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大唐小兵 第二百七十八章 远行

时间:2018-09-05作者:我的小面包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Ω Δ看书 阁.ΩkanΩshu.la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豫章握着手里的宣纸,湿润了眼眶,不得不离开长安城远行,不得不与爱的人分开,双重痛苦交织在一起,让她特别的难受。

    “公主,你哭什么,侯爷不是说了吗,让咱们在洛阳等他们”。小桃噘着嘴,公主这几天,都哭了好几次了,眼睛都快肿了,咋办啊!

    “我只是一时心绪,有点感伤罢了,没事的”。对着下面的高阳和长乐,豫章摆摆手:“你们回去吧,勿用担心”!

    豫章的船队很大,足有三十多艘,除了自己麾下的那二千军士以外,还有跟着船队的一千老兵,熟悉水性,熟悉船只的老兵。

    此外,还有长孙的贴身侍女秀梅,也跟着豫章南下了。秀梅年纪并不大,才二十多岁,但是,是大内少有的高手,算是来保护豫章的人身安全的。

    “公主殿下,外面风大,你还是去舱里吧”!秀梅其实也是第一次出远门,对于很多事情,也是很好奇的。

    身在深宫,不得不说,也是一种悲哀,没有意外,终身都不会出来的,像秀梅这样的,也只是少数,大多数还是会老死宫中的。

    “秀梅姐姐,你也是第一次出远门吧,你看,这两岸好好玩啊,怎么在倒退”?小桃感觉眼睛有点花,看不清楚的呢。

    随着大船的航进,也开始颠簸起来,小桃一个没站稳,摔倒在了甲板上,继而呕吐起来,小脸也蜡黄蜡黄的。

    “啊,秀梅,小桃这是怎么了”?豫章倒是吓了一跳,好好的人,怎么回事?中邪了?

    “回公主殿下,小桃这是晕船了,没事的,适应几天就好了,我们习惯了陆地,骤然上船,会不适应的,像公主殿下这样没事的,可是很少的呢”。秀梅莞尔一笑,扶着小桃,回了房间,豫章的情况还好,暂时没事。

    “皇姐,我也想跟豫章姐姐一块去江南呢”。高阳有点郁郁寡欢,刚才豫章一声开拔,特别有气势,真的像是个将军一样呢。

    “少胡说,你敢胡来,不要父皇母后下手,我就把你捆回去,况且,豫章这是去岭南,不是江南,岭南和江南可是不一样的,那里千里无人烟,是烟瘴之地,哎,真不知道父皇怎么想的,竟然狠心把皇妹发配那么远,做做样子不就行了”。长乐对于这件事,也是有点不满的,虽然说名义上要堵大臣们的嘴,可是,也不能发配岭南啊,江南,齐州这些地方,哪一个不行啊!

    “哼,我先回去了”。高阳心里不大满意,轻哼了一声,策马奔驰而去。

    豫章先行出发了,王治却是进宫了,没有在太极殿,也没有在立政殿,而是李世民的书房里。

    “豫章可是出发了”?李世民背着手,面对着墙壁上的一副地图,沉声的问。

    “是的,出发了,现在怕是已经离开长安城地界了”。王治心里鄙夷的说,你这不算明知故问吗,长乐公主旁边那个人,你敢说不算你派去的?

    “岭南地界,并不安全,有撩人反叛,有海盗聚集,还有冯家的人马,错综复杂,你也要小心点,万事急不得,安全第一”。帝国渐渐地稳定,而关中却是越发的贫瘠,李世民的眼光,渐渐地望向了南边,也许,那里才可以给帝国,注入新鲜的血液。

    “是,臣定然不负陛下厚望的,也会保护好公主殿下的”。该表忠心的时候,那也是不能含糊的。

    很显然,李世民此时的心情还算不错,指了指墙上的地图问道:“可还看得懂,这是朕给你准备的海图,有了此,你会方便很多的,给朕记住了,豫章的命和你的小命,可比那些粮食什么的,重要多了,别分不清主次,就算是出了什么事情,也无关紧要,明白吗”?

    “臣谢陛下,臣谨记”。王治心中还是有点感动的,这说明,自己在李世民的心中,也不是那么无所谓了。

    “行了,下去吧,去皇后那里,她有话要交代你”。李世民摆摆手,不知道是不是又想到了渐行渐远的豫章,心情变得烦躁起来,话语都有点焦急的问道。

    王治又一拜,然后缓缓的退了出来,在外面,自然是有内侍,在等待王治了。

    “师父”!其实,长孙喜欢王治叫师父的,可是王治并不太喜欢这个称呼,可是,长孙喜欢啊,而且每次都不端着皇后的架子,这让王治也不得不服从。

    “恩,起来吧,你和豫章一样,也是个倔强的性子,不然,也不会落到这样的结果,岭南,终究是帝国控制不到的地方,你此去,万事安全第一,保护好豫章和你自己,至于陛下交代你的事情,完不成也罢,自然有为师为你求情,可听明白了”?朝堂上的事情,长孙不管,李世民给了王治什么秘密任务,长孙也不管,她只需要两个小人儿,平平安安的回来,那就够了。

    “谢师父”。长孙交代了很多,大多数都是安全事宜的,絮絮叨叨的一遍一遍,可是,王治却没有听烦,此刻的长孙不像个皇后,更像是个寻常人家的母亲。

    出了皇宫,紧接着跃马出了长安城,看着背后魏巍娥娥的巨大城池,王治信心满满,现在的离开,只是为了日后的团聚,王治希望这次能够顺顺利利,那样的话,自己和豫章,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了。

    跃马奔驰,王治还是有不少的事情需要交代,只是没想到,在家里,见到了李纲老先生。

    “先生”。王治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

    “你放心去吧,家里有我这个老头子给你看着,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建学院的事情,自然是得到了李纲老先生的大力支持,而且老先生自然是知道,王治和城里的几家勛贵不合的事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