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神背后的妹砸 第十四章

时间:2018-05-04作者:明月珰

    ,!

    白得得道:“你不用觉得内疚,在剑灵门好好学就是了。白元一说炼器之道学人的永远只能是徒弟,必须找到属于自己的路,所以我进不进神器门无关紧要。七宝宗的剑灵门因为出了个顾晓星,现在颇有快要超越剑王阁剑修的意思,底蕴是很强的。”

    杜北生心里怎么觉得白得得就是为了给自己找借口不修炼呢?

    七宝宗的剑灵门位于岛北的剑灵峰上,是七宝宗地势最高的地方。白得得领着杜北生前去拜见了剑灵门的门主于万山。

    于万山完全没将杜北生放在眼里,只询问了一下白得得种灵的情况,听她说是“阴阳修容花”就有些失望。虽然于万山对阴阳修容花没什么了解,但也知道这绝不是剑修应该种的灵。剑者属金,如果种出的是木灵,也该是属金之木为好,比如金戈树之类的。

    “你怎么想着来剑灵门?你爷爷不是白元一么?”于万山对白得得还算客气,毕竟谁也不知道自己将来会不会有求于白元一。

    白得得道:“我这小徒弟想当剑修,我就跟着来了。”

    于万山无语了,白得得自己都还没怎么修行呢,就考虑其她徒弟来了。于万山可算是看出来白得得是没什么修行之心了,要不然也不会被白元一塞到七宝宗来。

    既然白得得无心修炼,于万山也就不太上心了,转而看了看杜北生,摸了摸他的根骨似乎也不是什么天纵奇才,于是就更不上心了,随意指了自己的弟子段严守负责指导白得得和杜北生。

    白得得上前一步对于万山行了礼,“门主,不知我二人可否观览剑灵门的藏书?”

    于万山道:“我们两宗有约定,除了绝学之外,所有书籍任由你们览阅,只是不能带出七宝宗,也不得复刻。待会儿你跟着严守去藏书阁即可。”

    白得得谢过于万山,又带着杜北生拜过段严守。

    段严守三十来岁,在修者里也算是青年一代,国字脸,神情十分严肃,听名字就知道有多严苛,他忙于自己的修行,也不怎么管白得得和杜北生,随便指了个剑灵门弟子带白得得二人去她们的院子。

    因为杜北生年纪还小,加之白得得又强烈要求,所以她和杜北生并没有男女分院,而是独自住了一个小院。

    晚上,杜北生替白得得将被子铺好,却听白得得道:“你不要急着修炼,我对剑修一窍不通,等我明天去看看七宝宗的藏书,总结出法门来了再教你。你呢,还没种灵,先尝试用咱们的牵机术感应气机。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你得想明白你自己的道。”

    杜北生已经看过好些有关“道基”的书了,对道也不再陌生,转而问白得得道:“师傅,你的道是什么?”杜北生对白得得可没什么敬意,这样的师傅,对剑修一窍不通,居然说等看了书过几天来教他,他如何放心得下,心想着还是得重新找个人跟着修行。也不知道那个段严守会不会真的指导他。

    白得得可是被杜北生给问着了,“我这不是还没找到嘛,道,可遇而不可求。”

    “那要是找不到,岂不是一直不能修行?可是师傅,我已经十二岁了,如今气机未开,已经是晚了,于修行很不利,如果再蹉跎下去,我怕……”杜北生道。

    白得得瞪了杜北生一眼,“你这是不相信我?”

    杜北生忙道不敢。

    白得得道:“我实话跟你说吧,这道理是我爷爷教我的。知道我爷爷吧,当代最强的炼器大师,可是很少有人知道他其实是六岁才开启气机。”

    杜北生的确不知道,他还以为像白元一这种炼器天才,肯定是一出生就开启了气机。

    “不过我爷爷从小就喜欢炼器,他说他开启气机时,心里一直想着炼器,种灵时得到的就是器魂木。而我呢,种出的是阴阳修容花,我后来想来想去,觉得大概是自己太爱美了,才种出这么个玩意来。要是当初我一心想着炼器,指不定就能种出跟炼器有关的灵种了,也省得我们白家后继无人了。”白得得叹息道。

    杜北生对白得得的话将信将疑。

    “虽说只有我和我爷爷两个例子,但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你先想想你的道吧。”白得得道:“还有,千万别把复仇当做你的道。”

    “你要知道,你那个仇人,师傅我振臂一呼,不知道多少人愿意帮我去灭掉你那仇人呢。他们只是你生命的一颗小小绊脚石,如果你以复仇为道,一旦你灭掉他们之后,你的道就会断掉,从此再无寸进。我一直不让你修炼,其实就是为了磨炼你的心智,别老想着报仇。”白得得道,她虽然自己修炼不行,说起修炼之道却是头头是道,“所以你应该好好想想你修行究竟是为了什么?”

