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官场风云路 153 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

时间:2018-05-05作者:胡子庸

    身在官场上的人,眼看着升迁无望,做的最多的,一个是安排好子女的发展路子,一个是为儿女和自己提供更舒适的生活空间,对郭志国来说,他现在正处在这样的阶段。郭志国已经过了五十,而王发元才四十大几,他是怎么也不能熬到县委书记的位置了,在他这个地位,过了五十,就丧失了上升的空间。这样,他就退后一步,想的最多的,就是就是儿女的问题。

    郭志国是个很有爱心的人,但他的爱心都放在自己的家庭里,他的家就显得非常和睦。这两年,他给一儿一女,在县城每人买了一栋房子,在江都市又给他们买了一栋房子,而大岭镇的这种乡间别墅更让他们喜欢。他这样当领导的,干到这个年纪,除了为自己,更主要的就是为儿女们活着。

    大岭镇得到几千万的建设资金,未来还有更大的发展前途,作为县长,在这种大规模的建设中,居然什么也没有捞到,心里就十分不平衡。乔凤凯还真是个能干的人,过去始终在巴结他这个当县长的,他都表现出置之不理的态度,而这次要给他送上两栋别墅小楼,正是给他两个孩子的礼物,这就让他非常满意,马上就改变了对乔凤凯的态度,两个人的关系就变得密切起来。

    对于乔凤凯做的这件事,他也感觉到实在是笨,如果把马思骏和于紫菲偷了晴做了爱的场面,安排在其他的宾馆,就显得真实多了,但事情已经做了,也就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马上就要召开的常委会,他可不管那么多,他可是敢说的。再说,免掉一个副镇长和一个副书记,对他这个当县长的人来说,就像喝凉水那么容易,虽然他们上面有王发元这个县委书记罩着,但两个人是生活作风问题,又赶上大抓党风建设的时机,那是坚决不允许犯这样错误的,王发元对这件事也毫无办法,没法再替他们说话喽。从王发元办公室出来的时候,郭志国眼前似乎已经看到那两张漂亮的别墅小楼,已经矗立在那里。

    听到乔凤凯打来的电话,郭志国的心里就有些厌烦,这个人太过着急,走到走廊紧里头接起了电话,刚要说会议还没开始,只听到乔凤凯声音都变了调,说:“郭县长,都是我愚蠢,马思骏和于紫菲的那件事千万别再提了,就当我求您,以后再做解释。都是我愚蠢,我笨蛋。”

    郭志国气愤地说:“乔凤凯,你在开什么玩笑,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居然说这样的话。是不是这里面发生了什么问题?”乔凤凯说:“郭县长,这事儿我不说明白你也知道,我不就是为了那十幢小楼能够顺利的进行下去,不让马思骏挡路才想出这么个馊主意吗?但我刚才想了想,这里的漏洞太大,如果稍微操作不好就会把我自己陷进去,那样什么就都做不成了。”

    郭志国气愤地说:“乔凤凯,你说你当了这么多年的领导,这么个年轻人你都摆弄不了,难怪你没出息。”乔凤凯哭咧咧地说:“郭县长,您说的对,都是我没出息,可是我孝敬你是真的呀,如果我不盖那些别墅小楼,我和马思骏于紫菲之间也没什么事,可现在闹成了这样。这件事弄不好,就要引火烧身呢。郭县长,这件事就不要再提了。”郭志国骂道:“我刚跟王书记谈完,你让我跟王书记怎么交代?就说你是在开玩笑?那你这个镇长还要不要当下去?你的智商怎么就像小学生的水平?”

    离开会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郭志国马上又问:“王书记那里你打电话没有?”乔凤凯说:“我想跟他打电话,但是对他我不知道该怎么说。”郭志国说:“他那里的电话你就不用打了,你给李县长打个电话,只要在会上我们两个不提这件事,就没有人会提。”

    乔凤凯马上说:“好,我现在就给李县长打电话,他的态度会更加强硬的。郭县长,在会上不提出来还是有好处的,下面人愿意怎么议论就怎么议论去吧。但是你放心。楼房的事情,我一定要继续操作下去。”

    郭志国说:“好了。我就知道你办的这件事儿有点儿不靠谱儿。你要是早说半个小时。我就不跟王书记说的那些话。现在都已经晚了。”

    郭志国跟马思骏毫无个人之间的来往,他也是后来知道,马思骏是县里今年引进的人才,那次在大岭镇举办周哲夫个人投资仪式,听了马思骏做的专题演讲,就看出马思骏的确是人才,是乔凤凯这样的人没法比的。但马思骏是王发元看重的人,他就拒绝跟马思骏发展个人之间的关系。

