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神背后的妹砸 第十三章

时间:2018-05-04作者:明月珰

    ,!

    七宝宗位于东荒域南海的一处岛上,远远看去就像伫立在南海中的一座七宝塔,散发出七色宝光。还没靠近白得得就感觉到了一种威压,让人不自觉就想匍匐。

    白得得怎么看怎么觉得七宝宗这坐岛不像是天然的,反而像是大能炼制的法宝。如果是那样的,也不知道七宝宗的开派圣祖的炼器之道是有多惊才绝艳。原本五仙宗里就以七宝宗的炼器最强,如果不是因为白元一异军突起,得一宗的炼器根本就不会叫人看入眼里。

    只是以白得得现在的眼力还完全看不出那岛的奇特来,所以略微感叹了半句之后,注意力就被其他事物分散了。

    “得得,你说别人的校服怎么就这么好看,又白又仙,我们得一宗的却是黑不黑,绿不绿的,这究竟是什么人的审美啊?”说话的是得一宗一脉木长老的孙女儿大胖妹木可婉。

    得一宗以前是以炼丹而闻名,所以炼丹一门居于一脉,现在么则是风光大不如前,被三脉给超越了。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一脉也就只比三脉差一点儿而已,可依旧是财大气粗,木可婉是丹药随便吃。

    结果吃得她不思修炼,全靠丹药增加修为,身体却又消化不了那许多丹药的药效,弄得现在胖得有白得得三倍之多,走起路来肉都在颤抖。

    白得得和木可婉以前没什么太大交情,两人各霸一方,现在则是同为天涯沦落人,心灵的距离立马就拉近了。

    “校服是开派圣祖定下来的,你难道还能指望他有多好的审美?”白得得吐槽道:“你听听咱们得一宗各处的名字就知道了,别的宗门炼丹的可以叫丹霞峰,宝丹峰,再不济也能让人一目了然地叫炼丹峰,就只有我们叫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没文化得名字都不会取。就他这种审美,这衣服用墨绿色估计是为了耐脏。”

    木可婉一脸欢喜地看着白得得,“你跟我想的一样诶,果然是英雄所见略同。”

    只是下一刻白得得就往木可婉心上插刀了,“不过,真正的美人是可以驾驭任何丑衫的。”白得得身材高挑,前凸后翘,小腰细得一个巴掌几乎就遮住了,胸脯鼓鼓囊囊的挺拔,俨然是胸脯之下全是大长腿。这墨绿色衬得她越发肤光如雪,可不是异样鲜妍么。

    再且白得得的双唇红得好似烈焰一般,灼红配墨绿,一见就夺人神。

    木可婉总算知道她以前为什么没和白得得好上的原因了,这女人可真够自恋的。

    “等我以后成了宗主夫人,一定要把咱们各脉的名字改过来,再把这丑死人的校服给换了。”木可婉道。

    “宗主夫人?”白得得怀疑自己听错了。

    木可婉得意地笑了笑,其实刚才她那句话的重点就是为了炫耀宗主夫人四个字而已。

    “对啊,我奶奶说,要同宗主议亲。”木可婉洋洋得意地看着白得得,脸上就差没写着“快来巴结我”几个大字了。

    白得得愣了片刻之后然后开始爆笑,“哈哈,好好,你可一定要嫁给容舍,我等着你压死他。”想想那画面就格外美好。

    “什么压他?”木可婉问。她是个小清纯,连山都没怎么下过,主要是长太胖走路太累,不爱逛街。自然也就不如白得得这般“见多识广”。

    白得得跟木可婉咬耳朵道:“等你们两个进洞房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木可婉脸一红,轻轻推了推白得得,“讨厌,说什么呢?”

    白得得将木可婉拉回来道:“我跟你说,前天我偷偷跟着宗主的侍女去了他的精舍,里面可是有十七八个小妖精在给他跳舞,啧啧,真是……你是未来宗主夫人,可得拿出你的派头来,去管管他!”

    木可婉眼睛一瞪,“你说真的?”

    “当然,我骗你做什么?”白得得道,她最多就是把小妖精的人数夸张了一点儿而已,那不是骗人,只是修辞手法罢了。“喏,宗主就在那边,你快过去问问情况,给他点儿下马威,不然你这几年不在,等你回去的时候,指不定他孩子都打酱油了。”

    木可婉一听都要哭了,提着裙摆就往容舍那边走过去。

    白得得回头对旁边的杜北生道:“这小妞实在是太天真了,我真怀疑她在七宝宗能不能活着回去。”

    杜北生凉凉地道:“多吃点儿苦就变聪明了。”

    白得得赞同地摸了摸杜北生的脑袋,“以后咱们要多帮帮她,千万别让她瘦下去,不然那画面就不美好了。”

    琼鲸舟停在七宝宗的码头时,七宝宗的宗主顾渊海亲自迎到了船前,可谓是给足了容舍面子。

    白得得五人静立在容舍身后听他们寒暄,她当然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直到听到容舍说,“顾宗主,那我就将这五名弟子交托给贵宗了,请贵宗对他们一定一视同仁,就当是普通弟子。”

