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官场风云路 244 被窝里的臭味

时间:2018-06-23作者:胡子庸

    ,精彩小说免费!

    作为一个刚刚担任县长的大美女,连丽群主动给他这个新上任的镇长打电话,马思骏应该高兴才是,但接到连丽群打来的电话,马思骏并没有多少高兴成分,相反,心情却沉重起来。

    大岭镇是穆林县最重要的乡镇,是穆林县发展的桥头堡,不管是王发元还是连丽群,都要把主要的精力放在这里,但这两个主要领导刚搭上班子,就表现出分庭抗礼的架势。眼下的王发元有几分日暮途穷的趋势,而连丽群就像早晨的太阳,光鲜靓丽,有着无限的前途,而这两个人都对他抛出橄榄枝。连丽群是不会对于紫菲表示出友好态度的,于是对他下的赌注就更大些。

    在王发元的面前,该怎样发展跟连丽群的关系,还真是让马思骏很难办的事。

    于紫菲说她这个镇委书记当的一点儿也没感到快乐,这话还真不是矫情。这主要在于,当她得知连丽群这个大美女,一下子从文化局长的位置上,升任穆林县县长,自己这个镇委书记毫不含糊的就被她比了下去,镇委书记和县长之间的差距可不是一星半点,在县委的时候,她虽然是县委办公室副主任,但也没把一般的科局长放在眼里,可人家一下子就当上了县长,让她感觉到就跟一根鱼翅卡在喉咙眼里,吐也吐不出来,是咽也咽不下去。

    本来,于紫菲不管是过去县委办公室副主任,还是后来县委招待所所长,跟连丽群并没有太深的瓜葛,但一山容不得二虎,一个机关容不得两个漂亮女人,她也深深知道,凭着她现在的地位,自己只能甘于在连丽群的石榴裙下俯首称臣,但如果是个男人,这件事儿还好办一些,但连丽群不但是个女人,还是穆林县第一大美女,在这样的情况下,让她高兴,显然是高兴不起来的。

    她朝思暮想都想担任大岭镇镇委书记,当上之后却高兴不起来的第二个原因是,刚刚担任镇委书记的第二天,就是有人举报她过去那段风流韵事,而那段风流韵事又是她难已启齿的。

    即使有人举报她跟马思骏发生那样的关系,她也不会这样在意。举报她跟王发元做了那事,这不就等于举报她卖身求荣,她这个镇委书记,就是凭着脸蛋和肉体换来的吗?这是一个女人最忌讳的,尽管可以去做,但是不能说。一旦传出去,王发元本来就是点儿背,县委书记的职务保不住,她这个镇委书记,更得像狗屎一样被撇出大岭镇,她的下场,连李贵富和蓝长利就更不如了。

    如果自己不是镇委书记,也就不会置于风口浪尖上,即使有点小错误,做点儿鸡鸣狗盗的小事,人们也不会太当回事儿。但她现在完全不一样,她现在是镇委书记,而且是赶走了两任镇委书记后,她一胜利者跨上这个宝座。她让李贵富和蓝长利好恨之入骨,一旦李贵富举报成功……于紫菲不敢继续想下去了。

    该死的马思骏怎么还没来。

    从一开始,马思骏就是自己的靠山。马思骏虽然不按常理出牌,每次出现危难,马思骏都会化险为夷,但马思骏毕竟不是神仙,要让马思骏每次都救她于水火之中,那无疑是缘木求鱼,画饼充饥。但马思骏有可能帮她化解眼前的灾祸,此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马思骏的车总算开过来,于紫菲打亮大灯,摁了几声尖锐的喇叭。马思骏下了车,看到于紫菲脸上忧郁表情,就知道于紫菲心里压力过大,说:“我刚才给周龙打了电话,现在还没有李贵富离开宾馆迹象。这就是说,李贵福还让周龙控住着,所以我们要跟王书记征求一个更好的办法。”

    于紫菲说:“王书记让我们到这来,要跟我们说什么?这段时间他被韩副省长批评,市委领导对他也不满意,也不能说跟我们没有关系,他不会把火发在我们头上吧。要是这样我还有一肚子火,没地方发呢。如果不是当初他非要上我的身,哪会有这么被动的事儿?工作上出点错误,大家都可以理解。如果让纪委知道,县委书记上了他下属女人的身子,那就是不可原谅的事儿。现在的形势可不是过去了。”

    马思骏在于紫菲的肩膀上轻轻地捏了一下,安慰地说:“于书记,既然你们过去都干过那事儿,现在说什么也都没有用了,只好听天由命,让老天保佑你们吧。要死要活吊朝上,我们去见王书记。”

