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神背后的妹砸 第一章

时间:2018-05-04作者:明月珰

    ,!

    得一宗在东荒域位列五大仙宗之一,虽然近几百年略有衰落,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依旧稳稳地吊在五大宗之尾。

    这种大宗的弟子不管走到哪儿,都备受人瞩目,其他人也不敢招惹,否则惹出她们背后的宗门势力可就不妙了。

    白得得身为得一宗第三脉长老的独孙,更是走到哪儿都有人奉承,即使她至今还没有得开气机以成丹田,也依旧属于可以在得一宗横着走的那波修三代之一。

    这几天白得得就更是得意了,眼巴巴的不知道多少人来给她送礼。

    “白师妹,这次宗主退位闭关,白长老众望所归,马上就要入主不可道峰第九虹的得一宫,咱们得一宗在白长老的带领下,肯定能重获往日容荣。”说话的是得一宗第四脉主修牧兽的内门弟子凤真。

    第四脉在得一宗算是最差的一脉,每次在内门弟子大比中都垫底,所分配的资源也最少,因此最没底气,不得不四处巴结人。

    只是宗门里核心弟子都是一心修炼,不理俗事,更不提各脉重点培养的道种弟子,那简直是比宗主还难见的人。想走门路的人便都聚在了白得得身边。

    这修三代里,最奇葩的就属白得得了。她爷爷执掌第三脉,她爹是这一代三脉的道种弟子,娘是第一脉的道种弟子,出身这样显赫的她居然十八岁了都还没开启气机,无法修炼,可是让无数人惊掉了下巴的。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白得得才能无所事事,成日游手好闲,东走西游。

    这人嘛缺什么就最想什么,白得得天赋垫底,就更需要人夸,因此周围围了一大群谄媚巴结的人,处处哄着她,捧着她。她为人却也实在大方,跟着她的人都得了不少好处,也就巴结得更上心了。

    凤真的马屁拍得白得得很舒服,得一宗的确是越混越差了,害得白得得出去遇到其他四仙宗的弟子都不能耍威风,心里很有点儿不爽。等他爷爷成为宗主后,她一定要让他好好整顿一下宗门。

    白得得傲娇地理了理头发,微笑道:“现在宗主人压没宣布呢,可别这么早恭喜我。”

    “除了白长老,谁还有资格成为新一任宗主啊。咱们得一宗现在全靠三脉撑大梁,若不是白长老任宗主,咱们谁能服气啊?”周金龙是第五脉剑修弟子,也是白得得最忠实的追求者,对白得得一见钟情,从此鞍前马后唯白得得是瞻。

    白得得食指点着翘起的唇角,心情想不好都不行。周金龙这话可不算是拍马屁,如今得一宗之所以能稳吊五仙宗之尾而没有被甩出去,的确是多亏有三脉的炼器支撑。

    白得得的爷爷和父亲都是不世出的炼器天才,虽说炼丹才是曾经得一宗最强的一脉,但如今也因为白氏双杰的天纵之资而黯淡。如今得一宗的炼器之术甚至超过了第一仙宗七宝宗。

    要知道七宝宗可是从炼器开始发迹的,如今却在这一术上输给了得一宗的三脉,可以想见三脉炼器术之强大,乃是得一宗从没企及过的巅峰。

    因此虽说宗主才说退位,大家就都一致认定只能是三脉的白元一长老入主得一宫。

    白得得对此更是坚信不疑,早早就命自己的丫头西器开始收东西。她的东西实在太多,更是收集了无数珍本,用马车拉至少得一百二十驾才装得下。

    虽然白得得自己有一个乾坤囊这样的媳物,但那乾坤囊内只有一立方大小的空间,也装不了太多东西。就这样,那乾坤囊也价值连城,是白得得十八岁她爷爷送的生日礼物。得一宗上下除了道种弟子之外,也就唯有白得得有一个乾坤囊了。

    “西器,别忘了把我院子里那株冷梅树挖出来一起带走。”白得得吩咐丫头道,她是个敝帚自珍的人,那冷梅是她亲手所植,所以搬家也得带上。

    西器赶紧应了,却见东食一脸晦色地小跑进来,“怎么了,东食?”

    东食怯生生地看向白得得,然后小心翼翼地道:“宗主人选已经定下来了。”

    白得得放下手中的书卷和茶杯,一看东食这表情就知道事情肯定不对,“说。”

    “不是白长老。”东食闭上眼睛才敢一鼓作气地说出来。

    “那是谁?!”白得得站起身道,不是她爷爷,难道是第九脉灵织峰的练云裳?“练云裳吗?”

