就要脱落。

    于万山抬了抬手,周遭的弟子立即散开成了一个包围圈。只有顾晓星持剑立在于万山的身边,昏暗里她的星空裙上星辉点点,美得神秘又梦幻。

    杜北生察觉到白得得的走神,拉了拉她的袖口,白得得才回过神来看向于万山,他的剑尖一指,那裂痕上的封魔符就掉了下来。

    刹那间,魔气外涌,白得得毫无所觉,身边的杜北生却一下就僵直了背,于万山吼道:“封印大门,不能让任何魔气泄露出去。”

    立即有守在门外断后的七宝宗弟子用封魔符将大门封印。

    顾晓星道:“于师叔,这里没有任何灵气可用了。”

    这就是魔道的可怕,魔气一出,污染了灵气,就再不能被修道弟子所吐纳,杜北生一直在运转得一心法,魔气一涌出来,心法骤断,所以才会大骇。

    “所有弟子从灵石汲取灵气,守住阵法,不要慌乱。晓星,我攻击这道裂缝时,你注意戒备,不要放过任何从里面逃出来的东西。”于万山道。

    顾晓星点头称是。

    白得得和杜北生这种编外弟子当然不知道怎么守阵法,只能站在远处观望。

    于万山的剑上光芒耀起,一剑朝裂缝攻去,那道裂缝应声向四周蔓延出蜘蛛网似的裂缝。于万山心道糟了,他太过托大,以为自己能除掉这背后的魔物,谁知道这封印处如此牢固,他一剑轰击也不过出现裂纹,可见当初封印这魔物的前辈有多强大。

    于万山对顾晓星道:“赶紧传语太上长老,请他前来相助。”

    顾晓星紧绷着俏脸点了点头。

    白得得低头对矮小的什么也看不见的杜北生道:“糟糕了,这背后的魔头好像很厉害。”

    蜘蛛网似的裂缝出现后,于万山即使想停手,里面的魔物也会挣扎出来的。果然很快那些裂缝处就生出了草来。

    先是一个嫩芽,继而是一片嫩叶,嫩叶逐渐长大,仿佛海草般蔓延开来。

    于万山和顾晓星挥剑斩去,那些海草被斩断后,只滴下几滴血来,可是草却疯狂地越长越多,直到裂缝最终全部碎开,露出一个大洞来。

    “他爷爷的,老子终于出来啦,桀桀。”

    白得得闭了闭眼睛,那魔物生得实在太丑了,就好像脸被铁锤砸过一般,成了个圆饼,鼻子凹陷了下去,在脸上只留下两个黑洞,那是鼻孔。

    草魔一出来看都没看于万山,却向顾晓星摸了过去,流着口水道:“哇,这妞长得真俊啊,爷爷我一出来就要洞房啦,桀桀。”

    “无耻。”顾晓星柳眉一竖,星空剑疾刺而出,于万山也从背后攻去。

    草魔的头发全数化作了海草,向于万山缠去,自己的手去朝顾晓星的剑夺去,“哟,了不得啊,亚圣级的剑,可惜修为太差,不如让相公我教你啊。”

    白得得受不了的抖了抖肩,“嘶,真猥琐。”

    前方混战起来,杜北生从缝隙里看到了一头海草的草魔,以一敌百,居然还能不落下风。

    “快尝试用你的剑齿草转换灵气,看看行不行。”白得得道,这可是大好的磨砺机会,被魔气污染的灵气,与灵气匮乏又不同,端看剑齿草够不够贱命了。

    杜北生锻炼剑齿草的时候,白得得也在飞速地吸纳魔气,好在如今没人有空闲注意她这个方向,否则其他人察觉不到,于万山估计能察觉出异样来。

    能吸纳魔气的,在修道者看来那就是魔物,白得得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只能偷偷吸纳。

    那草魔和于万山缠斗不下,“桀桀”一笑,“老子不跟你打了,这妞先记下了,老子下回再来娶。”草魔说完就开溜,于万山和顾晓星前后夹击,灵剑门的弟子也渐渐合拢了包围圈。

    草魔东窜西走,一个不小心就落到了白得得不远处,他眼睛一亮,大声道:“呀,这儿还有个大美人。啊,甜滋滋的,比刚才那个还好。哎呀呀,你们什么门派啊,这么多大美人,老子都不想走了。”

    虽然草魔丑得让人不忍直视,但他嘴巴实在太甜了,尤其是居然说她比顾晓星还美,白得得就高兴得有些找不到北了,再然后就被草魔一把抓在了手里。

    “师傅!”杜北生惊叫,拔剑就砍,可他哪里追得上草魔。

    于万山心里一惊,好生懊恼,他那会儿只顾着安排除魔事宜了,完全忘记了白得得的存在,没想到这丫头真的混进来了,这不是拖后腿吗?

    白得得被草魔抓在手里,剑灵门的弟子投鼠忌器,生怕剑气伤着她了,只眼睁睁看着草魔即将破门而出。

    白得得却是觉得刺激多过害怕,这可是七宝宗的地盘,如果就这么被个小魔头嚣张地把她掳走了,七宝宗就别叫第一仙宗了。

    所以白得得深吸了一口魔气,只觉得其中的生机之旺盛,简直堪比灵花异草,她脑子里灵光一现,开口道:“你是先锋魔吧?”

