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神背后的妹砸 第十一章

时间:2018-05-04作者:明月珰

    ,!

    晚饭时,白元一又问白得得,“那孩子右手残疾,于炼器一道不可行,你将他收做弟子有什么安排?别看他现在感激你收留他,将来他会不会反过来恨你耽误他?而且我看那孩子目光阴沉,没有孩童的天真,心思恐怕不纯,你呀,最好别放在身边。”

    白得得道:“我当然知道北生像个小老头,那是因为他身世可怜,我看到他的时候,他正和小狗夺食。”白得得当时只是看北生可怜,打算给他点儿钱,结果这孩子就打蛇随棍上,说她是仙女,要拜她为师。

    白得得这个人吗,最大的缺点就是受不了别人赞她美,别人这么一赞,她就会看人怎么看怎么顺眼。

    何况当她无意间摸到北生的脑袋时,心里就有一种直觉,觉得这孩子气机十分强大,是个好苗子。当然白得得也知道自己的斤两,她那直觉多半是不准的,就是她爷爷那样的道行,招徒时也不敢肯定自己能看准。一个人的天赋总是藏得极深的,哪怕是他自己也未必清楚,何况他人。

    但是人就是讲个投缘,白得得觉得北生投缘,她的东南西北里如今只有东西,正好还缺南北,就给小叫花子赐了个北生的名字,算是自己的东西了。

    “只是招徒弟而已,爷爷,你别把事情想太严重了。”白得得向来是对什么都不操心的,天塌下来自有人给她顶着。

    白元一真是操不完的心。

    却说北生,或者该叫杜北生,正立在他的小屋中央打量他的新居,虽然不太大,却精洁雅致,看得出来是精心布置过的。

    杜北生已经记不起上一次住在这样干净的地方是什么时候了。他对自己握了握拳头,告诉自己他终于进了得一宗,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这可是东荒五大仙宗之一,他的仇人在得一宗面前就好比蝼蚁,只要他努力修炼,总有一天能为他全家报仇。

    “北生,你用过饭了吗?”白得得声音在门外响起。

    杜北生赶紧走过去开了门,一脸恭敬地道:“师傅,弟子已经用过饭了。”

    白得得点了点头,“我给你带了几本书来,《道德经》、、《道心详解》、《修行精要》、《气机释义》这些都是讲解修行基础知识的。所谓修道即是修心,如果心不修,将来的道境就会不固,修为越高就越能感知道心的重要性。所以你不要急着修行,先把这些书看了,心里知道修行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心里有了自己的道,再开始牵引气机。”

    白得得自己修为虽然不怎么样,但教起徒弟来却是头头是道,她从小看她爷爷和爹娘授徒,这就叫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走路。

    杜北生接过书却看着白得得似乎有话说。

    “怎么了?”白得得问。

    杜北生红着脸道:“弟子不会认字。”

    白得得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我把这茬居然给忘了。”白得得看了看杜北生,本想说让西器来教他的,但旋即想着自己也没什么事可做,过过师傅的瘾也不错。

    白得得这压根儿就是把杜北生当自己的玩具了,只是不知道她能保持几天的热情。

    “那我教你认字。”白得得笑道。

    杜北生看着白得得白得泛光的脸微微走神,他对她这个便宜师傅其实并没报什么期望,只是他走投无路,用了些浅薄的心机缠上她,却没想到她真的认了他当徒弟,现在居然还亲自教他认字。

    说实话,虽说白得得痴长杜北生六岁,但江湖经验却比杜北生差远了。杜北生第一眼看到白得得就看出了这是个极其自恋和爱美的女人,和他以前看到过的许许多多的美人一样,都是鼻孔朝天,眼睛长在头顶上的人。

    杜北生接过白得得施舍给他的钱是,也只是抱着广撒网随便试一试的态度,恭维了她一句像仙女。

    其实杜北生心里压根儿就没觉得白得得这种女人会像仙女,说她们是恶婆娘还差不多。上一次也有这么一个女人,只是因为路过的杜北生身上的臭味熏到了她,她就让随从狠狠打了他一顿,那一顿伤让杜北生养了半年才养好,而他断掉的手肘也是因为这种女人中的一个,是那个女人养的狗咬断了他的手。