    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过来,马思骏一看,这不是县委办公室主任栗智维吗?他高兴地上去说:“栗大哥,王书记等急了吧?”栗智维说:“着急有什么用,你们不也是现在才到吗?不过,王书记今天等的还挺有耐心,知道吧,要是过去早就打电话骂你了。”

    马思骏忙说:“真是不好意思啊。”栗智维说:“你现在的身价跟过去不同了,就连王书记都高看你几眼,走吧。”

    马思骏把车开进去,于紫菲跟着,在那幢他们熟悉的小楼前,栗智维进去经过请示后,马思骏和于紫菲就走了进去。

    这几天来,王发元明显显得老了许多,王发元虽然没到五十,但过去的他很有几分神采,说他四十多岁完全有人相信。如果操作的顺利,今年年底换届,他搭上末班车,到江都市政协或者人大当上个副职,解决个副厅级,甚至到市政府当上了副市长也完全有可能,但一个当官的人,说不上在哪条沟里就翻了船,没想到他扶持了大岭古镇的建设,也在大岭古城建设上,把他弄得灰头土脸。

    如果不是栗智维汇报了李贵富到省里举报他的消息,他的情绪也不会如此低落,更不会一时显得老态龙钟。即使刀架在脖子上也要叫唤几声,何况对手仅仅是一个被他赶下台的镇委书记呢?李贵富是个四平八稳,没有什么作为,只是听话的干部,没想到这个人狗急跳墙,破釜沉舟,居然干起了举报他的勾当,这既让他气愤,又束手无策,那天被韩副省长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之后,他的脑筋有些转不过来弯。上个月,有人到江都市纪委举报他,是马思骏求江都市纪委的处长蒋子涵摆平的,这次又想到了马思骏。

    他并不认为自己上了于紫菲的身子,有什么大逆不道的。一个男人之所以走上成功的道路,是有丰富的情商,喜欢美女,更愿意在美女的身上得到快乐,就是高情商的丰富表现。这样的情况,他看到太多了。每个人的被窝里都有臭味,但是你被窝里的臭味被公开出来,那你的臭味儿,就不单单是给自己闻,而是让全天下的人都会闻到,那就是臭名远扬了。

    马思骏让于紫菲先进,而于紫菲却退到了马思骏的身后。从于紫菲的角度,她对王发元这个领导有着难以言说的滋味。过去她一心想高攀这个县委书记,但王发元却在一段时间对自己爱理不理,她的心就十分不是滋味。她希望跟王发元那两次疯狂不但让自己忘记,就连王发元都忘记才好,可没想到居然让李贵富掏了出来做文章。那次在王发元办公室做的爱,应该是秘密的,怎么就会让李贵富知道呢?

    对马思骏来说,他还是觉于紫菲跟王发元的关系,超出他跟王发元的关系,男人和女人一旦有了肉的关系,那是男人之间所不能相比的,于紫菲在王发元的办公室门前迟迟不进,就暼了于紫菲一眼,看到于紫菲好看的脸上并没有他相信中的高兴劲儿,就在下面捏了于紫菲一下,小声说:“你别一副死了老公的嘴脸,要让王书记对我们有信心,”

    王发元在里面发话了,说:“于书记,怎么现在害怕我了?你跟我在好过,就觉得倒霉了吗?如果是这样,你就别进来了。”

    马思骏伸手就把于紫菲推了进来,于紫菲只好笑着说:“王书记,人家不是来了吗,还以为你在喝茶,我们也不敢随便打扰的。”

    王发元瞥着漂亮的于紫菲,他现在觉得于紫菲也没有过去那么让他心动了,这女人给自己能带来快乐,也能给男人带来麻烦,现在就是麻烦事。

    王发元说:“你就算了吧,要是过去你早就兴冲冲地进来了。不过,现在我也是倒霉的时候,但你就以为我会轻易地倒下吗?哪个人没有倒霉的时候呢?你们女人每个月不是也有几天倒霉的时候吗?”

    于紫菲了脸红着说:“女人倒霉的时候那是正常生理现象,这跟被人举报是两码事。”王发元说:“你以为当个领导就那么容易?那个庙里没有屈死鬼?哪个当领导的不被人举报几次?”

    于紫菲俏脸一红,辩解地说:“那情况可不一样,这可是要多丢人有多丢人的事。”王发元说:“丢人的事儿多了,好了,你们坐吧,今天让你们来,你们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乔凤凯死了,可李贵富开始跟我们算账了。我们几个是绑在一起的蚂蚱,谁也跑不了谁,但我们总不能被动挨打。马思骏,我听栗主任说,你那边已经做了安排,怎么没有早跟我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