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官场风云路 58 破坏了情绪

时间:2018-04-13作者:胡子庸

    这省城可不比大岭镇,尽管警车拼命的叫,但碰着红灯也得停,遇到堵车也开不动,坐在警车里可不好受。周小毛在马思骏的蹆上狠狠地掐一下,马思骏想叫没叫,看到那警察在看着手机,就捏了周小毛的手一下,小声说:“别生气,他们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周小毛哼了一声小声说:“你才真是个傻逼。我给你那么多的钱,你居然不花,害得我遭这个罪。”

    马思骏说:“咱不是穷人家的孩子吗,哪知道能遇到这样的事儿啊。”周小毛又在马思骏的蹆上掐了一下,没想到马思骏的蹆换了个地方,居然就掐到了马思骏两蹆之间的部位,那可是真疼,马思骏轻轻地哎呦一声,那警察抬起头说:“心情不错啊,在警车上还能闹出来。”

    周小毛哼了一声说:“当然,我们好好的情绪也不能被你们破坏了。”说着周小毛居然在马思骏的脸上亲了一下,又说:“来亲爱的,再亲我一个。”马思骏做不出来这样的事,他是闷骚型的,如果给他机会,他也不会放过对美女的需要,但要想让他跟周小毛做这样的配合,他还真是绝对很尴尬。周小毛硬生生地搂过马思骏,轻轻地在马思骏的嘴唇上咬了一口,又把自己嘴里的粘液塞进马思骏的嘴里,然后推开马思骏,马思骏伸手在周小毛的屁股底下捏脸一把,小声说:“好了,别闹了。”

    马思骏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马思骏刚拿出手机,那手机就被对面坐着的警察拿在手里,说:“你这个时候你还不能接电话。”这下马思骏就气愤了,说:“我犯了什么罪了吗。难道我现在连接电话的权利也被你们剥夺了?”那警察大喇剌地说:“至少暂时是这个样子。结束对你的处罚之后,你想怎么接就怎么接。”马思骏说:“至少我要看看这个电话是谁来的吧。我们领导今天要专门儿到省城来,我还要接待她。”

    那警察说:“好,我看看这电话是谁给你打的。”那警察看了看手机,愣了一下说:“赵长军?这是哪里的赵长军?”马思骏心里一定高兴,没想到这个时候正想着赵长军,赵长军居然就给他打个电话。

    马思骏板着面孔说:“也是你们警察。”那警察说:“可是大岭镇派出所的警察?”

    这警察这么一说,马思骏马上就想了起来,赵长军是省公安学院毕业,他的很多同学都在省里当警察,难道眼前这个警察也是认识赵长军?

    马思骏做出惊讶的神色说:“你说的对呀。赵长军就是穆林县大岭镇派出所的,也是刚到大岭镇派出所的时间不长。难道你认识他?”那警察用怀疑的眼光看着马思骏说:“对不起,你这个电话我来接。”

    那警察说着就接起了电话说:“你是赵长军?”赵长军说:“听你这声音也不是马思骏啊?你是耿强?这是耿强的声音啊。”

    那个警察的确就是被赵长军叫做耿强的人。那耿强哈哈大笑说:“赵长军啊赵长军,你这个该死的,这怎么是你打来的电话啊?”赵长军也骂道:“这他妈是怎么回事儿?我是给我哥们儿马思骏打电话,怎么打到你那里。我打的电话儿也没错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耿强说:“赵长军,你这个哥们儿马思骏,是东北建筑大学的大学生?”赵长军说:“那是他以前的事儿,现在是我们大岭镇的领导。他的电话为什么在你的手里。你把电话给他。”

    耿强对马思骏小声说:“哥们儿,求求你,别把今天的事儿说出去。你就说我们在一起喝酒认识的。”马思骏感到奇怪,看着这突然之间变的十分猥琐的警察,就知道这个耿强在赵长军那里还真算不上什么,就冷冷一笑说:“这不是你的工作吗?这有什么可不能说出去的?又有什么可怕的呢?”

    那耿强连连作揖说:“哥们儿哥们儿,别看大军就是个镇派出所的警察,可是读书的时候,那可是我们的主心骨,你就当撒个慌,然后我就把你放了。”马思骏想,居然有这样的事,他其实也没怎么把赵长军放在眼里,但从今天的情况来看,这个也是分到大岭镇的人,还真不是一般的人。

    周小毛心里也是一阵高兴,谁也不会喜欢到派出所那样的地方去待上一晚上,就暗中捅了一下马子俊。马书记也明白了她的意思,就说:“长军,你说这事也真是巧,我在省里办点儿事儿,就是那件你知道的事儿,就遇到了这个警察,他叫耿强是吧?他是你的同学吗?”

