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官场风云路 241 还有人捣鬼

时间:2018-06-23作者:胡子庸

    ,精彩小说免费!

    肖迪似乎并不为马思骏带有批评的话语感到不好意思,就笑着说:“马镇长,你说的是,不过,对这些人,也不能放任不管,他们可是拿了我们大岭镇不少钱啊。你是个很能干的人,我要好好配合你不是?连县长让我好好的配合你工作,你在连县长心中的地位太高了。你是全县最年轻的镇长,建设大岭镇为历史文化风情名镇,也是我们县这两年最重要的工作之一,我们可是不能马虎的。”

    肖迪片蹆就上了车,马思骏有些厌烦地地在肖迪身上扫了一眼,就看到肖迪的长裙里一条大粉色的裤衩十分显眼,而且还露出几根黑色的发丝,如果是于紫菲这样的美女,马思骏就会觉得很有意思,但这个肖迪却让他产生莫名其妙的反感,也不知道这个女人这是要干什么,是不是故意的露出那东西。

    看到这个女人这样不注意小节,马思骏不喜欢的心思就更强烈了,但这个班子正常运营才第一天,他怎么也不能让自己的心情表示出来,就笑着说:“肖副镇长,我们在一起搭班子,可要把尿尿到一个壶里,我怎么说也是你的领导。”

    肖迪笑着说:“那是当然,你是我的领导,我们当然要把尿尿到一个壶里,不能你尿里面,我尿到外面,哈哈,你是男的好往壶里尿,我是女的可是尿不准的。”马思骏不禁骂道:“滚你的,说什么呢,什么男的女的,你以为我说的是真尿啊。”肖迪把身子靠的马思骏近一些说:“我也没说是真的啊,我知道你说的意思就是我们不能分心,要心齐一致的意思,还真的在一起……哈哈,你看你这个老弟,还生我的气了。”

    马思骏说:“我不是生气,我的意思是我们这届班子几乎都是新人,打开局面也不是容易的事,过去蓝长利制定了很多不现实的政策,比如加大税收力度,增加财政收入,这虽然是好事,可是我们不能杀鸡取卵,把那些小商小贩最后的利润都给剥夺了,那样我们的财政收入从何而来?所以这些政策我们都要修改,我们对古建筑的维修工作原则上技术问题不是我们管的范围,你要掌握好这个原则。”

    肖迪倒是丝毫没看出马思骏的心思,依然兴高采烈地说:“马镇长,你放心,我会坚定不移地执行你的指示。你还没结婚,在工作上你的我领导,在生活上我是你姐,以后生活上有什么问题,尽管跟你姐我说,工作上的事,我完全听你的。”

    马思骏说:“肖副镇长,我们是工作关系,别把姐啊弟的带到工作上来。”肖迪说:“我不会带到工作上来的,比如说你要找个女朋友什么的,我保证给你找个像样的,要知道我的妹子肖雨是县歌舞团的团长,那里什么漂亮的女孩没有?”

    马思骏一怔,说:“你妹子是县歌舞团的团长?”肖迪说:“是啊,我妹子肖雨是省里有名的舞蹈家,深受连县长喜欢,我也是通过我妹子被连县长欣赏的,我们县要走文化发展的思路,我们以后就多开辟一些文化方面的路子,在我们大岭镇搞出几个秧歌队,锣鼓队,把我们镇搞的热热闹闹的,这也是吸引为了游客的办法之一。”

    肖迪喜滋滋地说着,马思骏却没听肖迪说了些什么,心想,这连丽群看来还真是个霸道的女人,在这样的情况下,王发元的日子也许就更不好过了。

    刚回到办公室,杜琳就通知马思骏,于书记要在她的办公室召开党政班子第一次会议,马思骏刚要去于紫菲的办公室,杜琳就问:“你那个美女同学走了吗?昨天晚上你们是在一起住的吧?你该有多美,有洞房花烛夜的滋味吧。”马思骏板着脸说:“别给我胡说八道,她昨天晚上就走了。”杜琳遗憾地说:“那你怎么让他走了啊,那是多美的女孩,你就不会……我真为你惋惜。”

    马思骏哭笑不得,说:“我说小杜,你年纪也不大,怎么整天想的是这个?”杜琳说:“我都二十多了,如果我想结婚的话,孩子都有了,但我是为你急啊,放在那么一个大美女,又是到你家里,你就不想对她来点真的?”

