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萌宝神医娘亲 第590章 一切都是出自她之手

时间:2018-08-18作者:沈一

    萧然抿嘴不言,眼眸平静。“当年。”萧芸溪故意停顿了下,才接着说道,“我七岁,去了一趟九州大陆,三年回来入了郾城,亲眼见到,你过着与我不同的生活,那时候你可真真天真啊,天真的让我

    很想立马就毁了。可这般容易让你死,太便宜你了,于是我便联系了司徒煜。”

    果然司徒煜这三个字让萧然脸色一变。

    萧芸溪却有些开心,“看来你想到了,没错,是我许诺帮他夺得皇位的条件,让他追求你,娶你,然后折磨你的。”“哦,忘了告诉你,当年你挺着大肚子被萧静怡与司徒煜联手折磨时候我就在那屋子的屋顶,看着。”萧芸溪面露红光,神色似是有些癫狂,“那沾染了蛇毒的刀,一刀一刀的割着你的皮肤,皮肉炸开,血珠留下来,你那惨叫的模样,真真深得我心啊,犹记得,你那明媚的面容,被簪子戳破洞口血肉模糊泪流满面却丝毫不解的模样,看着便

    让我畅快。”

    听到这话的凌人与景宫,身躯颤抖的厉害。“给你喝的毒药,也是我亲自提供的,毕竟这锡州的剧毒之药,我信不过,现在想来真是庆幸,那由天音阁制作出来,花了大价钱无解药烧了配方的毒药,真真没让我失望

    ,不然,凭借着你好运的被药王谷的人捡到,身上的毒早已解了,而不是和现在一样,成为毒人。”

    毒人两个字,让方渊与周青伟诧异的惊呼了一声,随后两个人均闪过一抹十分激动的神色看向萧然。

    “她,是毒人?”

    毒人可以说任何毒药都无法伤害她,甚至连蛊虫都不行,正是因为这样,她的血反而对他们这些炼蛊的人十分稀有。

    蛊是适应力极强的生物,若是能够用她的血培养蛊,这蛊将来会是什么样子?

    “这么说天音阁流传出来的传说是真的,可我们炼制的毒人,没有思维宛若行尸走肉。”哪里是她这般鲜活?

    萧芸溪眼神闪过狠厉,“是啊,我也没有想到。”

    说是毒人,实则不然,虽然她一身是毒,却并不属于毒人的范畴,真正的毒人她看过,那样貌完全变了,根本就不像是人了。

    “暗害外公一家也是你的意思?”萧然直接忽略萧芸溪说的毒人两个字,反而神色冷厉的问另外一件事情。

    萧芸溪敛了些眸子,缓缓的坐在身后的座位之上,萧然亲自来送死,她自然要让她痛苦的从这个世界上离开,“是。”

    “为什么?”萧然咬了下牙,想到对待原主和蔼的外公以及舅舅一家人,在荔城的萧芸溪绝对不少见他。萧芸溪身上也散发了些寒气,“为什么,自然因为,他不愿意交出血玉凤镯,不愿意找皇族要回属于南家的东西,甚至连我变强了,他也没有半点激动,甚至用那陌生的眼

    神看着我,我也是他女儿的亲生女儿啊,再看看他对你。”“呵呵呵,在望都城镇国公府,你们笑意盈盈,随意玩闹,而我一墙之隔,却只能听着看着不能靠近。甚至见到了亲生母亲,她也只是在看到我与她相像的面容后怔忡的笑

    了下,转眼便替你去买你喜爱的糕点服饰。他们一个一个恨不得将他们所拥有的所有东西都交到你手上,明明知道我也是母亲所生,他们却视而不见。”“我早已告诉那老匹夫,我有自保能力,我能回去萧家,任何人都伤害不了萧家,那老匹夫,既然让人关了我,说我有癔症,那时我武力值不高,无法反抗他。但他那所谓为我好的‘恩情’,我记下了,所以长大了,我自然要好好的回报他,他不是不怕死么,我便让他惨死,他不是最得意那四个人中龙凤的孙子么?呵呵,我便让他眼睁睁看着

    他们被杀。”

    “我就要毁了南家,让曾经传奇的南家灭族,永远也别想回到九州大陆,重正南家曾经的辉煌。”反正,他们不是不想反抗皇族么?不想成为她的助力么。

    不是她的,便会如同前世一样,成为萧然的助力,既然如此,她自然先下手为强。“怎么恨我么?”萧芸溪疯狂的说完之后,神色恢复到先前的温婉,一双水润的眸子盯着负手而立在雨中神色深沉如幽幽枯井中的水一样,平静无波,越是如此,萧芸溪越

    能感觉到她压抑的暗沉气息。

    那双平静眼睛中涌动的翻滚的怒火,但萧芸溪因此反而开心。“是外公当初将你抱走的,安排在荔城,护着你。”萧然声音沉稳,“你只不过十岁孩童,你憧憬回家,他必然明白,但你说你能护住萧家,他如何信你?你又有什么东西让

    他信服?就你那能力低微的武力值?”

    萧芸溪那样说,武力值必然是低下的,所以当年她外公必然认为她只是孩子的言语,怕她闯出什么祸端,自然会让人守着不让她乱来。

    区区一个十岁孩子,又是他看着长大的,突然之间变化这般大,绝对担心她脑子不正常。

    连萧然都觉得惊奇,毕竟一个十岁的孩子,若非经历过大起大落,怎么会一夕之间变化这般大?

    最重要的是,七岁,她是怎么去到九州大陆的?谁告诉她九州大陆的事情,外公是绝对不可能说的,说了也没办法帮她去九州大陆。

    萧芸溪,她七岁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

    身为一个现代人,都觉得惊恐,何谈土生土长的外公等人呢?

    而且一个七岁的孩子便开口跟外公要藏有秘密的血玉凤凰,甚至将外公一族的来历都说了出来,不可怕么?

    换做是她也会有所怀疑。

    没当成怪物烧了,已经算是她外公淡定了。

    在看看此时神色恶劣的萧芸溪,萧然完全能想到,她对外公带着怨恨之后会用什么样子的语气与其说话,外公能喜欢她才怪了。

    留着她不过是看在母亲萧家的面子上罢了。未曾想既然给南家埋下了这样一个不定时的炸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