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神背后的妹砸 第八章

时间:2018-05-04作者:明月珰

    ,!

    白得得牙痒痒之余继续翻着手里的玲珑盘。这个东西全名叫天罗地网玲珑盘,是数百大能同出手以神树千手观音树炼制的宇器为核心而构建的天罗地网阵,可以让手持玲珑盘的人在东荒域的任何角落通信。

    需知得一宗的镇派至宝养魂灯,当初建立得一宗的圣祖的元神神器,也只是神器而已,而这玲珑盘的核心却是如今天地间最高阶的宇器,所以才能沟通东荒域的每个角落。

    传闻如果东荒域全域向外开启,这玲珑盘还能与其他星域的千手观音树相连,就能与其他星域沟通了。

    不过东荒域在星树系中实力排位太低,天地法则为了保护东荒域,而隔绝了其他星域。东荒域的绝世强者则可以跨越虚空而去,比如像得一宗的圣祖那种。

    东荒域的玲珑盘属于神秘低调的东荒会,据说其实力不可估量。想也是,白得得每月可是要向东荒会缴纳不菲的会费才能使用玲珑盘的。东荒域那么多人使用玲珑盘,光是这一笔收入就足够东荒会傲视所有门派了。

    因其只经营玲珑盘,与各仙宗无扰,所以也没有人会去攻击东荒会,当然那也是因为至今都无人知晓千手观音树究竟在哪里。

    白得得翻着玲珑盘上的信息,突然就被一条推送给刷屏了。

    “瀚海宗出现神之子。”

    白得得点进去一看,原来是就在刚才有人曝出,瀚海宗去年招的弟子里有人种灵种出了“麒麟”。

    白得得大为吃惊,这里就得说说种灵境了。

    修行乃是逆天而为,通常之人是无法修行的。只有沟通了天地者,开启气机,然后在丹田里种下灵种,借由灵种而吸收天地灵气才能修行。这就好比动物不能直接摄取土壤中的无机元素而供养自身,必须靠第一生产者植物来转化。

    这灵种就相当于是天地灵气的转化者,经过灵种转化之后才能为人所用而修行。

    如此一来,通常修者种灵种出的都是植物灵,就像练紫霓的不死凰花一般,再厉害也还是植物灵。

    而麒麟属于四大神兽,本身就可沟通天地,吸取灵气,因此也能作为灵种,却是千、万年也难出一个。

    那条麒麟种的推送底下刹那间就有了数万条评论,都在感叹,麒麟种一出,瀚海宗的排位很可能超越第三的梵音谷,甚至有望居二。

    白元一听了白得得的转述后,感叹道:“这一代真可谓是黄金一代啊,先是有剑王阁出了一个种出神剑灵的神子,如今瀚海宗再出麒麟种,咱们东荒域说不定又能出跨越虚空的强者了。”

    白得得道:“就是咱们得一宗寒碜了点儿,什么也没有。”连个新宗主,除了摆谱之外,也什么都不会。

    “不急。”白元一道:“今年招新的时候,你爹说不定就能出关了,让他负责这次咱们三脉的招新,看能不能招回一个天赋弟子。而且说不定咱们得得开启气机之后,也能有惊喜。”

    白得得笑道:“虽然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你老人家还是要端正心态。”

    “不谦虚。”白元一哈哈笑道,最近他脸上的笑容明显多了许多,大概是因为心里的大石头被搬开了,白得得即将开启气机了。

    白得得继续翻阅玲珑盘,她跟她那悲天悯人有全局观的爷爷可不同,她关心的重点只有一个,那就是新出的麒麟子颜值几分。

    很快就有瀚海宗的弟子上线答疑,白得得转了一个下品灵石过去之后,就看到了对方提供的答案——一张麒麟子的肖像画。

    闪瞎人眼的帅,丝毫不比东荒第一美男神剑子差。不过那神剑子一张脸自带冻人功效,而这麒麟子看起来则是阳光美男,笑容灿烂。

    很快玲珑盘后的女修士就分成了两派,一部分自称神剑粉,一部分则是麒麟粉。白得得默默地加入了麒麟粉丝会,又缴纳了十个下品灵石的会费。男人嘛,重要的是看起来舒心,冰冻面瘫男什么的不是白得得的菜。

