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大唐小兵 第二百四十二章 病危

时间:2018-08-17作者:我的小面包

    “陛下,臣罪该万死,日夜兼程,一天奔驰二百多里,依旧没有追上豫章公主,臣不知道,她一个女娃,是如何做到的,只是见,路边累死的马匹成百上千计,马都如此,何况人乎。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la

    好在臣幸不辱命,在甘松岭下,截住了两位公主殿下,臣率军,第一个登上甘松岭的,遍地的死尸,让臣这个沙场老将,看了都不禁胆寒,地面的尸体,堆积起来,足足把地面抬高了两米多,整个山体,都被鲜血染红了,走在上面,犹如泥泞之地。

    而臣登顶的时候,王治所部仅剩下不到二十人可以站立,依旧战斗不酣,大呼我大唐威武,万胜。

    臣见此情景,真是激动地不能自已,都是我大唐好男儿啊,斩杀的敌军,足有一万多,只是可惜了。

    臣救下王治的时候,浑身盔甲破烂,伤口变处,情况之严重,连军医,以及附近州县的大夫都束手无策,好在孙思邈道长及时赶到,可是,一句尽人事听天命,听凉了臣的心呢。

    豫章公主看到王治的那一刻,就吐血昏迷,好在孙思邈道长看过了,说是无大碍,高阳公主也没有事,还请不想爱放心,不日,臣定然护送两位公主殿下回去”......

    李世民读着程咬金发来的信函,久久不能平静,真的是太惨烈了,以一千多人,对抗十万大军,可以坚持那么久,还能斩杀一万多的吐蕃士兵,可以用辉煌来形容了,可是,代价也是惨烈的,到了最后,连主将王治都倒下了。

    “二郎,我们是不是太狠心了”!长孙早就泣不成声,不管之前有什么目的,王治毕竟是自己的弟子,如此的拼命,一句听天命,就已经是凉了啊!

    “豫章那孩子也是的,一天奔驰二百多里,连程咬金都追不上,不知道受了多少苦呢”。自从得知豫章和高阳去了松洲城那边以后,长孙据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每天都会被噩梦惊醒。

    “断鸿,你来说,这程咬金所报,可是如实”?不管是豫章的侍卫队伍,还是程咬金的大军中,都有百骑司的影子。

    “陛下真的想听吗”?断鸿小声的回答,还瞅了瞅在一旁依旧哭泣的长孙。

    “费什么话,赶紧道来”。李世民怒气冲冲的说。

    “是,之前赵铁有来信,就已经讲明了,王治被十万大军围困,而侯君集拒不救援,只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了消息来源,不知道是不赵铁遭遇了不测,据程国公大军中的百骑司下属汇报得知,甘松岭战场,比程咬金所言的,还要严重十倍不止,当真是尸山血海啊,那鲜血都能汇成河流了。

    豫章公主据报,一夜奔驰约二百五十里,因为连夜奔驰,曾经数次摔下马来,幸好晚上的时候奔驰的并不快,受伤不严重,到了后来,豫章公主,直接让手下,把自己捆在了马背上”......

    断鸿读着读着,眼角已经湿润了,哽咽的不能自已说:“陛下,老奴感觉,好像是平阳公主复生了一般,豫章公主实在是太坚强了”。

    最是无情帝王家,然而,帝王也会有自己的软肋,此刻的李世民,心里颇不是滋味,有种想要发火的冲动,可是,又发不出来。

    “来人,命和御医,李御医等十人,立即前往松洲城,不得延误,如果两人有一人出现意外,提头来见”!虽然贵为帝王,可是,李世民此刻,却是有种无力的感觉。

    “陛下,陛下,不好了,不好了,出事了”!断鸿安排完了御医的事情,就接到了程咬金发来的信函,竟然是八百里加急。

    “怎么回事”?李世民一愣,又出了什么状况?

    “陛下,刚刚传来程国公的信函,八百里加急,你请看”!断鸿恭敬的献上信函,慢慢的退了下去,他有种预感,这不是什么好事情。

    “怎么可能”?李世民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哗啦啦,掀翻了案几,上面的纸墨笔砚,摔的粉碎,一干宫女吓得瑟瑟发抖。

    “怎么了,二郎”?长孙一愣,什么情况,会让自己的丈夫发这么大的火?

    长孙接过来信件一看之下,立马愣住了,因为上面只有短短的几句话:“王治病危,孙思邈无力回天,王强奔家准备后事”。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孙道长不是去了吗,怎么可能救不过来”?长孙非常的激动,摇着李世民的胳膊,又哭又问。

    眼看着王治的脉搏,越来越微弱,孙思邈长叹一声,难道是真的天妒英才?无力回天了吗?

    孙思邈曾说,只要撑过了晚上,就会没事,可是,一直到了第二天的晌午,王治依旧没有醒来,而且,还有越来越弱的表现。

    到了晚上的时候,孙思邈竟然骇然的发现,王治的脉搏,几乎到了把脉不到的情况,微弱到了极点,要不是胸脯还有起伏,真的要以为是死人了。

    “道长,我求求你,救救大治吧”。王强一个大男人,记得直哭,跪在孙思邈面前,苦苦哀求。

    “哎,我已经尽力了,要是明天还是没有好转,恐怕是真的不行了”。孙思邈用的是王治曾经给他的人参粉,来吊命的。可是,这也不能持续太久的。

    “仁贵啊,你在这里守着你师父,我回家去准备一下”。王强一夜间白了头,像个比孙思邈还要年老的人,失魂落魄的说,总是要回家的,就算是死了,也是要回家的。

    王强翻身上马,就然一脚踩偏了,差点摔了下来,心疼的程咬金赶紧派了一堆军士,护送王强回去,这小的还是生死未卜,大的要再出事,这一家人可就完了。

    “道长,道长,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吗”?薛仁贵懊悔无比,就不该听师父的话,留守家里,不然,师父也不会受这么严重的伤。

    “为今之况,也只有一个方法了,而且,还背着管不管用”。孙思邈有点迟疑,因为,这曾经是简直和王治讨论病情的时候,王治说的一句话,被他牢牢记住了。

    “让他最在乎的人,刺激他,激发他的求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