    那练云裳是她爷爷现在的心上人,白得得很怀疑她爷爷是不是为了讨心上人欢心把宗主之位给让了出去。如果是那样,她非得狠狠教训她爷爷一顿。

    “不是,听说是叫容舍。”东食小声地道。

    “容舍?哪里蹦出来的猴子啊,听都没听说过,居然就成了宗主?!”白得得是一万个不服气,此刻胸脯气得剧烈起伏,看得刚进门的周金龙眼都直了。

    “得得。”周金龙也得到了消息,第一时间就跑来想要安慰白得得。

    白得得提起裙摆就往外跑,“不行,我得去找我爷爷,太欺负人了。”

    周金龙见白得得跑过来,赶紧往旁边让了让,深怕撞着她了。

    白元一此刻刚从不可道峰下来,宗主人选就是经过他们九脉长老共同推举认定的,他当然知道消息,这不一完事就赶紧御剑飞回来安抚他孙女儿么?

    “得得。”白元一叫住冲得跟箭一样的白得得。

    “爷爷。”白得得气喘吁吁地跑上前,“爷爷,那个新宗主容舍是哪里冒出来的呀?怎么听都没听过,肯定不是咱们得一宗的人。”

    白元一轻轻摸了摸白得得的头,“回去我跟你慢慢说。”

    白得得打量了一下白元一的神情,平静安和,心知这新宗主看来是也得了她爷爷认可的。

    白得得点了点头,她可是失望透顶了,本来以为这次可以上到第九虹住进得一宫,把所有人都踩在脚底的呢。

    不可道峰乃是得一宗的最高峰,其他九脉就像章鱼腿一般从主峰不可道峰外外延展,宗主所在的得一宫是得一宗最高建筑,虽然不一定有什么特别,但是地理位置威风啊。白得得这辈子最大的爱好就是逞威风,现在住不进去了,她爷爷似乎一点儿不介意,她心里可是万分不如意的。

    “爷爷,那容舍什么来头啊?”一进白元一的院门,白得得就忍不住开口问。

    白元一道:“容舍宗主手持开派圣祖神识附印的玉简,上有圣祖神音,命他接任宗主。”

    “开派圣祖?你跟我开玩笑吧,爷爷?”得一宗开派可是万年之前的事情了,圣祖早就灰飞烟灭了,怎么可能一万年之后派个人来任宗主。“爷爷,你们该不会是被骗子涮了吧?”

    白元一曲起指节敲了敲白得得的额头,“淘气。你爷爷难道就差到识人不清了?”

    白得得嘟嘟嘴,她爷爷那么纯真,被练云裳那浅微道行的狐狸精就给勾了去,也就不怪她会怀疑她爷爷的眼光了。

    “爷爷,圣祖早就不在了,怎么可能突然派个人来啊?你想是不是这个道理?”白得得道。

    “你有所不知,虽说圣祖万年前就消失了,可并未传起死音,很可能是踏破了虚空,去了更高的星域。如今圣祖见徒子徒孙不争气,眼看着得一宗没落,指派人来接手宗主之职也不是不可能。”白元一道。

    “这些不过是你们的猜测而已。那容舍有什么了不起的啊,能得你们都认同。”白得得道,“难道已经到了孕神之阶?”

    当今东荒域的最强者就是孕神之阶,所以白得得才如此猜想。

    白元一摇了摇头,“他如今不过开田之阶。”

    白得得眨巴着眼睛说话都结巴了,“开,开田?”如今的修行阶段从种灵开始,再上一阶就是开田。在得一宗开田修为的弟子一抓一大把,容舍一个开田境的人怎么可以做宗主?以后带出去不嫌丢人啊?

    “莫欺少年穷。”白元一又点了点白得得的额头。“如今的容宗主不过二十,能修行到开田已经是天赋惊人,何况……”

    “何况什么?”白得得赶紧追问。

    “何况,神灯认主,他确实是圣祖传人。”白元一道:“咱们得一宗中兴有望了。”

    神灯,白得得是知道的,这是得一宗的镇派之宝。得一宗的九虹护山大阵就是靠神灯运转的。但是从没听说过有人能让神灯认主,它是开派圣祖的元神神器。

    元神神器乃是以修者自身元神蕴养,可毁却不可夺,一器只认一人为主,除非是其三代内直系血亲才有可能得神灯认主,但所谓认主其实也只是借其使用罢了。

    “神灯认他为主,那岂不是说容舍是圣族的子、孙?”白得得质疑,“圣祖这都多大年纪了啊?容舍就算是他孙子只怕年纪也惊人了,现在居然才开田境,那岂不是跟我一样是个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