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才萌宝神医娘亲 第281章 她先放弃

时间:2018-05-22作者:沈一

    ..天才萌宝神医娘亲

    因为他动作自然打断了本来叙旧的温馨气氛。

    “萧然小姐。”许默率先礼貌的与萧然问好,本就温柔的眼眸柔色更深。

    “妹妹(然儿)。”

    萧芸溪与萧敬义自然也不免忙叫了下萧然。“萧然!”容玄宗刚刚与萧芸溪聊天的喜悦,在见到庸庸懒懒眸色深沉的萧然那一刻, 心中的喜悦瞬间惊散了,反而多了一抹疼惜愧疚,且直接走向了她,却在要靠近萧然的时候因为她突然变得冷厉的目光

    而定下了脚步。

    眼眸微敛,盖住眸子中闪现的痛苦之色,却很快,一双眼睛在萧然的面目上以及其他的地方打探,随后便微微震惊,那光滑白皙的脸上,一丝丝的伤痕都看不到了。

    所以容玄宗不能想象,她当时受伤之后到底是何种情况。

    “看来我是打扰你们了!”萧然扫了眼因为她到来而瞬间站起来的四个人,虽然都面带笑容,可谁有知道这笑容底下掩盖了什么心思?“什么打扰。”萧敬义可能因为容玄宗,也可能因为刚刚聚会的聊天,更可能因为今早九王爷走了,一扫昨日的阴霾,笑满面,“你来了正好,玄宗刚刚还提起你,你们两也许久未见,之前清河上的事情,玄

    宗上次来的时候也解释清楚了。”

    因为容玄宗做了司徒剑的夫子,萧敬义也与他闹了些不愉快,但是经过解释才知道,他如此做不过是担心萧然,想要从太子手中得到萧然的消息。

    而众目睽睽之下,萧然对司徒剑动手,容玄宗怕萧然因此被通缉,所以才出手帮助了司徒剑。

    “是啊,妹妹快过来一起坐吧!”萧芸溪说着,忙让旁边伺候的轻水多拿个垫子。

    萧然看着轻水动作熟稔的从她阁楼内侧专门放置垫子的地方挑了个垫子过来后,萧然拍着手中扇子,眸光幽暗的扫过小的温柔,拨动铺垫让出一个位置的萧芸溪,“看来萧大小姐很喜欢这个阁楼啊。”

    萧芸溪的动作顿时一滞,面容上不仅多了尴尬而且还多了一抹幽光,眉头轻皱,“妹妹,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表面上的意思。”萧然看了眼因为她的话,脸上各带表情的另外三个人,容玄宗暂且不说,许默眉头却轻皱着,不知道是因为她的小气,还是因为萧芸溪若有若无的别有用心。

    至于萧敬义,尴尬之后,却小心翼翼的看了她一眼。萧然透过拆了墙,拓展了视线与光线的阁楼,可以清楚的将这周围的桃林看的清楚,甚至透过栏杆,只要手够长,还能够摘到那桃树上的桃子,“想了想,这阁楼也不过如此,萧大小姐想要可以在自己院子

    的房间弄一个,主要还是这片桃林惹人眼。”

    这里谁听不出萧然话里话外的意思?

    摆明了讥讽萧芸溪肖想这片桃林。

    萧芸溪一双眸子瞬间蒙了泪水,似是有了被冤枉的委屈。

    见到萧芸溪咬着粉唇,温柔的眼睛含了泪光那一刻,容玄宗心一紧,下意识的想要开口,可当见到萧然那双清明幽深的眸子之后,莫名的想到清河上,他帮了司徒剑之后,萧然的表情。

    总觉得若是这次开口管了这事,他萧然就真的要成陌路了。

    想到萧然的遭遇,容玄宗一心疼,一心软,便没说话了。

    淡雅的许默,依旧保持着沉默是金的态度,他心里知道,此时他帮谁都不对,尤其是萧然还是个特别小心眼的人。

    其实在进入桃源的时候,许默便不是特别愿意,因为这里算是萧然住的地方,说句不好听的,也是萧然的闺房,虽然有桃林,一般男子也不能随便踏入。

    除非得了萧然的允许,而他也以为,萧然允许了,才没有多嘴。

    “萧然,这件事情是父亲不对。”显然萧敬义也反应过来了,“父亲应该先派人知会你的。”

    其实他也是听萧全说这里已经建好了,想着萧然还没有住进来,便让其他的人来桃林看看,没曾想入阁楼的,却没想到在桃林下面的时候见到阁楼整改了,一时兴起便带着他们上来了。

    否则在萧然提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萧敬义也不会变的小心翼翼。

    萧敬义的面子,要不要给呢?

    萧然敛了眸子,盯着手中的玉骨扇,玩着玉骨扇下面的吊坠,嘴角微翘,“相爷,这是相府,任何地方都由你做主。”

    听到这话之后,萧敬义并没有半点开心,相反一颗心却跳动的厉害,仿佛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桃源亦然。”萧然抬头,眸光没了慵懒,却多了一丝冷漠。

    “然儿……”萧敬义下意识的叫了一声,只觉得萧然的眼神让他冰冷刻骨。萧然无视他,笑容加深,扫过这改装后的阁楼,“这地方用来待客,也的确别有一番风味。”轻轻的打开玉扇,“当然,虽然这里是当年外公与娘亲为我建造的,萧大小姐不嫌弃,想要住进来,想来也是合理

    的。”

    “妹妹,我并没有这种想法!”

    萧然并没有看信誓旦旦说这话的萧芸溪,反而听盯着萧敬义,“只希望到时候相爷能允许我带走几棵桃树。”

    那些桃树,有和母亲一起种的,有何外公一起种的,对萧然是特别的。

    说完这话,萧然十分礼貌的拱手对其做了告辞的动作,转身便带着凉月下楼。

    一时间阁楼内的人都没有说话,静谧非常。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许默,见到那个慵懒却有些冷淡的背影下楼之后,便快步想要跟下去,却不想有个身影比他更快更急,见状许默停下了脚步,看着他越过他。

    “然儿!”

    萧敬义怕了,是真的怕了。

    与第一次见到萧然,她对着他的陌生不同,这次她看他眼神是极为明显的冷漠,冷漠中透着讥讽。

    仿佛他即将失去这个女儿。

    不,她不要这个院子,意味着,她要割舍与相府的所有情分,萧敬义怎么能让这件事情发生?

    一旦如此,她绝对不会回头的,这一点萧敬义心知肚明。

    等到萧敬义下楼追上去的时候,却见到他急切想要拉住的身影此时正站在桃源内最大的一棵桃树下,桃树上面挂了很多福袋,有些福袋因为风吹雨淋甚至已经掉色了。“相爷!”萧敬义心急如焚本想大步过去,却还未靠近,便被人出手拦住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