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官场风云路 第354章 要算旧账了

时间:2018-08-26作者:胡子庸

    马思骏想和费红缓和一下紧张的关系,毕竟那次在那间小小的美容院里,费红对他做出了一个女人委身之事,他还记得费红胸口的两只宝贝之间有一颗形状很好的红痣,据说在女人两只宝贝之间,或者在下面那女人特殊部位长着红痣的女人,都不是一般的人,或者说,都有搅得四周不得安宁的能耐。看ΔΔ书阁wwんw.『kan→shu→.la

    费红为了五万块钱和老公的工作以及到县里担任校长,销毁李贵富对王书记的举报信,去勾引省城的警察吕友,拿到了举报信后,一切都成为空谈,结果白白送上自己身子。那天在宾馆里,吕友得到费红这个大美女的疯狂,居然让这些人拍照下来,这是自己的奇耻大辱。

    王发元言而无信,利用完她,居然说她生来就是荡女啊淫啊妇啊,这让她一怒之下离开穆林县,心里的这口恶气绝不能这样咽下去。

    她改了名字,要在省城搅动穆林县不得安宁,证明她不是一般的女人,也在寻找机会对王发元下手。没想到居然看到了马思骏。她对马思骏的感情是复杂的。在王发元这个县委书记那里,马思骏也是个小人物,她只想再也不见这些人。可是,今天居然无意间见到了马思骏,她的心里又翻腾起那被凌辱的一幕情景。

    马思骏想拿过费红的手,费红马上抽出手冷笑着说:“马镇长,过去的事情再也不会发生了,我为我过去做的事情感到屈辱,更为那些看上去高人一等,却言而无信,把别人当傻逼的人感到耻辱。”

    马思骏说:“费红,问题没有这样严重吧。”费红冷冷地说:“我提示一句,我现在叫费正红,你说的问题没这样严重,那是你们耍戏人惯了,而对那些被你们耍戏的人,一辈子也不会忘记那样的屈辱。”

    马思骏还想解释什么,但现在显然已经毫无意义,他摇摇头,觉得王发元对这个女人伤害的有多么严重。他的眼前又出现费红被吕友那个小交警玩弄的场面,他的心里一阵难受。

    从内心深处来说,马思骏总觉得对不起费红,当初费红要离开秀峰岭镇,马思骏也是极力挽留,但他的力度不够,没法兑现当初的承诺,眼看着费红带着一腔愤怒离开秀峰岭镇,但他怎么也没想到,今天刚从郑丽丽那里得到了她的消息,居然就在这个咖啡厅见到了她。

    过去的费红虽然也在给领导当情人,但李贵富毕竟没见过世面,只是个乡镇干部,而费红得到的东西也就不会高到哪里,但郑大年那是什么人?曾经省城公安局的副局长,现在的省厅治安处处长,那什么没见过?费红也就跟着水涨船高,自己的身价提高不说,世面也和过去大不一样,这从费红的表情和眼神看得出来。过去费红看自己的眼光是仰视的,现在却完全不是过去那样,在费红现在的眼里,他就是个来自乡下的小干部了。

    马思骏转移话题说:“费正红,你现在过的不错啊,我从你的气色看得出来,”费红说:“我让你回答我的问题,你是怎么知道我跟郑大年在一起的?这个消息还没有人知道,就是我那离婚的丈夫,也不知道这件事,我怀疑你在暗中跟踪我,或者对我没按好心。”

    马思骏,忙说:“费正红,你想的太多了,我怎么能这么做呢?”费红说:“我不能不这么想,因为……你还是说吧,到底是怎么知道我现在情况的。你不说也好,我手里有你们县里镇里领导所有人做的丑事,还有,知道那个吕友吧,现在我们是朋友,你以为李贵富举报王发元的那些材料,吕友都给了我吗?刚好他后来又找到一份,因为那一份是他上交给领导过目的,后来这份举报材料又回到了吕友手里。后来我找到了吕友,那份举报信就在我手里。你不信吗?”

    马思骏觉得自己的脑袋被击了一闷棍,他马上叫道:“什么,举报王发元的材料你那里还有?费红,这可就不地道了吧,我们做的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销毁那些材料,可是你怎么还保留了一份。”

    费红得意地说:“说好听呢,这叫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说难听的,这叫做以血还血,以牙还牙,有的人是怎么对待我的,我就要怎么对待他。有人把我当做继女送给别人去玩,我也绝不会让他活的人模狗样的。再说,李贵富是怎么死的,怕是没那么简单吧?”

