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神背后的妹砸 第五章

时间:2018-05-04作者:明月珰

    ,!

    我的个乖乖,容舍这一身行头得多少灵石才能买得到啊?白得得看得那是一个羡慕嫉妒恨啊,她一个女人都没容舍这么骚包。

    束头发的玉冠,有点儿像今年宝丽春季的最新款——流光幻羽冠。不过容舍似乎别出心裁地并没用幻羽冠原装搭配的玉簪,而是随意用了一根质朴的碧玉竹节。你还别说,这碧玉竹节一下就压制住了流光幻羽冠的釜,多了点儿说不清的低调雅致。白得得想了一下,可算是记起了,这碧玉竹节似乎是一个很低调的奢侈品牌——嘉雅的新款。

    白得得的白孔雀称号可不是白得的,对各路奢侈品可谓是如数家珍,自己也入手极多,号称是穿着行走的灵石库。

    长袍应该是驴微春季新款的冰云练紫薇花系列,冰云练是由只生于北域极寒之地冰云层里冰云胎抽取纺织而成,春夏穿这种质地的衣袍,不仅防御力惊人,而且最重要的是沁凉凉不生汗。

    紫薇花系列是驴微的高级定制系列,那根本不是有钱就能买的,若是家世不够,一般的土豪就是给得起灵石,人家都根本不接单的。

    白得得再仔细一看,那腰带也不是凡品啊。碧犀角玉带,那碧犀力大无穷,筑台境以下的修士根本不是敌手,它的角要长一千年才能成型。

    那鞋,龙威赫赫,白得得心里暗自猜测,别人的鞋子牛筋底就已经了不得了,他这鞋底得是龙筋底吧,因为没有标志,看不出是哪家的特别定制,但可以想象,肯定来头不小。

    像刚才提到的宝丽、驴微,那都是修真界赫赫有名的奢侈品牌,可不仅仅只是雄霸东荒域,听说在其他星域也开有分店。

    一个男人穿得比她还奢侈,白得得有些心酸。这是拼爹、拼爷拼不过别人的下场。白得得心里涌起一股志气,她一定要督促她爷爷还有爹娘修行,在拼爹这条路上,她立志绝对不能输。

    白得得上前对容舍叉手行礼,“三脉弟子白得得见过宗主。

    容舍垂眸俯视白得得道:“解难时任何人不得插队,你且退后。”

    白得得当时脸就红了,又羞又气,容舍居然这么不给她面子,那就是不给她爷爷面子,白得得退到队伍最后,掏出传音螺又开始跟她爷爷告状。

    白得得从小是就是告状小能手,这传音螺是她让她爹去东海底给她摸上来的,好方便她随时随地告状。

    “爷爷,你知不知道容舍多讨厌,居然不许我插队,我现在腿都坐麻了。”白得得低声撒娇道。

    前面的弟子听见白得得直呼容舍的名字,诧异地转过头来。

    白得得一眼瞪过去,“干什么?”

    那弟子也认得白得得,善意地提醒道:“白师妹,宗主可能听得见你说的话。”其实不是可能,而是一定能。修行者都比凡人更耳聪目明,这个距离,容舍即使只是开田境,也是能听见白得得的话的。

    白得得当然知道容舍听得见,“听得见又怎么样?”白得得没好气地撇嘴道。

    那弟子不说话了,三脉的小公主这么欠收拾,他就不多事儿了。

    很快,白元一就让白宏一给白得得送了个小凳子过来。

    白得得甜甜地叫了声,“宏一哥哥,怎么是你过来?”白宏一是白得得父亲的大弟子,他是个孤儿,从小被白圣一收养,还赐了白姓,就相当于白得得的义兄。

    白宏一生得儒雅文秀,微笑道:“我也有一难想请宗主解疑。”其实白宏一的疑惑平时都有白元一、白圣一解答,此时并无需要请教容舍的地方,他来这里不过是受白元一吩咐来看着白得得的。老头子生怕白得得气性太大,得罪了新宗主,自己吃亏。

    白得得眼珠子溜溜地转着,“是老头子叫你来看着我的吧?”

    白宏一闻言脸上的笑容一僵,“长老只是关心你。”

    白得得“嘁”了一声,不过也没再多说。坐在小板凳上开始从乾坤囊里掏出零嘴来吃。

    而白宏一则立即对着那登圣石开始参悟起来。

    白得得受不了地抖了抖肩膀,这些人都着魔了,完全不懂享受生命的美好了。

    前面的人一个一个挨个开始登上一丈高的登圣石问难,容舍的声音徐徐传来,连音韵都富含道韵,闻之者如醍醐灌顶,有那排队的弟子在排队的途中就自己想通了道理,起身朝容舍拜了拜,然后挥袂离开。

    也有所问难题相同的弟子,在听到容舍为前面的弟子解疑时而有所获,也提前离开的。

    如此一来,白得得倒是也没排多久,月上中梢的时候就轮到她了,她原本以为要等到明天早晨的。

    白得得登上登圣石,在容舍对面坐下,越发能感觉到那无形无质的道韵缭绕,让人直接忽视了他的样貌,因为那已经完全不重要。就好比一张红票摆你面前,有购买力就行,它上面有没有褶皱并不会影响它的价值。

    “宗主,你应该是宝丽、驴微他们的贵宾吧?有卡吗?”白孔雀还是忍不住问了这个问题。宝丽和驴微的贵宾卡需要的消费额度简直惊人,就是白得得也没能达到标准。她今天问容舍也不过是抱着侥幸心而已。

    容舍扫了白得得一眼,点了点头。

    白得得眼睛猛地一亮,仿佛小太阳般灼人,“那,可以借我吗?你是几折卡啊?”

