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官场风云路 285 霸道贺老三

时间:2018-07-14作者:胡子庸

    ,精彩无弹窗免费!

    方雨达的几句话把贺老三惹怒了,贺老三用刀剁了一下案板说:“赶紧给我滚开,如果再不给我滚开,我可从你兜里掏钱。”

    这样霸道的人,马思骏倒是也见过,那些人跟他没关系,可眼前的贺老三的霸道,直接影响到大岭镇市场的秩序。

    马思骏走上前一步说:“我说贺老三,其他商户都能按照规定经营,为什么单单你特殊,占着半条街道,干什么都得有个规矩,你违反了市场规矩,你还在这里强词夺理,别说你是贺老三,你就是贺老大,你这么做也不可以呀。我们的方镇长这么劝你你都不听,整个大岭镇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吗?”

    那贺老三看到一个陌生男子走到面前,虽然也是个高大男人,但在整个大岭镇他就要立下一个规矩,在他不违法乱纪的情况下,他就谁也不怕。他的嘴里不干不净地说:“我说你这个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大岭镇的市场有什么规矩,我不知道啊。我在这里卖肉,没人管着我吧。你们要是管我卖肉,我就不卖了,政府给我开支,不用多,一个月五千块钱我就知足。如果不给我开支,我就在这儿卖,谁也管不着。”

    如果不是自己当了镇长,马思骏对这样的人绝不会多看一眼。像这种社会上的无赖和渣子,你既然对他不感兴趣,就只好躲开。但马思骏现在是大岭镇的镇长,他躲不开这样的人。如果他要躲开,周围的人对他有什么样的想法,他也不会不知道。他本身也是个年轻人,骨子里也有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个性,面对着眼前这个嚣张的人,就有一种非要制服不可的想法。

    马思骏冷冷地说:“贺老三,我听你的意思就是谁也管不了你,虽然你叫贺老三,你其实就想当贺老大是不是。我听说大岭镇的老大和老二都已经进去了,你就没有一点点的畏惧心理吗?”

    贺老三说:“我畏惧什么?我又没违法又没犯罪,我有什么可畏惧的?你别在我这里没事儿找事,你该干嘛干嘛去,别惹的我不高兴。”

    马思骏说:“我还真想让你不高兴了。我再说一遍,你在一分钟之内,把摊子往后撤三米,如果你不往后撤,我可真不高兴了。”

    那贺老三已经看到,他卖肉摊子旁边聚集了不少人,越是在人多面前,他那种耀武扬威的架势,就越要展露给大家看,他习惯性地把明晃晃的杀猪刀握在手上,在猪肉案子上咣咣咣咣地剁了起来,然后抬头看着马思骏说:“我看你今天就想跟我找点事儿。现在不兴卖人肉馅儿的包子,再说我也不想给我找麻烦。如果你给我找麻烦,我眼睛认得你,我手可就不认得你了。”

    马思骏说:“好了,现在已经过了一分钟了。我可以明确的跟你说,你这个卖肉摊子子现在就取缔了。方镇长,让你几个人把这个卖肉的摊子撤了。”

    方雨达也想在马思骏面前表现一下自己,上去就要搬动贺老三的猪肉案子,对身边的几个人说:“给我搬。”

    几个年轻的市场管理员还有些畏缩,看到方雨达已经动起手来,也就纷纷上手,贺老三大声叫道:“妈的腿的,你们真敢跟我来横的,可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贺老三这腿脚还真是麻利,一下子就跨过他的猪肉案子,一手抓住方雨达,一手抓住马思骏,双手一拉,方雨达立刻被贺老三拉倒在地,而马思骏却纹丝不动,那贺老三微微一愣,说:“呵,没看出来,你还真有两下子。”马思骏说:“我可看出来了,你就这两下子。我可告诉你,这可是你先动手的。我们执法人员虽然说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但在我这里,就行不通,有人打我们,我们是要坚决还手的。”

    马思骏冷丁来个转身,顺着贺老三的力气,猛地来个倒背,那贺老三长得人高马大,但他底盘太轻,也没练过什么过硬的功夫,马思骏又用的是巧劲,动作又非常突然,贺老三就结结实实的摔在地上。

    马思骏说:“把他的案子给我搬走,贺老三不遵纪守法,现在就把他清除出市场。如果不给这样败坏的商家一个教训,就是对广大商户的不负责任。”

