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官场风云路 155 收获二龙

时间:2018-05-05作者:胡子庸

    那个公鸭嗓男人走到马思骏跟前,上下打量着马思骏,虽然马思骏长得人高马大,但并没有让他放在眼里。他身边六个小青年头发怪异,眼露杀气,手插在腰间,都是带着家伙的,他们不会怕任何人。

    那个欠钱的男人对马思骏大声说:“大哥,这些人可都不是好惹的。我的事你就别管了,惹了他们你犯不上。反正我就这么一个人,他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也豁出去,大哥,你还是走吧。小弟在这里谢谢你了。”

    马思骏看到这个年轻人还真是个侠肝义胆的人,人走麦城,一分钱憋倒英雄汉,为了给妈妈治病,居然欠下高利贷,这让他对这个欠钱的人顿生好感,就笑着对那小伙子说:“老弟,我今天刚好有闲工夫,你的事情我还真感兴趣。你的事我管定了。”

    那公鸭嗓子听到这两人的一番对话,更是怒从中来,脑袋摇了一摇,那六个打手就向马思骏走来。马思骏看了看周边的环境,这里宽敞,还真是可以大战一场,这段时间的郁闷憋屈,让他有种想要发泄出来的舒畅,这个欠钱的小伙子他是帮定了。

    看到公鸭嗓子带领六个打手向帮了他的这个陌生人走过区,显然要对他发动攻击,欠钱的小伙子大声叫道:“你们不要伤及无辜。人家只不过说了句真话,你们冲我来罢。反正我娘也死了,我今天就跟你们豁出去了。”

    那个欠钱的小伙子身手还真是不得了,一个箭步冲过来,两脚就踢开他身边两个手握匕首的打手,抓住公鸭嗓的胳膊,捏住喉咙,大声叫道:“你们谁敢上来,我就把他喉咙捏出来。”

    那公鸭嗓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生如此变化,而马思骏大声叫好说:“老弟,你的功夫太厉害了。”

    突然,马思骏腾空而起,两条腿在空中翻飞,眨眼之间,就踢飞三个手握匕首的打手,撞在五米以外的树上,又狠狠落在地上。

    被小伙子捏住喉咙的公鸭嗓子,想发布命令,也说不出话来。那欠钱的小伙子看到马思骏居然有这么了不起的本领,大叫一声:“大哥,你才是厉害。既然有你帮我,我他妈拼了。”狠狠在公鸭嗓的屁股上踹一脚。公鸭嗓子连跑了几步,啊地一声跌倒在一棵大树上,满脸血迹,磕掉了几颗大牙。另外三个手握匕首的打手,见到这样的情况,哪里还敢往前上,纷纷往后退。

    那个被欠钱的小伙子打得伤的不轻的公鸭嗓子说:“好你个刘龙,你居然敢这么对待我们,有你的好下场。”

    马思骏走过去,对那公鸭嗓子说:“刘龙欠你们钱,以后你们就找我就行了。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叫马思骏,在大岭镇镇政府工作,官儿大不大,好歹也是个副镇长。”

    那个公鸭嗓子上下打量着马思骏,他也看到了这个陌生的男人刚才的身手,这几个打手无论如何都不是对手,仗势欺人的劲儿就弱了下来,拿出手机对马思骏说:“你敢留下你的姓名,那就再好不过了。我现在就给我们老大打电话。我弄不了你,还有人弄过你,在大岭镇还有敢跟我们老大叫板的?”

    公鸭嗓子马上打个电话,哭咧咧的说:“老大,我们今天可栽了。我们找刘龙这要钱,结果就出来一个耍横的,把我们哥儿几个都给打了。这个人叫马思骏,是大岭镇的副镇长。我们可不能便宜这个小子。现在还有三个哥们儿躺在地上起不来呢。”

    只听那边的什么老大大声说:“你说帮刘龙打你们的是大岭镇的副镇长马思骏?是不是长得高高大大的男人?”公鸭嗓说:“正是正是啊。不过这个小子他真有点功夫儿,也不知道那叫什么功夫,几下子就把我们三个哥们踢倒在地。可真狠哪。”

    马上就传来那个老大的哈哈大笑声:“你把手机给马思骏。我还想认识认识这个哥们,今天还真是个机会。”

    刚才这一番对话,让马思骏听得清清楚楚。马思骏感到非常奇怪,他想,放高利贷的人绝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且用打手出来威慑刘龙,显然是黑啊社会的道上人。马思骏从来没想跟这样的人有丝毫的瓜葛,可这个人居然认识自己,心里多少有点担心,这些人可都不是好惹的,但这个时候他又不能显示出自己的弱势,就从那个公鸭嗓子手里拿过来手机:“这个哥们儿,我叫马思骏。我觉得咱们干这活儿有点儿太不仗义了吧。我跟刘龙也不相识,但是我走过路过,却碰到了这样的事儿。人家为了给老娘治病借五万块钱,一个月就长到了二十万,这也太说不过去了。”

    那边的老大哈哈大笑说:“马镇长,咱先别说这事。我早就仰慕你的大名啊。我家的老宅紧靠着周哲夫老爷子的将军府。你还记得,你们镇领导到我们那里去动迁,有个年青人跟你说话吗?”

