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神背后的妹砸 第二十七章

时间:2018-05-04作者:明月珰

    ,!

    高陆洲道:“是啊, 老朽也是纳闷儿。仙子如能为老朽解惑, 老朽定当有厚赠。”

    白得得低头对杜北生道:“你给老爷爷报个价吧。哎,师傅这也是龙游浅滩了,如今居然沦落到了需要人赠送的地步了。”白得得又开始唉声叹息, 想当年啊她白得得都是送人家灵石的主。

    杜北生拉着白得得的袖子道:“师傅你有几成把握啊?”

    “七七八八吧。”白得得道。

    杜北生便朝高陆洲比了比手势, “一千下品灵石。”

    高陆洲愣了愣, 白得得觉得十分丢脸地捂了捂脸, 然后朝高陆洲道:“算你们捡便宜了,我这小徒弟没什么见识。”

    高陆洲笑道:“好好, 若是白仙子真能为老朽解惑,以后白仙子到咱们樱梅楼任何店用餐, 都分文不收。”

    白得得想了想那画面,将来带着凤真和周金龙他们去樱梅楼不付钱就出门,他们肯定得惊得眼珠子都掉下来,是个很长脸的事儿, 这才高高兴兴地应了高陆洲。

    “那行, 带我去你们的酒窖看看。”白得得道。

    樱梅楼以他家的樱桃酒和梅子酿而出名, 其中梅子酒又为他们打下了大半壁的江山,如今东荒域几乎各个大城都有樱梅楼的分店。高家人负责的则是文宝岛的分店。

    然而大概是五年前,文宝岛樱梅楼的酒突然出了问题,也就是混入了魔气,虽然极其细微, 等闲修士都察觉不了, 可遇到行家就逃不出法眼了。高陆洲不得不去其他地方的樱梅楼调酒, 只有遇到修为低下的修士时,才会将自家酿的酒拿出来,以摊薄成本。

    当然修为低下的修士也有灵觉敏锐的,若是这样,那修士若聪明地隐下不说还能活命,若敢嚷嚷就没好下场了。偏偏这次踢到了白得得这块铁板。高陆洲只好赔笑赔礼,其实心里压根儿没指望白得得真能解惑。

    为了这酒的问题,高陆洲想过不少办法,连筑台境的大能都请过,只是一直没能解决问题。

    带白得得去酒窖也就是应付一下,高陆洲想的不过是能把白大小姐哄好,省得练云裳来找他麻烦。这老妖精人脉广博,实在不敢得罪。

    “不是这里。”白得得一到酒窖就开始皱眉头,“我说的是你们酿酒之后第一处存酒的地方。”

    “这……”高陆洲犯难了。所谓酿酒,之所以能有不同于其他家的风味,全赖于初窖的酒窖。以东荒域最出名的“兰陵老酒”为例,他们家的酒之所以特别全是因为那个老窖。凡是不在老窖酿的酒,品质都会差上一大截。而那老窖也成了兰陵老酒的最高机密所在,除了兰陵李家人谁也不能进去。

    樱梅楼的酒窖虽然没有那么值钱,但也绝不是外人可以进去看的。

    高行云眯着眼睛看向白得得,“你这是要挑事?”

    白得得也学他眯着眼睛回看,“你也为本姑娘媳你家酒窖啊,一个被魔气入侵的酒窖有什么值得宝贝的。”

    “你……”高行云觉得眼前这女人实在太讨打了。

    “白仙子说得不错,老朽这就带白仙子去初窖。”高陆洲吩咐道。

    樱梅楼的初窖藏在文宝岛北端的一片山丘里,山腹全被挖空,乌漆墨黑的不见五指。

    高陆洲正要嘱咐高行云点灯,却被白得得阻止。

    “别点灯。”白得得道,“你们都别动。”

    白得得在黑暗里慢慢地往前走,高陆洲虽然看不见白得得走到哪儿了,但是凭借气感却依旧能锁定她的位置,因此也不怕她捣乱。

    “好了,可以点灯了。”良久后白得得的声音从黑暗里传来,话音刚落,酒窖里的灯就亮了起来。

    杜北生不适应地用手遮了遮眼睛,然后看见白得得站在十丈开外的墙壁边,他跟着高陆洲和高行云走了过去。

    只见白得得指着墙壁上一道细得仿佛头发丝长度不过三尺的裂痕道:“你说是五年前出现问题的,这个酒窖五年前是发生过地震还是什么?”

    高陆洲道:“什么都没发生过。”

    白得得偏偏头道:“魔气是从这里泄露出来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挖开这面墙应该可以找到魔界的东西。既然这里没发生过地震或者别的事情,但这裂缝却在五年前出现了,那么有可能是背后的东西在捣鬼。”

    “你想戏弄我们?这是文宝岛,离七宝宗这么近,会有魔物存在?你可知道初窖对我们樱梅楼有多重要,居然让我们挖开这堵墙。”高行云可不买白得得的帐,小丫头片子毛都没长齐呢,能有什么眼界?