    那贺老三也是经过风雨,见过世面,什么场合也都是见过的,躺在那里一看就知道这个年轻人不是一般的人,不但说话硬气,而且身手还了得,就刚才那个动作,再加上自己这个分量,没有点功夫是绝对做不到的,但自己也不能让市场管理人员给欺负了,要是操作的好,还能从这些人身上讹诈一笔钱,他突然大声嚎叫起来:“市场管理人员打人啦,哎呀,我的肋骨,哎呀,我的肋骨哟,被打折了,被打折了。老婆子,赶紧打110,赶紧打110,这市场管理人员打人,他们不能不管吧。”

    贺老三的老婆子刚才并没在卖肉案子前,去方便了,方便回来就看到丈夫躺在猪肉案子前的地上,又看到有几个市场管理人员在搬东西,一些被堵的司机纷纷鼓掌,就知道他们遇到了真正的对手。

    这年头,愣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贺老三过去就是穷横穷横的,要说他不要命,还达不到那个份儿上。现在年纪也都不小了,社会的法制也不允许他们靠打打杀杀混钱花,但自己的老公被打,那女人就知道机会来了,像打了鸡血似的,立刻拨打了110。

    在他们的眼里,被打的人,如果经官,再加上他们的不依不饶,胡搅蛮缠,都会得到几万块钱的赔偿,尤其是他们面对的又是官家,官家欺负他们平头老百姓,这就不是一般的事情。

    马思骏看到市场管理人中,有个手里有小型录像机的,马思骏看了他一眼,那人示意把经过拍摄下来,马思骏说:“贺老三,我还正要让派出所的人到这里来,这个电话是你打还是我打。”贺老三叫道:“是你打的我。我们要报案。我们要报案。我们打。”

    贺老三的老婆已经打了报警电话,贺老三还躺在地上不动地方,这是一副耍赖的样子,而被贺老三放倒了的方雨达已经站了起来。他气呼呼的说:“让他报案,我给张所长打电话,让他亲自到现场来。”

    马思骏也没有反对,方雨达就给派出所长张洪生亲自打的电话,说:“张所长,我们在兴隆大街市场执法的时候发生了纠纷,一个商家打电话报了案,马镇长也在现场,马镇长和我都被商户打了,还望你赶紧来一趟。”

    大岭镇派出所所长张洪生一听说马镇长在市场上被打,哪里还敢耽搁片刻,虽然马思骏不是他直接领导,但间接受镇领导管辖,最主要的,马思骏这个年轻镇长,是过去那些镇领导没法比的,这是个很有发展潜力的年轻人,在官场上混,都有几分特殊眼力,要看出谁具有未来发展优势,难说马思骏不会成为未来县领导,而对市场上那些蛮横无理又败坏市场秩序的商家,他也非常痛恨。

    在派出所警察没到来之前,双方就形成对峙状态。贺老三已经知道这人居然就是现在大岭镇镇长,这让他先输了几分底气,但既然这样,他也不能轻易认输,必须要让镇里给他一个说法。

    始终跟在马思骏身边的杜琳马上拿出一支苹果,说:“马镇长,吃个苹果吗?”马思骏说:“好啊。”马思骏吃起了苹果。杜琳嘻嘻一笑说:“马镇长,你的身手真是厉害,我看的都发呆,就那么一下子,人就倒地上了。”方雨达也到马思骏身边说:“既然是这样,我们也什么也不怕了。”马思骏说:“你怕什么?他把你打倒了,打我我没倒下。我们不欺负人,但也不能让人欺负,我们的管理这被欺负,那我们的政府的威信力何在?”方雨达也被马思骏的硬气鼓舞着说:“对,我们就是要树立政府的威信力,不然我们真政府还能做什么?”

    不一会镇派出所的警车就到了。张洪生是个矮胖子,先从警车里出来,大步走了过来,方雨达说:“张所长,我先给你讲讲事情的经过吧。”贺老三躺在地上大声的嚎叫着:“我的肋骨。我的肋骨一定断了,我要上医院。我要立刻上医院,哎呀,哎呀呀,可疼死我了。”

    贺老三的老婆子也是个泼妇,手里握着杀猪刀,在那里吵吵嚷嚷的说:“警察,张所长,这世上可没有我们的活路了。这镇里当官的都欺负我们这些平头百姓。你们可不能官官相护。如果你们执法不公,我们可到县里告你们。”

    马思骏说:“张所长,他们说的没错,你要公正执法,是我的责任,我绝不抵赖,调查情况是到所里去,还是就在这个现场,听他们的。”贺老三倒是个明白人,大声说:“我们不到派出所,到了派出所就没有我说话的权力了,要想调查情况就在这里调查。”张洪生说:“在那里都有你说话的权力。你先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