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神背后的妹砸 第二十一章

时间:2018-05-04作者:明月珰

    ,!

    但是白得得还真有些邪门儿,杜北生有任何稍微的瑕疵,她都能立即看出来,有她在身边指导,杜北生少走了许多的弯路,他不由有些感慨,“师傅,当初我练金毅剑诀时你怎么不这样指导我呢?”如果当时白得得能这样帮他纠正,杜北生也不至于考核不过关了。

    白得得缩了缩脖子道:“我有尝试过练金毅剑诀啊,但是太疼了。”

    杜北生抬头望天,他就知道白得得不靠谱。

    练习寂灭剑的第三天,杜北生终于感应到了灵气入体,也就是他那还是灵种状态的剑齿草终于依靠顽强的生命力恁是在没有修者可用的灵气的地方帮他转化出了灵气。

    “师傅,剑齿草终于有动静了。”杜北生朝白得得抿嘴一笑。

    白得得则是灿然而笑,“我就说嘛,剑齿草一定行的。”

    如此一来,杜北生也对自己有了少许自信,练起剑来更是勤奋,可说是不分昼夜了。

    还是白得得强行将他拉回小院,杜北生才不情不愿地跟着她回去的,“师傅,离下次月考只有半个月了,弟子如果不勤奋的话,又会给师傅丢脸的。”

    白得得道:“不急不急,磨刀不误砍柴工,而且这世上的道理是相通的,一文一武,一张一弛,万事才能恒久。”

    杜北生道:“师傅总是有道理。”

    “我本来就有道理。”白得得扬起下巴道,“来来,咱们坐下说话,我问你,练了半个月的荒穷尽有什么感受?”

    杜北生想了想,“的确比金毅剑诀更适合弟子,使起来得心应手。”

    “然后呢?”白得得问。

    “还要什么然后?”杜北生反问,“只要一直这么努力下去,弟子相信总有一日能一剑劈开混沌海。”

    结果白得得则单手捧着脸看向杜北生,“你不觉得寂灭剑名字取得挺霸气的,但是剑招稍微不那么霸气一点吗?也难怪会放在剑王阁的第一层,我以前以为是不好练才明珠蒙尘,没想到的确是有所不足。”

    杜北生一听心都凉了,就知道他师傅是拿他试验。接着杜北生又听见白得得道:“不过你也不要心急,先练着第一招吧,为师已经有些心得,得帮你强化强化这第一招。”

    杜北生心想,一部成熟的剑诀是你想强化就强化的?白得得虽然每次考核都是优等,但是修为并没见有什么增加,她一个种灵境弟子,居然夸下海口要强化一部剑诀,被其他人听去可就不是杜北生这般腹诽了,肯定要嘲笑她了。

    但白得得却丝毫没意识到这个问题,她是打心眼里觉得自己能做成这件事。

    说了这句话之后,白得得又详细问了问杜北生修炼过程的具体感受,这才放过了他,“好了,这几日师傅要四处走走,寻找灵感,你自己好好练吧。若师傅真能强化‘荒穷尽’,你就能一鸣惊人啦。”

    杜北生道:“我还是先给师傅烧水洗澡吧。”

    白得得讲究惯了,除了受伤那天,日日沐浴都是不会落下的。杜北生除了修炼,就是照顾白得得的生活。

    这一次白得得在外面一晃就是小半月,也不回竹林去吐纳打坐,而是到了阴阳交汇之时,随便找个地方吐纳就行,她对自身的修行是一点儿也没放在心上过,这会儿是全身心都在想怎么完善“荒穷尽”。

    眼看明日就是月考了,杜北生在思过崖练得更加勤奋,刚练到一半,却见白得得从山下轻快地走了上来,“嘿,小徒弟,师傅我终于想明白啦,快来试试新出炉的‘荒穷尽’。”

    杜北生不忍打击白得得的积极性,“师傅,明日就要月考了,现在临时改变,弟子怕反而误事,要不然等明日考核之后再试试吧?”

    白得得很失望地看着杜北生,“可是我一想明白就来找你了。”

    杜北生看着白得得,他师傅眼睛生得极好,水灵透亮,清澈纯澄,而且还极大,人一眼望进去,就有些出不来了,越看就越痴迷,于是杜北生听见自己的声音道:“那就试试吧。”

    白得得的脸上立即晴光灿烂起来,“嗯,那我们赶紧试试吧。”

    杜北生后知后觉地回过神来,不知道自己刚才怎么会脑子发热说出那句话来。

    白得得却已经开始叽叽喳喳讲开了,“创出寂灭剑的人真是有绝世之才,只是点子想得很不错很霸道,可是执行起来却有些力有不逮。荒穷尽,荒穷尽,这是要霸道地让对方的灵气穷尽。我猜他一定是个穷小子,灵种也很糟糕,才想出这么个让他人为自己做衣裳的剑诀来。”

