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神背后的妹砸 第二十三章

时间:2018-05-04作者:明月珰

    ,!

    “小瘸子真是不自量力, 今日就让爷爷我把你另一条腿也削短了,叫你做个正常人。”孙钟嘲笑杜北生道。

    杜北生并不为之生气,他所受过的羞辱和折磨比这个可厉害多了,因此他只是心平气和地握住自己的剑。

    孙钟也拿出了他的剑——钟王剑。这剑是孙易礼请七宝宗的炼器大师申世涛为孙钟炼制的。虽说都是炼器大师,可是白元一因为摸到了空间法则的边缘,因此却要比申世涛高出了不止一级。

    不过炼器大师就是大师, 钟王剑在灵器中算是极品了。这已经是种灵境弟子能用的最好的法器了。而杜北生手里拿的是七宝宗的制式剑,只是凡物。

    白得得暗自摇头,身为她的弟子,居然这么寒酸,想想就觉得心酸,她爷爷的良心就真的过意得去么?

    这里是演武台, 不是灵气匮乏的思过崖,因此即使杜北生使用白得得教他的改良版“荒穷尽”, 引孙钟的灵气为他用, 短时间也胜利不了,因为孙钟的灵气不会那么快枯竭。而在这之前, 无论是修为还是实战经验都比杜北生丰富的孙钟早就赢了。

    可是如果白得得只是完善了一点儿荒穷尽,也就没什么值得嘚瑟的了。

    两人刚一举剑, 孙钟就感觉到四周的灵气仿佛凝固了一般,他的剑法无法再沟通天地灵气, 只能依仗于自身混沌海中的灵气御敌。

    这也是白得得替寂灭剑完善的, 乃是荒穷尽中的“荒”字, 使战斗之地变为荒芜之野, 然后用“尽”字御敌,耗尽对手灵气,不过如果只是这样,杜北生也是打不赢孙钟的,毕竟孙钟混沌海里的灵气不少。

    可是荒穷尽里还有个“穷”字,这可是白得得的一大创新。

    修者的财富以灵石多少而论,灵石里蕴含的就是天地灵气,白得得将阵法中的“引流阵”融合到了寂灭剑中,可以将周遭范围内修士口袋中的灵石隔空抽取灵气为己用。

    现在杜北生的修为只能抽取以他为圆心,直径半丈范围内的修士的灵石,但前提是灵石不能装到乾坤囊里。不过能像白得得那样土豪,有乾坤囊的人也不多。以后随着杜北生修为的强大,隔着数十丈抽取灵石的灵气也不成问题。

    昨夜当杜北生学到“穷”字时,是心悦臣服地赞了白得得一句“天才”。

    白得得是个杂家,什么书都看,无所不涉猎,也只有她会想着把符阵里的东西用到剑道上来,还能融会贯通。

    孙钟一剑朝杜北生刺去,他为了面子和羞辱白得得师徒,想要一招解决杜北生这样的废材,因此这一击用了九成以上的力量。

    孙钟出剑速度非常快,同阶之人很难看清他的动作,他很有自信杜北生这废物肯定躲不过这一击。

    杜北生的确躲不过,他也没有躲,他没练过身法,加上行动不便,不如孙钟灵活,但是他抬剑架住了孙钟的剑,且力量相当。

    孙钟愣了愣,心里直喊这怎么可能?!他的九成力量居然被杜北生硬扛了下来。这真的得多谢孙钟自己了,他口袋里灵石太多,杜北生才能得以抗衡他的钟王剑。

    而为何杜北生能架住孙钟那么快刺过来的剑,这就又得说一说白得得的功劳了,不过这是她无意之间提供的。

    昨日,白得得将新版寂灭剑教给杜北生后,就让他自己练习,但是杜北生一直难以领悟要诀,到黄昏日月交替时,白得得便去了竹林的灵气眼处吐纳天地灵气,日月精华。

    杜北生也跟了去,只是他心里惦记着寂灭剑,也没顾着吐纳灵气,毕竟他可没有白得得的那种限制,非得挑日月交替时吐纳。

    于是白得得在灵气眼吐纳灵气,杜北生就在旁边练剑,若是练得不顺手还可以向白得得请教。

    哪知就在那时,杜北生感觉自己又进入了开启气机时那种玄妙的境界,而白得得的身周再次蕴出了一朵巨大的墨线白瓣的花。

    刹那间剑端的气机仿佛可视了一般,灵气的流动,剑气的着生都能看见了。平时练剑,就好比瞎子一般,自己是看不见自己的缺点的,无法感觉对错,只能靠不停地训练从熟练度来判断对错,这实在太耗费时间。

    而此刻剑气有光,姿势对了,剑气就能引发灵气流动,这一切都是可见的,只要稍微有点儿脑子的人都不会再出错。

    短短半个时辰的功夫,杜北生感觉自己就完全掌握了“荒穷尽”的精髓,他甚至能看见凝固在空中的灵气。

    而白得得吐纳完毕之后,这一切异象便瞬间消失了。也是在那一刻起,杜北生才确定,他师傅白得得真的是个大宝贝。

    “师傅,刚才你吐纳灵气时,我又看见你身体周围长出了花瓣来,灵气和剑气的流动都能清清楚楚地看见了,就像当初我开启气机时一模一样。”杜北生惊喜地朝白得得道。

    白得得沉默了片刻后道:“应该是我的灵种阴阳修容花的功效。哎,真不想到这灵种,对自己没什么鬼用,但还能帮助别人,也算还有点儿小用。”白得得猜测,应该是修容花可沟通阴阳的缘故。