    马思骏既气愤又无可奈何,费红要报复王发元这是可以理解的,但她怎么报复,利用什么方式,他开始还怀疑着。得知费红攀上了郑大年,马思骏就害怕起来,虽然没跟郑大年直接交往,但郑大年的厉害,他是知道的。他害怕的是,费红弄不好也把自己折腾进去,至少他在销毁李贵富的举报信上,是王发元的帮凶,而一旦追查李贵富的死因,他也逃不了干系,据说现在李贵富的老婆孩子,还在追查李贵富到底是怎么死的。李贵富的死实在是太让人怀疑了。这将牵涉出一批人,李龙,栗智维,包括他自己。

    越是这样想,就越觉得王发元得罪费红是多么愚蠢,也许在王发元的眼里,根本就没把费红放在眼里,以为这就是为了钱,可以做任何事情的当妇,跟这样的女人打交道,是他的耻辱。

    费红淡淡一笑说:“怎么,是难受了吗?但我是怎么被你挖出来的,是怎么把我带到王发元那里,后来又是怎么把我送给一个小警察玩弄这些事,你不会真是忘记了吧。是啊,你们当官的高高在上,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随便操弄小百姓的命运,小百姓也就图个小利,可是你们居然用完了人一脚踢开,兔子急了还咬人呢。马思骏,我问你,王书记是以为我这个道德败坏的女人不配当校长吧?可是,他这个被人举报的,自己有着贪污行为的,儿子在学校强奸女生,他用钱摆平了的县委书记,就有资格当县委书记吗?”

    马思骏叫道:“那些材料你都看了,我可是没看,那里到底都有什么举报的内容?”费红说:“这你就不用管了,你说吧,我本来不想让任何过去熟悉我的人知道我现在的下落,结果就遇到了你,你到底是怎么找到我的?不过,我看你今天并不知道我在这里,你是到这里来泡妹子的,哼,这就是你们这些当官人的德性。”

    马思骏憋着胸口的气,看到眼前的费红,觉得这个女人真不好惹。于是就真诚地说:“说来也是巧。这段时间我到省城办事,看了过去的一个朋友,这个人认识你。她今天特意跟我提起了你。”

    费红诧异地说:“认识我?在这里还有认识我的人?你可别在哄我,我上你们的当上怕了。”马思骏说:“不是,这个人是郑大年的女儿郑丽丽。”费红惊讶地说:“你认识郑丽丽?她怎么说的我?你说你认识我?天哪,我还是没摆脱你的阴影。”

    面对费红,马思骏心里也十分尴尬,说:“费红,我对你的现状感到高兴。放心,我不会说任何对你不利的话。你现在应该不错,也该安心现在的生活了。有些事情该放下的就放下,你说呢?”

    费红冷冷一笑说:“马镇长,我做的事对得起你,但是有人对不起我。今天见到你,就当咱谁也不认识谁。对不起,我要走了。”

    费红站起身,马思骏的声音变得严厉了,说:“费红,我希望你把过去的事忘记,别做不该做的事。”费红冷冷一笑:“哈哈,什么事不该做?就兴你们把我当荡女使用完就一脚踢开,就不行我有个反抗机会?世界上没有这么不讲理的吧。马思骏,我不想加害你,如果你躺枪,我也只能说对不起,我不是对你的。再见。”费红大步离开,黑色的身影像一抹黑色的闪电,马上了不见了。

    杜琳走过来说:“马镇长,这个女人怎么这么熟悉呢?我看她想我们镇里的费红啊。她现在这么漂亮。她辞职了,这是到省里发财了,还是当官了?一定是傍上有钱人了。这人到了大城市就是不一样啊。”

    马思骏说:“别胡说,这哪是费红。这人你不认识。”杜琳说:“这不是费红是谁呀?我看就是她。你们刚才说的什么,我听不懂,好像你们有过什么交易。”马思骏起身说:“别胡说,我送你去车站。”

    杜琳嘟着嘴离开卡布奇诺咖啡店,马思骏开车送她到车站,杜琳要下车前忽然说:“你有没有发现,计百华跟李秘书长眉来眼去的。”马思骏一愣说:“你别瞎说。”杜琳撇嘴说:“就知道说我瞎说,你看着好了。本来计百华想跟我一起回去的,可她突然就不走了,你以为是恋着你呀。哼。男人都是傻瓜。”

    杜琳说着就上了大客车,马思骏觉得杜琳说的话还真不是空穴来风,也许计百华留下来,就是要高攀李国奎这个省领导。虽然省政府副秘书长不算什么大领导,但对于乡镇干部来说,那就是大干部了。

    计百华跟什么人在一起,马思骏并不当回事,但今天见到费红,才让他一阵阵的后背发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