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官场风云路 第335章 还想看看吗?

时间:2018-08-10作者:胡子庸

    肖迪笑着说:“美丽,你们歌舞团每一个女子,都是我们省(娇jiao)艳的花朵,像我这样的人到处都是,那是根本提不起来的。”游美丽笑着说:“我们两个就别互相恭维了,这位小妹妹你好。”

    杜琳走上前握着游美丽的手说:“美丽姐,很高兴认识你,只可惜你们到大岭镇的时候,我没有资格跟你见面,今天有缘见到我们省有名的舞蹈家,我感到非常荣幸。”游美丽笑着说:“又上来一个能忽悠我的,我现在都要飘起来了。我们进去吧。”几个人走进包房,游美丽说:“两位领导你们坐,小妹妹,我们下楼点菜。”

    肖迪说:“美丽今年二十四岁。再过一年也该退役了。不过,她有高亮这么个富翁男人,在家当她的贵夫人,吃香的喝辣的,要什么有什么。”马思骏说:“你妹妹肖杨不是也走的这条路吗?趁自己年轻貌美,又有省歌舞团舞蹈家的地位,找个有钱的男人都不是什么难事儿。”

    肖迪说:“这些女孩生的好,嫁的也好,要比我的命运好多了。”马思骏对肖迪的(情qing)况是一无所知,问:“你的命运有什么不好的?”肖迪叹息一声说:“我的命运不说也罢,反正跟人家没法比,不过这年头儿事事非非,曲曲折折,谁也不能保证永远辉煌。”

    上来了酒菜,游美丽说:“咱就不等高亮了。别说你们见他要等,就连我见他一面都很不容易。好歹他在省城也是一个有名的开发商,现在光是省城就有好几个大型工程要在十一之前开盘,我代表高亮跟你们喝一杯。”

    喝了杯酒,马思骏问:“看这意思高亮来不了的吧?我这个同学现在忙到这个程度上了吗?我给他打个电话,问他到底什么时候到。”

    马思骏的电话还没打,就看到急急忙忙地走进来一个人,这个人不是高亮,甚至还不是个男人。马思骏一看,叫道:“王金秋,你怎么来了?”

    走进来的这个靓丽的女子,果然就是王金秋,王金秋对几个人美艳的一笑,然后看着马思骏说:“高亮刚才给我打电话,说他今天晚上实在是抽不出(身shen),让我过来陪陪马镇长。马思骏,你也不要生高亮的气,等着他给你解释,今天晚上有多么重要的事(情qing)。他给我打电话央求我,我也是推了那边儿的应酬,来专门陪着你们的。”

    肖迪看到走进来的不是高亮,而是马思骏的一个女同学,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对马思骏在这些人心中的地位就打了折扣。看来这个高亮是个很牛((逼))的人,但人家有理由牛((逼)),(身shen)价几十个亿,又有老爹在省里当领导的背景,对马思骏这个小镇长自然不会放在眼里,就说:“马镇长,既然高总有要务在(身shen),如果他不能今出席今天晚上的谈判,那马镇长就跟同学好好的聊聊,我就没有必要在这里当电灯泡儿了。”

    马思骏忙说:“我给高亮打个电话问问到底是什么(情qing)况。”马思骏拨打了高亮的电话,结果却是关机的提示,马思骏知道,高亮不出席今天晚上的谈判,让王金秋这个大美女同学陪着他,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了,肖迪心里不舒服是可以理解的。就说:“高亮电话也不接,也没个准话,看来我这个哥们是把我晾在这了,你们有什么事儿,或者要回宾馆休息就回。”

    肖迪说:“既然这样,你们同学好好聊聊,我就不在这里打扰了。杜琳,你是跟我走啊,还是继续在这里当电灯泡儿。”

    杜琳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从她本意上来讲,她还真想跟王金秋这个美女好好的聊一聊她姥爷拿的那个秘方,王金秋的傻瓜对象那东西吃了那药,是不是真的不好使了,但肖迪这么一说,显然是不让她留在这里,于是也站起(身shen)说:“那我也不当电灯泡了。王大美女,看你现在神采奕奕的,看来是心(情qing)不错,你也应该感谢我呀。我走了。”

    王金秋莫名其妙,看着马思骏,这时肖迪和杜琳已经走了出去,肖迪问:“你说的话我怎么不明白?人家是马镇长的同学,跟你过去是认识的?为什么要感谢你呢?”

