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大唐小兵 第二百一十七章 准备工作

时间:2018-08-05作者:我的小面包

    依旧是旧军营,王治一身戎装,站在队伍的最前面,巡视着自己的队伍。

    “各位,咱们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有些话,我想跟你们唠唠,因为我的原因,你们要奔赴战场,而且,要比以往的战斗更加的激烈,这是我王某人对不住你们,如果有人想要退出,我不阻拦,而且,我保证他没有事,不会被追责”。这件事,王治求过程咬金帮忙,是以,并不是空口白话。

    下面静悄悄的,并没有人喧哗,也没有人退出。

    “王治,放心吧,没有人会退出的,你也不是第一次做我们的上官了,你的性子我们都了解,我们虽然是因为你,才会去拼命的,可是,我们本来就是军人,需要上战场的,我们需要的是,战后的战功,是否会如是上报,朝廷也会如是的承认”?范田早就跟下面的队正商议过了,虽然,跟着王治,战斗也许会激烈很多,可是,激烈的背后,则是巨大的利益,如果王治真的带着大家,斩杀一万敌军的话,那战功,足以用赫赫来形容了,恐怕就连随军的厨子,都会连升好几级,这才是没有人退出的原因,自古秦兵耐苦战,这是毋庸置疑的。

    “这一点,大家也请放心,陛下身边的断鸿太监,亲自给我送过来的一道圣旨,你们也可以看看”。王治说着,从怀里掏出来一份淡黄色的丝绸圣旨,打开以后,交给薛仁贵,由他拿着,展示给大家看。

    既然跟着简直出生入死,王治肯定要问个明白的。

    斩杀一万敌军,王治完成任务,范田及其部下,皆重重有赏。

    这一下,连范田都激动莫名,从来还没有人,可以出战前,获得如此保证的呢。

    一干军士更是兴高采烈,大唐以军功为最,如果这一次真的成功了呢,即便是自己战死了,家里也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就足够了。

    “好了,仁贵,拿回来吧,毕竟是圣旨,可不敢弄坏了,把东西抬上来”。王治挥挥手,就有亲兵,抬着十几口大箱子,徐徐走来。

    当王治打开箱子的时候,台下一阵唏嘘声,里面竟然全部都是黄橙橙的铜钱,在阳光的照射下,金黄一片。

    “看到了吧,没错,这些铜钱,都是你们的,一人十贯钱,算是你们的安家费,即使你们有人战死了,依旧不用担心家里人的生活,况且,战后回来分的,只会比这更多,还有,等会领完钱放假一日,明天早上再次点卯,然后出征”。王治把发放的任务交给范田,让其按着花名册来发放,务必不要漏掉一个人。

    现在是贞观年间,物资充足而物价还是比较低的,一贯钱,就足以一个普通家庭生活好久,而且这些军士,都是家里有田有地的人家,家里都会有余粮,而且蔬菜也是自己家种植的,是以,如果遇到省吃俭用的人家,一年或许还花费不到一贯钱,当然,大手大脚一些的,也许就需要两三贯钱了,至于更多的,那就没有了,因为农村里很少出现败家子。

    随着铜钱的发放,队伍的气氛升到了顶端,个个喜气洋洋的,哪里还有大战前的一丝紧张。

    王治要的,就是这种没有后顾之忧的结果,只有这样,这群人,才会彻底的跟着自己去拼命。

    王治也没有闲着,而且去准备了一些空的马车,准备沿途收集硫磺和硝石,巨大的压力,让王治终于下定决心,把这个大杀器做出来。

    不管以后的影响如何,先过去眼前这关再说吧,如果按照常规的打法,连军神李靖都不看好。

    “车辚辚,马萧萧”......

    该来的总是会来,旭日东升,太阳如往常一样照常升起,虽然,紫月很不希望它升起来。

    “爹,娘,你们保重,我走了”!大门外,王治跪着,给二老磕头辞别。

    “哭什么哭,回屋去”。看到大儿子出征,王李氏心里一酸,就哭了出来,却被王强给喝住了,也不敢在吭声,抱着两个丫头抽噎。

    “小力,好好的努力,仁贵,家里由你来照顾了”。王治说完,翻身上马,率先前行。

    王治的亲兵队伍,可是大部分都是在村子里召集的,是以,大部分人家,都来送行,因为,都有家里的子弟兵。

    不少妇人哭哭啼啼的,都被当家的给喝住了,出征在即,哭哭啼啼成何体统,影响军心。

    习惯性的朝河滩看去,王治忽然发现一个红色的身影,那娇曼的身姿,不少豫章还能有谁?

    不过不同的是,豫章今天,竟然穿着一件大红色的嫁衣,笑吟吟的,隔着很远,看着自己,在树林中,若隐若现。

    王治心中莫名一痛,这是关中女子的规矩,男子出征,如果有未婚妻室,那么,未婚的妻室,可以穿着嫁衣来相送,这是女子表达心意的最高礼遇,如果男子战死了,她会守寡,以全恩义。

    “我一定会活着回来的”。王治心中激动莫名,豫章如此,自己怎么能不拼命呢,忍着不去看那大红色的嫁衣,怕自己忍不住,大军开拔,不能分心。

    王治怕自己忍不住,豫章今天的行为,让自己感动莫名,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村口,里正老爷子早已经准备好了酒,一人一碗,高高举起,中气十足的大喊:“此战诸位当奋勇杀敌,扬我大唐兵威,莫要给咱们关中子弟蒙羞,满饮此杯,出发吧”!

    “奋勇杀敌,奋勇杀敌”!王治带头,满饮此杯,大声吼道。

    长安城北校场。校场周围,有很多栅栏,无数的府兵蜂拥而至,手执自己的号牌,纷纷向军中书记处集合,校场内此起彼伏一阵又一阵悠长冗长的点名声。

    虽然自己独领一军,也要去报到的,安顿下军士以后,就朝帅帐走去。

    帅帐设在校场的最中间,周围用栅栏和拒马围的严严实实,执戈按剑的府兵,一队一队的巡视,戒备森严。

    王治到了没一会,就看到帅帐外,五人合抱的牛皮大鼓隆隆响起,一声声的,震得校场的地面都有些颤抖。

    王治赶紧整了整盔甲,掀开帐帘,走了进去,逾期不到,可是大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