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官场风云路 第359章 酒桌上的敌意

时间:2018-08-27作者:胡子庸

    郑丽丽说:“那咱就开始吧,既然都熟悉了,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爸爸的女朋友,怎么说呢,大家不用多想也知道,就是以后要跟我爸爸成亲过日子的女人。费阿姨,你坐啊。”

    费红马上就恢复了正常的神态,忽然,脸上流露出笑意,说:“我怎么觉得这几个人我是认识的啊?丽丽,你给我介绍一下好吗,我本以为今天就我们几个家人,却来了这个几个似曾相识的人。”

    郑丽丽说:“费阿姨,这位就是我的恩人马思骏,我所有的变化都是他给我带来的,还有这位姐姐,我的姐姐是大美女吧?人家可是古建筑保护专家,给你们县做了很大的贡献,马思骏是很感激她的,穆林县是你的家乡吗?这两位是你们县的领导,这位是县委书记,那位是公安局长。你没见过吗?”

    费红把眼睛看向王发元,脸上露出得意的笑。王发元感到一阵心寒,此刻就是用刀子扎他,都没有这样的痛。他盯盯地看着费红,一时间都不能移开自己的眼睛,这让郑大年很是反感。

    郑大年看着费红说:“正红,这两位领导你过去认识吗?”费红笑着说:“县委书记是我们县的父母官,干的都是人事,经常在电视里见到,在私下里这是第一次。王书记,这次到省里来是做什么呢?哦,我这么问就是没意义了,当你这样大领导的,一定都是来开会啊,见省领导的,自然是不肯告诉我的。就当我没问。这位是公安局长,对不起,我没见过这人,我不喜欢跟公安的打交道。哦,你是例外。”费红转身对郑大年娇媚地一笑,展示着无限的柔情。

    林文琪刚要说什么,王发元轻轻地拍了下身边的林文琪,对郑大年说:“郑处长,今天实在是冒昧,你们是家宴,即使是马思骏和这位孙杨,也都是丽丽的恩人,我们在这的确是不合适。我们就告辞了,你们继续。”

    马思骏看出来,王发元看到费红,已经难以保持内心的冷静,他也不是傻瓜,他已经看出来,就是这个费红借用郑大年手里的权力,对半年前的案子重新审理,这让王发元毫无办法,一点脾气也没有,这个时候告辞也是明智的,只是自己一定让王发元十分恼火。

    郑大年马上说:“这怎么好呢?既然已经坐下,又是正红家乡的领导,就在这里喝两杯。”

    虽然这样说,但郑大年的口气显然是希望他们离开的,马思骏说:“王书记还有个活动,离开也好,那我就跟着王书记一起就走了。”郑大年马上说:“思骏,你不能走啊,王书记既然有活动,那就不强求了,这样,思骏,你去送送你的领导,我们在这里等着你。”

    林文琪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他远和近看出这个叫费红的女人特别的神情,王发元要离开,他也不能坚持留在这里,本来他还想跟省厅的处长套套几乎,现在是没戏了,就说:“郑处长,以后有机会到我们穆林县区走走,以后就是您的娘家,总是要关心一下的是不是?”

    郑大年未置可否的做出送客的架势,王发元一脸的灰暗,刚要出门,费红站了起来,说:“王书记,干么这么急着要走啊?我还想跟家乡的父母官喝杯酒呢。是我说了什么错话吗?嘻嘻,王书记,我看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突然得病了吗?那可是很危险的,那就走吧,我们就不强留了。马镇长,那就代我们送送我们的王书记。”

    马思骏心想,这个该死的女人,不但心里毒辣,说起话来也是携枪带棒的,一点也不给人喘息的机会,这次她可是报了一箭之仇,但他就难过了。

    王发元不在理会费红的话语,而是大步走出去,林文琪紧跟着,马思骏跟在林文琪的后面,王发元大步走出花园村酒店,突然转过身,对马思骏恶狠狠地说:“马思骏,你今天安排这个酒局不错啊,你是让我见郑大年吗?我看你就是让我见这个该死的女人。好,很好。我明白你的用心了,当初你对我说过,我知道你是要我安排费红到县里的学校当校长,可是她够当校长的资格和品德吗?现在好了,我也明白了,她这是报复我,可你之前为什么不告诉我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马思骏对王发元的指责是早有准备的,他也显得十分气愤的样子说:“王书记,你这么说完全就是冤枉我,我怎么知道费红现在跟郑丽丽她爸爸成了这样的关系?我根本就跟费红没有一点来往。你让我求郑大年,我做到了而且还安排了这场饭局,可是费红的出现你不知道,我也同样不知道,如果你这样想,那我什么也不能说了。”