    “这是自然。”顾渊海道。

    正说着话,却听见有御剑破空之声传来,周遭原本安安静静的七宝宗弟子突然就抬头低呼了起来。

    白得得也跟着抬头望去,却见空中一人疾驰而来,那人蓝裙飘渺,脚下一柄星光剑,有星光于她足下闪耀,叫人白昼如见璀璨星空。

    待她弛近落地,远远看去五官虽不明,但那奢香特地为她定制的渐变星空裙却是格外引人注目。

    顾晓星神态端方,丽光四射,仿佛神女仙娥般,人还未走近,已有香气先到,叫人为之痴醉。

    等她走近,那绝色之容,绝代之姿顿时将人的三魂七魄都夺走了,恨不能化作她脚下的一颗星辰才好。

    这便是东荒第一美人,顾渊海的孙女顾晓星。也只有她,才能让奢香为她一人专门定制星空裙,除她之外再无人能得。这星空裙也就成了顾晓星的标志。

    白得得天天看自己,当然不会被顾小星的美貌所惑,就是看她身上那条裙子太眼热,也不知道她白得得什么时候才能有一条专属自己的大牌裙子。

    白得得环顾四周,七宝宗的弟子还好,毕竟是见惯了顾晓星的,而诸如容舍之流的得一宗弟子基本都被迷住了,连小豆丁杜北生都忘记合拢嘴了。

    白得得一巴掌呼在杜北生的脑袋上,“小小年纪不学好,这就想女人啦?”

    杜北生被打得莫名其妙,他倒不是痴迷于顾晓星的美貌,他还不是对女人感兴趣的年纪,当然杜北生本身对女人就没什么好感。这会儿看着顾晓星不挪眼,其实只是为了看她脚下的星空剑而已。

    “师傅,我不是在她,我是在看她脚下的剑。”杜北生道,他心知白得得最讨厌别人比她漂亮,“而且她也没有师傅好看。”

    白得得闻言绽笑,轻轻地安慰地摸了摸杜北生的脑袋,“乖徒弟,还是你眼光好。”

    杜北生这句话绝对是昧着良心讲的,虽然白得得五官不输给顾晓星,可是那周身的气质和气韵可就差远了。白得得基本就没怎么修炼过,完全比不上顾晓星的空灵仙韵,皮肤也没她那么宝光流彩。

    “师傅,她那柄剑很有来头吧。”杜北生道。

    白得得很不得劲儿地“嗯”了一声,“那是前年五仙宗大比之后,开启了得胜秘境,她走了狗屎运在得胜秘境里得到了那柄亚圣级的星空剑。”

    当代年轻人中,最了不得的也就是魂器傍身,只有顾晓星手里有一柄亚圣器,即使是白得得的父亲也不过才只有魂器而已。

    “哇,亚圣级?”杜北生无比羡艳地叹道。

    “可不是嘛,要不是有这柄剑,她也成不了东荒第一美人。”白得得道。东荒美人榜年年都在变,那是美貌和实力的集合评分,而且首重实力。

    白得得不无嫉妒地看着顾晓星,忽然像是想起什么来,又闭上眼睛自言自语道:“不能嫉妒,不能嫉妒,嫉妒会让我变丑。”她这是突然想起阴阳修容花来了,所谓修心修容,她生怕被容舍说中了,要是越变越丑那可就笑死人了。

    顾晓星走近后,对着众人为来迟而道歉,然后在顾渊海身后立定,视线却和容舍在空中交汇。

    白得得一看就觉得两人之间有猫腻,不知道什么时候勾搭上了。白得得腹诽道,容舍真是走了狗屎运,居然搭上了东荒第一美人。至于顾晓星,则是个真眼瞎,平时不是多高贵冷艳的吗,怎么就看上了这么个拼爹的废物。

    却说容舍将白得得等人送到之后,便被顾渊海邀请去了做客,稍作停留后便离开了。他一走,白得得等五人就仿佛任人宰割的羔羊一般,立在顾渊海的大弟子孙易仁面前。

    “七宝宗共分五峰,有神器门,剑灵门,丹香门,法阵门及驱兽门,你等五人有一炷香的时间思考,然后可择一而入。”孙易仁道。

    如果不出意外,比如白得得肯定是选神器门,而木可婉则是选丹香门,她们在得一宗本就是这几脉的弟子。

    白得得开口之前扫了一眼自己的小徒弟,觉得自己还是应该民主一点儿。“你想去哪一门?”

    杜北生没想到白得得会问自己,他略微犹豫之后道:“师傅,我想去剑灵门。”其余基本虽然也有攻击手段,但多以辅助为主,只有剑修才是天底下最强大的修士,而杜北生为了报仇自然想当剑修。

    杜北生怕白得得不答应,于是略有些自卑地垂头看着自己的右手。

    杜北生右手残废,在炼器之道上是注定不能有所成就的,连左手剑的确是更有前途一些。

    白得得想了想道:“那为师就跟你去剑灵门吧。”

    杜北生没想到白得得这么容易就同意了,而且还要跟着他去剑灵门,“师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