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官场风云路 32 再也没有圣贤

时间:2018-04-13作者:胡子庸

    马思骏就在楼上,楚云哪里敢喊叫,但憋不住心里的气愤,伸手在刘岩的裆下狠狠的一捏,刘岩啊呀一声叫道:“楚云,你捏碎了我的宝贝,我可让你赔。”

    马思骏早就意识到下面会发生什么,但他不能出去让刘岩看着自己在楚云这里,但又不想让楚云被刘岩占便宜,他心生一计,放粗了声音大声说:“楚云,你在干什么?我跟你说我早就饿了,怎么还不做好饭?”

    楚云一愣,马上说:“你在等下啊,饭马上就好了。”马思骏说:“你在跟谁说话?”楚云说:“是邻居的张大哥,他来借个东西,”

    刘岩哪里会想到楼上冒充楚云老公的是马思骏?刘岩是见过楚云老公的,楚云的老公可是个粗野的汉子,一巴掌能把他打出一里地,他马上小声说:“你老公不是还没回来吗?真是吓死我了。那我就走了,你可千万别说是我来了。”刘岩像是做贼被发现了似的,仓皇地逃出了这里。楚云把大门反锁上,上了楼,就看到马思骏一阵大笑,楚云不高兴地说:“我都被刘岩占了便宜,你还笑?”

    马思骏说:“你不让我笑,我还哭吗?再说刘岩也没把你怎么样。这年头,哪个当领导的有个漂亮女下属,不想弄到自己身边,你能跟刘岩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没被他拿下,就已经不错了。”

    楚云对马思骏的这句话真的动了肝火,不禁骂道:“马思骏,你说的是人话吗?你也没看看刘岩是什么德性。就是所有的男人都死了,就剩他自己,我也绝不会让他弄我的。你说的这句话真不是人说的话。你要滚就快滚。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看到楚云真的生气了,马思骏也觉得自己说的话也真是过头,这跟自己刚才误解了楚云有关。就缓和了口气说:“楚姐,别生气嘛。其实刘岩那个人就是乔凤凯的狗,还不如乔凤凯那人仗义。所以我看他到你家来我是真的不高兴。你这么说我就知道了。可别再生气了啊。”

    马思骏说着,就走到楚云的面前,拉起楚云的手,楚云一把就抽出手说:“马思骏,你真是不理解我的一片心。既然你都要走了,我跟你说,我真是看你是个人才,也觉得你说的那些话是对的。你要让他们看看,你就是不跟他们一样,就是要把那片古建筑保护好。你也不需要为自己的生活发愁。钱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你等下。”马思骏马上问:“楚姐你说什么?不不,我绝不能再用你的钱。”

    楚云径直地走进里面的一个房间,马思骏大步跟了进去说:“楚姐,你听我说,我真的不需要钱的。我现在……”

    房间不大,有一个保险柜,楚云正在拨密码。马思骏退到后面说:“楚姐,你听我说……”

    楚云已经打开保险柜,马思骏一阵惊讶,这里的钱还真是不少,难怪楚云如此大方。楚云的老公是开货栈的,看来生意不错,但他平白无故拿楚云的钱,这成什么了?不,他大声说:“楚姐,我走了。”

    马思骏为了不要楚云的钱,大步地向外走去。楚云生气地叫着:马思骏,你给我回来……可是,楚云这个来字还没说出口,就哎呦一声,又听噗通一声,就听到什么东西跌倒在地的声音,接着就是楚云的一阵呻吟,又接着骂道:“马思骏你这个该死的,你……哎呦,哎呦……”

    马思骏立刻站住了,他马上意识到,楚云这是着急追他,一定是跌倒了。这都是因为自己,楚云才出了事了,他不能不管。他马上又往回跑。就看到楚云整个身子跌倒在地,双手揉着膝盖,一副疼痛难禁的样子。

    他马上奔了过去,蹲下身子连忙问道:“楚姐,这是怎么了?”楚云挥手就要打马思骏,但膝盖疼的让她毫无力气,眼泪汪汪地说:“马思骏。你这个该死的,你跑什么啊?我的膝盖疼死了。”

    马思骏把楚云的手挪开,就看到楚的膝盖肿了起来,他忙问:“楚姐,这是怎么了?是扭了吗?”楚云咧着嘴说:“我膝盖过去受过伤,刚才回身太急,又扭了一下。疼死我了。你说你这个该死的,你跑什么呀。再说,我给你钱,也不是让你胡花。我知道你是干正事的人。乔凤凯的事跟我没什么关系,我又不是镇里的领导,我就是看中你这个人,可是,你真是气死我了。”

    没想到这一跑居然惹出了这么大的麻烦。马思骏现在也不顾那么多,马上就要背着楚云上医院。楚云说:“我这毛病上医院没用。我有省城的一个老中医给我开的特效药,一晚上换几次,明天早晨基本了没问题了。但是要一个小时换一次药。”