    马思骏想了起来,他刚到大岭镇的第二天,他以新农村建设办公室主任的名义,跟着乔凤凯去搞动迁,跟当地村民发生了纠纷,有个气势很盛的年轻人,如果不是周老爷子拦着,就会拿着铁锹劈掉乔凤凯的耳朵,那是个长相很秀气的年轻人,根本看不出来跟黑道上的人有什么联系。

    听到这番话,马思骏的心里就有了底,他也笑着说:“我想起来了,那天我就对你印象很好,咱们再也没有机会见面。”对方说:“大哥,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我也姓周。我们那一片大多数都姓周。你跟周老爷子关系那么好,周小毛对你印象非常好,我也没想在你们中间凑热闹。不过,今天咱们有缘重新认识。你跟刘龙说,他的钱不要了,一分钱也不要。你知道吗,我家那个老宅,紧靠着周老爷子的将军府,我舍不得老宅被镇里拆掉啊。你居然挺身而出,捍卫我们的居住权,现在你又提出建设大岭镇历史文化风情小镇,我们都把你当做大救星啊,这点钱还算什么?以后在大岭镇,或者在穆林县,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我叫周龙。”

    旁边那个公鸭嗓子听到这番对话,脸上的神情越来越沮丧,他不认识什么马思骏,但他们老大对这人这么客气和恭敬,显然就没有他们的什么事儿,他从马思骏手里夺过手机说:“老大,那我们哥儿个就被他白打了?”周龙说:“你们先回去吧,我给你们补偿,一个人一千块钱,怎么样,满意了吧。你把手机给马镇长。”

    那公鸭嗓愤恨把手机重新递给马思骏,周龙说:“马镇长,哪天给小弟一个机会,我在大岭镇最好的酒店安排你。不是安排你这个人,是安排你给我们老宅住户作出的贡献。我在找几个人作陪。你可不知道你在我们那些老住户心中有多么了不起。乔凤凯副镇长在大岭是最牛逼的人,连他都被你干灭火了,都说大岭我是老大,现在你才是真正的老大。”

    马思骏不想跟这些黑道上的人掺乎的太近,就连连拒绝说:“周龙老弟,这件事儿就算了吧。我们以后还是有机会的。”周龙说:“那就是你看不起我了。我说马大哥,别看大岭镇的地方不大,这里的事儿还真不少。如果你还想在大岭镇上混,你就听我的,有什么事儿我还能出面帮你挡一下不是?不会没有人找你麻烦吧?”

    马思骏想,周龙说的还真是不错,自打他到了大岭镇,他的麻烦还少吗?也不能说现在就没有麻烦,于是就说:“好,有机会我们就见个面。”周龙说:“你现在用你的手机给我打过来,以后我们要经常保持联系。不说别的,你一个外来的人,能把我们古宅保护下来,我为你效劳都是心甘情愿的。”

    马思俊又用自己的手机给周龙打过去。周龙说:“大哥,今天就这样。我让我那几个弟兄现在就回来。你放心,刘龙借钱的单子我现在就烧了。你让他放心,不会有人再去纠缠他了。不就是五万块钱吧,这五万块钱,我是买你的帐,不不,这不是买你的帐,这是感谢你为我们这些老宅住户做的贡献。别的话就别说了。我是个痛快人,我看你也是个痛快人。咱们结合在一起,打出一片天下。”

    马思骏说:“你要是想跟我在一起,这个高利贷的买卖你就别做了。我给你出个主意,在穆林县开一个保安公司,把我们县的闲散人员组织起来,为大城市输送保安,给他们找个出路,我们又有个好生意。”

    周龙高兴的说:“大哥,你给我出的这个主意太好了,我也听说为那些大城市输送保安是一个很挣钱的事。这的确是个正经生意,这生意会越做越大,我领头干,你是我的幕后老板。这件事儿尽快操作。我这里还有点事儿,今天咱就说到这里。”

    其实,马思骏刚才也就是那么简单的一说,说完之后就觉得这个路子真是可行,凭着周龙和刘龙这两个身手不凡的人,在穆林县成立一个保安公司,为北京上海,包括省城滨江这样的大城市输送保安,将是个非常省事又有赚头的买卖,他也可以在暗中参与,钱在这个社会上毕竟是最好的东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