    本来白得得是从来不参加这种粉丝会的,毕竟是其他门派的人,犯不着去加油助威,但最近她实在是被容舍给伤了眼,决定多看美男子给自己洗眼。

    其实白得得自己也有这样的粉丝会,而且粉丝数量还不算少,因为她经常在上面晒一点儿自己的美照,购入的各种奢侈品,还有就是吃的奇珍之类,让不少人开了眼界。

    不过最近她被“圈禁”只能发点儿心情小品,诸如,,之流。下面一众人问她谁是毛驴,白得得的统一回复是。

    好容易过了四十九日,白得得的魂魄总算是养好了,然后根据得一宗的牵机法开始感应气机。这个牵机法白得得从懂事起就开始练了,只是一直没能成功感应气机而已。如今运转起来自是不在话下,很快她就感觉到了那种玄而又玄,不可名状的气机。

    白得得在白元一面前高兴得手舞足蹈,“老头子,我就说嘛,要不是我魂魄不全,当初在我娘肚子里就该开启气机的,你看,我现在异魂一除,立刻就感应到了气机。”

    白元一也激动了,“真的?这么快?我孙女果然是个天才。”老头子笑得胡子都乱颤了。

    白得得得意得鼻孔都朝天了,“可不是嘛。”她欢喜地搓搓手道,“就是不知道会种出什么灵来。”

    “肯定不会差。”白元一道,“初一我就带你去灵种池。”

    灵种池是一派的根本所在,也是底蕴所在。前面的五大仙宗之所以地位稳固正是因为他们的灵种池。

    比如排名第一的剑王阁,是因为灵种池内有神剑灵种才能有神灵子的出现,而瀚海宗则拥有麒麟种。得一宗也曾经辉煌过,史上出现过不死凤,以及五蕴通天莲。

    因此即使这五大仙宗有短暂的没落,但只要灵种池还在,那种神子一出,该宗就中兴有望。

    至于其他的小宗门,因为灵种池的底蕴有限,没有神之灵种的储备,即使短时间强大起来,最后也会后继乏力。

    这还是白得得第一次站到得一宗的灵种池边上。

    灵种池位于得一宗峰顶,也就是常年烟雾缭绕之地,宗门弟子一辈子只有在种灵时,才有资格踏上这片神圣禁地。

    和白得得一同登上灵种池的还有四个人,乃是去年宗门招的新人,其中甚至有一名杂役弟子苏彦璟。

    这实在是出乎人意料之外。杂役弟子之所以是杂役弟子,通常是因为他们天赋有限,只能在宗门充当修士的杂役。得一宗开派以来,由杂役弟子而开启气机的不会超过十人。

    据说这个苏彦璟是在答疑解难会上得了容舍的指点才开启气机的,不过可惜的是他今年已经二十有一,早就过了最佳的修行筑基年龄,比白得得还不如,也没有白得得这种修三代的资源。

    白得得看着苏彦璟,颇有同病相怜之一,因为其他三位同来灵种池的都是小家伙,最大的也才十岁。

    白得得对文文弱弱,瘦小苍白的苏彦璟道:“你也别妄自菲薄,能开启气机,就已经比普通人好太多了。

    苏彦璟红着脸道:“师姐说的是。”

    白得得立即就被取悦了。要知道各宗的辈分可不是按年级来排的,而是以修为定高低。像白得得的爷爷白元一那种筑台境的就算是师祖辈。定泉境则为师爷辈,种灵境是最小的。

    苏彦璟上来就喊她师姐,可说是自己甘居白得得之下。何况他脸红的样子也很可爱。

    白得得对自己看得顺眼的人向来不吝啬,从腰上的乾坤囊里摸出一个荷包来,“这里有一百下品灵石,你刚开启气机种灵,拿去买点儿丹药,争取早日生根发芽可以开田。”

    苏彦璟没有伸手,只轻轻摇了摇头。

    白得得很侠气地道:“让你拿去就拿去吧,都是一宗的同门,你跟我客气什么,我又不缺灵石,你也不必觉得拿人手软。做师姐的就该照顾师弟。”

    苏彦璟迟疑了许久才伸手接过。他八岁就进了得一宗,杂役弟子服侍的都是修士,地位可说是云泥之别,遇到脾气好的还算走运,遇到脾气不好的则动辄打骂。

    而杂役弟子之间也有诸多竞争,苏彦璟从小体弱,时常被同伴欺辱,像白得得这种人,以前对他而言就是天上月,只能仰望。却没想到今日走近了,才发现她的人并不如外界传闻的那般刁蛮任性,反而热情大方得紧。

    其实苏彦璟这只是一叶障目,他那是说话讨得了白得得的欢心,白得得对自己不喜欢的人,态度说是秋风扫落叶也不为过。

    白得得则是越看苏彦璟越觉得喜欢,这种小白兔一样的男人可比容舍那种坑爹货让人顺眼多了。自从有了容舍做对比之后,白得得觉得自己看其他男人都宽容了许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