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大唐小兵 第三百二十五章 派遣

时间:2018-09-28作者:我的小面包

    雪落无言,落地无声,飘飘洒洒,茫茫一片。

    天空中,鹅毛大雪纷纷落下,飘飘荡荡,肆意飞扬,顷刻间,天地间,就白茫茫的一片,仿佛一个白雪皑皑的世界。

    御花园,荷花池畔边,一丛梅树,迎霜傲雪,淡红色的花蕾,在肆意飞扬的雪花中任意绽放,红花灿灿,冰清玉骨。

    梅花与雪花,相得益彰,相称程辉,虽然距离稍远,亦能闻到那独特的阵阵清香扑鼻而来,清悠怡然,沁人心脾。

    凉亭中,李世民随意的坐在中间,欣赏着今年的第一场雪。正所谓,瑞雪兆丰年,有了这场大雪,到了春天的时候,才能更快的生长。

    “陛下,可是出了什么事情”?程咬金身披蓑衣,冒着大雪前来,一只大脚下去,可就是一个深深的脚印。

    眉头紧锁,程咬金暗暗猜测,是不是哪里出了战乱,不然招自己前来干嘛,而且,还是风雪交加的时候。

    可是看看,又感觉不像,因为要是哪里发生战乱的话,怎么可以只叫自己前来呢,最起码长孙无忌,房玄龄这些人都要到场吧,场地也不对啊!

    “王治来信了,你也看看吧”。说着,身后的断鸿,恭敬的把信件,交给了程咬金。

    在身上擦了擦湿漉漉的大手,程咬金接过信件,仔细拜读起来。

    “这,陛下,这是江南那些士族搞的鬼吧”。程咬金刚开始还是一惊,撩人叛乱,山贼作乱,可是有数万之多,王治怎么可能抵御的住。

    不过,看到后面,王治平安无事,还大破撩人和山贼,才高兴的哈哈大笑起来。

    不过很快,程咬金就高兴不起来了,因为这撩人叛乱,可是有世家门阀的支持的,谁知道,会不会还有第二次,第三次的,毕竟王治麾下,才二千兵马,不顶用啊!

    “陛下,你的意思是”?要是出兵的话,程咬金相信,就不会说现在这个情形了,而是大张旗鼓的在太极宫商议的事情了。

    “江南贼子固然可恶,可是他们盘踞千年,盘根错节,势力庞大,牵一发而动全身,不到万不得已,朕不希望大军开拔的”。贸然出兵,自然是可以轻易击溃江南士族,可是然后呢,必然是一个烂糟糟的江南,富足的江南不复存在,破坏总比建设容易的多,想要重建江南,没有几十年,是不可能的。

    没有一个稳定,富足的江南,李世民一直希望的东征,就会被无限的拖延,这也是他不能容忍的。

    何为千古一帝?能够做得到,前面帝王都做不到的事情,这就是。

    隋炀帝三征高丽,死伤无数却功亏一篑,李渊想要动手,却无能为力,随着国力日渐增强,李世民的内心,早就蠢蠢欲动了,更是在大臣前提及过数次。

    “朕打算,从山东那边,调二千玄甲军去五岭,另外,让程处默,押送一批物资,给王治送过去,你意下如何”?明面上的十二卫大军,自然是不可能轻易动的,不然肯定会有动荡。

    “臣遵旨,这就打发犬子前来听令”。程咬金自然是知道,那物资都有什么,手雷啊,大杀器,只要王治握着此物,就算是数倍的敌人,也不怕。

    数个时辰以后,程处默率领一百家将,乘坐满载物资的三艘大船,顺流而下,以最快的速度,朝江南驶去,同时,山东地区驻守的玄甲军,也接到了调令。

    “小子,就看你自己的呢,只要别把天捅破了,随你折腾”。李世民遥望南方,心中还是暗暗希望,王治可以打开,江南士族,那铁板一块的局面。

    历来,江南士族都会抱成一团,共同进退,把江南经营的跟铁桶一般,轻易进入不得,即使是那些派遣的官吏,也大多数成了摆设,就好像泉州刺史那般,并没有多少实权。

    “二郎,这,王治那边,不会有事吧”。江南士族的咄咄逼人,连长孙都清楚的很,这次,王治需要虎口夺食,况且不易啊!

    晚间的时候,李二还是把自己的目的,告诉了长孙,以及自己的一些目的。

    当总有政事不绝的时候,李二都会,跟自己的这位枕边人诉说,不求勘解,只求诉说一番,找一个合适的听众。

    长孙的脸色变了变,原本以为,王治只是单纯的去找粮仓之地,顺便把豫章带回来,没想到,却是还有别的目的的。

    叹息一声,长孙还能说什么,心里面,对两个小人儿,却是担心的很,年少轻狂,却哪里是那帮老狐狸的对手。

    “你也不要担心,朕给他留了后手的,不会有事的,况且,朕还知会了岭南的冯盎”。揽着轻柔的长孙,李二轻笑的说,不想让长孙担心,吹灭了红烛,准备安歇。

    “报,陛下,岭南急报”。让李二恼火的是,自己这边刚刚吹灭了红烛,亲吻在了那柔软的娇唇上,外面就响起了不和谐的声音。

    “二郎,国事为重,快起来吧”。长孙俏脸微红,推开怕在自己身上的丈夫,为其穿衣。

    “哼”。李二怒哼一声,不愿意起身,谁这么大胆,破坏朕的好事。

    长孙有点想笑,自己这男人,有时候霸气凌然,有时候,却又像个孩子一样,还要自己哄着才行。

    “陛下,江南六百里加急”!一句话,倒是把李二惊住了,六百里加急,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是不会如此的,就像之前王治的信件,就没有加急,足有大半月才送达。

    “难道是江南之地,又出了战事”?李二满脸疑惑,要是战事发生的话,必然会是八百里加急的。

    披了件外袍,李二就起来了,吩咐外间的宫女,打开房门。

    “陛下,非是老奴有意打扰,真的是加急信件啊”!断鸿一脸的懊丧,可是,又不能不喊。

    “行了,少废话,信件拿来”。李二没好气的说,要不是看你忠心耿耿的份上,板子早就打下去了。

    [ 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