    杜琳对肖迪并不喜欢,而这又是绝对保密的事,就淡淡地说:“上次马镇长这个美女同学到大岭镇来,她求我帮她买点好山货,就是这样。”

    肖迪就知道杜琳说的是假话,看来杜琳跟马思骏有过暗中来往,肖迪想到这,心里一阵不舒服。

    本来是要跟高亮这个大开发商谈棚户区改造的事,结果高亮临时不来,让马思骏也心里不爽,王金秋的到来,马思骏倒也高兴了些,倒是游美丽又感到自己是多余的人,今天她又代替高亮做东道主,也非常尴尬,就说:“你说你们这个同学高亮,把我也晾在这里,那我也走?”

    马思骏笑着说:“游美丽,高亮一定是有大事临时来不了。你也不要介意,我们是好同学,高亮不会有意的把我晾在这里的。明天我再跟高亮联系,我不会放过他的。你觉得在这里难受,那就回去休息。”

    尽管游美丽也想单独跟马思骏在一起,但高亮临时安排王金秋来陪着马思骏,那意思就是别让她过分嘚瑟,何况她到大岭镇玩的过分,居然给马思骏跳了光(身shen)子的舞蹈,如果让高亮知道,可不会放过自己。

    别看自己长的好,舞也跳的好,但要想找个高亮这样要钱有钱,要地位,老爸又是省里的干部,也并不好找,而对高亮来说,像她这样长得美丽又有些特长的女孩儿,那是一抓一大把,哪里还敢打马思骏的主意,于是就说:“马镇长,王大美女,你们俩慢慢聊,我下去买单。如果高亮有消息,我就让他过来见你们。”

    王金秋说:“美丽,这里你就别管了,一会我下去买单,今天就算是我请马思骏了。”游美丽说:“那不行。那我就走了啊,你们同学好好聊,怎么开心怎么来。”游美丽对马思骏瞟来风(情qing)的媚眼,这居然让王金秋看到了。

    游美丽一离开,王金秋说:“我说马思骏,我觉得这不对啊,高亮让我来陪你,到底是啥意思啊?是不是怕你对他的美丽下手啊。你们是怎么认识的?我看游美丽对你很风(情qing)的呢。”

    马思骏喝了一口酒说:“别说这些没用的,游美丽是高亮的对象,我哪敢对人家下手,我倒是想知道你现在的(情qing)况,居然到省政府办公厅了,这不是跟韩慧慧在一起了?白家的人对你很满意是不是?”

    王金秋脸红地看着马思骏,说:“马思骏,你是不是就想知道你给我的那药到底发生什么了?你看我现在有多好,这你还不清楚吗?我也想给你打电话告诉你,可是这话我怎么说得出口?”

    马思骏不客气地说:“金秋,上次在我车里,你为了让我看白(日ri)中对你都干了什么,怎么对待你的,你都对我脱了裤子,让我看了你的(阴yin)啊处,现在居然还说不好意思跟我说,得了,我也不问了。”

    王金秋啊地叫了一声,想到自己上次真的是昏头了,居然让马思骏看了自己两啊腿之间被白(日ri)中弄的悲惨(情qing)景,也正是那样,马思骏才想出了让白(日ri)中硬不起来的主意。自打给白(日ri)中吃了那药,她的(日ri)子发生了翻天地覆的变化,当然她不会让白(春chun)明知道这里的秘密,只以为王金秋让儿子正常起来,于是对王金秋就更加喜欢,把王金秋调到省政府办公室厅。

    王金秋脸红的样子,让马思骏心里一阵喜欢,也的确看出现在的王金秋是幸福的,就说:“王金秋,只要是好起来,我就放心了,其实我只是想知道我给你出的损主意别是害了你。只要你现在好起来,这就好啊。”

    王金秋听到马思骏这句话,不由得动容起来,如果没有马思骏给她出的主意,又给她弄来了药,她现在不但还要过着暗无天(日ri)的(日ri)子不说,很有可能她熬不住白(日ri)中的欺凌,离开了他,自己就会闹个**蛋精光。从心里她十分感激马思骏,只是她现在好了起来,又找回自己的自尊,就不想提这些。

    想到了过去了悲惨,看到眼前自己幸福的(日ri)子,她从心里十分感激马思骏,也就不在装((逼)),对马思骏说:“马思骏,我真的谢谢你。你那药真是管用,自打给白(日ri)中吃上,他老实多了,虽然隔几天也有那个有法,但我完全可以接受的。你还想看看吗?”

    马思骏一愣,说:“王金秋,你让我看什么?不是还让我看你下面地方吧?我倒是想看看现在是什么(情qing)况,可是你总觉得我想看你那不该让男人看的部位,以为我有多卑鄙,我看还是算了吧,”

    王金秋羞怯地说:“马思骏,你真是我的好朋友,总是能为我着想。”马思骏说:“当初你眼眶那么高,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现在说这些有啥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