    杜北生耷拉着脑袋应着“嗯”。

    “可是你练剑的时候,却完全发不出这种气势来,哪怕能压制对手的灵气,却也不能为己用。你每次对战总不能都是在穷山恶水,你的剑齿草就显不出优势来,所以咱们只能人为地制造穷山恶水。”白得得道,“现在的剑诀走的就是这个道。但是剑芒所及的范围终有限,对方如果有其他引灵手段,你的荒穷尽就没有优势了,这也是为何寂灭剑境界不高的原因。”

    白得得分析得头头是道,杜北生也算是听出了一点儿门道,“所以呢?”

    “所以师傅我把我脑子里那些擅长借势为己用的剑诀都过了一遍,然后微微修改了‘荒穷尽’的一点儿小地方,这事儿就算完了。那位前辈其实也想到了这一点,大概是囿于所知剑诀有限,并未能完善。”白得得得意地道:“且看为师给你演练演练。”

    白得得在杜北生面前站定,将手里的竹枝递给他,“你来给我喂招,咱们就不用剑了,万一割着肉就太疼了。”

    杜北生没敢出手,白得得是个嘴巴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完全没什么战斗力可言,所以杜北生的境界虽然不高,却比白得得的修为还是要高上那么一点的。“师傅,你认真的吗?”

    “对,你尽全力来攻就是了。”白得得道。

    “可是伤着你怎么办?”杜北生又问。

    “你真是好啰嗦呀,孝子家家都成老头子了。伤着我就伤着我呗,也得看你有没有本事。”白得得道。

    杜北生一咬牙用了三分力攻了出去,他只会一招“荒穷尽”,而白得得起手也是这一招,看起来和杜北生一模一样,只有细微变化,这种变化也只有极其熟悉荒穷尽的杜北生才看得出来。

    此地是思过崖,没有什么灵气,白得得先天就处于劣势,而她自身的修为也不比杜北生高,但奇怪的是,两人对招下来,杜北生只感觉灵力枯竭,反观白得得却不见丝毫吃力。

    杜北生立即感觉到了白得得改进的荒穷尽的确有不同寻常处,于是收剑道:“求师傅指点。”

    白得得嘚瑟地笑了笑,“知道师傅的厉害了吧。”

    “师傅聪明过人,连剑诀都能完善,堪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杜北生拍马屁道。

    白得得听了这就如暖天饮雪一般舒畅,她就喜欢听这些奉承话。

    “看在你这么有眼光的份上,师傅就教教你吧。”白得得为杜北生重新绘制了剑谱,“我刚才灵力不竭其实用的是你的灵力。”

    “我的?可是我的灵力你怎么能用?”杜北生指的是彼此二人功法不同,灵种不同,修行不同,灵力各有特性并不相容,并不能他为己用,否则修士就可以抽取他人灵力而供自身修为了。

    白得得道:“并不是引灵入体,而是将你发出的灵力以剑为引导,而转成自身的剑气。这里面的道理可就深了,你都不怎么看书,跟你讲细节你也不明白,而我说创出寂灭剑的前辈聪明绝伦,是因为荒穷尽的运功法门本就具有竭尽他人灵力为己用的基础,只不过需要略微完善而已。我怀疑可能是传下来的寂灭剑并不完整,才导致后人都无法修行的。现在经过师傅我的完善么,肯定是前途无量。”

    杜北生不想听白得得这种自我吹嘘的垃圾话,催促道:“师傅,你快讲吧,不然我来不及熟悉了,明日就考核了。”

    白得得只能悻悻闭嘴,开始给杜北生演示起来,“哦,对了,那个你的脚不好,我把姿势改了改,有助于你灵气运转,你试试吧,然后我再看看你的情况,来具体调整。”

    杜北生此时可没有意识到自己究竟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天下哪有为一个人量身定制的剑诀?除非他自己走出自己的路来,但现在杜北生无论是修为还是修行见识都很有限,是绝不可能走出自己的路来的,便是一些剑道高手终其一生也未必有自己的剑路,他有白得得这样的师傅,可见是何等幸运。

    这一个晚上,杜北生整夜没睡,一直缠着白得得指导,而且眼睛越练越有神,一向沉郁的小脸似乎也散开了阴云。

    第二天,白得得和杜北生一起去了剑灵门中峰上的演武台,不过这个月不同往昔,竟然是门主于万山亲自来考核。

    只是考核还没开始,却见人群中一阵喧哗,旋即散开让出一条路来。

    当先一人是孙易礼,也就是马怀真的表叔,他身后是两个弟子抬着一个担架,上面躺着马怀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