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恶魔就在身边 00136 杀人

时间:2018-06-17作者:汉宝

    两人来到街头的路边餐厅,法丽点了一份沙拉一份牛排还有一份大份的布丁。

    陈曌的饭量也不小,不过如果他敞开了吃,估计这个月的单子就白做了。

    陈曌的饭量真的非常大,要知道,他可是喝过力量药剂的。

    而且药效比起大卫的强了一倍不止,也就是说,按照大卫的饭量再乘以两倍,就是陈曌的饭量。

    即便现在不是吃火鸡的节日,可是陈曌还是点了一整只碳烤火鸡。

    虽然是吃西餐,不过陈曌和法丽都不是那种,能够用优雅的姿势吃东西的人。

    再说了,这种小镇上的餐厅,也没有那么多的规矩。

    所以两人吃东西都是原形毕露,陈曌是抱着一只火鸡啃。

    只是,吃到一半的时候,法丽的肩膀却被人拍了一下。

    “美女,要不要和我去酒吧?我知道哪里有好玩的。”

    陈曌抬起头,看到的是肯的那个同学。

    这个混混一脸的痞子表情,法丽皱着眉头,将他的手推开:“别碰我,我不认识你。”

    “这个亚洲人满足不了你的,还是和我玩玩吧,我保证让你下不了床。”混混直言不讳的说道。

    这能忍?

    陈曌是忍不了,抓起火鸡就砸在混混的脸上。

    “滚。”

    “黄皮肤的猴子,你想找死?”

    陈曌抬起一脚,直接把混混踢出三米外。

    陈曌虽然打不过盖亚,可是和一个混混solo,那真的一根指头都能碾死他。

    一脚踢中,混混已经站不起来了。

    陈曌这一脚的力道,即便收了五成力量,依然具有强大的杀伤力。

    哪怕是盖亚那种女暴龙都不一定吃得消,更不要说这个小混混了。

    “别让我再看到你,滚。”

    混混捂着肚子,狼狈的转身离去。

    这种混混就是这样,欺软怕硬。

    他也只是看陈曌是亚裔,而且又是生面孔。

    所以才上来挑衅的,一旦陈曌强硬起来,他还真不敢刚正面。

    至于说报警,别开玩笑了。

    不管从哪个方面,他都不可能得到警方的支持。

    “fu**,浪费了我的火鸡。”陈曌一脸的凶相。

    “你能不能用魔法,杀了这个混蛋。”

    “怎么?你和他有仇吗?”

    “我不认识他,不过镇子上的居民说,他把毒..品卖给学校里的孩子,结果那两个孩子服用过量毒..品,一个死了,一个脑子坏了,这种人最该死了。”

    “我的魔法杀不了人,你也别指望我会杀人。”

    “真没劲。”

    “杀人并不好玩。”陈曌白了眼法丽。

    “你杀过人吗?”法丽突然很认真的看着陈曌。

    陈曌想了想,回答道:“之前在医院里,一个杀人狂劫持了一个护士,我让别西卜咬死了他,当着所有人的面。”

    “那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吗?”

    “就因为我一点感觉都没有,这样才可怕,我居然对自己杀死一个人无动于衷。”

    “除此之外,你还有杀死人的经验吗?”

    “在手术台上没能治好病人算吗?”

    “不算。”

    被那个混混闹了闹,陈曌和法丽都没吃舒坦。

    两人又去超市买了不少吃的,瞬间补充一下冰箱的物资。

    “法丽,到了冬天还会有人游泳吗?”

    “当然,洛杉矶的温差其实不大的,我所在那片海滩,全年都有很多人,所以我们是全年都要工作,甚至是晚上,依然会有一些人在海中玩,所以有的时候我还要值夜班。”

    “对了,莱昂纳多的生日派对,你打算送什么?”法丽问道。

    陈曌顿时为难了起来,送什么好呢?

    陈曌是真的没什么送礼的经验,转头问道:“法丽,你要送什么?”

    “我已经有想法了,不过不能告诉你,如果被你知道的话,肯定要抢先送,我就没的送了。”法丽对陈曌很防备。

    陈曌更加苦恼了,法丽对他的防备真的很对。

    因为他真的干的出这种事……

    ……

    “fu**,fu**……”

    戴普乐.拉斯坦捂着肚子,满脸的痛苦,嘴里不断的咒骂着。

    他的步履蹒跚,身子有些站不稳。

    那个亚洲人的脚实在是太重了,他感觉肚子里的肠胃都要被绞断了一样。

    “我一定要给那个黄皮猴子好看,我一定要杀了他。”

    戴普乐.拉斯来到一栋房子前,吃力的敲了敲门。

    过了半饷门开了,特雷德.派姆顿打开房门。

    当特雷德.派姆顿看到戴普乐.拉斯的时候,脸上的表情瞬间变的阴冷。

    “戴普乐,你不该来这里。”特雷德.派姆顿的态度非常的冷漠,一副拒人千里的语气。

    “派姆顿先生,我很抱歉……我……我需要钱……”

    “我上次已经给过你一笔钱了,我们早就没关系了。”雷特的.派姆顿冷冷的说道。

    “派姆顿先生,我帮你做过事,可是你只给了我五千美元,这不公平,我需要您再支付我一笔钱。”戴普乐.拉斯说道。

    “你不讲信用。”特雷德.派姆顿的脸色越发的阴翳。

    “如果你不给我的话,我难保不会对其他人说些什么不好听的话。”戴普乐.拉斯说道,这是他惯用的伎俩。

    “那好吧,你进来吧。”特雷德.派姆顿的脸色突然恢复平静。

    当戴普乐.拉斯踏入特雷德.派姆顿房间的瞬间,一把尖刀穿透戴普乐.拉斯的胸膛。

    在门后还站着一个老妇人,戴普乐.拉斯艰难的转过头。

    他认得这个老妇人,可是……这个老妇人为什么会在特雷德.派姆顿的家中?

    她为什么会藏在门后面?

    这时候特雷德.派姆顿已经关上了房门,他看了看倒在地上的戴普乐.拉斯,冲着老妇人道:“翁瑞,你下手太快了,你应该等我关上门再动手,如果刚才路边有人路过的话,会被发现的。”

    “没办法,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血了,难得来了一个猎物。”老妇人慢悠悠的伏在戴普乐.拉斯的身上,双手握着尖刀,高高的举着。

    老妇人嘴里念叨着:“伟大的沉睡者,以贝斯塔之名起誓,请聍听我的呼唤,向您献上血的献祭。”

    这时候的戴普乐.拉斯还未完全的死去,他的意识还很清醒,越是濒死就越是清醒。

    可是他什么都做不了,老妇人手中的尖刀上抹了具有麻痹效果的毒药。

    他只能看着老妇人手中的尖刀再次落下,这次是直接刺入他的胸膛之中。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