    这花神秘得厉害,白得得纵览得一宗所有的书,以及七宝宗的大部分书,还包括当初剑王阁的书,都没看到过对这种花的记载。因此她自己灵种的用处只能自己摸索。

    杜北生道:“师傅以后切不可在人前说起此事,对于旁人,除了白长老和你爹娘外也且不能提起,否则我怕有人心生歹意。”杜北生对人性的恶毒还是很了解的。

    白得得吐纳灵气能有这种异象,对其他修者乃是不可多得的助力。就好比那些身具特殊灵体的人,可以用作炉鼎提高修为,也会被修者觊觎,下场通常都很惨。

    白得得点了点头。

    杜北生生怕白得得不知天高地厚地四处去嘚瑟,“师傅,你一定不能对别人说,否则恶念防不胜防,便是白长老也未必能保护得了你。”

    白得得再次点头,“我知道了,我又不是傻子。”

    杜北生心想,你虽然不是傻子而且还聪慧无比,但这也耐不住你在作死一道上的惊人天赋。

    书归正传,却说杜北生在孙钟的剑拔出之后,就感觉到了他剑意流动的方向,等于说是预判了孙钟的动作。虽然他现在看不见剑气的流动,但在昨夜那玄妙的境界之下,他惊人地察觉到了剑气流动之始会有一个爆发。

    这就好比你提笔画画,起始总会有一个点,那就是一个痕迹。眼力惊人的人看画时,总是能察觉到你是从哪一点开始着笔的,因为这一点和后面的笔法会有些许差异。

    杜北生借助白得得的帮助,看到了这一点,一次复一次的练习,让他将看到的痕迹和感应的剑气的差异对照,进而领悟了这种预判的方法。

    不过孙钟虽然愣了半刻,但并不影响他的发挥,立即变劈为刺,剑尖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完成了向下刺向杜北生咽喉的动作。

    杜北生往旁边一闪,剑尖在他肩头刺出了一个血洞,但孙钟的剑势刚才被架之后已经卸掉许多冲击,这一剑杜北生只是小伤。

    孙钟变招追击,杜北生一边躲,一边等待孙钟的灵气耗尽,他身上挂了不少彩,可是因为预判得法,每每让孙钟无法刺中要害。

    最后还真被杜北生耗到了孙钟灵气枯竭而败,就好比打游戏,孙钟的蓝耗光了,只能平砍,被杜北生反手一击,刺中要害。不过杜北生没有下狠手,只是点到就收手,“孙师兄,承让了。”

    杜北生因为这一点“仁慈”赢得了不少其他七宝宗弟子的好感,要知道孙钟打杜北生可是一点儿没留情,招招都是致命的。看得白得得,一直用手捂着眼睛,只敢从手指缝里往外看。

    而落败的孙钟嘴里一直念叨,“这不可能,这不可能,你的灵力怎么可能比我深厚,说,你是不是作弊了?!”

    孙钟作势还要上来打杜北生,却被于万山抬手挥开,“孙钟,愿赌服输。你觉得在本门主的眼皮底下杜北生敢作弊吗?”

    孙易礼没想到孙钟会失败,此刻脸色也很不好看,却也不能当众自毁诺言,只能带着孙钟先行离开。

    于万山看向杜北生道:“好,你是个好苗子,初习剑道不足半年,就有此等领悟,摸到了‘迹’的边缘,前途不可限量。”许多开田境的弟子也未必能领悟“迹”,也就是从剑气的痕迹预判对手的招式。

    “如果本门主没看错的话,你使用的剑招颇似剑王阁的‘寂灭剑’。”于万山道。

    于万山的确不愧为剑灵门主,对剑道的见识之广博让人难以望其项背。居然连十分冷门的寂灭剑都知道。

    “正是。”杜北生道。

    于万山捋了捋自己的胡子,“哦,真的是寂灭剑,可是我观之,又有异同,不知你这剑法是从何而来。”这就是明知故问了,当然是白得得教的。但是白得得因为自身太不靠谱了,不仅得一宗上下都知道她不学无术只懂拼爹,七宝宗上下也都知道她就是个游手好闲的啃老一族。

    所以于万山虽然看出了杜北生的“寂灭剑”脱胎于寂灭剑而更加完善,却压根儿没想过是白得得的功劳。

    杜北生看了一眼白得得,然后垂下眼皮对于万山道:“是师傅传授给弟子的,她曾经观看过剑王阁的‘寂灭剑诀’,只是,只是……”杜北生有些羞臊地道,“师傅只记得个七、八分,弟子练剑的时候,只能连蒙带猜。”

    “呵呵。”于万山摸摸胡子,连蒙带猜能打败孙钟,这也蒙得太准了吧?如果不是杜北生另有奇遇,那就是此子天赋了得。

    “如果真是这样,那你天赋只怕不同寻常,不知你的灵种是何?”于万山又问。

    “回门主,弟子的灵种是剑齿草。”杜北生道。

    于万山愣了愣,没听过这草。大千世界灵种万千,出色的于万山都听过,但像剑齿草这种喂猪的就没听过了。

    于万山身边有位弟子,在他耳边低声提醒了一下。他有个朋友在驱兽门,他们会喂养灵兽,知道剑齿草是用来喂猪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