    马思骏说:“楚姐,我把你抱到床上,然后我给你换药。不就是一小时换一次药吗?又不是杀人的事。”说着也不顾楚云的态度是什么样,伸出双手就把楚云抱到床上。

    突然,马思骏的眼睛一亮,楚云那白嫩的大腿就在自己眼前,里面一条粉色的小内裤就是窄窄的一条,几乎都能看到几根勾勾的毛发。楚云猛地发现马思骏看的并不是自己受伤了的膝盖,而是自己的大蹆根处,这立刻让她红了脸。虽然她喜欢马思骏这个人高马大,又是名牌大学毕业的人,但要想让自己真的跟他有什么,也不是很容易的事。她也看到自己两蹆之间暴露着的年轻女人那粉色的美好,这可让她不高兴起来,在马思骏的脸上拧了一下说:“马思骏,你在看什么?这地方是随便看的吗?一看你那眼神就知道你在想什么。哼,赶紧去给我取药。”

    马思骏马上收回目光,说:“楚姐,这事可难办了。我能看什么?如果你不让我看,我怎么给你换药?这可是麻烦了。”楚云说:“胡闹。我受伤的地方是膝盖,又不是大蹆根。你盯盯地看那里干什么?”马思骏就浮现出几分无赖的样子说:“我说楚姐,你的膝盖和大蹆根就差这么近,我怎么能保证我不看那里?再说我看一眼又怎么了?”

    楚云想要翻身下床,就哎呦一声,说:“马思骏,别跟我胡言乱语。赶紧去我卧室去药。在床头柜的下面。”

    马思骏马上收回那双贪婪的目光,对楚云说:“好。你再坚持一下。”马上转过身走到隔壁的卧室,看到床头柜的下面的确有一瓶黑糊糊的药酒,楚云说的就是这个。马思骏拿过药酒刚要走出去,就看到那张床的底下,有一个女人用的身体按摩器,马思骏哪起来一看,他这个大男人的脸都为之一红。但他马上一到,楚云的老公常年在外做生意,自己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女人,需要解决问题,不用这东西咋办?也比被刘岩那样的够东西弄着好些。

    马思骏又把那东西放回原处,忽然,就看到楚云一瘸一拐地走到门口,脸色一红,愤愤地说:“马思骏,我让你拿药酒,可是你在看什么?你怎么这么不懂规矩?”马思骏装成一脸懵逼的样子说:“楚姐,这是什么东西啊,我怎么没见过?”楚云又骂道:“滚你的,赶紧给我敷药。今天你把我弄成这样,我可饶不了你。抱我上到牀上去。”马思骏马上答应说:“那是没问题。”

    马思骏抱起楚云,把那娇媚的身子放在牀上,打开那瓶药酒,把药酒倒在自己的手上,然后均匀地在楚云的膝盖上揉捏着,楚云嗯嗯了几声,忽然说:“我觉得这个方法更好些,你的手上有热度,让药酒的威力更能挥发,那今天晚上你就别睡觉了,你就这样弄。”

    马思骏心里叫苦,心想,这样弄上一晚上,别说自己睡不了觉,就是这样的姿势坚持一个晚上,那也是很难做到的。这楚云倒是很舒服,自己可是太遭罪了。楚云看到马思骏不痛快的样子,也是要报复他,就说:“怎么,不想啊?你不这样弄都不行,不然明天我的没法上班了。你赶紧的。”马思骏无耐地说:“好,没你放心,我保证你明天早晨按时上班,只要这样做管用。”

    马思骏坚持了一个小时,思想也慢慢的溜号了。也许是这样的药酒加上自己的揉捏,让楚云没了疼痛的感觉,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睡了过去,而一旦睡过去,自己的什么姿势就完全暴露在别人的眼前。此刻的楚云两蹆完全打开,那条窄窄的小内啊裤根本包裹不住那丰满的地方,粉红色的那个女人特有的部位和一团黑黑的芼发完全暴露在自己眼前,他马上想到牀上的那个按藦的东西,终于看出,楚云一颗寂寞的心和一颗被欲忘搅动的不安分的身子。

    过去有没有圣贤,马思骏不会知道,但他早就看透了这个世界,再也不会出现所谓的圣贤,不管看上去多了不起的男人,在背地里都在做着喝美酒,抱美人的天下似乎最享乐的事情。一个人期待成功,不就是图这些吗?现在早就不是道貌岸然的时代了,发泄自己的欲忘,就是这个时代的主题。

    忽然,一股从未有过的想法,在马思骏的心里陡然冒了出来。这些日子他也是太郁闷了,何不趁这个机会让自己发泄一次,想必楚云也不会真的拒绝。

    他的手从楚云的膝盖上移开,慢慢的向上发展,那里是一片女人的桃花之处……

    aq

    瓜.+?子小 说*网  .e. 更新w快 广t告少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