    杜北生对女人都没好感,尤其是白得得这种漂亮骄傲得像孔雀一样的女人。

    谁知道白得得听他说她像仙女,居然笑了笑,又给了他一袋钱。杜北生就知道自己摸准了这女人的脉,她的心思可真是太浅薄了,路过街边店家镶的琉璃窗都忍不住要看看自己影子的人,可不就是太爱漂亮了么。

    就这样,杜北生继续恭维了白得得两句,摆着可怜的面孔,期望她能收留他,他愿意给她当奴隶。杜北生当然不想当奴隶,不然也不会出来乞讨,只是他看到了她身边那两个侍女的打扮,那是得一宗的弟子服。

    惊云城离得一宗不远,经常能见到得一宗弟子,杜北生认出了侍女的身份,也就肯定了白得得在得一宗的身份肯定不低,这才想尽了办法希望能让白得得留下他,因为只有进了得一宗,他的人生才有希望。

    可是杜北生其实也没抱太大期望的,白得得这种女人他了解,即使心善也最多就是给点儿钱,哪里肯收留他这种包袱。

    而让杜北生万万没想到的是,白得得居然同意了。

    白得得当时其实想的也就是安排杜北生到得一宗当杂役,她虽说种的是鸡肋花,但好歹是种灵了,也算是修士而不是凡人了,心情还算不错,就当是日行一善。

    而杜北生呢,当时就确定白得得表面虽然看着机灵,其实就是个肤浅的傻白甜,让人恭维两句就找不到北了。

    洗干净了的杜北生被带到白得得面前时,他一下就看到了白得得眼里的惊讶。其实杜北生也知道自己是个好看的孩子,否则也不会被人欺负。

    白得得对他的喜爱明显的增加,这让杜北生滋生了贪念,他知道进了得一宗,杂役弟子根本不算什么,一辈子也可能没有任何修行机会,所以他要抓住每一丝可能,便跪在了白得得跟前,跟她说了自己的身世,求他收自己为徒。

    杜北生虽然看不出白得得的修为高低,但是心里也清楚,像她这种不修炼四处闲逛的人,修为都不会太高。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那些大能谁能看得上他,一个小残废。而白得得只要在得一宗,他成了她的弟子,就算是正式的第一宗弟子,只要他努力,总有一天能修炼有成得报大仇的。

    杜北生也算是时来运转,他到了得一宗才知道原来白得得是三脉白长老唯一的孙女儿。得一宗三脉白元一的名头可是响彻东荒的,即使只是凡人,杜北生也听过。

    “把我刚才教的念一遍。”白得得道。

    “道可道,非常道……”杜北生听话地开始念书。

    白得得翘了翘唇角,“不错嘛,小子,刚才在走神,居然还听见我教的是什么。”

    杜北生羞怯地抿嘴笑了笑,他知道这样的表情最无害,而他师傅也最喜欢。

    白得得得了这么个聪慧的徒弟当然喜欢,教起来不费劲儿,兴趣就更浓厚了。

    只是白得得却不知道,她走后杜北生在屋子里看书看得很晚,一遍又一遍地练习,因为他知道白得得没什么耐心,如果他太愚笨的话,他师傅估计就没有心思教他了。

    杜北生心知自己必须抱紧白得得的大腿,不然白长老肯定会将他赶出三脉的。

    白得得这边自己都还没修炼,却将徒弟教得如火如荼,可惜她还不知道悲催的命运即将降临她的头顶。

    “我不去七宝宗,我为什么要去七宝宗啊?咱们得一宗哪里比七宝宗差啊?当年也是东荒第一啊,我不要去,爷爷,我不要去。”白得得死死地拽着白元一的衣裳,就好像后面有人在拖她离开一般。

    白元一道:“不去也得去,这是宗主下的令。宗主也是为了你们好。”

    如果不是容舍又出了什么幺蛾子,白得得都快忘记有这么个讨人厌的人了。“他一天是不是吃饱了没事儿干啊,专门生来折腾人。我去了七宝宗能得什么好啊,他们能认真教我吗?”

    白元一道:“你在咱们得一宗,倒是有人肯认真教你,可是你肯学吗?”

    白得得道:“那我现在认真学行不行,爷爷,我不想去七宝宗。”

    白元一道:“你这话就骗骗我老头子。你我还不知道吗,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我看宗主这个决定做得极英明。就该把你们这些三代弟子送到七宝宗去好好打磨一下。”

    白得得眯着眼看向白元一,这老头子就差为容舍摇旗助威了,不由怀疑道:“老头儿,该不会是你向容舍出的馊主意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