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官场风云路 248 内线的人

时间:2018-06-23作者:胡子庸

    ,精彩小说免费!

    于紫菲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说:“看你,就像安慰你的小妻子似的。行,你就去吧。我安心等着我的老公回来搂我睡觉。”

    于紫菲拥抱了一下马思骏,马思骏又把于紫菲抱起来放在床上,在她的宝贝上亲了几下说:“大岭镇就这么个屁大的地方,人和人之间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郭洁的老公是死了的乔凤凯,郭月再跟方雨达混在一起,也是一件很热闹的事儿。我走了。”

    从县城的翠湖小区到大岭镇一路奔驰,路上也没见到几辆车,很快就开到方雨达所在镇领导的宿舍楼,这的确是一幢年久失修的破败楼房,真正住在这里的镇领导也没有几个,多半都在镇里的好位置上买了房子,而方雨达还住在这里,可见方雨达这个副镇长当的没有什么起色,但也可以看出,方雨达还真是个老实人。

    房子的面积不大,不到六十个平方,但方雨达一个人住在这里还算是蛮宽敞的,即使有个老婆也还住得下,只是不知道方雨达这个年纪为什么还没有个孩子。

    门开着,就看到一个漂亮的女人就站出现在自己面前那熟悉的小模样,在那俊俏的脸蛋映衬下,十分迷人,这不是郭月是谁,只是在这见到郭月,让他觉得有几分的不可思议。

    郭月虽然人长得漂亮,但由于小的时候被乔凤凯这个禽兽糟蹋过,不能再生孩子,这对一个女人来讲就是个致命的弱点,跟方雨达这个没有孩子的男人在一起,还真是一对搭档。

    在大岭镇十几个镇级领导中,方雨达是个儒雅男人,从没有搅进任何一个拉帮结伙的帮派体系中,对再上一步也没有什么大的兴趣,这也许跟家庭生活不和谐有关。

    郭月穿着家居式休闲服,黑黑的长发挽在脑后,像是刚刚做的面膜,白嫩的皮肤,显得比往日还有娇嫩的多,休闲服里,显然是没戴罩子,鼓鼓的圆球隐约可见,马思骏想,这东西他是享受过的,现在又给了方雨达,这女人到底说不上就是谁的。

    郭月和方宇达的关系已经不一般。让马思骏感到疑惑的是,他最后一次跟郭月发生暧昧关系,也就不超过十天,乔凤凯死的那天,他在郭月车里,郭月跟他说了乔凤凯让她作为小姑娘的因道撕裂的事,让马思骏非常气愤。在这么短时间里,跟方雨达就有这么亲密的关系,这让他的心里有点儿不是滋味。

    方雨达不好意思地走到马思骏面前,说:“马镇长,这么晚了让你到家里来,真是不好意思。”

    郭月走上来说:“这是我的意思,马镇长,我出现在这里,你是不是感到意外呀?”

    马思骏表示出非常高兴的样子说:“我说方镇长,你好厉害呀,今天下午你还跟我说你是单身。没想到,这就把我们大岭镇最漂亮的女人弄到家来,看来我还是早有准备的。喝酒,我向你们表示祝贺。”

    方雨达不好意思的说:“郭月今天晚上到我这里来,确定了我们俩的关系。我说我今天晚上请你到我这里喝酒,谈谈镇里的事儿,没想到郭月跟你这么熟。”

    郭月说:“老方,不管以前我以前跟马镇长有多熟,我以后就是你的女人了。其实我跟马镇长要比你跟马镇长熟悉的多,马思骏,我们家的老方可是个老实人,我知道你这个人做起事来心狠手辣,以后对我们家老方要多照顾啊。来,我们喝酒。今天晚上一醉方休。”

    厨房里面已经准备酒和菜,马思骏本来就是跟方雨达喝酒谈事的,现在又加进来一个漂亮女人,虽然不能跟郭月再像过去那样亲密,但他对郭月的印象本来就不错,两个人也发生过摸摸爱爱之类的感情动作,就高兴地说:“这才是一个完整的家,老方,我祝贺你呀。郭月是个很好的女人,你以后要好好的爱她。”

    方雨达说:“我老婆跑了多年,我单身这么长时间,郭月妹子心甘情愿到我这里来,是我的福气,我怎么能不好好的爱她?”