    有点才华的年轻人,都是目中无人,看不出高低的。马思骏居然这么碍事,他觉得这件事闹哄一场后,也不是特别太坏。不把事情闹得太大,按照王发元的建议,让马思骏到县委党校去学习半年也是不错的,这样乔凤凯眼前的事情就能够顺利的进行,马思骏去学习回来,生米做成熟饭,小楼已经矗立在那里,他马思骏也没那能耐把楼扒喽。想到这里,他的心又舒畅了一些。

    此时的于紫菲还在王发元的办公室等着常委会结束。她反正也豁出去,绝不能让自己背这个黑锅,她对乔凤凯有气,对马思骏也很是不满,都是昨天晚上在那个漂亮的大学生面前,把持不住自己,居然就中了他们的阴手,也想了解一下马思骏跟李铁松谈的怎么样,就拨了马思骏的电话。

    谁料马思骏传来愉快的声音,说:“于书记,我在乔镇长办公室呢。非常遗憾的是,刚才那一幕情景你没有看到。如果你看到刚才那一幕的情景,那么你要多开心就有多开心。”

    于紫菲说:“我还有什么开心的事儿?你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马思骏说:“你说,乔镇长是我的领导,他突然就跪在我面前,让我很不舒服。乔镇长,你跟于书记说几句话。”

    乔凤凯现在仿佛是个被人强了奸的女人,想怎么摆脱都是摆脱不了的,只能任意让人践踏,好在这里没有别人,他拿过马思骏的手机,哀求地说:“于书记,我的老妹,你们就放过我吧。算是我愚蠢,我在你们面前认栽,还不行吗?”

    于紫菲猛地站了起来,突然逆转的形势让她有些不相信似的,她马上说:“你把电话给马思骏。”

    乔凤凯把手机交还给马思骏,于紫菲问:“马思骏,这到底发生了什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开会的那些人知道这里发生了变化吗?”马思骏说:“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呢?我现在到你那里,我跟你具体的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于紫菲说:“我现在在王书记的办公室呢。我在等着他们开会的结果。”

    马思骏说:“开会应该不会出现太坏的结果,于书记,乔镇长现在去王书记那里,你就在那里等着吧。他会跟王书记做解释的。”

    乔凤凯害怕地看着马思骏,哀求地说:“马镇长,你可千万别让我去见王书记,我没办法对他交代啊。”

    马思骏说:“乔镇长,你放心,我没有你那么坏。我是不会把你这段跟大学生村官风流快活的视频给王书记看的。你只要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跟王书记亲自解释一下,让于书记高高兴兴的从王书记那里出来,你犯下的罪恶我就饶恕了。怎么样?这样的要求你不满足,可别怪我失去了耐性,做出极端的行为,那样你可就没有机会了。”

    乔凤凯说:“好吧。这叫什么事啊?”马思骏忽然大笑起来说:“这就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马思骏看着乔凤凯走了出去,又给于紫菲打了电话,马思骏说:“于书记,现在你应该高兴了。我让乔凤凯现在就到王书记办公室,亲自对你和对王书记作解释,求你们原谅。”于紫菲叫道:“马思骏,你可千万别哄我。你说的话我怎么才能相信?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乔凤凯为什么要给你下跪,现在又听你的,到这里来求我们宽恕他?”

    马思骏笑笑说:“于书记,今天早上我也是发蒙了,你还记得我有乔凤凯跟付静婷在办公室干那事的一段视频吗?那个东西是我们反击的杀手锏,李县长从乔凤凯的办公室出去后,我就拿出来这段视频给他看,他恨不得要弄死我,但他现在只能乖乖的服软。我拍的这个东西,是真实可信的。”

    于紫菲兴奋的声音传了过来:“马思骏呢马思骏,我本来都恨死你了,你就有这个本事,总是在危难的时候转危为安。”马思骏说:“现在也不能说我们就转危为安,这件事毕竟是对我们不利的,在王书记那里我们也会留下阴影。乔凤凯过去后,你一定要跟乔凤凯缓和关系,不要把你和乔凤凯的关系搞得太紧张,否则就让王书记很为难。你们两个关系缓和了,你又原谅了乔凤凯的做法,就会显示出你是多么大度。你多么有领导的水平,同时就显示出乔凤凯这个人是多么龌龊,多么卑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