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大唐小兵 第六十一章 放倒一个大的

时间:2018-05-20作者:我的小面包

    ,精彩无弹窗免费!

    王治嘴上痛快了,可是,到了天亮的时候,就不痛快了,因为,三人都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呼噜打得山响,踹都踹不醒。

    王治愁眉苦脸的,把楼下三人的家将都叫了起来,让他们把个自的小主人送上马车。

    想想还是不妥,王治觉得,还是目送他们到家才行,不然,还是不放心啊!

    跟着家将后面,王治很是懊恼,没事把他们都喝趴下干嘛,一点好处没有,还要当保姆一样,把几人送回家,真是自找麻烦。

    好在三家都不远,顺着朱雀大街,很快就到了三人家的府邸。

    “小娃子休走”!看了看气派的程国公府,王治保姆的任务终于完成了,打算打马回家,谁曾想,忽然一声暴喝从背后传来,犹如打雷一般,炸的耳边嗡嗡直响。

    王治想都不想,转身就跑,只可惜,还没跑两步,就被一个可以跑马的胳膊夹住,然后,进了府门。

    “哈哈哈,好一个厉害的小后生,竟然把处默三人都给喝趴下了,是个汉子,来人,上酒备宴,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酒量”。一个比程处默还要高壮的中年汉子,仰天大笑,黑红的脸庞,倒是和程处默相似。

    “敢问,可是程国公,程将军当面”?那相似的脸庞,再加上是在程国公府邸,王治想不知道这位是谁都不行。

    “什么国公,将军的,你和处默是兄弟,叫一声伯伯你吃亏了还是咋地”?程咬金不满的嚷嚷,蒲团大手来回磨蹭,看的王治有点心虚。程处默经常挨揍,王治可是听说好几次了,心里有阴影啊!

    “这个,程伯伯,小侄这里,可是有个礼物的,且容我拿出来”。说着,王治从怀里掏出来一个小壶,这可是从蓝田县城,花了好几天的时间才淘来的。

    里面装的是酒,王治自己酿的酒,没事的时候抿一口,这可比那些绿蚁酒强多了。

    王治抽烟喝酒的毛病,还是当年学厨师的时候染上的,因为老厨子们,就爱这一口。

    以前的手艺人,不光是厨子,都有留一手的习惯,为了撬开这些人的嘴巴,王治和几个同事,可谓是经常好酒好烟的伺候着,这时间久了,菜式学会了,烟酒也染上了。

    虽然后来去了图书馆上班,烟酒用的少了,可是,终究还是没戒掉,以至于现在,还不大习惯,总想抿几口。

    王治怀里的这一小壶,可是足有半斤多,还是近五十度的,不是那些三勒浆可比的。

    王治拿出了一个小瓷盆,把里面的酒全部倒了出来:“久闻程伯伯不仅打仗所向无敌,就是酒场,也是难逢敌手,我这里可是有上好的美酒,不知道程伯伯可敢一饮而尽,让小侄一览您的风采”?

    “哈哈哈,小子,在我面前还敢用激将法,不过,今天让你得逞一回,你可看好了”。程咬金哈哈一笑,端起盆子,咕嘟咕嘟的一饮而尽,然而,忽然间,感觉有点不对劲啊,仿佛喉间有团火在烧一般,酒浆醇厚香浓,可是,后劲非常的大,黝黑的脸憋得通红,好半天,才缓过劲来。

    “哈哈哈,好酒,小子,这酒你可还有”。程咬金哇哈哈一声大笑,然而,忽然间倒地不起,可把一旁的老仆吓坏了,赶紧上来扶住,一看是醉倒了,才放心下来,招呼几个人,赶紧抬到了卧室里。

    “哈哈,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程魔头的名声在外,王治还真是有点,不敢面对呢,才使了个小小的手段,没想到从来没有喝过高度酒的程咬金,果然中招了。

    此时不溜,更待何时。和管家招呼一声,牵过自己的马儿,出了府门,直接策马奔驰,赶紧回家才是正理。

    一口气奔驰到家,王治才松了一口气,程咬金给的压力,还真不小,不愧是千军万马中拼杀出来的大将。

    家里早就有程处默派人来送过信了,是以,家里的人一点也不担心,就是看王治一身酒气,王李氏埋怨几声,就去给王治铺床去了,这醉的,可要好好地睡一觉。

    王治睡得那叫一个昏天黑地的,也做了一个又一个的梦,一个完了,又接着一个,好像永远做不完一样。

    而且,睡觉也不老实,张牙舞爪的,时不时还挥舞着拳头,好像打仗,又好像在打架。

    “道长,我儿真的没事吗”?王强去田里了,王李氏怕王治口渴,就在一旁伺候着,可是,这一会张牙舞爪的,一会挥拳头的,可把王李氏给吓坏了,以为病了呢。

    “无妨,有些心事罢了,想通了自然就好了”。孙思邈本来听说王治回来了,打算上门,和王治探讨一下医术的,没想到,遇到一个没睡醒的。

    “道长,要不,我把他叫醒好了”。孙思邈的名声,不管是贫民还是达官显贵中,都是有着极高的声望的,对于孙思邈能够来自己家里,王李氏早就乐疯了,让王力去田里把王强叫回来。

    “不用,不用,令公子这会儿醉酒,就是醒来,依旧在醉酒状态里,还是等酒醒了再说吧,老道现在就住在公主府里,明日再来好了”。孙思邈等王强来了以后,又坐了一会才离开。

    抱着还有点昏昏沉沉的脑袋,王治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喝那么多得酒了,实在是太难受了。那些酒度数不高,可是后劲确实不小,再加上简直骑马奔驰的太快,颠簸得厉害,才头疼的厉害。

    “咦,看来我还在梦里,还没睡醒”?王治睁开眼,忽然看见一个毛茸茸的大脸,有点黝黑,似曾相识啊,谁来?

    “难道是他”?王治感觉自己真的还在做梦,只不过,咋就这么真实呢?

    “还不赶紧起来”。王强老脸一黑,家里来了两位客人了,还说不让叫醒王治,可是看到,这会儿醒了,倒是装作没醒,就气不打一处来,照着后脑勺就是一巴掌。

    “哎,爹,打我干嘛,这还没睡醒呢”。王治不满的嘟嚷着,睡觉也睡不踏实,这会儿又不是农忙时候。

    “还敢顶嘴,家里来了两位客人了,都在等你,还不赶紧滚起来”。王强老脸一黑,赶紧把王治拉了起来。

    “靠,不会吧”。王治揉揉眼,定眼一看,好家伙,这不就是程咬金吗,怎么来自己家里来了,还有,那位得道高人模样的老者,又是谁,自己认识?

    既然有客人,王治可不敢拖沓了,赶紧跳了下来,三下五除二,穿好衣服,洗了一把脸,就跑进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