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大唐小兵 第三百一十章 跳帮作战

时间:2018-09-21作者:我的小面包

    酒是个好东西,传遍大江南北,文人喜爱,兵卒喜爱,农夫喜爱......甚至是女人,都能够饮上不少。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kan.shu..la

    闻着醇厚的酒香味,站兵们愣神了,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是对方的巨石不够了,拿酒坛子来充数?真是败家子啊!

    甚至是有嗜酒的战兵,看着残破的瓦罐里,依旧有酒液的存在,就新手捞了起来,递到嘴边,一饮而尽。

    原本战兵们的军纪,并没有多么的严格,就是在出战的时候,还会有人偷偷的饮酒一番,只是此次,事关重大,从上到下,严禁饮酒,以防误事。

    只是,这可把那些酒鬼们馋坏了,在地上捡酒喝的,可不是一位两位呢。

    “你不要命了,敌人抛进来的酒,你也敢喝,不怕被下毒了啊”!很快,就有同伴暴起,打掉了那些准备喝酒的战兵,当然,还是有一部分人喝了下去。

    “怕什么,再说了,人家要是想毒死我们,会弄破了再扔进来?送完整的一坛子酒过来,岂不更好”?有人反对,亦有人赞同,要真是毒药的话,怎么我到现在还没事,活蹦乱跳的?

    “不过,这酒,还真是辛辣,可也香醇无比”。王治酿造的烈酒,数量非常的少,在长安城都不够售卖的,甚至是出不来关中地区,江南这边,没有人喝过,也是正常。

    “好酒”。有几个战兵,满脸涨的通红,没想到,只是喝了那么一点点,竟然就有了醉意。

    当然,大部分战兵,还是躲藏在掩体下面的,毕竟,对面时不时的,还会有巨石,呼啸而来,拼着命去喝酒的,也只是个别的少数。

    只不过,那些人错了,这,闻起来香醇的,并不是酒,而是王治用来治疗用的酒精。

    酒精一般是用来清洗伤口,阻止发炎的,但是,还是有另一个作用的,那就是,火,放火。

    大量的酒坛子被抛射过来以后,一瞬间,在船舷两侧,飞上来无数的火把,沾满了松脂的火把,烧的噼里啪啦。

    让站兵们惊骇的是,原本有酒液的地方,竟然一瞬间,燃起了熊熊大火,淡蓝色的火焰,瞬间吞噬了大半个甲板,比火油还要凶猛。

    “走水了,走水了,快快救火”。各个船的船长纷纷指挥人手,开始救火,大量的海水被提上来,然后朝着火的地方泼去。

    “tmd,见鬼了”?最一线的站兵们,揉揉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什么火,怎么会用水也扑不灭?

    一桶水扑上去,火不仅没有被扑灭,反而顺着水流,飘到了别的地方去了,甚至是引起了更大的火势。

    火势最大的一艘船,整个甲板都燃起了熊熊大火,想要扑灭,已经不可能了。

    “快快,快灭火”。顾力所在的旗舰,也着起来熊熊大火,同样是水泼不灭。

    这下可把顾力吓坏了,难道是,自己出发前,没有拜海神的缘故?

    “快,用衣服,湿麻布压住火势”。顾力已经乱了方寸了,只是,没想到,自己歪打正着,竟然还真是把火势给扑灭了。

    顾力靠在桅杆上,松了一口气,大口的喘息,终于扑灭了,还以为会把整艘船都烧掉呢,不过,那个闻起来很像酒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燃起熊熊大火,而扑不灭?

    只是,一声巨大的声响,打断了顾力的遐想,抬起头来,顾力惊骇的发现,对方那巨大的福船,竟然已经撞击在了,自己的旗舰上,巨大的撞击力,让很多人都站立不稳,跌倒在地,靠近船舷的战兵,不少人如下饺子一般,纷纷坠入海底,生死未知。

    顾力的船队起火,自顾不暇,反击力弱了很多,这让王治心中一喜,好机会啊!

    于是下令,全速前进,全副武装,准备跳帮作战。

    早就憋了一肚子火的兵卒们,穿戴好盔甲,紧握横刀,腰间系着强弩,一个个摩拳擦掌,都是争第一个跳上敌船的勇士。

    随着一声狠狠地撞击声传来,士兵们,纷纷朝敌船跳去。

    把敌人消灭在前进得路上,这是王治的准则,而且,也早已经贯彻到自己的队伍之中,在老家训练的时候,王治就时常提起。

    而这时,士兵们也的确是这样做的,有了强弩,谁还和你短兵相接?

    最先跳过去的士兵,围成一个半圆,以保护后面跳帮士兵的安全。

    这些人一手横刀,一手强弩,发射不断,横刀亦挥舞的密不透风,只为,后续士兵的安全。

    挺过了最艰难的一波,后续的士兵越来越多,杀伤力也成倍的增强,往往数十只弩箭齐射,一个战兵身上,往往都会插着数支弩箭,像个刺猬一般。

    在撞击的第一刻,许宾就跳了过来,稳稳的站在对方舰船的甲板上,让许宾欣喜的是,自己前面,是一片被烧的乱七八糟的甲板,对方的战兵,想要过来,就会慢上许多。

    “铛”。一声巨响,把许宾打得一愣,继而恼羞成怒,大意了啊,竟然在被烧坏的甲板一侧,藏着一个健壮的战兵,一柄寒光闪闪的横刀,狠狠地砍在简直的小腿上。

    许宾暗暗庆幸,心里越佩服至极,侯爷果真是厉害,研制出来的钢材,造出来的铠甲,硬度,比以前翻了好几倍。

    这要是在以前,肯定是小腿不保了,可是现在呢,也仅仅是看开了一道缝隙而已,根本就没有伤到自己的小腿。

    只是,巨大的力道,还是让自己的小腿,震得发麻。

    许宾可不是菜鸟,身子还没转过去,横刀已经斜劈出去。

    冷不防间,许宾又挨了一下,这一次是胸口,依旧是铠甲未破,但是巨大的力道,震得自己五脏六腑都一阵翻滚,看来是遇见对手了。

    许宾的身手在队伍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当然,丁强和秀梅那种变态不算。

    许宾把心一横,既然你破不了我的防,和你硬碰硬又如何,于是大开大合,不要命一般,朝那战兵扑去。

    虽然挨了好多下,许宾疼的龇牙咧嘴,却是高兴的很,因为自己至少一下,就把那战兵的一条腿给废了,锋利的横刀,直接把战兵的小腿,给横切下来,歪倒下去。

    “趁你病,要你命”!许宾三步并两步,一脚踏在战兵的胸口上,横刀一闪,战兵捂着脖子,连呼喊,都做不到了。

    这一耽误,数名战兵,朝许宾扑来,即使穿着坚实的盔甲,许宾亦危险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