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神背后的妹砸 第二十章

时间:2018-05-04作者:明月珰

    ,!

    旋即杜北生又摇摇头,白得得最近懒散下来了,去藏书阁也只呆半日了,剩下的时间就是满岛闲逛,四处打听八卦,可是就她这种人,居然次次考核都是优等,杜北生严重怀疑是七宝宗的人故意放水,毕竟她爷爷是白元一嘛。

    有这样便利的事情,也难怪白得得一事无成,找的道也是笑掉人大牙的拼爹。

    “师傅,你上次说过在灵气之眼吐纳,吐纳灵气的速度可以比其他地方快上一倍,但是弟子试过了,也不过就快了十分之一炷香的功夫,你是不是又吹牛了?”杜北生问。

    白得得眼睛一瞪,“师傅什么时候吹过牛啊?你现在修为太低,是自身限制了灵气的吐纳速度,可跟灵气之眼没关系。”

    “这样啊?”杜北生点了点头。其实他还去试过灵气之眼周边的地方,即使只是离开那“眼”处一个拳头的距离,灵气的吐纳就瞬间慢了,所谓的灵气之眼不过是方寸一尺半的地方,当初也难怪白得得要坐得离他那么近了。

    就那么一小块地方,白得得能在阔如海的竹林里找出来,要说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就说不过去了。

    杜北生先是对白得得信了两分,然后考核那日,好不容易勉强通过,还是受了白得得的恩惠。

    这月负责考核剑灵门种灵弟子的是于万山最小的弟子何光海。他不过二十五、六的年纪,还不到看透红颜白骨的年纪,所以白得得一个微笑,几个暧昧的眼神,就让何光海动了恻隐之心,让杜北生勉强通过。

    这样通过考核杜北生当然难受,只是看白得得似乎更加难受,一张小脸上乌云密布,杜北生原本以为白得得该得意的,她向来是有三分功,恨不能表十分的人,这回居然一点儿得意之色都没有。

    “师傅,你怎么了?”杜北生问道。

    白得得闷闷地道:“我娘要是知道我以美色引0诱男人,一定会打断我的腿。”

    杜北生从小看惯了在江湖上挣扎生活的妇人,她们没有一技之长,只有一张脸和一具身体,因此他并不认为女人用美色为武器是什么不正常的事儿,这和男人靠力气吃饭没什么差别,都是各凭本事。

    更何况,白得得更不应该为这件事郁闷,她不是最爱美么?

    “师傅美貌绝伦,男人受你吸引这是你的本事。”杜北生安慰道。

    结果白得得却怒气冲冲地道:“你一个孝子,什么都不懂。我娘说过,女人靠出卖美色而达到目的,是最下贱之人才会做的事情。所做者不过仰人鼻息,而自己沦为玩物。那是对美的亵渎,就好像你力气大却用来欺负弱小一般。”

    杜北生一愣,想起他所见过的那些女人,虽然的确是生存了下去,但一生都要仰仗男人。“可是师傅不一样啊,师傅生得这般美,不会沦为玩物。”杜北生心里想的是,谁要是敢这样对他师傅,他就是死也得弄死对方。

    “再说了,师傅平时那么爱美不就是为了……”后面的话杜北生没说出来,觉得是对白得得的冒犯,但他是个男孩,将来也会成为男人,从本心里他就是觉得女人之美便是给男子看的。

    白得得撅撅嘴,“我这是己悦而容,我照镜子看着自己美,那是让自己高兴,可不是为了让男人看了觉得高兴。这兴致是完全不一样的,你懂不懂?”

    这也是为何白得得对阴阳修容花没兴趣的原因。她对自己的容貌已经很满意很欢喜了,哪怕就是有缺点,但那也是她自己的,她就是无比喜欢,因此并不需要修容。

    “总之,这是第一次,也是师傅最后一次这样做,我回去的时候还得找我娘领罚呢。下个月的考核你可得自己过了。”白得得道。

    杜北生看着白得得闷闷不乐的样子,心里有些难受。他晓得白得得心高气傲,从来不肯对人矮下身段的,但为了他却求了几次人了。

    杜北生练剑的时候又想起何海光的话来。何海光此次负责考核弟子,也问了问杜北生的修炼情况。他如是以告,何海光的话虽然委婉,但实则是说他的灵种太弱,并不适合修行金毅剑诀这种高阶剑法。

    杜北生本是从没想过放弃金毅剑诀的,但何海光明显比他师傅靠谱多了,既然他这般说,他也就开始认真考虑是否真的不适合修习金毅剑诀。

    杜北生想了想,便拿起了寂灭剑开始练,只是寂灭剑练起来并不顺手,姿势总是忍不赚于金毅剑。很多时候贪多嚼不烂,尤其是初学者更是需要专一。

    “师傅,我想过了,我想重新开始练寂灭剑。”杜北生晚上在竹林见着来吐纳的白得得时道。

    白得得的眼睛一亮,脸上露出笑容,仿佛雨过初霁,“你可算是想通啦。”

