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道天国 第八十四章 登临

时间:2018-04-13作者:润书公子

    “总算是,成仙了啊。”裴子清睁开双眼,看向了这个新的世界。

    脱去枷锁,登临成仙。

    之前成仙的过程,虽然说上去还是轻松,但实际上如果对一个普通的道人成仙而言的话,还是万分凶险的。祂回忆起之前的景象来。

    是的,是祂,而不是他或她,因为祂已经脱去了人的躯壳,升华到一种更高远的境界之上。

    在汹涌而到极致的光波之中,青色的海水仍然在涌动着,但这已经不是阻挡,而是为了庆贺这个仙人的诞生。

    因为继续阻拦的话已经没有用了,那这样的话,不如帮助他以这个新出现的因子,把他引导到对世界有利的方面上去。

    一颗大茧在这汹涌的海水之中静静扎根,不再随海上浪潮的变化而随波逐流。

    灵魂仿佛被抽离体外,原本的道体在最微小的粒子层面被打成粉碎,但这并不是毁灭,在无与伦比的力量之下,元炁以一种精妙难言的方式不断排列着,要蜕变出一种全新的生命形态。????超脱原本身为凡人的生命形态,而蜕变成神,或是羽化登仙。

    破碎的躯体形成的元气重新组合,凝结成一个大茧。

    大茧像是长鲸吸水一般在不停的吸取着外面的海水,光波甚至于形成了一股潮汐。

    虽然从表面上看,这是海水。但从实际上来说,这是世界本源在外界的显化。

    每一滴青色的水滴都散发着莹莹的光芒,其中仿佛倒映着大千世界,众生万象。每一滴水滴都包含着一点法则的规律,都有着凡人难以想象的奥秘。

    在大茧的上方,一幅模糊的画面直接出现,点点光波扭曲着,重组着。

    接着,一个威严的神人虚影在大茧的正上方出现。

    一位高坐于九重青天的帝君高坐九天之上,玉台宫阙,高上浩渺,身着茫茫苍苍的帝冕神袍,隐隐间与世界苍茫相合,华盖之下,万象纯青造化演绎,璎珞垂下,流苏飘动。

    帝君的身后,隐隐可间有无数神灵的虚影出现,云气变换莫测,仙女持扇,童子掌剑。诸多大将落在殿下,积云成霄。

    接着,这副景象没有持续多久,就像是水面的倒影在阳光下被打破,在这过后又逐渐恢复了清晰。

    不过,这时已经不是原本的神人形象了。

    一位羽衣星冠的道人垂立天穹之上,自在逍遥,凭虚御气,清澈的双眼仿佛能够看见大千世界,亿万凡尘。清澈的目光穷尽了人世间的一切恩怨情仇,爱恨纠葛,而又于最初的平淡。身上的气机如同元气浩大恢宏,渊深如海。散则为气,聚而成形,体察太虚之先,经历天地始终。

    这是这方世界的天意的干扰,祂还是想让他成为一位神灵,而不是仙人。

    在时光的层面上,近乎达到无穷的虚幻光影重叠在一起,这代表着亿万个有可能发生的未来。

    时光在不断流转着,无穷的景象随着时间的流转,而随生随灭,演化出无数种的可能性,世界的选择在此做出偏移,无形的可能性将未来偏转到一个新的可能性上面。

    然而,裴子清观测到了一个确定的未来,那这个未来就排挤开无穷的可能性来,无穷的可能性化作的镜像世界就像是泡沫一般碎裂开来,而裴子清成仙的结局就成为唯一可能的未来。

    以我的意志贯彻始终,以我的选择作为最终的结果。

    我观测,我选择,于是未来就这样被决定。

    这样的自然而然,这样的举重若轻,这样的豪情满怀。

    谁要是敢阻我成道,不管它是天,是神,还是其他的什么。就让我们一战,而胜者得大能大自在大逍遥!

    如若道路前方有阻碍,那,就杀,通通杀尽了事!

    在追求永恒的过程中,既然选择了坚持自己的信念,那便不允许有任何的软弱,哪怕祂是高高在上的天!