    马思骏伸手捏了一下杜琳好看的鼻子说:“好了。我去开会了。别再跟我提这个了,记着。”杜琳在马思骏的后腰捏了一下,嘻嘻一笑,回身走了,就看到刘岩在不远处的走廊上,看着马思骏和杜琳嬉闹的场面。

    刘岩这段时间像是跟马思骏若即若离,马思骏倒是没在意这个,当刘岩看到自己并没有打招呼,就直接进到于紫菲的办公室,马思骏才意识到刘岩这段时间跟过去总是为自己溜须的样子完全不同了。刘岩是李贵富用的人,难道这里有什么猫腻不成?李贵富到省城所作所为。刘岩一定是知道的,看来对这些人绝不能掉以轻心。

    大岭镇党政班子几乎是换了一半的人马,镇委书记于紫菲,副书记,镇长马思骏,常务副书记宋宝华,常务副镇长肖迪,组织委员辛振波,纪检委员霍大刚,主管乡镇经济税务方面工作的副镇长方雨达,主管卫生环保方面的副镇长刘岩,过去马思骏和这些人几乎没有直接的接触,现在要全面面对所有的人,这让马思骏一时感到头大,好在负责全面工作的是于紫菲,于紫菲却显得镇定自若。看到大家都到齐了,就说:“我们这个党政班子这是第一次开会,大家过去有的熟悉,有的并不熟悉,但我们到了大岭镇组成这个新的班子,就是要为大岭镇的做好各自的工作。这次开会也没有明确的内容,就是我这个镇委书记跟各位打个招呼,说几句心里话。”

    马思骏忽然觉得于紫菲的心里像是有气似的,心想,这第一次开会就带有几分的火药味,这到底是怎么了?他看着于紫菲,于紫菲也瞟了他一眼,说:“我到大岭镇的时间不长,但是,这段时间的大岭镇发生了太多的变化,很多人的心思不放在正经事上,拉帮结伙,搞小集团的利益,就是现在有的人做的事也不那么光明正大,就像谁在台上,就对谁使绊子,挖墙脚。我可提醒大家,如果我再发现有的人跟过去的领导拉拉扯扯,搞些私下里的名堂,我可不会客气的。我是需要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的,如果有人破坏这个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可别怪我心黑手毒,让他马上滚蛋。”

    于紫菲说着看了看大家,最后把视线落在肖迪的脸上,肖迪像是没发现于紫菲的眼光,不经意地略了一下长发,显得很是自得的样子。马思骏忽然明白了,于紫菲这话是对肖迪说的,可是,肖迪跟过去的哪个领导会有联系呢?绝对不会是李贵富,那么就是蓝长利?如果是这样,还真是个问题。对于蓝长利,不管是于紫菲,还是自己,都绝对不会容忍他把剩余的势力带到现在的班子里的。

    于紫菲又讲了基层组织党的建设方面的工作,就抡到马思骏讲话,马思骏本来没想说什么,但这是第一次开班子会议,他总是要说几句,他对副镇长刘岩说:“我要说的第一件事,就是从明天开始,对镇里的所有小商小贩的收取的管理费卫生费和任何变相收费的项目一律终止。我听说一个卖菜的一天要交十元钱才能在市场上卖菜,你了解一下,卖点菜一天能挣几个十元钱。这点钱就是他们糊口的钱,镇里就是再穷,也不能这样收费。第二,”

    马思骏把视线放在肖迪脸上说:“我再重申一遍,对古建筑维修方面的事,我们不要过多的干涉,维修古建筑是我们工作中的重点,但这不是说我们去干涉这些技术上的事。我们现在要制定下步商业运作的问题。肖镇长,你的工作要研究下步大岭镇的商业经营模式问题,我们成立一个小组,我担任组长,你是副组长,也可以学习一些其他古镇现成的办法,总之,就是不能让我们未来的大岭镇的商业出现混乱的缺乏管理的状态,既要搞活市场,又要统一规划,这样才能让未来的大岭镇的经济健康发展。第三,我们所有的领导,都要做好宣传我们大岭镇历史文化风情名镇的工作,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加大招商引资的力度。我们现在引进的这点钱,就连维修的费用都不够,要想把我们大岭镇打造成历史文化风情名镇,把所有的街道,所有的房屋进行美化,那需要很大一笔费用,我们过去粗略的估计过,要想把我们大岭镇打造成我们理想中的历史文化风情名镇,没个十亿八亿的不行。这样,我们就要在商业运作的模式上有个好的超前的思路。所以……”

    忽然,马思骏的手机响了,居然是王发元打来的电话,这让他愣了一下,马上走出于紫菲的办公室说:“王书记,您好。我是马思骏,您有什么指示?”

    王发元的语调毫无表情地说:“我刚才给于书记打了电话,你们俩下班后到祥和山庄我的办公室来一趟,我有话跟你说。”

    马思骏想,难道王发元知道了李贵富在背后干的事情?大岭镇的人代会已经开完,他还没得到周龙那边的消息,王发元让他们过去难道就是这件事?

    马思骏说:“好的,我们正在开会,散会马上就去。”

    马思骏回到于紫菲的办公室时,就看到于紫菲向自己射来特别的目光,于紫菲似乎知道这是王发元打来的电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