    白得得白了高行云一眼,“你们不挖开这堵墙也行啊,想办法堵住就行了。普通方法可不行,得去请镇魔符,这样或许能延缓时间,可是这后面的东西迟早要出来,到时候不仅你们的初窖要倒霉,说不定整个文宝岛都要倒霉。”

    高行云正要反驳,却被高陆洲阻止,然后爷俩恭恭敬敬地将白得得送了出去,还赠送了五千灵石。

    白得得不满地道:“你当我要饭的啊?我徒弟说一千灵石就一千灵石,你给这么多干什么?当我媳灵石啊?”

    “我……”高行云超级想打女人,就没见过这么不知好歹的。

    高陆洲赔笑道:“哪里哪里,白仙子当然不会在乎灵石,只是老朽对白仙子感激不尽,却又没什么可回报的,这才自作主张,还请仙子赎罪。此外,老朽还想求仙子宽限几天时日,容老朽等将窖藏的酒都搬走,再禀报贵宗。”

    白得得笑了起来,“你个老头子好生狡诈,好吧,这封口费我收下了。不过你将这些酒搬走是还想卖出去害人?”

    高陆洲的脸立即烂了下来,“白仙子,你有所不知,这里的酒有贮存了上百年之久的,全部扔掉,老朽的生意就彻底毁了。所以老朽希望能想想法子把那魔气去掉,这样酒还是好酒。”

    白得得的眼珠子转了转,“这样啊,那你再给我三万灵石,我帮你把这些酒完美无缺地净化了,你看怎么样?”

    高陆洲吃惊地看向白得得,“白仙子有什么法子?”

    白得得道:“那你就别管了,你只用想这交易做不做就是了。”

    “好,白仙子如果真能做到,那就是老朽的恩人。”高陆洲道。

    “爷爷。”高行云吃惊地看着高陆洲,三万灵石的价格实在太高了,这些酒如果除掉成本,能赚的也不会比三万灵石高多少。

    高陆洲对高行云摆了摆手,“别说了,不知道白仙子需要准备什么东西?”

    白得得道:“你先把灵石给我,我去街上转转,东西我自己准备。”

    “好。”高陆洲二话没说地将三万灵石全都给了白得得,好似完全不担心她赖账似的。

    白得得将灵石递到高行云手上,“喏,你帮我师徒背着,这东西太重了。然后跟着我出去逛街。别以为我会赖你家钱,就这么点儿灵石,再加十倍,本姑娘都懒得弯腰捡。”

    这话稍嫌夸张,但白得得就是为了羞辱高行云,而高行云迫于他爷爷的压力,不得不当了白得得的跟班。

    一路上杜北生拉着白得得的袖口道:“师傅,为什么高家愿意给这么多灵石只为了救下这批酒啊?”杜北生生怕他们故意坑白得得。

    白得得道:“这你就不懂了吧。樱梅楼在东荒域都有分店,可是掌柜的却分三六九等。他们为了能提高自己酒的品质,在内部采用的是竞争制,每十年要举行一次大比,谁家的酒品质能胜出,可以掌管的分店就越多。而这一次大比应该就在年末了。”

    然后白得得补充道:“你看看,区区三万灵石高行云的脸色就变了,可见他们这一支高家混得有多差,估计也就文宝岛这一家店了。他家的酒窖五年前出的问题,但参赛的酒十年前肯定就已经酿出来了,这回要是救不回来,啧啧……”白得得耸了耸肩。

    就走在白得得身后的高行云把她的话都听全了,脸黑得不能再黑,心里却十分震惊。

    “师傅,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啊?”杜北生看了看高行云的脸色,生怕他杀人灭口。

    白得得嘚瑟道:“你以为师傅我平常随便八卦的呀,我知道的可多了呢。我要不是看高老爷子对我还算礼敬,我才不会帮他呢。”说完,白得得转头又瞪了高行云一眼,“瞪什么瞪,再瞪你把灵石背回去,当本姑娘媳啊。”

    嚣张,太嚣张了,但是杜北生看了却好生欢喜,他心里总算是琢磨出自家师傅的厉害了,除了修行她不擅长以外,其外吃喝玩乐估计这货都挺有研究的。

    高行云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果然没有在目露凶光了。

    白得得满意地收回视线,带着杜北生进了街上的一家符阵店,这里专卖符纸,神行符、替身符等应有尽有。白得得随便选了几十张,让高行云付了钱,又去灵食店买了些零食,瓜子松仁什么的。

    再然后去灵织店买了女儿家的衣服鞋袜,全是灵器带防御阵法,炼器铺也有光顾,给自己选了点儿防具。总之都是保命的家伙。

    高行云忍不住问道:“你爷爷不是炼器大师吗,你还买这些?”

    白得得白了高行云一眼,觉得他是有意讽刺自己,正要说他几句,却见街上出现了骚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