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大唐小兵 第八十四章 秋雨

时间:2018-06-11作者:我的小面包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夜雨潇湘,金风细细,叶叶梧桐坠。躺在床上,聆听窗外的雨声,如歌般美妙,如诗般惬意,好似行云流水,又腕是情人间的窃窃私语。

    烟云笼罩,小径红稀,芳野绿拜遍,翠叶藏莺。

    王治非常的高兴,干旱已久的天气,终于变得阴郁,下雨了大地早已饥渴,贪婪的吸收着水分,快要枯竭的河流,也渐渐地平复到了原来的水位。

    再过一段时间,就要秋收了,这个时候下雨,还真是及时。虽然王治发明了筒车,可以灌溉农田,但毕竟比不上大自然的浇灌。

    “今年的收成,应该还不错吧”。王治暗暗想到,原本的干旱,被自己解决了,现在迎来了第一次秋雨,狠狠地解决了旱情,对于农作物来说,非常的及时。

    怀着美好的愿望,王治美美的进入梦乡。

    当王治醒来的时候,依旧在淅淅沥沥的下着雨,是以,干脆就不起来了,下雨的天气,还真是没有地方训练呢,而且,早课也停了,因为没有多余的房舍。

    “看来需要建一间教室,和一个练功房才行呢”。作为武人,经常训练,是很有必要的,而且,上课识字,王治也不希望停下来。

    不过现在就算了,条件还没达到,等自己成了侯爷再说吧。

    一想到土豆开始变黄的枝叶,王治就开心不已,这是土豆成熟的标志,这场秋雨来的正合适,可以让土豆长得更大一点,等到叶子枯黄的时候,就可以收获了。

    “要不,先让豫章去探探口风”?王治瞅着在风雨中摇曳的土豆秧子,自言自语道。

    虽然自己拥有土豆这个利器,可是,也不能自己抱着,就往皇城里冲吧,估计还没进去,就被侍卫给咔嚓了,所以,还需要人引荐才行。

    现在王治认识的大人物中,一个是豫章公主,另一个就是卢国公程咬金了。

    虽然和程咬金有买卖的合作关系,王治心里,还是偏向豫章那边。不过,过几天可以一家先送一颗过去,王治不相信,当他们扒开了土层,看到土豆的时候,还会那么淡定?

    干旱了这么久,现在秋雨所至,外面一片欢腾,王治甚至是可以听得到高山欢呼的声音。

    一整天,王治都显得无所事事,看着丝丝雨丝,就感觉心情不错,蜘蛛网般的雨丝,笼罩着整个天空和大地。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王治发现,雨依旧在下,不过不是丝丝雨丝了,而是豆大的雨点,貌似雨势大了一些。

    闲在家里无所事事,王治就找来之前准备给王力学习用的笔墨纸砚,准备把自己记忆力的那些有用的东西,慢慢的记下来上次只是记了一点点,这次做肥皂的时候,竟然有一个环节记不清楚了,这让王治有点害怕了,现在的生活,早晚会把之前的记忆磨得一干二净的,等那个时候,自己在想做点什么有用的东西,就晚了。

    现在有记忆,有熟悉的环节,不管是烈酒,还是肥皂,都没有一次成功的道理,都是有瑕疵的需要试验好几次才行。

    如果没有了那些记忆,或者缺少了重要的环节,王治不认为,自己足够聪明,能够试验出来,况且,这个时代的试验条件也很简陋,不是说有钱,试验的条件就能上去的。

    整整写了一整天,王治感觉别扭坏了,最后换成了自己带来的那支笔,一直写到没有笔油了,才堪堪完成,至于有没有遗漏的,以后想起来,再记录下来好了。

    当第三天依旧还在下雨的时候,王治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了,这有点不正常了吧,下雨也能下好几天?

    “爹,你看这雨,好像比昨天还大了吧”?老爹王强也在门前看着外面稀里哗啦的大雨,很是忧愁。

    下雨是好事,可是,你要是下的多了,那就不是好事了。

    “谁说不是哩,你瞅瞅后面的河里,水位早就和原来持平了,可是,还在下,这下子,就怕庄稼遭殃了”。王强一张老脸,快抽成包子了,瞅着不远处的自家的田地,再过一个多月,就到了收获的时候了,现在要是有了水灾,那就麻烦了。

    “爹,咱家里钱也不少了吧”。王治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还把王强问愣了。

    “我在担心啊,这雨一时半会停不下来,恐怕,粮食又要涨价了”。在后世这样说,肯定会被人笑死,光是国家储备的粮食,都够吃好几年的了。

    可惜,这里是大唐,缺粮食的大唐,开国近二十年了,依旧会有人饿死,粮食永远不够吃。

    王强听的脸色一变,急匆匆的跑进屋里面,揣着一大包的铜钱,就套着牛车准备出门了。

    没有经历过挨饿的人,谁不知道那种火烧一般的感觉的,那种痛苦,即使是死了,都是一副扭曲的表情。

    王强就经历过挨饿,甚至是在军营里,都有挨饿的时候,未雨绸缪,在没有出现涝灾之前,储备必要的粮食,是很有必要的。

    “爹,我跟你去吧”。雨势很大,外面白茫茫一片,能见度很低,王治很担心老爹路上的安全。

    “放心吧,你爹我好歹也做了大半辈子的府兵了,况且家里也需要有人守护”。王强带了一大块遮雨的油布,就急匆匆的走了,希望到时县城的时候,可以满载而归。

    酒坊那边,虽然酿了一次酒,但是,终究还是没有步入正轨,粮食也只是一部分,况且,自从下雨,程家就没有送粮食过来了。

    王治很希望,自己是杞人忧天了,自从老爹去了县城以后,就心绪不宁的,走来走去。

    午后,王强终于回来了,赶着牛车,带回来了一车的粮食,虽然自己淋得浑身湿透了,但是,粮食却是保护的很好,基本上没有被淋到的。

    “哎,粮食涨价了,涨了二成了”。王强佝偻着腰,在王治的搀扶下,回到了房间。

    洗澡水早就准备好了,还有热乎乎的姜汤,这时候可大意不得,在这个感冒都有可能丧命的时代,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