    如果真要分个对错,那就一战,不允许任何的曲伸。

    就算在平时可以曲伸,但不能违反了本心本意。

    即使平时可以妥协,但在这种关键,谁要是敢阻挠,就要做好不死不休的准备。

    能够曲伸的是事,而不是道。道丢了,便再也没有了未来。

    道基一成,便是无悔,成仙也是一样。

    就算是他,也没有什么重来一次的机会,不成,就是死!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多余的结果。

    除非有神仙以上的大能出手,不然就绝对是无法更改。

    对世界本身而言,祂并没有一个确切而明晰的意识存在,但是祂还是希望自己能够更好,更快的发展。

    而神灵的出现更加适合和推动世界的发展。所以祂本能的倾向于选择让裴子清成为神灵,而不是仙人。

    幸好,这只是一种模糊的趋向性,而不是击起了整个世界的反抗,不然的话,结果难定。

    一道金色的光丝从裴子清的身体中排出,这是他身上还残留着的最后一点神性,就算是天意,也需要这个支点才能够干涉他的选择。

    当然,在察觉到了之后,自然是选择将它排出体外,返回另一个化身身上了。

    全色的丝线像是游鱼一般不断的游着,散发着不朽的光芒。

    金者,不朽之性。

    虽然处于远远高于世界的纬度之上,但他们之间的联系还是没有被完全隔绝开来。

    一炁化三清之术,完整的状态是可以借由一炁演出三个不同的分身,一体三分,三位一体,虽然他现在所用的不过只是皮毛,但也不是这个世界就能够局限的了的。

    这道金丝在徘徊了一阵之后,最终返回了那个刚出生的神袛化身身上。

    仙人的可能性终究还是压过了帝君的可能,这是裴子清自身的选择。

    汹涌的光波重新排列出一个人型的轮廓,道体重新按照最严密的规则重新凝聚,眼看着要重新散开,这时却把权能凝聚,捕捉起周围的炁,来填充自己的本源。

    现在,他的身体内外都充满了一种水晶般的透明澄澈之感,内外明澈,清净无暇。

    睫毛微微颤动着,青色的烟霞在他那琉璃一般的肌体上流转着,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神圣和美感,一举一动之间,与大道共鸣,和天地同声。

    蚕虫化茧,羽化登仙。

    层层叠叠的羽翼在裴子清背后升起,巨大的光翼像是在燃烧着一般,美丽绝艳的幻影上由有无穷的光粒子所集结而成,明亮耀眼,璀璨夺目。无穷的灵光包围住他,就像是一个人形的太阳。

    无尽重叠的羽翼向外铺散开来,青色的光之羽毛飘落而下,就宛如是真正的羽毛一样。

    无形而又强大的威压弥漫到四周的空间之中。

    接着,裴子清心念一动,羽翼消散,漫天的羽翼如同幻影一般一下子消失无踪,在下一刻,鳞甲生长。

    手上布满坚硬而古朴的鳞甲,黑铁色,呈不规则的正六边形形态,用力一握,手上长出利爪,指甲都闪着寒光。

    散而为形,聚则为炁。裴子清现在的身躯已经不为寻常的形态所束缚,可以变化为任何的形态,或为人,或为妖,或为草木竹石。

    裴子清现在有一种错觉,仿佛自己能够与整个世界的任何草木都联系在一起。天气真一切关于植物的变化,都是无巨细的倒映在他的心湖识海之中。

    而且,因为没有任何其他的存在来与他争夺权柄,所以他的掌握并没有受到任何的干扰。

    小到一草一木的枯荣,大到一片森林万木的发展演变情况都为祂所掌握。

    裴子清睁开双眼,一道明光闪过。

    层层叠叠的世界在他眼前没有了任何的阻碍,像是明镜一般在他眼前显现而出,没有任何遮掩。

    这是一个万物万象都由炁演变而成的世界。祖炁高居万炁之首,由一而万。

    世界,以一种森然浩大的秩序显现在裴子清眼前。森严无边的发展秩序,精密到了极点的形成机制,乃至于更加深层次的秘密,世界的真实。

    这些,都一步步在祂的视界之中缓缓展开,毫无遗漏。
小说推荐