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大唐小兵 第三百六十四章 圣旨到

时间:2018-10-21作者:我的小面包

    :

    。。手机阅读 ..。。手机阅读 ..王治把武媚打发走了,在玻璃窑这边,一呆就是一个礼拜,小丫呆了两天,就无聊死了,说了一声,就跑了,去别的地方玩了。

    吴金原本是个烧瓷器的,虽然手艺很不错,可是,为人老实,不懂得变通,所以,生意并不怎么样,后来被武媚发现,就招了过来。

    吴金没想到,原本琉璃是这么烧的啊,不对,现在应该叫玻璃了,只是每次都不太满意。

    有几次吴金领着大家伙,烧出来的琉璃珠子,也是像模像样的,跟市面上的有点相似,可是,武媚总管依旧不满意,这让吴金有点为难,因为,不知道方向啊。

    这又不是烧瓷器,自己知道哪里有问题,哪里有不足,好加以改进,这个玻璃,自己一窍不通啊,知道的,只是武媚拿来的一个本子上记载的。

    好在烧好好坏,武媚总管并没有发火,严厉扣薪水的情况,也让吴金心安不少。

    “老吴,怎么样,我感觉今天咱们这窑,肯定能行”。王治虽然不是工人出身,但是,在图书馆真不是白呆的,理论知识充足啊,接下来,就是实践了,一点点的改进。

    对于眼前这位侯爷,吴金佩服的紧,不仅仅是那渊博的知识,还有能吃苦的精神,放眼整个长安城,能够在这种又脏又热的窑场里,一住就是一个礼拜的勋贵,还真是绝无仅有,恐怕是第一个。

    “肯定行,侯爷,您先歇一会,我先去开火”。王治不管多脏,多热,都会工作在第一线,这赢得了窑厂里所有人的尊重,干起活来,都比以前勤快了很多,一个堂堂侯爷都能如此,何况是自己呢。

    得知这里的环境以后,王治就让武媚,做了专门的工作服和口罩送来,虽然穿戴起来不太舒服,可是,对于健康有好处啊!

    “大哥,大哥,你快出来,宫里来人了,豫章姐姐也来了呢”。小丫今天穿了一件漂亮的粉红色连衣襦裙,站在大门口焦急的喊着。

    “大哥也真是的,一呆就是这么多天,也不回家了,说好的带我去玩呢”。小丫噘着小嘴,都快能挂油壶了,不过,眼下还是尽快把大哥带回去才行。

    “哈哈哈,大哥,你钻锅底了”。看到王治出来以后,小丫就笑弯了腰,因为,王治现在可谓是蓬头垢面,要不是身上的衣服完好,就跟个路边的乞丐一样。

    “还好意思笑我,前两天你不也是这样”。王治取笑的说,前几天小丫回去的时候,被王李氏好一顿胖揍,女孩子家家的,一点也不注意了。

    “哼,坏大哥,不理你了”。小丫怒气哼哼的说,要不是自己运气不好,差一点就混过去了,只要洗了澡,老妈也不知道啊!

    “咦,王治,你咋是这副模样,干什么去了”?来传旨的不是别人,正是李二眼前的大红人断鸿,此刻瞅着王治的一声模样,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好小子,你这是改行了,不做侯爷,做苦工了”。程咬金咧着嘴大笑,毫无顾忌,后面的程处默也是一样,真不愧是爷两。

    “你呀,干什么啊这是,身上都快臭了,眼圈红红的,这几天没睡好啊,干嘛这么拼命啊”!豫章拉着王治埋怨的说,赶紧让小桃去打点水来,好歹先把脸洗一下。

    “你身子一直都没恢复好,以后不许这样,紫月,把你们家侯爷看好了,要是在这样,我就找你”。豫章气呼呼的说,甘松岭一战,实在是伤的严重,虽然现在看起来王治和平常人没什么两样,可是,豫章知道,王治以前使用的长弓,现在还拉不满呢。

    “哈哈,不用,不用,就这样接旨好了,陛下那边等的着急,吾还要回去复命呢”。断鸿笑呵呵的说,这事等回去一说,李二陛下定然会乐坏了。

    “老断啊,你就没安好心,我这一身怎么了,有句话叫做,劳动人民是最美的,听说过没有,再说了,你知道这里面是什么吗,这可是本候送给陛下的彩礼,不客气的说,就这一个不起眼的东西,足够陛下东征之需了”。王治傲然的说,因为这一次,定然会成功的,虽然很有可能达不到后世的标准,但是,只是能够做出平板玻璃,就算是气泡多一点,也无妨,这已经可以傲视这个时代了。

    “大治,这话可不能乱说”。牛进达上前一步,训斥的说,东征不比北伐,东征太过辽远,光是粮草,就需要海量,更别说其他的了。

    牛进达不希望王治说这大话,因为,传进某些人的耳朵里,终究是个麻烦。

    “牛伯伯放心,小侄心里有数,没有把握的事情,是不会说出来的”。王治信誓旦旦的保证,倒是让老牛心里平静不少。

    “真的假的?兄弟,你可别骗我们”。程处默揽着我做的肩膀,惊讶的问道。

    他可是知道王治的岭南,是怎么赚钱的,赎人啊,可是,这里不一样啊,就一个脏兮兮的窑厂,能换取几十万贯的钱财?不可能吧?

    “哈哈,多说无益,要不各位稍等一日,明日早上,应该就可以见到成品了,到时候大家伙不要惊讶才是”。王治故意卖了个关子,惹得豫章一阵白眼,推着他感觉去洗漱一下,好迎接圣旨,这么蓬头垢面的,可不能接旨,弄不好,就会被御史,弹劾个大不敬。

    “哈哈,也好,明天休沐日,不用上朝,老牛,咱们等等又何妨,看着小子明日如何圆谎”。话虽如此,老程心里还是隐隐有点期待的,貌似,每一次,王治都能带来一份惊喜,况且,今天也有事情要办的,那就是和王治商议一下海上的事情。

    海上的富庶,可是程处默亲眼所见的,做不得假,商议程咬金才和牛进达相约而来,准备参合一股。

    “哈哈,洒家正好想起来,也没什么事情的,等等也无妨”。断鸿吩咐身后的小黄门一声,然后,小黄门就骑着马先回去了。

    “信你才怪”。王治忍不住翻白眼,你这话说的,还能让人信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