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大唐小兵 第六十章 燕来楼

时间:2018-05-20作者:我的小面包

    ,精彩无弹窗免费!

    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

    王治面前这碗酒,隐隐泛着琥珀光,看起来粘稠浓郁,闻起来,貌似还不错。

    王治端起来酒杯,抿了一口,想象中的辛辣没有,竟然有点甜,我靠了。

    王治又抿了一大口,额,有点像后世的甜酒的呢,如果加一点碳酸的话,就成饮料了。

    王治之前在蓝田县城,见到过绿蚁酒,那品相不好看,可是,味道还是有点相近的。

    “怎么了,兄弟,可是不胜酒力”?程处默红着脸,跟个猴屁股似得,笑嘻嘻的追问,猜测王治是不是头一次喝酒啊。

    “屁的不胜酒力,就这还是酒,糖水还差不多,有没有烈一点的”。王治无语了,就这还不胜酒力,在后世,就是小娃娃,都能喝不少。

    “额,窈娘,窈娘,搬两坛子三勒浆过来”。程处默一愣,继而大笑着招呼。

    “没想到兄弟还是海量啊,这些酒还看不上,不知道,这三勒浆喝过没有,这可是从西域进来的,烈性无比,喝一口下去,辛辣无比,却也舒爽”。程处默接过窈娘送来的三勒浆,直接先给王治到了一大碗,然后,又给自己到了一大碗,至于其他两人,自己倒去吧。

    “哎”。这三勒浆,王治还真喝过,也就二十多度,那时候为了提炼酒精就买了两坛子,可惜,没能成功,大部分都进了阿大的肚子里。

    王治直接喝了一大口,惹得程处默喝彩连连,直言这才是真男人,听的王治直撇嘴。

    就这一坛子,还没有之前自己买的那坛子度数高呢,也许是人家珍藏的缘故。

    没一会,一坛子酒就见底了,另一坛也被尉迟宝林两人分的干干净净。

    程处默黝黑的脸庞,更加通红了,简直就是黑里透红,红里发黑,黑不溜秋,绿不,额,没有绿。

    尉迟宝林站起来都晃晃悠悠,明显的是站不稳了,而段猛更是不济,想去方便还走错了地方。

    王治看着几人就想笑,就这酒量,要是把自己酿的酒拿出来,恐怕几人早就趴下了。

    对于古代的音乐,王治还是不怎么听的惯,显得很是嘈杂,纷乱。王治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没有遇到真正的高手的缘故。

    酒往往是跟色黏在一起的,君不见这会儿,程处默逮着人家小姑娘亲嘴儿,尉迟宝林的手,都伸到女孩子衣服里去了,段猛更是直接抱着一个朝暗门里钻。

    “都是一帮禽兽啊”!王治开始有点怀疑了,自己这新交的朋友,难道都是禽兽?这可都是十四五的小女孩呢,怎么下的了手。

    感受到怀里有个小东西在往里钻,王治暗叹一声,今天,恐怕要做禽兽不如了。

    把小女孩扶正了,抛出去一小锭银子以后,小女孩郁郁寡欢的脸蛋,立马变得笑容满面起来,其实,王治很想再摸摸,程处默的怀里,是不是还有几个大银锭。

    吩咐侍从上了一盘糕点以后,王治开始和小女孩聊天起来。作为在众多聊天软件中长大的,王治的聊天技巧,可是顶一的,再加上后世的种种传闻,听的小女孩喜笑颜开,哎,毕竟是个小女孩子嘛。

    “看样子今天回不去了啊”。王治看了看外面,竟然早就天黑了,怎么时间过得这么快?

    长安城可是实行宵禁的,到了晚上,任何人不得在街面上停留,不然的话,武侯就会过来招呼了,不是打板子,就是关押几天。

    小歌姬睡着了,趴在桌子上睡着的,王治只好自己闲坐着,吃着葡萄干,啃着胡瓜,其实,王治更喜欢叫哈密瓜,听起来亲切。

    望着外面璀璨的星空,王治很是惆怅,一年了,来到这里差不多一年了,渐渐地熟悉了这里的生活,因为,再也回不去了。

    心中的苦闷,只能憋在心里,没有地方诉说,让王治很是无奈,却也没有办法。

    王治很想大醉一场,可惜的是,这酒竟然越喝越有精神,怪哉!

    虽然小歌姬睡着了,却是最好的听众,王治絮絮叨叨,说了很多,也不管小歌姬不会回答自己,依旧我行我素。

    程处默探出半个脑袋,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光顾着自己快活了,把兄弟给忘了。

    “大治,你怎么还坐在这里啊”!程处默以为王治第一次来,不懂其中的门道,而自己也忘了,才懊恼的拍拍脑袋,小声的跟王治说道说道。

    “打住,你说的我都知道,只不过看她太小了而已”。要是身边这个,十八九岁的话,王治还可以接受,十四五的话,还真是不行。

    “切,十四五还小吗,我堂弟十二岁都结婚了,这才不到两年,儿子都出来了”。程处默鄙夷的说,好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王治。

    “来来来,咱们喝酒”。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和一个刚刚跟十四五的女孩子亲密接触的人,谈论这些,还真是不合时宜。

    “好,不醉不归”。程处默倒是个率直的人,陪着王治,一边喝酒,一边乱侃。

    程处默参加过好几次大战,不过,都在贞观初年,却也成了他吹嘘的资本。

    “兄弟你没见,当初哥哥我骑着战马,每次都是冲锋在第一位的,有一次那蛮子把我的战马的腿砍断了一个,都没能阻挡住我,还被我骑着马砍死了三个”。三勒浆对于程处默来说,度数还是有点高的,于是,半坛子还没下去,黑红的脸庞,更加的黑红了,说话都卷舌头了,依旧挡不住吹嘘的本事,三条腿的马冲锋还是小巫,一脚踹死十几个大汉,难道人家都是纸糊的?

    “处默兄果然厉害,小弟佩服至极啊,来,满饮此杯”。王治自然不会不识趣的拆穿人家,而且还会帮着吹牛,吹牛,谁不会啊。

    又过了一会,尉迟宝林和段猛,也挠着头钻了出来,坐下也不说话,连干了三大碗。

    听到王治和程处默子在吹牛打屁,于是,两人立马也来了精神,为牛可以上天再做贡献。

    虽然三人都是大唐顶级的纨绔,见多识广的,可是,在王治面前还不够看,再加上武侠,修仙的加成,到了最后,听的程处默三人一愣一愣的。

    “小样,还忽悠不住你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