    郭月像是要在马思骏面前跟方雨达秀恩爱,把脸贴在方雨达的脸上,马思骏笑着说:“你这是让我嫉妒啊,你们要知道我可是单身啊。”

    郭月笑着说:“你的女人有的是,没准现在的家里就藏着一个大美女呢。”马思骏一怔,忙说:“我倒是想,就是没有。”

    方雨达说:“马镇长,虽然你是刚上任的镇长,人又年轻,但我还是很佩服你的。过去的那几个书记和镇长,哪个不是就想着自己的私利,你是一心一意为了大岭镇的发展和建设,在你的手下工作,我觉得很痛快。”

    马思骏说:“我到大岭镇的时间不长,有郭月这层关系,你就放心,你也要为镇里多干点事了,如果早几天我们能坐下来谈谈,没准我就提议让你担任常务副镇长了。”马思骏暗示他对肖迪的不满。

    郭月说:“听说镇里新来的大美女当常务副镇长,就是我姐夫过去的位置,听说她的来头不小啊,她有个妹子非常漂亮,在县里当歌舞团团长。”

    马思骏说:“这个女人很能干,但是事儿也是真多,方镇长,以后要多发挥你的作用啊。咱在家里说话,乔凤凯过去是郭月的姐夫,我们之间其实也没什么,只是他后来把自己吊死了,这可跟我丝毫关系没有。”

    郭月说:“马思骏,我早就跟你说过,我姐是我姐,我是我,乔凤凯这个人虽然死了,但他做的恶事我这辈子都不原谅,所以,你别把我和我姐混在一起。更别把老方跟乔凤凯相提并论。我姐把乔凤凯的死说成是你逼死的,为这事我差点跟她翻脸。乔凤凯是死是他自己作的。”

    马思骏说:“郭月,你能这么说,来,我敬你一杯。以后你就是我嫂子了。”郭月脸红一下,说:“那你就自己喝一杯,你不是说我是你嫂子吗,我可没少为你背黑锅。”

    马思骏看了一眼方雨达,方雨达倒是个憨厚的人,似乎并不计较郭月过去做过什么,看着两人就是笑,马思骏一口就干了,说:“我说老方大哥,乔凤凯过去怎么打压我你也是知道的,怎么就说乔凤凯是我逼死的呢?我这可不能平白无故地背这黑锅啊,这本来都过去的事儿了,可乔凤凯的老婆居然要跟我算账,你说我怎么办?”

    郭月说:“马镇长,我不是说姐,你看,乔凤凯才死几天,就搬到林文奇家住去了,这是什么事儿啊。”

    郭月看了看方雨达,又说:“我可跟我姐不一样,我可是单身女人,我住在这里没关系的。”马思骏说:“过去你的姐夫是镇长,现在的姐夫却是县公安局长了。我更惹不起了。”

    方雨达说:“马镇长,其实镇里过去的几个老人都知道,李贵富已经到省里去告你们了。我有点替你担心呢,今天我邀请你到我这里来,就是想说这句话,我和郭月都是站在你这边的。你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你尽管跟我说。虽然是李贵富提拔我当副镇长的,但这么多年来我从没给他送过钱,他对我早就厌恶,我对他的种种做法也不感兴趣。我只是想说的是,我们大岭镇再也不能这么折腾下去了。你是大岭镇最适合的镇长人选。只有大岭镇发展的好,才有我们自己的好生活。不管是乔凤凯的老婆,还是李贵富,现在都没按好心,你要小心点啊。”

    马思骏说:“你们放心,我是不会轻易地被他们干趴下的,老方,我对李贵富的情况并不了解,你能跟我说说他家里到底是什么情况吗?人家要干倒我,我总要有点反应才是。”方雨达说:“李贵富的老婆总是病病歪歪的,也有个十年八年了,他们有个儿子又在外地,很少回来,李贵富的家庭生活也不幸福,他就在外面有个女人,这女人叫费红,是镇第一小学的副校长。”

    马思骏说:“费红,这么说就是他的情人喽?”方雨达说:“这个费红过去是个民办教师,在村里的小学教书,村里的小学解散后,李贵富到村里了解情况,就跟这个费红认识了,发生了关系,李贵富就把费红调到镇第一小学当上了正式老师,几年前她的老公发生车祸,成了残疾,李贵富就在经济上帮助她,又提拔她当副校长,两个人始终保持着情人的关系。”

    马思骏高兴地说:“这可是一个很好的线索,虽然李贵富不是领导,但他担任镇委书记时居然包养学校的副校长,让一个残疾人饱受侮辱。老方你这个情况反映的太好了,我感谢你。来,咱三个干一杯。”

    三个人干了杯,马思骏说:“时候已经不早了,你们两个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我就不打扰了。”郭月笑着说:“看你说的,我们还能干什么?就是想干什么,也不在乎这点时间,我姐那里如果有什么情况,我会及时告诉你的,就从你为大岭镇做的事,我和老方能做什么就做什么,反正不能让你轻易地被他们干倒。大岭镇的确不能在这么折腾了。”

    郭月说着,就趁方雨达不注意,在马思骏的蹆上轻轻地捏了一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