    杜北生点了点头,其实也不是想通了,只是觉得反正他学什么都不会有大成,还不如能让白得得高兴一下。

    “可是我练寂灭剑的时候,总是会受金毅剑诀的影响。”杜北生道。

    “这个简单,那是因为你的筋脉里已经存在了金毅剑气,我去找淳于根给你讨颗丹药将剑气洗去就好。”白得得说得十分轻松,那也是因为淳于根有求于白元一,否则别人去讨丹药试试。

    从这天起,杜北生就放弃了自己任由白得得折腾了,反正他是输无可输。“师傅,你带我来思过崖做什么?”

    思过崖每个门派都有,最大的特点就是乃是灵气空乏之地,关在此地不能修行,因此对修士来说就是最大的惩罚,更不提还有别的折磨。

    白得得倒是没有折磨杜北生的想法,“师傅我研究过了,又参阅了其他跟寂灭剑类似的剑诀,万法自有其相通的地方,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寂灭剑就得在灵气匮乏的地方修炼。”

    杜北生表示不明白。

    白得得继续嘚瑟自己的研究,“所谓寂灭,你想想啊,在寂灭之地都能破土而生,这得是多强大的生命力。也只有你的灵种剑齿草这种贱草才有可能。譬如我的阴阳修容花,娇贵得不得了,连灵气都只能吸收阴阳交汇时的那种,想要在寂灭之地生长那是完全不可能,这就是有利有弊。”

    “世间万物皆有平衡之道。譬如你觉得祖龙、麒麟这种神兽是世间最强大的对吧?可是你可知道,他们死后,却被一个个小得连肉眼都看不见的小东西给蚕食分解而化为空。这就是自然之道的平衡。”白得得道。

    杜北生听得有些入迷,“师傅,是不是就像棋盘上,那些将相,最后反而被过河小兵给吃掉了。”

    “孺子可教。”白得得摸摸杜北生的头,“赶紧修炼吧,这里虽然灵气匮乏,但是你的剑齿草会帮你的。以此来磨砺你的剑道,也磨砺你的灵种。”

    因为当今世界灵气枯竭,所以现在的修行之道才是从种灵开始,借灵种而吸收转化那些修行者所不能吸收转化的灵气。越是强大的灵种转化能力越强,可是这个的前提条件是得有可供转化的能量存在。

    在天地之能匮乏的地方,反而是剑齿草这种贱命灵种更具有优势,这也是寂灭剑的剑道所在。

    杜北生按照剑谱开始摆出姿势,结果刚刚才站好,就见白得得摇头道:“姿势不对。”

    杜北生收回剑看着白得得,他自己觉得姿势摆得一板一眼的,而他师傅一个什么都没练过的人居然在哪里指手画脚。

    白得得手里拿了一根竹枝,走到杜北生面前,“喏,看看我。这剑招不仅是对敌,还得对应气脉走势。所以那些人即使偷学剑招,没有剑诀上的气脉走向图也是学不到东西的。而气脉走势,只要动作稍微偏差一点,就会走向不对,虽然你感觉没什么差别,可这就像是骨头断了,没有正骨也能站起来,但走路时可就吃力了。”

    杜北生接下来就感觉到了白得得话里的道理。他自己按照剑谱的第一式——荒穷尽开始修习,那剑招他勉强能使出来,入门比金毅剑诀可说是容易了许多,却久久也感应不到灵气,即使剑招本身用起来也有些滞涩。

    但是经过白得得的指点就不一样了。她只是用竹枝微微抬动他的手臂一分,或者将他的腿往前挪动半寸,剑招的流畅性就完全不同了。

    杜北生越练越顺手,第一式反复练习了半天之后,就感觉到了剑气。当筋脉里的剑气足够强大之后,就能渐渐地开辟出丹田来,那时候就能进入开田境。

    而这种剑气是需要消耗灵力的,在灵力充沛的地方,一边练剑可以一边转化灵气,虽说也会灵气不济,但消耗的时间会慢一点。可是在思过崖,杜北生的灵气就只有他气海里的那么一点点,一招“荒穷尽”使出来就耗光了。

    “师傅,你又没有练过寂灭剑,如何知道这一招一式的正确姿势的?”杜北生问。

    白得得道:“我既然要当你师傅指导你,当然得先随便练练,不然你以为我的优等是怎么来的?不过……”

    白得得又开始得意了,“不过师傅我可没你那么笨,我只要看一遍剑谱就能感应剑气了,那姿势多简单的事儿啊,随随便便一摆就出来了。”

    杜北生心里呵呵,真是信了白得得的邪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