    林文琪说:“王书记,马思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费红是我们县的人,这不更好办事吗?我们可以把事情说出来,看看他们是不是帮忙,如果能帮忙,当然是好,如果不能,那也只能这样的。王书记,儿子的事儿可是大事啊。”

    王发元对林文琪恶狠狠地说:“你知道个屁,你知道那个费红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吗?她过去是李贵富的情人,我差点栽在李贵富的手里,现在居然又让这个女人把我儿子的案子给翻腾出来。我现在可以肯定地说,重新把我儿子的案子翻腾出来,要重新审理的背后推手,就是这个费红,她现在靠着郑大年,就是针对我来的。马思骏,你不想帮我的忙也就算了,你用得着用这样的办法证明你当初的劝告是正确的吗?”

    马思骏一怔,一时难以回答,他现在必须承认王发元的眼光毒辣,一眼就看出自己的小心眼,这也让他无比被动。只好说:“王书记,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费红的事情我是真的不知道,”

    王发元冷冷一笑说:“马思骏,你的确聪明,当初你的看法没错,我没把这个女人当回事,现在的确让我栽了跟头,但我跟你说,我当初做的没错。我儿子的事也用不着找什么郑大年了,即使被判几年,我也不再求任何人,可是,马思骏,别以为你年轻人聪明,我看你现在已经不把我这个县委书记放在眼里了。”

    林文琪听出了什么,对马思骏的眼光充满了恶毒,说:“王书记,这个费红过去是李贵富的情人,那次举报信的事儿跟这个女人有什么关系吗?如果这次让成勃进去是这个女人干的,我不会放过她的,她也太不把我们县里的领导放在眼里了。就是给那个郑大年当小老婆,那又算个屁?郑大年算个什么级别,不就是个处级或者副厅吗,我也是个处级领导,并不比他低,而王书记,你……”

    王发元说:“这里不是论级别的,要知道郑大年过去是宾阳的主管治安的副局长,下面很多的分局长都是他的部下,现在看来,有人想暗算我,我只好认栽。林局长,我们回去。”

    王发元不再搭理马思骏,林文琪恶狠狠地看着马思骏,跟着王发元上了车走了。

    即使能预料到是这样的局面,马思骏还是感到一阵寒冷,这是彻底把王发元得罪了,他不帮忙不行,帮了忙就是这样的结局。应该说过去他是偏向费红的,但费红这次做的绝,居然把王发元的儿子给抓了起来,的确做的够狠,也够出气的,但也的确毁了王发元的幸福。

    忽然,他觉得身上被一只女人的手轻轻拍了一下,马思骏就知道这是费红,没有回头,说:“这次你解气了?你做的也够狠的,这次我也完蛋了。”

    费红小声说:“这我就对不起了。我回去,不能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关系,”正说着,郑丽丽走了出来,看到费红跟马思骏站在一起,就问:“你们在说什么?”马思骏说:“你阿姨是问我王书记他们为什么要离开?我说他们在这不舒服,想走就走吧。”郑丽丽说:“可是我刚才听到你们好像是吵嚷了几句。”

    马思骏马上说:“那不是我们,是两个喝醉酒的吵了起来,我们回去吧,这酒还没喝,就浪费了这么多时间,丽丽晚上还有班呢。”

    回到酒桌上,郑大年忽然问:“正红,你说的那个强间了女孩的学生,不是也是穆林县的孩子吗?我好像知道这里有什么过结了。这个王书记想见我,不会是就想认识一下我吧?我看这里事情不简单。正红,我看这个王书记稀奇古怪的,就知道这里有什么名堂。”

    费红马上说:“我也看出来了,他想见你,无非就是为了他家孩子的事儿。”郑大年一愣,说:“他家的孩子?你说那个穆林县强间了女同学,又被花钱摆平,逃避法律制裁的人就是这个王书记?马思骏,这件事你知道吗?”

    马思骏无耐地说:“郑叔叔,这件事我知道,可是他是我的领导,他要见你,我没法拒绝。”郑大年突然站了起来,说:“马思骏,你这是搞个先斩后奏的把戏啊。你知道这是什么行为吗?我对你真是失望?丽丽,你去上班,正红,我们走。你去把单买了。”

    郑大年气呼呼地走了,郑丽丽不知道这里都有什么复杂的故事,就叫道:“爸爸,这是怎么了啊,这好好的,怎么就这样了啊。马思骏,你跟我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