    赵长军说:“马大哥,耿强在班上读书训练的时候,不管在哪个方面都是我手下败将。不管他在省城哪个派出所当警察,如果他敢欺负你,你就跟我说一声。我立马到省城收拾他。”马世俊瞥了耿强一眼,耿强满脸陪笑,做着鬼脸,马思骏说:“那倒是用不着。今天我的一个同学请我吃饭,也认识了你的这个同学。刚才我的电话就放在他手边,他才接着你的电话。他看到是赵长军打来的电话,就好奇地接了起来。”赵长军说:“原来是这样啊。那就没事了。我以为你还在镇里,想跟你喝酒呢。今天我没班,那就等你回来的。你的事办的怎么样?”

    马思骏立刻高兴地说:“长军,成果非常好。我在省城见到县委书记王发元了。明天一起回大岭。看来保护那片古建筑的问题不是问题了。”赵长军说:“马哥,其实我就佩服你这样的人。在这样的社会还能坚持自己的东西。行,那就对你表示祝贺了。”

    警车开到一个路口,耿强让车停下,对另外两个警察说:“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刚才我的一个同学打来电话,马思骏是咱的大哥。有什么后果大家都往我身上推,现在让大哥和嫂子下车。真是对不起了。”

    马思骏也没怎么把今天的事情放在心上。虽然耿强明显是跟那些混混勾结从中得到好处,但这样的警察并不少见,水清则无鱼,这个时代的特征谁都看的明明白白,通过这件事认识省城的一个警察朋友,就对耿强笑着说:“长军也是我刚认识的朋友。你们既然是过命的哥们儿,那我们也都是哥们儿。这年头在社会上没有哥们儿可是真不行的。那今天就这样。我们就下车了。”

    马思骏对耿强摆摆手,下了车,周小毛已经坐在出租车里,看了马思骏一眼,埋怨的说:“都是你的小气,造成今天的事件,好在有惊无险。如果我们被关在派出所一个晚上,你那个美女书记来省城也找不到我们了。”马思骏苦溜溜地笑着说:“好,我今天接受你的批评。”

    折腾了一个晚上,周小毛的情绪早就没了,她看着马思骏,脸上浮现着琢磨着什么似的表情,神秘的一笑说:“你这个穷人家的孩子,把钱很看重,这也没错,不过,跟女朋友在一起,你是怎么过来的?难怪你的那个丽丽要跟你分手。”马思骏立刻板起面孔说:“人家现在没跟我分手,还在逼我买房结婚,我是不想早早就把自己拴上。”周小毛说:“好好,你牛,都是女孩上赶子对你好是不是?我回去就要休息,你自己接待你的女领导吧,你们想怎么样,就当我不知道。”

    马思骏也不想跟周小毛纠缠这些破事,到了酒店,周小毛果然就回到自己的房间,马思骏也在一心等待着于紫菲的到来。

    也许于紫菲为了避嫌,当天晚上并没有住在马思骏下榻的那家宾馆。这让马思骏干等了几乎一夜。当他得知于紫菲已经住下来的时候,心里多少有些失落,但他也知道,于紫菲这样做是明智的,毕竟这是在王发元的眼皮子底下,发生任何情况,都有可能对他们造成极其不利的影响,绝不能在这样的大好形势下,发生不必要的麻烦。

    早晨八点,蓝长利给马思骏打来电话,说王发元上午开个闭幕式后,就可以离开省城,让做好准备。马思骏淡淡地答应一声,对这个县委办公室主任显得心不在焉。

    马思骏又给林子颖打了电话,通知了出发的时间,接着就跟于紫菲联系后,共同到一家饭店吃早餐。

    周小毛还没动静。马思骏打了周小毛的电话,居然是关机状态。时间已经不早,马思骏来到周小毛的房间门口,没有听到里面的任何声音,就知道这丫头还在睡大觉。

    他是真舍不得打扰周小毛的好梦,但实在是没办法,谁料刚要敲门,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接着就传来周小毛的声音:“马思骏,你站在这里干什么?”

    马思骏回头一看,周小毛上身穿一件粉红色运动短衫,一条紧身白色运动短裤,长发挽在脑后,两团圆鼓鼓的宝贝,就跟高耸的山峰,挺立在马思骏的眼前……

    aq

    瓜.+?子小 说*网  .e. 更新w快 广t告少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