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萌宝神医娘亲 第502章 会会他们

时间:2018-07-19作者:沈一

    故而就算去查,其他的人也查不出什么的,实在是萧然真的没与他接触过,而且也不认识他。

    但是却借用了他不住的院子,用来藏萧静怡。

    后来不也没有带给他麻烦么。

    这两个人依旧不是萧然的人,等做完了这里的事情,这两个丫鬟若是没被人怀疑的话,她们便会安然的放回他们的主子的身边,被认出来了,只能让她们跟着凌人了。

    之前萧然在萧府的地下机关里传递消息的就是其中一个丫鬟。

    因为当初守在萧府的人因为太庙的事情,被人调走了大半,只留下武力值很低的人,这丫鬟自然是可以趁机进来给萧然汇报消息。

    任盈盈一听,神色到是一喜,毕竟他们药王谷不是什么大帮派大势力,萧然需要帮忙,对方又不畏惧药王谷的名声,仿佛也求不上药王谷,所以丝毫没有顾及。

    否则凭借着她师妹任逍遥的名号又有多少人敢得罪她呢?

    神色淡定了下来。

    谁了这个时候被派去监视那洞口穿着黑色斗篷藏头不露尾人的小白咻的一下,从草丛中爬了出来。

    出来之后似是十分慌张的咬着萧然的下摆,可变小的它实在不敢太动力气,转而便嘶嘶的对着小包子诉说了什么一般。小包子一听,手上的树枝立马扔了下去,忙走到萧然的身边,神色着急不已,“娘亲,小白说,刚刚它看到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人将冷锋叔叔他们全部提到了洞外,而且还拿着匕首,说让你出现,一刻钟若

    是您不出现,他们便杀一个人。现在,虽然没杀人,却用匕首在冷风叔叔等人的身上,写字。”

    一句话,让萧然慵懒的神色厉变。

    “岂有此理,简直丧尽天良。”任盈盈一听,立马破口大骂了起来,“这群小人,用这样卑劣的手段,他们就不怕天打雷劈么?”“我先过去。”萧然神色沉稳,语气中带着肃杀之气,“你们在这里等着,一路上我给那两姐妹留下的记号。其中有一个人戴着我的人皮面具,虽然做的有些粗糙,但是若萧静怡没有亲眼见到是不会认出来的

    。”

    萧然当初的目的是想要让她们躲在萧静怡与刘妙芸所在之处的附近,等他们的人到来之后,骑马引开一部分,到时候她会去接应她,同时趁着这段时间制作出能够牵制他们的毒药。

    可没想到计划不如变化,可这变化对萧然来说也是好事,故而没有想回去改变计划。

    谁又能够料到,那些人手段也如此的狠绝快速了?

    “记住,她们若是来了,小包子让小白带她们去往山洞。”萧然不担心她们被追上,因为她也给了毒药给她们。

    至于萧然的毒药,在太庙的时候为了对付那个黑色斗篷的人全部都用掉了。

    所以现在她身上没有能够克制住他们的毒。

    “我知道了娘亲。”

    任盈盈看着萧然笼络白色内村随后穿着那件褐色的衣服那一刻,“你,去哪?”

    萧然深沉的眸子划过一丝冷笑,随后又变得有些懒散,“他们不是要

    见我么,那我就出去会会他们。”

    “疯了么?”她现在出去就是羊送虎口。

    小包子的眼神带着担忧之色。

    “没事。”萧然安慰的看了眼小包子,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万一他们要群起而攻之的杀我,我也只能竭尽所能的逃了。”

    小包子默不作声了,任盈盈着急无比。

    半响之后,小包子仰头,圆嘟嘟的脸带着一抹笑意,“娘亲,你小心。”

    萧然低低的笑了下之后,一跃进入周围的浓密的草丛中,消失在任盈盈与小包子的目光之下。

    任盈盈神色阴郁,“羽儿,你不怕么?”

    他们比萧然厉害太多了。

    “娘亲不可能不管冷锋叔叔他们的。”小包子低着头,一双眸子透着悲伤,“你可知道,小七哥哥其实已经死了。”

    任盈盈愣了下,脑海中回忆了下后,一双眸子瞪得大大,“你说的小七,是经常带着你与那些猛兽玩的那个可爱的少年?”

    与小六一样,算是药王谷内活泼的存在,帮忙照顾那些猛兽的人。“嗯。”小包子抬头的时候,鼻子酸疼,乌溜溜的眸子沾了泪水,“他们是被那个周青伟大坏蛋的人杀了,娘亲为什么要冒这个险,烧了使馆,除了那个可恶的苗素素之外,她就是要杀了周大坏蛋身边当初所

    有参与的人,为小七他们报仇。”

    任盈盈看着哭泣的小包子,心不自觉低沉了许多,牵着他小手。

    “那些黑斗篷的人屡次害得娘亲受伤,这次还捉了冷锋哥哥他们,娘亲是不会放过他们的。”不管他娘亲是不是他们的对手,他相信娘亲总有办法让他们死的。

    小包子擦了下自己的眼泪,咬着小嘴唇,恶狠狠的说道,“他们不过是一时得意而已。”

    任盈盈点头,说实话,一开始任盈盈还有些反抗的心思,当见到实力悬殊这么大之后,她是半点想法都没有,除非她想死,才能豁得出去。

    可萧然呢?纵使对付不了又怎么样,她总是有手段让对方死。

    因为对方莫名其妙就要害她,萧然不是小猫小狗,而且睚眦必报,根本不会忍下去的。

    更何谈对方还如此的对待她的人。

    终究,她是半点都不如这个师妹。

    离太庙不远山头的石屋前面,树木繁杂,草木丛生,迎着朝阳,那叶子上的露珠似是还折射出流光溢彩的光芒。

    一双绣着牡丹花色的精致白靴子踏在那草上,水珠顺势流下,顺着靴子往上,可以看到一个穿着飘逸浅色广袖长裙的三十岁,但面容护理的极好,看着依旧年轻的女子。

    细腻的手上拿着一块木制大约她半个巴掌下面系着一根蓝色穗子的牌子,牌子上有一个繁杂家徽模样的印记。

    一双眸子透着精明,充满厉色。女子的身边还站着一个穿着与其差不多款式粉色衣服的蒙着面纱的女子,单看一双眼睛也算得上是美女,但透过那面纱隐隐可以见到面纱下面有些扭曲的伤痕,便让人不想多看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