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大唐小兵 第一百八十五章 安家

时间:2018-07-21作者:我的小面包

    ,精彩小说免费!

    王治想请牛进达进屋去休息一下,谁知道牛进达不愿意,执意要跟着军士们,一起去建房子。

    牛见虎和程处默等人,也是嘻嘻哈哈的跟着卸粮食,同时还指指点点的,貌似在说,哪个女人漂亮,哪个身段好......

    又过了一会,薛仁贵也赶了回来,把那一百多的女人,接了回来。

    “王治,我爹说了,这些人只能安在你们府上,他们大多是被休的女人,单独的是不能上户籍的,现在只能上了你家的奴籍,不过,要是你还有什么困难,也可以有限度的给你解决”。长孙冲拉着王治到了一旁,严肃的把老爹的话,给王治传达了一遍,这也是长孙无忌思考后的结果。

    “那好吧,先这样吧,困难肯定是有的,等我缓缓,年后再说吧,现在先要把她们安置好才行”。

    “也好”。公事完了,长孙冲也嘻嘻哈哈的进了程处默的小队伍里面,嘻嘻哈哈的不知道说些什么,看着旁边女人脸蛋红红的,就知道不是好话。

    到了晚上的时候,终于建好了十间大木屋,好在冬日里,有很多的枯树,是以,房子还好,不算很潮。

    村子里,以及豫章的庄子里,很多人家,都把自己家的床铺,无偿的贡献出来一具,好让这些人,能够好好的睡一觉。

    吃着粘稠的米粥,很多人都哭了出来,一路上的艰辛,心理的折磨,还有未来的迷茫,在这一刻,都爆发出来,很多人都是一边哭,一边吃,泪水,洒进了碗里。

    孙思邈一脸和善的站在王治身旁,对于这事,孙思邈很满意。

    不过,其中一个大木屋,里面摆满了大木桶,里面是热气腾腾的热水,风餐露宿一个月,身上早就脏兮兮的了,不管是王治的洁癖,还是孙思邈担心这些人生病,都必须去泡澡,然后才能睡觉。

    对于这个命令,王治这些人,出奇的意见统一。曾经,王治可是一天洗一次澡的,然后就是,家里人都跟着一天一次的洗,王力不愿意,还被王治狠狠地揍了一顿。

    不过现在干干净净的,王力也习惯了洗澡,哪天不洗,还不舒服呢。

    接着就是薛仁贵和阿大,以及家将们,天热的时候必须一天一洗,冷天,最多不能超过四五天一洗,最后就是村子里了,在王治的高压政策,还有奖励政策下,村子里的人,也渐渐地习惯了洗澡的习惯。

    以前自己脏兮兮的时候,别人也是脏兮兮的,看着都差不多。可是现在村子里的人都是干干净净的,看着这些脏兮兮的女人,就有点不顺眼了,,是以,对于王治的要求,坚决的同意。

    好在这些都是女人,心底还是喜欢美好,干净的,是以,这一条上面,倒也没有多少阻力。

    躺在温暖舒适的床铺上,很多人都激动的睡不着,有哭的,也有笑的,还有一言不发的。

    “王萍姐,你咋了”?一个和王萍一个村子来的女人,低声的问。

    “我想我儿子”。王萍搂着女儿,低声的说,丈夫说女孩子都是赔钱货,不仅打了王萍,六岁的女儿也不放过。最后,王萍忍受不了,就抱着女儿跑了出来。

    跟着一块出来的,就是王萍的几身衣服,还有一纸休书,被扔了出来。

    不过,在家里,王萍还有一个七岁的儿子。

    “哎,我也有儿子啊,可是,又能咋办,你看看我身上的伤,要不是我跑出来了,肯定要被打死的。

    王治带着薛仁贵,王力,几人,把周围巡视了一遍,没有什么异常,才安心的回去睡觉,今天一天,可是累坏了。

    “哎,命苦啊”!天还有没亮,小丫就蹦蹦跳跳的过来敲门了。原本王治还打算,剿匪回来就退休了呢,好好享受一下,睡个懒觉,都是最起码最基本的。可是现在呢,还没刚开始呢,就夭折了,简直是,比以前更加忙碌了。

    “各位姐妹,有些话,我要跟你们说一下的,鉴于你们的特殊性,你们是不可能单独立户籍的,只能入府上的奴籍,不过你们放心,等你们以后出嫁的时候,我自然是一一给你们再安上户籍的,当然,如果有人不愿意的话,我也不勉强”。受后世的影响,王治还是喜欢,把事情先讲明了。

    经过昨天的混乱,王治就选出来李萍,赵乐乐,王萍,赵雪,还有刘陵来作为队长,一人管理五十人。

    今天可是比昨天强多了,没有了哭泣者,个个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有了组织,分配任务就更方便了,有人跟着做饭,有人在缝制衣服,也有人去跟着砍柴......

    “阿治,是不是很麻烦”?终于抽出来一点时间,河滩边,豫章很是温柔的给王治捶背,看着王治通红的双眼,很是心疼。

    “麻烦肯定是有的,我在想,有什么作坊,是这些女人可以做的,总不能让她们也跟着种地吧”。女人天生就力气小,况且还有不少人带着孩子呢。

    “说的也是呢,不过,你这么聪明,一定会想出来办法的”。豫章抱着王治的头,心疼的说,自己的男人,总是那么忙,那么累。

    “看你毛手毛脚的,把我的新裙子都给扯坏了”。豫章故作生气的说,裙子下面都刮在石子上面了,你就不知道拖起来,硬拉,不坏才怪呢。

    “哈哈,我想到办法了,你真是我的福星”。王治狠狠地在豫章的红唇上亲了一口,笑呵呵的说。

    “讨厌,以后没有我的准许不准亲我”。豫章害羞的说,就不能给王治好脸色,不然,他总会蹬鼻子上脸,得寸进尺的。

    豫章刚刚说完,就感觉胸前以紧。

    “别,不要”。豫章小声的反抗,身子扭来扭曲,这王治太过分了,竟然摸自己那里。

    只可惜王治紧紧地把豫章抱住,动弹不得,然后安然的偷袭,豫章那养了十几年的一对小乳鸽,恩,手感不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