    容舍道:“每个弟子每次只能问一个问题。”

    “啊?”白得得眨巴眨巴眼睛,心道不好,容舍这厮好像不太讲情面,“可是我还没有认真问问题,刚才的不算行不行?”

    容舍轻轻拂了拂衣袖,白得得就被请下了登圣石。

    白得得不得不恨恨地又跑到队伍去排队。

    好不容易又轮到了白得得,眼看已经快要月落日升,白得得坐在容舍面前再也不敢问其他问题,直奔主题朗声道:“宗主,我一直没能开启气机,你可有办法让我开启?”

    白得得这一番说得可算是中气十足,十丈开外的人都能听见,显然是故意说给所有人听的。

    白得得在得一宗也算是个名人,她十八岁还没能开启气机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所以她这个问题一出,所有人都望向了容舍。

    若是容舍无法解难,对他这位新晋宗主的人气可是一大打击。虽说这难题都十几年了也无人解开,就连白元一也束手无策,容舍答不上是应该的。可他现在头上顶着明星光环,大家对他就难免求全责备。

    白得得所谓的收取利息也就是针对的这一点,总不能让容舍白利用了,何况他还这么讨人厌,一点儿情面不讲。现在是容舍若是回答上了,白得得觉得那是她应得的利息,容舍若是答不上,人气受损那就是他该付的代价。

    “把手伸出来。”容舍淡淡地道。

    白得得迟疑了片刻,美人总是自矜,生怕别人占她便宜。虽说白得得连东荒域的美人榜都没能排上号,但她自认为那跟她的脸无关,只是实力不济而已。

    白得得心里嘀咕着容舍该不会是借机揩油吧?但是看他浑身道韵流淌,仙气萦绕,似乎又不是那等猥琐之辈,便犹豫着伸出了手。

    容舍伸出三指,搭在白得得腕脉上,缓缓闭上了眼睛。

    白得得只觉容舍的睫毛纤长,比她也差不了多少,也算是他五官里仅有的一个优点了。

    “敛神静气,不要胡思乱想。”容舍道。

    白得得的手轻轻一动就想收回,嘴里不饶人道:“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在胡思乱想?”

    容舍手上微微使力,白得得的手腕一痛,越发使劲儿想抽回手。

    容舍索性放手,睁开眼睛。

    白得得揉着手腕愤愤道:“你到底能不能解难啊?该不会是不懂装懂吧?”

    容舍扫了白得得一眼,“你至今气机未开,是你神魂有关。”

    “神魂?”白得得低声重复了一遍,追问道:“是神魂的什么问题啊?”

    “像你这种狂妄任性之辈,气机不开反而是好事。上苍有神眼,所定之事自有其法则。”容舍道。

    白得得瞠目结舌地看着容舍,这人说话也太不客气了吧?当场就跳了起来,指着容舍的鼻子道:“有你这样尖酸刻薄的宗主吗?居然如此贬低自己门派的弟子。”

    “你气机未开,严格说来还不算本宗弟子。”容舍不咸不淡地道。

    白得得气得就想对着容舍用雷霆戒给他一剑,不过她再气愤也没有失去理智,若是她出手了,那就是欺师灭祖的罪名,哪怕是她爷爷也保不住她。你看看这就是当了宗主的好处。

    如此,两人过招,最后以白得得气得七窍生烟地跑了而结束。

    白得得一回去就找她爷爷告状,眼泪流了一桶那么多,结果她爷爷却只关注了一个点,“宗主说你是神魂出了问题?”

    白得得哽咽着点了点头,“爷爷你别信他,他就是信口胡说的,不懂装懂,随便胡诌,就是为了打击我。”

    白元一却不这么想,若容舍是胡诌,将来总有被揭穿的一天,如只是为了打击区区一个白得得,实在是得不偿失。

    “走,跟我去见宗主,向他赔罪。”白元一拉起白得得就走。

    白得得仿佛雷劈似了地望着白元一,“爷爷,你难道没听见我刚才跟你说的什么吗?容舍他骂我罪有应得。我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情啊,他这样说恶毒的说我,你还让我去跟他道歉?我不去!”

    这却由不得白得得了,白元一虽然宠溺白得得,几乎算是百依百顺,但是事关开启气机这件事,他却是不能由着白得得使性子了。

    白得得是一路黑着脸被白元一拎到容舍跟前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