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大唐小兵 第三百七十四章晋阳公主

时间:2018-10-23作者:我的小面包

    第二天,王治本想美美的睡上一觉,就被程咬金给踹了起来,被拎着往水盆里一按,顿时清醒了过来。

    “程伯伯,干什么啊这是,天还没亮呢”。王治抱怨的说,擦了擦脸上的水渍。

    “还没亮,你看看东面,是不是亮了,赶紧的,跟我进宫去”。程咬金不由分说,拉着王治就往客厅去,至少,要填饱肚子呢。

    “哎,哎,程伯伯放手,至少让我洗洗脸,刷刷牙啊”王治脸色难看的说,这要是不刷牙,不洗脸,一天课怎么过啊,能别扭死。

    “就你讲究多,刚才没洗脸啊,赶紧的,给你一盏茶的功夫”。程咬金径直的朝客厅走去,嘴里还不停的嘟嚷着。

    “靠,什么事啊这是”。王治忽然想起来,正事没问呢,为什么把自己踹起来啊,自己又不用上朝的。郁闷归郁闷,王治还是赶紧的洗脸刷牙,然后朝客厅跑去,慢了,指不定又要挨一脚呢。

    “昨天你说的事(情qing),我都跟陛下说了,不过兹事体大,陛下要在下朝以后,召集长孙无忌,房玄龄等人,再商议一番,而且,也许还会问到你,毕竟,有些东西,我只是转述而已,并不如你表达的清楚”。说实话,王治并不想进宫,要不是因为李二同意了自己和豫章的事(情qing),自己也要表示一二,不然才不会进宫呢。

    进了宫以后,程咬金去参加朝会去了,王治也就自由了,不过也只是相对的,毕竟,这里是皇宫,不可能随意走动的,万一,一不小心,迷路了,走到那个妃子那里,恐怕,就玩完了,即便自己是帝婿,也会被咔嚓了。

    王治干脆去了自己砌墙的那里,去看看,墙体干的怎么样了。

    好在现在天气炎(热re),水泥干的很快,王治抬脚踹了几下试试,额,脚好疼。

    “喂,你干嘛呢,干嘛用脚踹墙啊,那么笨”。忽然间,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还咯咯的笑着,王治回头一看,呵,还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

    “这是练武呢,知道吗,这样会让腿脚更有劲,抗击打能力也更强的”。王治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反正小姑娘才五六岁吧,好忽悠。

    “你骗人,你就是王治吧,高阳皇姐说你是个大骗子,经常说谎话”。小姑娘撇撇嘴,才不相信你呢。

    王治这一刻,还真有掐死高阳的想法,不过,也只是想法而已,动手是不敢的。

    “竟然在背后这么说我,真是忍无可忍,额,还得忍啊”生气归生气,不过,当初高阳可是在豫章最艰难的那一段时间,陪伴,开解她,后来,还跟着豫章,去了甘松岭,为此还受了伤,王治就气不起来了。

    “别以为我李明达小,就好骗,告诉你,我可是很精明的”。小丫头一本正经的,跟个小大人似得,还背着手,踱来踱去,模仿大人的动作,看的王治莞尔。

    “原来是晋阳公主,失礼了”。王治行了一礼,毕竟是公主(殿dian)下。

    “公主(殿dian)下,你可不能偏听高阳的话啊,俗话说偏听则暗,对不对,我那是说故事呢,所以听起来像假话,不如,我给公主(殿dian)下讲个故事如何”王治忽然感觉,好像被什么东西盯上了一般,回头一看,好家伙,高阳正气鼓鼓的瞪着自己呢。

    “还好意思瞪我,你说我坏话的什么怎么信口就来啊”王治忍不住在心里吐槽。

    “兕子,回去了,母后喊你回去吃饭了”。高阳哼了一声,拉着兕子就要往回走。

    “不要,姐夫说了,要给我讲故事呢,我要听完了故事再回去”。李明达撅着小嘴,不愿意回去。

    “晋阳公主,坐这边,我给你讲故事,用不了多长时间的”。面对可(爱ai)的晋王公主,王治也是心(情qing)极好了。

    待李明达坐好以后,王治开始讲了起来“在一片森林里,住在一位漂亮的公主,叫做白雪公主,长得非常的漂亮,而且善解人意,体恤百姓,有一天”

    “啊,好恶毒的老巫婆,太可气了,要是我,一定要揍死她”。高阳愤怒的叫嚷,太可气了,太可气了。

    至于小公主李明达,早就泪眼摩挲了。

    “姐夫,那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李明达嚷嚷,肯定还没有完,还有续集对不对。

    “公主(殿dian)下稍安勿躁,故事还没完呢,话说这白雪公主都已经被放在棺木里了,被七个小矮人抬着,准备下葬,走在门口的时候,忽然,前面的小矮人一个踉跄,摔倒了,紧跟着,棺木也跌落在地上,这么一顿一卡,白雪公主就把毒苹果吐出来,然后就醒了”。

    李明达听的喜笑颜开的,果然,白雪公主,过上了幸福的时光。

    李明达开心的跟着高阳回去了,再不走,恐怕,长孙的贴(身shen)侍女就要过来了。

    王治闲着无事,练了一会拳,便渐渐地(热re)了起来,干脆躲在了树荫处,小睡片刻,毕竟,早上起来的,太早了。

    很快,一上午的时间,就过去了,一个老头儿走了过来,后面还跟着一个壮汉,其人高马大的,跟阿大差不多。

    “小子,现在认输还来得及,等下陛下下朝了,那就晚了”。窦威笑眯眯的劝说,可惜,王治才不上当。

    “窦家主,不如算了吧,我怕你输了会发脾气”。王治嘿嘿笑着反击。

    “哼,窦一,去,把这墙给我砸了”。窦威往前面一指,后面的那个壮汉,就手持大锤,朝着墙砸去。

    “砰”的一声巨响出来,水泥墙上,留下了一个显眼的白点,墙没事,反而是窦一,被反震的后退了一步。

    长孙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正站在一旁,无声的观看。

    窦一不信邪,还有我砸不坏的墙于是,拎着大锤,朝着墙,又砸了过去。

    “砰砰砰”

    一连十几下过去了,墙体依旧坚(挺ting),只是外皮有些脱掉了,显得不太好看。

    “砰砰砰,砰砰砰”

    窦一满脸涨的通红,这又不是城墙那么厚实,怎么会这么结实呢,定然有古怪。

    结果,又是十几锤下去,可惜,只听一声啪的声响,不是墙体倒了,而是,大锤的木柄,断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