    杜北生道:“我想变得更强,变成最强,让所有人都不敢再欺负我,也能保护我的家人,我在乎的人再也不受伤害。这就是我追求的道,师傅。”

    白得得眨巴眨巴眼睛,看着眼前一脸坚定的孝儿,“呃,你这么快就找到你的道了?”

    杜北生觉得不是他这么快找到自己的道,而是这个道一直就在他心里,只是现在才敢大声说出来而已。

    “你可想清楚了,为了你的道,即使前面有刀山火海,千难万阻,你也会勇往直前,永不退缩?”白得得问。

    杜北生重重地点了点头。

    白得得觉得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这孩子才刚修行呢,居然就找到了他的道,可是她呢?至今都还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即使牺牲性命也在所不惜的道是什么。

    “你怎么这么容易就找到了你的道,师傅我这么大了,还不知道修行是为什么呢?”白得得嘀咕道。

    “师傅修行不就是为了美吗?”杜北生道。

    白得得翻了个白眼道:“哪有那么简单,我虽然爱美,可是若是在性命面前,我自然是更愿意活着。所以,美不是我的道。”

    “那就是吃喝玩乐?”杜北生道。

    白得得叹息,“要真是这样就好了,可是我也不会为了吃喝玩乐而拼命修炼。”

    她这样的人,从小所有的欲望都被超额满足了,所以压根儿就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杜北生反正是无法理解白得得的状态的,这大概就是公平吧。他贫穷而苦难,但道心却坚定,白得得呢从小娇生惯养,却完全找不到道心。

    “算了,道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你既然知道了自己的道,就可以开始牵引天地灵气入体开启气机了,师傅我呢,明天就去藏经阁,帮你研究一套最适合你的修行方法。”白得得道。

    杜北生对白得得是不抱什么期望的,但既然白得得愿意去藏经阁关着,总比她四处招人嫌好。

    第二天白得得从藏经阁回来的时候,整个人几乎都快瘫倒了,“饿死我了,有吃的吗,小徒弟?”

    杜北生忙地端了一碗粥到白得得跟前,“晚饭时间已经过了,我给师傅留了一碗粥。”

    白得得也顾不得讲究了,端过粥碗来就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皱眉道:“这什么灵米啊?一点儿灵气没有,这么一碗,只用了一颗灵米吗?”

    杜北生道:“是的,师傅,管膳食的马师兄说,刚入门的弟子每个人每顿饭只有一颗灵米。”

    白得得当即就站了起来,“这怎么可能,肯定是七宝宗的欺负我们。”她在得一宗的时候,灵米可是管够的,而且一般的灵米她根本就不屑于吃。

    白得得起身就往膳堂去,杜北生在后面追都追不及。白得得在门口遇到扫地的杂役弟子道:“你们管膳食的马师兄在哪里?”

    那杂役弟子见白得得生得异常美貌,又来势汹汹,知道肯定是个背景深厚的,忙地往东厢指了指。

    白得得走到马怀真的屋门口,一脚踹开屋门,走进去对着马怀真道:“喂,你们是不是欺负咱们是得一宗的人,所以跟七宝宗的弟子差别对待啊?”

    马怀真管着膳食堂,是个很有油水的地方,平时哪个不是弟子不巴结他,可还从没被人踹过门。

    马怀真见来人是白得得,心里也不怵,所谓远水救不了近火,再说了他表叔是孙易仁的弟弟,孙易仁可是宗主的大弟子。要不然他也进不了膳食堂。

    “什么差别对待?”马怀真沉着脸道。

    “你们七宝宗每顿饭就给弟子发一粒灵米啊?”白得得问。

    马怀真一听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像白得得这种修三代早就被宠坏了,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他原本可以一句话解释清楚的,但是因为白得得行为太过嚣张,让马怀真很不爽。

    尽管白得得长得很漂亮,可他们七宝宗乃是有顾晓星的地方,那才是他们心中的女神,白得得算哪根草啊?

    “道歉。”马怀真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