    先锋魔可不是打仗的先锋,他们只是魔神复生之前的先驱,主要的责任是将天地灵气化为魔气而为后面的魔物复生提供能源。

    “小丫头知道得不少嘛,知道太多的人都活不久你晓不晓得?”草魔抬手就去掐白得得的脖子。

    却在这时,空中一道凌厉剑气袭来,草魔不得不放开白得得,尖叫着开始逃生。

    剑灵门的弟子则齐齐高喊,“太上长老。”

    原来是顾晓星的师傅,七宝宗的云见真到了。太上长老真不愧是太上长老,剑气之凌厉,一剑就破了草魔的法。

    其实这草魔本事并不大,可天生奇异,受伤之后,肢体立即断掉然后迅速再生。所以他攻击虽不强,但于万山和顾晓星却也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但云见真一来,直斩草魔的本源,草魔立即吓得屁滚尿流地开始逃窜,一边逃一边嘴上喊着,“那两个美人我记下来,过几天就来娶。”

    真是死性不改。

    而同一时间白得得被草魔扔在地上后就在原地发愣,她是震惊于云见真的剑意和剑道。像她们这个层次的修者是很难见到孕神境大能出手的,每见一次都能有巨大收获,当然这也得看个人领悟。

    白得得嘴里喃喃道:“原来剑还可以这样。”

    杜北生见到云见真出手后也愣了片刻,回过身后才飞速地跑到白得得身边将她扶起来,“师傅,你没事吧?”

    白得得摇了摇头,心神还沉浸在云见真那惊天震地的一剑上。孕神境虽然只比筑台境高了一层,但却已经开始修炼元神,实力强了不止一倍。草魔的本领是生生不息,却硬是被斩断了生机。

    杜北生见白得得魂不守舍还有些神叨叨,也不敢打扰她,只一路扶着她回了七宝宗。

    眼看年关就要到了,这可是种灵境弟子的大关卡。年尾时,七宝宗会开启灵圃秘境,这个秘境只有种灵境弟子能进入,其间异常凶险,每年能活着从里面出来的弟子只有十之二、三。

    杜北生不解道:“师傅,既然这么危险,为什么还要让种灵境弟子都进去啊?”

    白得得道:“这是优胜劣汰。咱们修道修心,自己嫌弃自己弟子总不好说出口,借由灵圃秘境,机灵不够,气运不够,修为不够的弟子自然就被淘汰了,不用出来浪费粮食和灵石了。于是资源就能集中分配给精英弟子了。”这种培养弟子的方法虽然残酷,但不得不说十分有效。

    “七宝宗的法子也太残忍了。”杜北生道。

    “咱们得一宗也是这样的。”白得得道,“修道本就是优胜劣汰的道。那些站在最顶上的人,说是道也可以,说是魔其实也不错的。”当然这话可不是白得得这年纪能感悟的,都是她爷爷白元一平日念叨的话。

    “那你怎么办?”杜北生问白得得,白得得的修为不仅没涨,还被阴阳修容花还得节节倒退,进入灵圃秘境只有死路一条。

    白得得捧着脸不无惋惜地道:“要是我能养个草魔就好了。”那魔气就不用愁了。

    白得得最近发现,阴阳修容花不仅龟毛挑剔,而且食量实在太大,她的灵气供养完全不足,所以被其耗费了生命本源 ,再这么下去,她就得未老先衰,然后英年早逝了。

    “对了,那个草魔最后怎么样了?”白得得问杜北生。

    杜北生发现他师傅走神的毛病非常厉害,除魔那么危险刺激的时候都能走神。“太上长老一剑斩杀了草魔之后,却被草魔的元神溜走了。如今七宝宗开田境以上的弟子全数出动寻找草魔去了。”

    元神没死的话,草魔就能夺舍,那可不是好事。因为云见真也发现了草魔的性质,这样的初魔不除,任他将灵气变为魔气,魔道就要重兴了。

    白得得捧着下巴开始沉思,草魔虽然元神逃脱,但是离体之后会渐渐削弱,所以他必须尽快找到可夺舍的躯体,想来是跑不远,指不定还在文宝岛上,又或者,到了七宝岛。

    白得得越想越觉得可能,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当然白得得并不是唯一一个这么想的人,云见真已经让人将七宝岛拉网似地排查了一遍了,但是毫无草魔的消息。

    白得得起身对杜北生道:“走,咱们去樱梅楼。”

    两人路过那片朱丹果林时,闻人美父女已经不知所踪,想来是找白得得的爹白圣一去了。

    到了文宝岛,白得得先去了樱梅楼的酒窖,那里魔气尽除,上一次走得匆忙,白得得没来得仔细观察,这一次仔细看过之后,才发现上辈大能是以符阵封印的草魔。

    那符阵前后共九重,一重比一重复杂,理论上将即使是大罗金仙来也未必可以破墙而出,但偏偏被草魔这魔道中的初魔给找到了一丝破绽而破掉了。

    其实也不是草魔脑子聪慧而找到破绽的,他完全是在拿他旺盛的生命力一次又一次地试出来的,这是最笨的办法,但只要时间够久远,最终也能成功。

    “乖徒弟,你看看,这草魔是不是有点儿像你的剑齿草,虽然弱小,可是生命力却是最贱的,哪怕毫无生气都能被他找到契机破土而出,这封印非常牢固,其他魔道大能都破不开,却被这草魔最先找到了破绽,所以你一定不要妄自菲薄。”白得得道。

    杜北生自从开始练寂灭剑打败了孙钟之后就没妄自菲薄过了,只有他师傅时不时就想安慰他“弱小的心灵”。

    “师傅……”杜北生本想辩驳一句,却发现他师傅又开始走神了。这也是跟在白得得身边久了之后杜北生才发现的,她师傅的“走神功”非常厉害,一走神就完全不受外物干扰了。

    “你师傅在干什么?”高行云在杜北生背后问道。他进来不久,一见白得得就开始讽刺她,结果这位大小姐居然一声没吭,实在不是她的做派,所以才转头问杜北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